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台湾道台陈懋烈

发布时间: 2019-3-26 09: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3| 评论: 0|作者: 陈沫金|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陈懋烈(1813—1879),号芍亭。蕲春株林榔木冲人。清·道光甲午举人,历任福建漳平县知事、台湾知府、台湾兵备道等职。陈懋烈文武全才,为官清正,刚直不阿,敢于碰硬。一生主要政绩于下:

  一、抵御外来掠夺

  在中国近代史上,中国与英帝国主义发生过两次“鸦片战争”,很少有人知道19世纪中叶,中英还打过一场“樟脑战争”。这场战争是这样发生的:英国垂涎台湾樟脑。台湾自古盛产樟脑,在19世纪年产量约占全世界总产量的70%—80%。台湾樟脑由于质量好利润丰厚,引起了英国殖民者的垂涎。早在1825年,英国的一些不法商人就私自驾船到台湾,偷偷用鸦片换樟脑。那时,英国商人通过走私活动获取的樟脑量虽不大,却赚了大钱。这样,英国不法商人对台湾的樟脑更加眼红。1860年,台湾正式开港。英国商人乘机在台湾开设了13家洋行。其中,怡和、邓特洋行资金雄厚,经营手法花样翻新,台湾的樟脑输出逐渐为这两家洋行所控制,每年输出的价值达15万银元之巨。英国商人的垄断行为,引起台湾民众的不满,他们纷纷向清政府上书请愿,要求制止英商的不法行为。清政府派往台湾的兵备道台陈懋烈几次上书,对英商掠夺台湾樟脑资源进行了陈述,建议赶快采取强硬措施,保护台民利益。陈懋烈的上书让清政府逐渐认识到,英商垄断经营樟脑,实际是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如不制止,后果严重。1863年,清政府决定对台湾樟脑实行专卖政策,禁止英国洋行在台湾民众中直接收购樟脑。并设局管理。同治二年,艋胛、竹堑、後龙、大甲等地均设脑馆或小馆以理其事,严禁民间与外商直接交易,故而外商无从获利。因此时有兵弁截留外商樟脑之事件发生,颇引起英、德、美等外商之不满,同治七年三月,因截留英商怡记洋行之樟脑,而引起“樟脑事件”,1868年底,英国发动了“樟脑战争”。在炮舰政策的讹诈下,台湾地方官被迫取消樟脑专卖,准许外商缴纳通过税后自由购买和输出樟脑。同治八年,新订《外商采买樟脑章程》,允许外商直接向民间采购。于是外商纷纷挟资深入内山,设铺建栈,采买樟脑。樟脑的输出量一时骤增,1865至1867年平均每年输出樟脑7012担,1868至1870年平均每年输出达14240担,增加了一倍,外商从中大获其利,但是台湾地方政府因樟脑专卖的废除每年却要减少六万元的财政收入。

  由于当时的国力不支,清廷不得不向洋人让步。

  二、抑制地方豪强

  台中雾峰(阿罩雾)林家下厝的林文明,因为在平定太平天国之役中(1859~1863),随其兄林文察效命疆场,立下汗马功劳,升任参将。后来,在同治元年(1862)台湾发生戴潮春之乱,同年7月林文明乃请假返台保乡兼平乱,也立下不少战功。林家因缘际会利用新得的权势,扩张土地、财富,尤其是在林文察时代,位高权重。当时因参与戴谋乱之家族财产被充公,依照惯例应由官府设佃首管理叛产,同治6年(1867),由林文明担任新“叛产总理”,负责叛产田租管理,征收完纳,而林文明却将应该充公之田产收归私有,这就伏下日后林文明命丧公堂的祸根。

  林家田产扩增的原因极为复杂,因为当时是在战乱时期,族敌恐遭林家报复半捐半售,而林家当时也在战乱时乘机藉职谋私,混抄或迫买族敌田产,或透过合法的买卖、典赎等手段,达成占有田产的目的。这种公私不分的行为自然有违官箴,更令其它官员妒视,以致遭到日后的重惩。况林文明又有私征大里杙(今台中县大里市)叛租以抵军饷之事,起因于同治初年太平军与戴万生之役时,林文明先后四次奉命募勇征剿,第一次是咸丰11年底、同治元年初(1861-1862),募勇赴浙江助剿太平军;第二次是同治元年(1862)6月,奉总督庆端令返台募勇助剿戴万生之乱;第三次是同治3年(1864)6月15日,奉提督林文察之令,接办内山军务,带勇搜捕戴案余党;第四次是同治3年12月22日,奉丁日健道台令,募精勇四百名,随同庄丁攻万斗六,擒杀洪花夫妇。以上各案所支出之军饷,林文明屡次向各级官府请求拨付,但所得到的答复均是府库支出,一时无法支应,暂由其垫付,而将所有开销,另行造册,呈报台湾善后报销总局、道台、知府。林文明遵照饬令,呈送报销账册19本,请求迅速拨付欠饷。然而,官府似心存拖延敷衍,称林文明以本地士绅身分助官协剿,不应要求军饷。官府可能认为林文明已晋升为副将,理当感恩图报,捐饷助军,不应再有求于官。然而,林文明并不这样想,自认功在国家,不甘自费其力。迨至同治3年(1864)12月,林文明终以官府“积欠勇粮”为由,私自强收大里杙“叛产租谷”,且横征暴敛,激起民愤,官府每天都有人前来告状,台湾知府陈懋烈乃呈报省布政司依法对林文处以极刑,为台湾人民除了大害。

