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王仙芝、黄巢的“蕲州之战”

发布时间: 2019-3-26 23:4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39|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唐朝末年,农民战争风起云涌,王仙芝与黄巢是重要的两支农民义军队伍,不久合为一支,以王仙芝为首领,黄巢次之。史载:“唐僖宗乾符二年,濮州人王仙芝与尚让、尚君长等首先在长垣(河南)发动起义,发布檄文,指责唐政权‘吏贪沓、赋重、赏罚不平’,王仙芝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统’,义军先后攻克汝州、曹州。冤句人黄巢亦于同年以数千人起义,响应王仙芝。不久,两支义军合为一支,壮大了声势,困于重敛的农民争先恐后,归附者凡数万人。”据《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和其他史料记载,王仙芝和黄巢率领起义军队伍转战南北,三次攻打蕲州,在蕲州发生了几次大的事件:一是王仙芝率部攻蕲州,被镇守蕲州的官军诱降;二是王仙芝与黄巢意见不合,二人在此分道扬镳;三是王仙芝再攻蕲州,与官军大战,王仙芝被官军杀死于蕲春与黄梅交界的大山中。该事件被史学家称为“蕲州之战”而入册。

  史载,王仙芝与黄巢都是贩私盐出身的游民。王仙芝是河南濮州人,黄巢是山东冤句人,长期往来于驿站与官军之间,对交通路线及官军虚实较为熟悉。公元875年,王仙芝与朋友尚君长、柴存、毕师铎、曹师雄等人在河南长垣率三千饥民起义,号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同年末,黄巢眼见王仙芝义军得势,也与乡人黄揆、黄思邺等人商议,聚集数千人响应王仙芝号召,举行起义,黄巢赋诗一首曰:“待得秋来九月八,我花开时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表明推翻唐王朝之决心。两支义军合为一支后,转战河南、山东,入江苏,克徐州,下兖州,饥民纷纷响应,队伍不断壮大。公元875年12月,天平节度使宋威在沂州大败王仙芝与黄巢联军,王、黄率部突围,冲出山东,一路扩充兵员,寻机再战。公元876年7月,义军队伍攻下河南汝州,杀了唐将董汉勋及刑部侍郎刘承雍,生俘汝州刺史王镣,尔后挥戈东都洛阳。此时,朝廷展开了一场大辩论,《资治通鉴》载:“乾符四年丁酉十月,郑畋与王铎、卢携争论用兵于上前,畋不胜,退,复上奏,以为‘自王仙芝俶扰,崔安潜首请会兵讨之,继发士卒,罄竭资粮,贼往来千里,涂炭诸州,独不敢犯其境。又以来道兵授张自勉,解宋州围,使江、淮漕运疏通,不输寇手。今蒙尽以自勉所将七千兵令张贯将之,隶宋威。自勉独归许州,威复奏加诬毁,因功受辱,臣窃痛之。安潜出师,前后克捷非一,一旦强兵尽付他人,良将空还,若敌忽至,何以枝梧!臣请以忠武四千人授威,余三千人使勉将之,守卫其境,既不侵宋威之功,又免使安潜愧耻。’时卢携不以为然,上不能决。畋复上言:‘宋威欺罔朝廷,败衄狼藉。又闻王仙芝七状请降,威不为闻奏。朝野切齿,以为宜正军法。迹状如此,不应复典兵权,愿与内大臣参酌,早行罢黜。’不从。”

  此段话的译白是:

  公元877年10月,朝廷的左丞相郑畋与右丞相王铎、卢携等人(卢携时为大臣,不久王铎出任荆南节度使,卢携晋为右丞相。本刊注)展开舌战,郑畋说不过王、卢二人,退朝后复奏,大意是:自王仙芝闹事始,濮州刺史崔安潜力主用兵,无奈朝廷按兵不动,只是拟旨地方官兵全力会剿,崔安潜纠合一州之兵力,耗尽钱粮,终不能胜,眼见贼寇往来千里,纵横驰骋,再犯山东诸城。然而,贼寇深知濮州防务之坚,犯他州易犯濮州难,因而绕之。朝廷降旨协防濮州的张自勉将军率七千士兵解了宋州之围,张自勉将军原是许州刺史,协防濮州及再防宋州,立下大功,使江淮漕运得以贯通,未落敌手。皇上听信馋言,将张自勉所率七千兵士悉数留下守宋城,改归天平节度使宋威统领,张自勉一人独自归许州。张将军非因功而受禄,实因功而受罚,臣闻之痛心疾首矣。昔日崔安潜领兵出征,取得多次胜利,一旦强兵留下,良将空还,无兵可带,岂不是让胜利者痛、失败者快哉矣,今后谁还愿打胜仗?臣因此再奏请,将七千兵士分两拨,四千留下守宋州,三千同张自勉回濮州,如此既不减宋州之防务,又不损崔安潜之颜面,两面照顾到,岂不甚好?僖宗接到复奏后,问卢携,此时右丞相王铎已赴前线充任荆南节度使,卢携代行右丞相职,卢携仍然坚持己意见,僖宗不能决。郑畋再上言,矛头直指镇守宋州的宋威节度使,言其欺罔朝廷,虽然屡将王仙芝打败,接到王仙芝七次降书,然不报,不剿,任贼而去,助其坐大,朝野上下无不痛恨之。这样的人本应正军法,还授兵权乎?劝陛下将其罢黜之。郑畋奏过后又磕头,僖宗仍不听,仍按王铎和卢携当初的意见接受王仙芝的请降,封王仙芝之官职,派专使送前线。

