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的恩师陈殿卿

发布时间: 2019-3-26 23:4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04| 评论: 0|作者: 陈沫金|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我的师傅陈殿卿先生,生于1871年,殁于1959年,是蕲春县株林镇达城乡榔木冲村人。师傅自幼习医,工于仲景伤寒之学。解放前,先在浠水县洗马镇开设“培元阁医馆”,为浠、蕲两县百姓治病。1939年抗战时期,受国军少将陈汉存(本县株林镇陈坝村人)之聘,赴汉口叶开泰大药房座诊,(叶开泰大药房系武汉中联制药厂的前身)为抗日官兵疗疾治伤。抗战胜利后,因不满内战,毅然辞职,仍然回到洗马镇重开“培元阁医舘”。

  鉴于先生在中医界负有盛名,解放后,他获得了全国首届医师资格认证,并由省政府颁发了《医师执业证》,证书上盖有“湖北省人民政府卫生厅”的四方红色印章和“厅长粟秀贞”的蓝色印章。1955年,蕲春县人民政府号召全县医务人员自由组合,成立“联合诊所”,先生供职于蕲春县株林区达城乡湖塘角卫生所。此时,他已有八十三岁高龄,每天忙于诊务,出诊时,病家雇轿来抬,诊余还要撰写《医案》。可惜他写的医案一书稿本交给当时的株林卫生院朱志超院长后便不见下文,只因当时(1958年)卫生部号召全国名老中医“传经送宝”,老先生的文稿杳无音信,不久朱院长病故,线索已断,《医案》下落不明,至今令人扼腕痛惜。

  由于先生医术高超,解放前后均有不少人投其门下为徒,在我之前,已有浠水的李树中、蕲春的胡觉非、张寿尊等人从其所学。

  我是在1957年12岁时,才投拜在先生门下的。那时我小学刚毕业就被祖父母送到老先生那里去学习中医,当时八十三岁的老先生用那双犀利的目光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后,并未当场应允,说是要试读一个月,看是不是“这块料”再作决定。于是我就在老先生供职的湖塘角卫生所开始读《药性赋》和陈修园的《医学三字经》;同时还要在中药房里师从王金道先生学习中药。当时学医的条件十分差,没有书本,必须从古籍线装版本上抄写下来阅读,老先生首先要看看我抄写的质量,这也是入门的必修课之一。当然,我的字虽然写得不太好,但认真,一丝不苟,老先生看了还满意。二十天后,两本书我能背,他这才答应正式收我为徒。本来,读完以上两本书,就要读李时珍的《濒湖脉学》,可是先生却给我一本徐灵胎的《医学源流论》,要我抄写里面的一篇《医非人人可学论》还要熟读它。老先生给我上的第一课就是这篇文章,他说:“读书的目的是为了‘用书’,不仅要熟读,而且要思考,不思考就不能理解,不理解书中的实际意义,就等于白白浪费时间,也就当不了医生。”紧接着他又要我读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反复讲解,说这就是咱们中国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没有这个标准就没有资格行医。同时还教我一套读书“秘诀”,“行止坐卧,不离这个”的八字真言。从此以后,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学习,读完《濒湖脉学》后,又读张仲景的《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后来他还要我读李念莪的《内经知要》。这期间,老师无论是门诊或出诊,我都跟着他,从中学到了不少宝贵的东西。两年后,我被选送上卫校,在中医班进行系统学习理论知识,总算正式跨入了中医殿堂的门槛。在校期间,我的中医启蒙老师陈殿卿先生即以八十七岁高龄谢世,至今让我我念念不忘。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