  三、褒奖地方贤达

  同治二年屏东县志大事记,记录了钟召棠招六堆义民助清政府平定彰化戴万生之乱。同治元年戴万生事变之初,林万掌之妻四品蓝翎林李招之子林有才,水底寮庄勇首王飞虎参与剿贼有功,屏东县志有记录。《东瀛纪事·南路防剿始末》载:万掌卒,子有才十五岁,奸民欲奉之以为乱。其母李氏谓有才曰:“我家世笃忠义,可不及时报效,一雪先人之心迹耶?”,遣有才自备资斧,带番勇随总兵林向荣为前队,约束境内,不许从贼。水底寮匪陈大目、柯夕、吴旺、连包谋,于十月十二日举事,请林有才之母李氏资助银两。问粮饷何出?答以各乡派饭。李氏笑曰:“甫举事而婪取于民,何以能久?”遂斥绝之。

  当时李氏对时势颇有见解,更能明以大义,《东瀛纪事》曰:“女子有才非难,而能明大义则难矣。当彰邑陆沉,台郡震动,李氏苟奋迹夜郎,效尤贰侧,因众心之思逞,遂阻险以自雄,则退可以踞一隅,进可以窥全郡;相持鹬蚌,将收利于渔人,虽有长鞭,何暇及于马腹,事有未可料者矣。而乃从容敌忾,慷慨同仇,保全一方,免遭兵燹,使先世微瑕,一但昭雪,比之冯嫽①锦车,秦家良玉②,呜呼贤矣。”

  同治元年获钦加二品衔调署台湾南路等处地协办林文察、钦命按察使司衔台澎兵备道兼提督学洪毓琛,补用道署台湾府正堂陈懋烈、五品衔署凤山县正堂即补县正堂罗宪章,联名赠《锦彻遗风》匾额一块(今林家保存完好)。

  小坂“龙美堂”监生詹广烈于清咸丰年间捐谷一百担救灾,陈懋烈授他“保卫乡闾”牌匾一块,以嘉奖其救灾义举。牌匾文字为:“咸丰戊午年(1858年)桐月穀旦,钦加知府特授漳平县正堂陈懋烈为董事监生詹廣烈立。”

  四、培养故乡人才

  陈懋烈为官期间,拿出私银,聘请名师,在故乡榔木冲兴办学校,让家乡的青少年接受免费教育,成绩优秀者给予奖励;对那些不适合读书的孩子,特聘武功高手教授武术,练习骑射,为国家培养能文能武的人才,时至今日榔木冲仍享有“秀才冲”的美称,人才辈出,代有才俊。榔木冲现有学堂垸和跑马场遗趾,就是见证。可惜在“文革”期间,把陈懋烈的府第以“破四旧”的名义拆除了,成为一大憾事!

  五、巧妙安抚海盗

  陈懋烈在生活上非常节俭,清政府对官员出公差都是费用自理,身为台湾道台的陈懋烈,每年都要赴京述职,还要向福建巡抚作汇报,自然少不了乘船往返于海峡两岸,他公差从不带随从,独往独来。一次赴京述职归台时,在厦门一家餐馆里,看到一名满口乌须的中年客人坐在临桌,落腮胡很特别,一般人的落腮胡都要露出咀,可他的落腮胡把咀唇全遮了。陈懋烈一见,知非等闲之辈,便邀他共用餐,主动为他付费。进餐时,只见落腮胡从怀中取出两根金丝,用手将其折弯,套在耳朵与胡须上,这样才露出两片咀唇来用餐。那人用餐时打量陈懋烈一番后,见他器宇车轩昂,风度不凡,早已心中有数,吃完便说:“大人若在海上遇到海盗船,只要对他们说:‘金钩大哥托我向老大致意!’他们就会把您安全送到对岸。”陈懋烈知道他是海盗的首领。那时的海盗连官府和洋人都让三分个个都是“浪里白条”,深知水性,得罪了他们,会把你的船底弄个大洞,叫你葬身鱼腹。陈懋烈与海盗有了默契,从此海盗只欺洋人,不欺百姓,保住了台海安全。

  六、陈懋烈遗作

  同治元年台湾彰化陈肇兴所辑《陶村诗稿》,收录陈懋烈三首诗,可以看出,陈懋烈在台湾任内,文治武功可见一斑。其诗云:

  一

  一卷新诗百感生,经年避寇赋长征;

  壮怀不作偷安计,又向桃源起义兵。

  二

  数载书生戎马间,杜陵史笔纪瀛寰;

  采风若选“东征集”,咄咄吟中见一斑。

  三

  浣花溪畔少陵祠,绝代诗才赋乱离;

  谁料千年才更出,有人继和“北征”诗。

  荆楚陈懋烈芍亭顿首拜题。

  附:

  陈懋烈向道光帝奏台早稻收成折,文于下:

  奏为恭报台属早稻收成分数,仰祈圣鉴事。窃台地本年入春以来,雨泽稀少;迨交夏令,迭沛滂沱,又觉雨水过多。各属早稻成熟,尚不失为中稔。除澎湖广向不产谷、台湾县土性松浮不种早稻外,其余厅县各将收成分数,陆续开报,由台湾府知府陈懋烈汇核详请具奏前来,臣等覆查无异。核计台属二厅三县,早稻收成匀算六分有余。现在地方甫就安定,本年早稻收获可称中稔,民情亦尚静谧,堪以上慰圣怀。所有台属早稻收成分数,臣等未敢稍涉拘泥;理合附驿,恭折具奏,另缮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谨奏。

  早稻收成清单

  谨将同治三年台属二厅、三县早稻收成分数,缮具清单,恭呈御览。
上一篇:袁殊用过的名字下一篇:一人言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