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怀念艺友王槐堂

发布时间: 2019-3-26 17:2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73| 评论: 0|作者: 李汝舟|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2000年元月30日,好友王槐堂在春寒料峭中独自远行了。闻听噩耗,众艺友心中甚悲。陈宏愚撰联云:“英年早逝,壮志未酬,苍天应恤男儿泪;小草春晖,老母在堂,黄土莫掩孝子心。”我从黄冈乘车来蕲春送他最后一程,想起他为蕲春戏剧创作作出的贡献,嗟呼长叹撰写此文,聊以纪念他善良而又勤奋的一生。


  认识槐堂才知他是孝子

  我初识槐堂,一非缘于艺术,二非缘于文字,而是缘于他的人品。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从“五七干校”出来,被安置到蕲春县一个单位,远离家人,形单影只。正当我无法排遣那寂寞时,有朋友介绍:蕲春县黄梅戏剧团有个王槐堂,真至诚君子也!那年月,得一“诚”字是很难,何况至诚呢?我怀着“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的心理,与他相识了。

  那时他有32岁,是三个孩子的父亲,身不魁伟而健壮,满脸敦厚透出机敏,一见面就觉出是个厚道人。

  在他那里,最大的好处是有安全感,既可畅所欲言,且可“通经活络”。就是说,若有什么苦闷、牢骚郁结于心,在他那里尽可宣泄,不用担心“言多必失”的危险。而且那苦闷,那郁结,立时立地就可以在他那里得到化解。他总是静静地听你絮说,两眼不时看看你的脸,不一会吸口烟,默默地思索着。待你说完,他就不紧不慢,三言两语,切中要害,打动你的心了。他指出你的偏颇,纠正你的谬误,使你心中忽地豁然,开窍,开朗,如醍醐灌顶释然而去。

  我庆幸在那时结识了这样一位朋友。

  他对老朋友、老同学不对之处,从来是直指和面斥,不留一点情面。比如,有位朋友与爱人是患难夫妻,后来闹离婚,他不远数百里上门劝说和责备;有位同学丢下生病的老母不管,他急如星火,跑遍全城,挤车、寻找,把钱包弄丢了也在所不惜,找到了那位同学直面批评,使同学无比羞惭。他在愤然离开后,得出一个结论:一个连自己的生身母亲都不爱的人,还能指望他爱别人吗?竟然暗合管仲对公子开方的评价!

  槐堂事亲至孝。自他15岁进黄梅剧团领取第一份工资开始,除留下个人生活费,每月领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步行40多里送钱回家。后来有了自行车,骑车行40里。年年如此。结了婚,有了三个孩子,还是如此。对岳父如此,对妻子的养父母莫不是如此。

  戏曲创作丰收了

  槐堂在剧团的行当是操琴,我没机会听他演奏,难说技艺如何。我又不懂音乐,所以从未和他谈过他行当内的事。后来听说他能作曲,我有点惊讶,还佩服。因为我总觉得音乐的旋律、节奏是一件难把握的艺术,他这么一个质朴的人,只有初中文化,怎么能在这个艺术领域里有所作为呢?后来听说由他作曲,播放和上演的音乐作品竟达108部(首)之多,仅在国际电视节、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作品就有7部。电视片黄梅戏《知府求医》由他作曲,先在湖北、广东、上海、天津等九省、市电视台播放,后又参加国际电视节(1990——中国·上海)展播交流。电视专题片《李时珍陵园》由他作曲,武汉歌舞剧院民乐团演奏,湖北电视台录制播出,后又入选中国电视音乐研究会,并在中央和多家省、市电视台播放。他为电视风光片《风筝与风筝城》作曲,在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栏目中播出。由他作曲的电视专题片《中草药炮制》,在中央电视台《中国一绝》栏目中播出。由他作曲的黄梅戏《恩仇记》,先后在黄石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选段播出。他为电视专题片《李时珍医院》作曲,在湖北等几家电视台播放。由他作曲、在省、市广播电台播放的剧(曲)作,还有《乘风扬帆》《谢瑶环》《断桥》《医圣辞官》《心灵美,美在内》等曲目。其中,《乘风扬帆》《涵洞朝阳》《惊疯》《医圣辞官》《车城美》等12部(首)剧(曲)参加了省地会演、调演和湖北省黄梅戏艺术节。《乘风扬帆》获省优秀剧目创作奖。当时评奖不分等级,优秀奖就是最高奖。《车城美》在全国24个省市代表队参加的中国东风汽车集团文艺大会演中获三等奖。《驾驶“东风”任驰骋》在14个省代表队参加的“二汽文化艺术节”中获一等奖。《心灵美,美在内》获黄冈地区优秀奖之后,又入选湖北省总工会、省文联、文化厅、广播电视厅联办的建国35周年庆祝活动。他和夫人余木兰合作的《手帕舞》音乐,获湖北省黄鹤美育节黄冈赛区一等奖。他作曲的《医圣陵园尽春晖》获世纪之声全国征歌大赛优秀创作奖。

