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春籍报人管翼贤

发布时间: 2019-3-26 17:2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77| 评论: 0|作者: 王洛丹|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名人,即出名的人物。其中,有以顺历史潮流而动出名的,也有逆历史潮流而动出名,还有先以顺应历史潮流而动后又逆历史潮流而动出名的。管翼贤属于后者,他以先办进步报刊后当汉奸文人而出名于新闻界。198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在编纂的《中国新闻年鉴》中把管翼贤载入“全国新闻界名人”。我从访问知情人和查阅文献中得到的一些资料,对其从进步报人到汉奸文人的经历作如下介绍。

  一

  管翼贤于1899年出生在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大巷口。大巷口位于蕲州镇雄武门外的馋头尖附近,是一条通往长江之滨的繁荣街道。其街上的晴江门,就是以管家先祖管晴江而命名的。管翼贤家产雄厚,建有房屋4所,且有租课45石。学生期间,管翼贤就读于麟山书院、蕲州高等学堂、武昌中华大学。兹后,东渡日本留学,毕业于东京法政大学政治经济科。学成归国,脱掉学生装,换上长衫,戴上眼镜,进入北平城。由于他善于交际和会写文章,不久被天津《益世报》聘为驻北平记者。那时正是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张宗昌拥立潘馨航任“国务总理”。年青的管翼贤对军阀政府十分不满,经常参与新闻界主持正义之事。北平《社会日报》社长兼总编辑林白水仗义直言,著文揭露潘馨航,称被军阀政府誉为“智囊”的潘馨航为“肾囊”。潘得知后大怒,立即命令宪兵司令将林拿捕枪毙。管翼贤闻讯,速邀新闻界知名人士多人至张宗昌处,为林氏求释。张宗昌为了拉拢新闻界人士为之捧场,只得答应签写手谕。管翼贤等拿着“手谕”追至天桥,哪知此手谕实等废纸,林白水已被杀害,倒在天桥南大道旁之血泊中。管翼贤等见此惨状,热泪夺眶而出,痛心曰“军阀万恶!”即雇人备棺将林成殓。满洲旗人李啸天,因办报赔累致贫,死后无钱收殓。管翼贤见其遗妻、孤女十分可怜,即邀同行戴兰生等代为料理后事,集资埋葬之。由于管翼贤有以上义举,因而受到人们的尊敬,在平津新闻界颇有名气。

  二

  管翼贤任天津《益世报》驻北平记者后,又任北平“神州通讯社”记者。1927年,在地下党的领导下,张友渔(共产党员)与人办起一张以合法面孔出现的《国民晚报》,其新闻来源主要靠通讯社供给。当时的通讯社,一般都在晚间发出重要新闻稿,有的午前不发稿,有的只发一般新闻稿,供晚报用,且为数不多。管翼贤得知后,为之想个办法,就是在《国民晚报》截稿前,通过电话把重要新闻予以供给,为晚报发表当天新闻解决了问题,受到称赞。

  1928年10月4日,管翼贤在北平嘎哩胡同创办“时闻通讯社”和四开小报《实报》(附设《实报半月刊》),自任社长,上海人邵挹芬为经理。《实报》不同于当时一些不登或少登政治新闻,只刊低级趣味的小报。在政治方面,它是倾向进步的,对民主、反压迫的运动是同情和支持的。他经常约请进步人士陈豹隐、李达、张友渔、张申府、丁玲、沈从文、刘白羽、老舍等为《实报》撰写短文及社论。1930年底,张友渔东渡日本前,管翼贤约张为《实报》写通讯,先后在报上发表有《居东一月记》、《东京过旧年》等。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从日本回国,管又约张为《实报》写社论。在办报方法上,《实报》具有创造性特点,即“小报大办”,选择编排稿件,采取大报办法,每天以大量的篇幅刊登国内外新闻,并配社论。采取“精编主义”原则,对采用的新闻进行改写,因而在四开的篇幅里,容纳许多内容,任何重要消息都有。《实报》对国内外通讯社的重要消息都采用,在保持各通讯社特点的情况下进行重新编写,集中编成一条,使读者对重要新闻的全貌和不同的报道能一目了然。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中日关系日趋紧张,管翼贤办的《实报》以其进步的政治倾向和独特的办报方法,获得广大读者特别是知识界的赞赏。创办时期,便发行二三万份,为一般小报所不能比。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当天晚上,以“善于抓消息”而闻名的管翼贤就得到来自东北的电话消息,第二天抢在各报之先登了出去。同时,在《实报》上开展了为抗日捐钢盔、捐药品等活动,把捐款人的姓名和捐款数目一一登在报上,把捐来的财物送往抗日部队。其新闻报道和评论也呼吁人们在国难当头要“息争御侮”,号召国人“速起救亡,收复失地。”还先后发表了《中日不并存》《抗敌惟决心》《舍奋不以求生》等抗日救国社论。《实报》的声望大大提高,销量增到四五万份,相当于当时的大报《世界日报》的发行量。1936年西安事变时,《实报》沿着京汉、京绥、津浦等铁路线,发行到南方、西北、东北,销量达十四万八千份,成为“小报中之权威者”。那段时间,是《实报》的黄金时代,管翼贤也随之名扬全国新闻界。

