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进《本草纲目》疏

发布时间: 2019-3-26 17:2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28| 评论: 0|作者: 甘才志|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湖广黄州府儒学增广生员李建元谨奏,为遵奉明例访书,进献本草以备采择事。臣伏读礼部仪制司勘合一款,恭请圣命敕儒臣开书局纂修正史,移文中外。凡名家著述,有关国家典章,及记君臣事迹,他如天文、乐律、医术、方技诸书,但成一家名言,可以垂于方来者,即访求解送,以备采入艺文志。如已刻行者,即刷印一部送部。或其家自欲进献者,听。奉此。臣故父李时珍,原任楚府奉祠,奉敕进封文林郎、四川蓬溪知县。生平笃学,刻意纂修,曾著本草一部,甫及刻成,忽值数尽,撰有遗表,令臣代献。臣切思之,父有遗命而子不遵,何以承先志?父有遗书而子不献,何以应朝命?矧今修史之时,又值取书之会,臣不揣谫陋,不避斧钺,谨述故父遗表。

  臣父时珍,幼多羸疾,长成钝椎,耽嗜典籍,若啖蔗饴。考古证今,奋发编摩,苦志辨疑订误,留心纂述诸书。伏念本草一书,关系颇重,注解群氏,谬误亦多。行年三十,力肆校雠,历岁七旬,功始成就。野人炙背食芹,尚欲献之天子,微臣采珠聚玉,敢不上之朝廷。昔炎黄辨百谷,尝百草,而分别气味之良毒,轩辕师岐伯,遵伯高,而剖析经络之本标。遂有神农本草三卷,艺文录为医家一经,及汉末,而李当之始加校修,至梁末,而陶弘景益以注释。古药三百六十五种,以应重封。唐高宗命司空李绩重修,长史苏恭表请伏定,增药一百一十四种。宋太祖命医官刘翰详校,宋仁宗再诏补注,增药一百种,召医唐慎微合为证类,修补众本草五百种,自是人皆指为全书,医则目为奥典。夷考其间,疵瑕不少,有当析而混者,如葳蕤、女萎二物而并入一条;有当并而析者,如南星、虎掌,一物而分为二种;生姜、薯蓣,菜也,而列草品;槟榔、龙眼,果也,而列木部;八谷,生民之天也,不能明辨其种类;三松,日用之蔬也,罔克的别其名称。黑豆、赤菽,大小同条,硝石、芒硝,水火混注。以兰花为兰草,卷丹为百合,此寇氏衍义之舛谬;谓黄精即钩吻,旋花即山姜,乃陶氏别录之差讹。欧浆若胆,草菜重出,掌氏之不审。天花、栝楼,两处图形,苏氏之欠明;五倍子、耩虫窠也,而认为木实;大蘋草,田字草也,而指为浮萍。似兹之类,不可枚陈,略摘一二,以见错误。若不类分品列,何以印定群疑。臣不揣猥愚,僭肆删述,重复者芟之,遗缺者补之,如磨刀水、潦水、桑柴火、艾火、锁阳、山柰、土茯苓、番木鳖、金桔、樟脑、蝎虎、狗蝇、白蜡、水蛇、狗宝、秋虫之类,并今方所用,而古本则无。三七、地罗、九仙子、蜘蛛香、猪腰子、勾金皮之类,皆方物土苴,而稗官不载,今增新药凡三百七十四种。类析旧本,分为一十六部,虽非集成,实亦粗备,有数名或散见各部,总标正名为纲,余各附释为目,正始也。次以集解、辨疑、正误,详其出产形状也。次以气味、主治、附方,著其体用也。上自坟典,下至传奇,凡有相关,靡不收采。虽命医书,实该物理。我太祖高皇帝首设医院,重设医学,沛仁心仁术于九有之中,世宗肃皇帝既刻医方显要,又刻卫生易简,蔼仁政仁声率土之远。伏望皇帝陛下体道守成,遵祖继志,当离明之正位,司考文之大权。留情民瘼,再修司命之书,特诏良臣,著成昭代之典。治身以治天下,书当与日月争光。寿国以寿万民,臣不与草木同朽。臣不胜冀望屏营之至,臣建元为此一得之愚,上千九重之览,或准行礼部转发史馆采择,或行医院重修。父子衔恩,存殁均戴。臣无任瞻天仰圣之至。

  译文

  臣本是湖北省黄州府的一名增广生员(明代生员分五等,增广生员为府试二等,地位仅次于廪膳生,无官职,无俸银,属于穷秀才一类),名叫李建元,向吾皇敬一呈。臣遵守我朝的制度,向朝廷捐献《本草纲目》书一部。我认真读了礼部仪制司的文件,该文件指出,我朝皇帝广开圣恩,设立书局修定国史,诏告天下,凡名家的著作,涉及到国家的制度与礼仪,以及盘古以来贤君良臣的事迹,天文、地理、乐谱、医术、民俗、民情等方面的书籍,只要是有价值的,都应贡献给国家,以备书局摘其要点选入正史的《艺文志》,永世流芳。如若成书,送书一部,或者由其家人专送,听朝廷的处置意见。谨此,臣的父亲李时珍已作古人,生前曾在楚王府任医官,后奉皇上敕封晋升为文林郎(官阶七品,可任七品以上五品以下的官职,不拿薪,无实权),敕任四川省蓬溪县知县(敕任为虚职,相当于后世的荣誉职务),父亲从小热爱学习,立志著书,著有《本草纲目》书一部,且已刻印成书,先父本应直献朝廷,无奈先父天数已尽,临终前留下遗言,令儿臣代父向朝廷敬献此书。儿臣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后,考虑许久,进退踌躇,有道是:父有遗命儿不遵则属违天理,父有遗书儿不献则属违朝令,况且正逢我朝修史之时日,又值朝廷索书之大势,臣不畏别人言臣之浅薄,也不听别人攻击之馋言,谨遵父亲的遗言将此书奉献给朝廷。