  作为主琴手的他担任过许多重要演出的伴奏。他曾在省、市广播电台、电视台录音录像和日常演出近400部(首)剧(曲)目的的伴奏中担任乐队主琴,多次在省地庆典活动和会演、调演以及招待外宾、招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大演出中担任主琴领奏,先后受到董必武、何莲芝、帅孟奇、郭述申、王任重、陈丕显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他在艺术教学方面的成果,桃李虽未满天下,却也芬芳四溢。200多名专业和业余演员由他教授声腔和乐理知识,其中40多人的演唱和录音多次在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播放,有48人在参加全国及省、地大赛中获奖,一人受省文化厅通报表彰。

  在一个县级剧团的小天地里,作为一个伴奏者、曲作者和一个教学者,能取得这样可观的成果,应该满足了。可是王槐堂不,他有新的目标,他永不满足于已有的成绩,还要向更高处攀登。

  记得是他40大几的时候,他曾对我说,要从事音乐理论研究的写作。我简直不信,所以不吭声。他说他一定写,并向我询问有关写作的诸多知识,我不信。不多久,他真的写成了。而且一写就是洋洋6万字!我把他推荐给湖北艺术研究所我的朋友郑秀权。郑先生主编一本大型期刊《楚天剧论》,他将王槐堂这部大稿带回家,整整读了6天,一一披阅评点出一万八千字,以《黄梅戏唱腔、旋律、调式、调性浅析》为题,发表在《楚天剧论》上。这就是他的音乐研究处女作。后来,他又在《楚天剧论》上发表了《回顾、反思、展望》,再后来又在《科技与进步》上发表了《梅调何不翻新声》。《黄梅戏音乐如何发展》一文,登上了《人民音乐》杂志的版面,编者以大字标题加“按语”。该文后来收入到《中国音乐年鉴-1989》。长篇论文《蕲春采茶戏》在《黄梅戏艺术》发表后,又被湖北剧协的《戏剧之家》转载。

  这之后,王槐堂又把目光投向电视剧,创作了上下两集《李时珍巧释无血案》,由湖北电视台摄制完成,先在国际电视节(1991—中国·成都)展播,后在中央和各省电视台播放。从开镜到播出,《戏剧与电影》《电视月刊》《武汉晚报》和湖北电视台、武汉人民广播电台等十余家传媒,都曾给予报道。后来又创作了话剧小品《组织抓拍》,由湖北电视台摄制、播放。他还写了一部中型喜剧《鬼谷秘传》,在《黄梅戏艺术》上发表。

  从器乐——作曲——教学——音乐评论——剧本创作,王槐堂走了一条全面发展的路,都有他的创见,发别人之未发,因而他的名声也渐渐地大起来,小传收入《鄂东文化辞典》。1999年,他被授予“湖北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

  勤奋研习戏剧伴奏艺术

  王槐堂走上艺术道路,获得如此成就,应该说是生活逼出来的。他出生在蕲州镇一个小小儒商的家庭,祖、父读书明理,古道传家,为人厚重善良。1959年他初中毕业,升学考试名列前茅。根据那个时候的政策,他没“资格”升高中。正当王槐堂痛苦不堪时,接到学校的通知:他被县黄梅剧团录取了。原来他在全县文艺会演中,二胡演奏很出色,被县剧团的领导发现了,如此他到县剧团报了到。

  1962年,县剧团派他到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学习,他去拜访严凤英家,严凤英当时正患病,安徽省对严凤英的病很重视,组成了医疗小组,由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任组长,组织最好的专家讨论治疗方案,王槐堂听说后,一下子被感动,在剧团工作照样有出息——严凤英成了他心中的偶像。自此,他立志在剧团干下去,向老师学习,干出一番成就来。

  在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学习时,由王子明老师主教他高胡。一天晚上,王老师叫他一同上台参加《碧玉簪》的演出伴奏。这出戏的音乐,要求按照总谱伴奏,一丝不苟。伴奏中间,王槐堂出了一点小差错,乐队中的另一位老师瞪起眼睛吼:“拉小声点,最好用棉花塞在琴码正面。”他照办,把琴码塞起来,那琴音就等于零,如蚊子嗡嗡,连自己也听不清,为此事他难过得差点哭出来。

  受此一“辱”后,他三天没参演,关在招待所里,把《碧玉簪》的曲谱练了整三天。第四天晚上,他再登台,他的伴奏得到了王老师的赞许,那位瞪白眼的老师对他也刮目相看了。

  这四天的境遇,使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来想去,想明白一个理:人不怕受辱,就怕受辱而不知发愤,只要发愤,便能图强!