  三

  随着中日战争局势之变化,中国在军事战场上的失利,严重动摇了管翼贤对抗日前途的信心。在华北危在旦夕之际,他改变了宣传方向,《实报》的抗日报道渐无声息。1937年7月28日,日寇军入侵北平,民营报纸发生分化,大部分停办,少数接受“检查”,极少数曲膝附敌。这时,管翼贤停办《实报》,离开北平,去武汉拜会国民党中央文化部长张道藩,请求安排工作,不料遭到特别冷遇,一气之下,折回北平。回到北平时,发现《实报》财产已被他人占去,十分焦急。日寇进占北平,日伪组织华北政务委员会成立,该组织发现管翼贤回到北平,采取令人将《实报》财产迅速归还原主的手段,把管拉到日伪政权一边,把《实报》变成依附日伪政权的汉奸报纸。这时,管脱下长衫,穿上西装,开始与日伪政权的人员频繁交往,干起了为虎作伥的勾当。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陷南京,举国悲愤,而管却在复刊的《实报》上发表文章,提出这是“中国再生纪元之一大转变”的汉奸谬论。1938年9月15日,日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治安总署机关报《武德报》出刊,管翼贤兼任第一任编辑局长,在日人社长和他的经营下,该报很快成为日伪对华北各报的统治中心。1938年,日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任管兼情报局长,他帮助日伪制订华北地区的有关宣传纲领,指导“华北宣传联盟”、“华北新闻协会”的宣传工作。1944年5月1日,日伪政权紧缩华北地区报业机构,将《实报》、天津《庸报》等数十家报纸合并为《华北新闻》,委任管为总社长。在管的经营下,该报宣传“皇军必胜”等法西斯谬论,为即将失败的侵华日军打气。

  管翼贤除担任和兼任以上职务外,还兼任中华新闻协会副会长,中华新闻通讯副社长,华北剿共委员会事务主任等伪职。他通过领导、指导日伪华北地区的新闻报纸,为日本帝国主义妄图灭亡全中国和奴化中国人民的法西斯政治服务,极力宣传“建立东亚新秩序”等法西斯理论和汉奸卖国谬论,在汉奸报人中占有重要一席。

  四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投降,侵华日军相继滚出北平。这年8月23日,周恩来主持的《新华日报》刊发《文化汉奸名录》中,共有10人,第一人是周作人,第二人就是管翼贤。这年12月,国民党河北省高等法院以犯汉奸罪将管拘捕,仅判处无期徒刑,引起社会上的强烈不满。1946年11月,法院不得不决定重新开庭审理这一大案。在新闻界,进步的新闻工作者完全改变了当年对管的尊敬之情,而对他仇恨入骨。进步新闻工作者赵孝章出于对他的义愤,在法院开庭审理管案之前夕,将手边一本“管翼贤言论集”加以摘编,以实录方式揭露管的叛国言论,于开庭当天清早在北平《益世报》头版头条登出,报社并配以社论。这对法院起了威慑作用,使之措手不及,法院不得不作出对管改判的决定。当天下午二时,管翼贤戴着金边眼镜,穿着淡青色长衫,登着粉底便鞋,态度从容,步入法庭。当法院根据北平《益世报》揭露其叛国言论,宣布临时判处其死刑时,他脸色骤然惨白,无以言对。管翼贤回到监所哀叹道:“一本书(指他亲手写的叛国言论集)换来个死刑!”国民党河北省高等法院呈报南京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迟迟不予审理,于是管案便拖了下来。1949年北平解放后管翼贤伏法。

  管翼贤才华横溢,精于编务,善于管理,是新闻界一位办报高手,然而在复杂的局势下,因为缺乏一位优秀报人所应具备的最基本的气节,身陷泥淖而不可自拔,最后抱憾终身。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