  臣的父亲李时珍,幼时多疾病,长大后性本份,但是父亲自幼酷爱读书,看到好书,读起来爱不释手。父亲看书常发议论,凡事总要问个究竟,考古论今,无休无止。每当看到书中有错讹的地方,就要记下,再去看别的书,用心思考,反复比较,久而久之,形成了他的一大爱好。父亲后来专门看本草一类的医药书,注解每本书的要点与疑点,发现错误处很多,决心纠正,如此著成一部书。经过三十年的努力,反复校正,到古稀之年方才著成。古人言:“野人有快炙背而美芹子者,欲献之至尊。”意思是微臣愿效绵薄之力,臣现有父亲的遗著,能不献给皇上吗?昔有炎帝神农尝百草,认百谷,能辨出气味,知道毒与不毒,轩辕黄帝与岐伯交朋友,讨论医学,岐伯写成《岐黄之术》,为中医的首部著作。古有神农本草书三卷,《艺文录》已收入。汉代末对此医书进行过修正,梁代末陶弘景作过注释,此书载药三百六十五种,实属一大功绩,朝廷予以加封。至唐朝,高宗命司空官李绩重修,长史官又请奏增药一百一十四种。宋太祖命医官刘翰作修正,宋仁宗诏医官再补注,增药一百种。兹后不久,皇帝召医官唐慎微将宋初的《补注神农本草》和《图经本草》两书合并成一书,编成《经史证类备急本草》,总结了宋以前的药物学之成就,修补众本草五百种。自此,世人都以为此书为全书,行医者莫不以此书为经典。但是,若要深入研究,该书瑕疵仍不少,如应当分开论述的药物却混在一起,像葳蕤与女萎,本是品性不同的二味药物,该书却将二物并入一条;有应当合并为一类的药物,如南星与虎掌,该书却又分成两类;生姜与薯类作物本属菜类,该书列为草类;槟榔、龙眼属果类,该书列为木类;稻麦粟等八谷本是民生的主食,古人讲“民以食为天”,八类谷物本应一一列出,但是该书却一概而论之;三松,该书言其是日用的蔬菜,但是又没有核明别的名称,让人不知是何物;黑豆与赤菽应分大小,只因大小的药性不一样,主治疾病也不同,该书列为一类;硝石与芒硝是两种不同的药物,甚至水火不相容,该书混为一谈;该书还将兰花误认兰草,将卷丹误认百合,此谓北宋道士寇谦之的谬论所至;将黄精说成钩吻,将旋花说成山姜,此谓南朝齐梁时的陶弘景著《本草经注集》发生的错误,延用至今;欧浆若耽,既说是菜,又说是草,让人不知作何理解,此谓出自宋朝的掌禹锡的撰著;天花与栝楼两处图形不一致,缘于北宋吏部尚书苏颂编纂的《开宝本草》,令人不解也。诸如此类有很多,又如五倍子是耩虫之窠臼,误认是木实,大蘋草是田字草,误认是浮萍……如此之错,难以计数,臣摘以上几例,仅是说明旧书错误委实不少,如不纠正,不分类别,岂不贻害于人?先父不顾自己身份之低微,也不畏别人道他之愚蠢,敢修前人之错误,对旧药书大胆而修正,重复的删去,遗缺的补上,如磨刀水、潦水、桑柴火、艾火、锁阳、山柰、土茯苓、番木鳖、金桔、樟脑、蝎虎、狗蝇、白蜡、水蛇、狗宝、秋虫之类,包括今世药方有而旧药书无的都补上。又如三七、地罗、九仙子、蜘蛛香、猪腰子、勾金皮之类的药物,属于民间的偏方,凡官方印出的药书皆不载,今也一一而载之。于此说,新药书新增药物三百七十四种,于旧药书是一个突破也!新药书按照旧药书的分类法,再归类,分为十六部,虽然不能说集古药书之大成,但是亦能综合百家书,古药书的各类药物大都见于新著的《本草纲目》中。新药书综本草之纲目,何谓“纲”?何谓“目”?实是指总标正名为纲,又附释名为“目”也。始以纲为举,次以集解、辨疑、正误为辅,列出各药物的形状,附以气味、主治与药方为其证,堪为实用也。先父著成此书,上自开国古典,下至民间偏方,凡可入药的,无不收录之。该书虽然称药书,实属一本物理之全书。纵观我朝,太祖高皇帝首设医院,重视医学,将医学置于神学及巫学之上,确实难得也,正谓是倡医德医术之仁心。世宗皇帝颁旨刊行医学书典,又印卫生手册,即是播仁政仁声于全国上下。本朝皇帝圣主隆恩,在下一儒学生员恭祝吾皇帝体察民情,继承祖业,遵照祖制,高瞻远瞩,温圣人之言“非君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关心民疾,体察民情,颁发圣旨,诏告天下,聚贤才著医典,实属是功德无量也。今我有感言:治身犹如治天下,书当与日月同辉;寿国先要寿万民,民不寿何谈国寿?臣不与草木同朽矣。意思是天下之人身体好天下则好,书是无价之宝也:国家康民众先安康,民不致于草木之短暂而朽乎。诚如此,臣怀着惶恐之心,致书朝廷之上,臣作为一国民,上书我大皇帝为天下人着想,将臣所献之书或批转礼部转发史馆,刊印下发全国,或组织医官行重修之举,于国于民都有利。臣与九泉之下的父亲尤感欣慰,于生于死感恩不尽矣。臣虽无德无能面见我朝皇帝的面,但此时皇帝就在臣的头上矣!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