  《天仙配》的曲作者时白林先生给他讲授音乐创作。他听到时先生讲解《天仙配》中每个唱段的创作意图和创作手法,佩服之至,不由地一股激情涌上心:“我也要学会作曲!”行不行呢?有了伴奏《碧玉簪》的经验,他似乎能够学会一切。他向王子明先生透露了想法。在他学习结束离开安徽的前一天晚上,王先生请他到家里吃馅饼,送他两本书——一本《黄梅戏音乐》,一本《作曲法教程》,如同古老的“芝麻开门”故事,这两本书对于王槐堂来说,就是两把钥匙,他感慨万千,在时间老人的指挥下,“发愤”的节律终于融入了国际电视节的频道,“攀登”的音乐终于流进了全国电视音乐研究会的殿堂……

  求知若渴学不止

  那时候,县剧团的主要服务对象在农村。每到一地,剧团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宣传当地的好人好事,领导临时派任务,要求在演出之前将演唱材料写好唱熟。剧团没有专业编剧,王槐堂就是团里学历最高的两个初中生之一,自然而然,采访编写的任务就落在他头上。开始,他还兴致勃勃,大动脑筋,写了几篇,排练演唱,也还可以。过不了多久,他就觉得“半瓢水”倒干了。于是,每换一地,只好“旧瓶装新酒”——换个地名、人名,陈词老话往上套,演员唱腻了,观众听厌了,十分尴尬。

  担任主琴又遇到一难题,按规矩必须给演员吊嗓子、教唱、纠错、润唱腔。尤其是那些古装戏,反映古人生活的许多唱词,生僻难认,不识其字,谈何“字正”?不明其义,又何能“腔圆”?

  怎么办呢?拼命学吧,他订了一个“生字本”,随身带。每遇生字查工具,熟识“音”、“义”,然后抄在“生字本”上。经过“读”、“查”、“抄”,一个个生字、生词就记熟了。他还有个睡前读词曲的习惯,有利于睡眠。如读论著,观点、逻辑,颇费思索,如读小说,人物、情节,挂肚牵肠,都容易引起入睡前的兴奋。

  王槐堂交友,也与他求学有关。记得有次他问我音韵、平仄,说了一,他问二,说了二,他问三……说着说着,已是深夜12点,机关的大门上了锁,他就倒在我床上,抵足而眠。他向蕲春方志学者顾常德、赵德鼎学习文史知识和乡土掌故,向武汉音乐学院的孟文涛教授学和声配器,莫不如此。除了上门请教,还常常写信求答。他的“一字师”,“一知师”,所在多多。

  除了求知若渴,他还搜书成癖。38年来,他长期订阅《人民音乐》《音乐创作》《音乐研究》《剧本》等专业报刊达二十余种。他一边积累知识,一边积累书籍。能买到的,千方百计去买;买不到的,就设法去借,借不来的,就抄。为了创作电视连续剧《医圣李时珍》,他隆冬踏雪,到县志办公室抄录清光绪《蕲州志》32卷,到县图书馆摘抄明末清初蕲州著名学者顾景星所著《白茅堂集》多篇。三十多年来,日积月累,他的藏书已有五千多册,摘书、抄书、读书笔记、曲谱记录、戏剧抄本,除毁于“文革”外,尚存九百余万字。其中,采访盲人、艺人、老者,听记民歌、小调、曲牌、采茶戏唱段等计千余首。手抄音乐书籍、资料8本,民间戏曲剧本12出,电视剧本2部。

  如果把他的这种学习方法比喻为打仗的话,那么,以上这些可以说是游击战。他还有阵地战,那就是参加正规的函授学习。为了学习编剧知识,1985—1989年,他参加了中国戏剧电视剧创作中心举办的函授学习,读了12本函授教材,观摩了16部名剧名片,两年辛勤,获得了结业证书,完成习作七集电视连续剧《猴儿方兆得》,被评为湖北分部的优秀学员。他总结自己的一套学习经验是:音乐学习和文化学习相结合,理论学习和艺术实践相结合,是攻克难关的武器;勤学、勤问、勤读、勤记、勤练习,是积累知识的有效方法;少串门,甘寂寞,避闲客,乐静思,是做学问的妙道;务谦虚,务谨慎,善分析,善总结,是走向成功的阶梯;戒浮躁,求扎实,是永在心中自警的箴言;富于理想,敢于创造,勇于攀登,是不断前进的动力。

  创作未完成抱憾离世

  1999年春夏之交,王槐堂正全力续写电视连续剧《医圣李时珍》后半部,突然身感不适,后经医院检查,得知患上了直肠癌。手术后的几个月,不幸又转移复发而不治。他全力创作的电视剧本,只完成13集就不得不辍笔。2000年元月30日早上,他终于未能战胜病魔而离我们远去。当初,他创作完成的《医圣李时珍》初稿,大部分写在他夫人的学生试卷纸背面。只誊写了8集,后面还未来得及誊写。一次他不在家,被夫人当作一堆废纸,一把火化为灰烬。他得知自己的心血失去后,大哭一场后,又顽强地写下去。他就是这样坚持不懈地努力,化平凡为神奇,为我们留下了难忘的精神食粮。他逝世后,未完成的《医圣李时珍》剧本,经他妻子余木兰多方做工作,后由李盾续写至21集,并由田学锋先生努力推荐,在《湖北戏剧》杂志上连载完成。在送他远行的追悼会上,我撰写的挽联是:“事亲至孝,交友至诚,立德立言留不朽,问天公何不公,令蕲阳痛失大贤士;操琴务善,谱典务美,呕心沥血传医圣,叹世道唯有道,使艺坛哀丧好英才。”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