  此时的王仙芝挟破汝州之威风,正领着被生俘的汝州刺史王镣一路南下,所向披靡,下鄂州(今武昌),顺江而下攻黄州,围蕲州。唐朝廷无奈何,急调兵部员外郎裴渥充任蕲州刺史,以防务为要。裴渥当年取进士,主考官是王铎,朝廷又任王铎为荆南节度使,协调鄂东南之兵力守蕲州。唐朝后期的节度使有很大的权力,负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从”之实权,王铎以右丞相之要职出任荆南节度使,不认为降反委以重任,可见节度使一职好生了得,不是诸侯胜似诸侯。王铎闻得堂弟王镣被王仙芝所俘,有心救出,又闻王仙芝待王镣为上客,便知王仙芝暗藏降唐意,因此也显得不急了,奏请朝廷招降之,因此出现了本文前面说的那一幕。王镣在王仙芝的大营中被奉为上客后,也就摸准了王仙芝的脉络,一再劝说王仙芝降朝廷,本人请堂兄代为奏。于是一场交易达成了,王仙芝围蕲州城不战也不火,裴渥守蕲州城不急也不躁,双方僵持着,就等着朝廷下御旨。

  果然过不多久,朝廷的御旨下来了,封王仙芝为“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其他人却未封。消息传出后,义军将士大多反对,特别是黄巢,听说此事火冒三丈,责骂王仙芝,说:“始吾与汝共立大誓,横行天下,今汝独取官而去,使此五千余众何所归乎?”盛怒之下,二人口角,黄巢打伤了王仙芝头部,使其流血不止。王仙芝无奈,只好当场认错,放弃了投降的打算。经过此番事件,王仙芝与黄巢的关系破裂了,王仙芝带一路义军出蕲州,攻随州,转战江陵,黄巢一支人马血洗蕲州后,率部北上征山东,取郓城。

  王仙芝与黄巢分手后,领着队伍在长江中下游一带游弋。乾符四月二日陷鄂州(今武昌),六月夺郢州(今江陵),此时唐朝廷再诱降,王仙芝遣尚君长、楚彦威二将去洽谈,中途被唐招讨使宋威所劫持,宋威贪天功,谎称围剿王仙芝获大胜,俘王仙芝义军二首脑,骗得唐僖宗再一次对其嘉奖之,尚君长等人被押长安后遭屠之,此是王仙芝义军又一重大损失也。王仙芝闻此凶讯大怒,降唐一事再次被搁浅。

  乾符五年,王仙芝一部在攻陷河南申州后(今信阳),再一次转战到湖北,在蕲州东北部(今蕲春向桥一带)与黄梅西北部(今黄梅苦竹一带)徘徊,此处为今蕲春与黄梅以及安徽宿松的接壤地,无独有偶,此地姓王的人特别多,想当年王仙芝看中此一地是否看中本家人多的缘故还是看中此地大山多之地利,后来人不得知,亦或是二者兼有之,现今此地的王姓多是不是王仙芝留下的部属后裔也难说,总之历史总是巧合的。王仙芝义军在蕲春向桥与黄梅苦竹的大山之间立足未稳,立即遭到官军的围剿,经过数天激战,义军溃败,五万余人大部被歼,小部突围,由王仙芝部二号头目尚君长之弟尚让带领投奔山东的黄巢义军,王仙芝本人战死在大山中,官军将其首级割下传京师,尸首被当地群众掩埋于今黄梅县苦竹谷子山。一千多年后的公元1985年,黄梅县人民政府将王仙芝墓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上书“王仙芝之墓”五个大字,历史以此为注脚。“蕲州之战”也就化作过眼烟云任人评说了。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