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再论黄侃

发布时间: 2019-3-26 09:2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4|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我童年是在蕲州度过的。很小时有次随母亲去江边看轮船,母亲指着江边的一条马路告诉我,这条马路叫“黄季刚路”。母亲说:“有次黄季刚先生回蕲州,从船码头上岸后,大白天手里拿一支点着的腊烛,人问先生为何这样?先生答是天下太黑了。”我当时并不懂得这话的意思,更不懂为什么叫“黄季刚路”。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黄季刚的名字,但不清楚他是谁。不久我全家下乡,少年和青年是在农村度过的,后在县城小学教书。随着年龄增长,慢慢知道黄季刚是国内外的知名学者。有关他的生平事迹,还是我在退休前与县教育局的操和先先生合编《蕲春教授风采》一书时,略知梗概。后来又读过叶贤恩先生的《黄侃传》,又参加编纂《蕲春县志》《蕲春教育志》《蕲春文化研究》《蕲春文史》等史册和刊物时,才知道黄侃是一位蜚声中外的“国学大师”。

  一、年轻时怀有强烈的爱国志

  黄侃先生去世至今已有八十周年。他有两个称号人们不曾忘:一是辛亥革命先驱,一是国学大师。大家知道,辛亥革命已经100多年了,主要功绩就是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而黄先生是那场革命的先驱者,这个称号让人景仰不已。

  黄侃先生在去世时,只有50岁,他是蕲春县青石镇大樟树村人,后来归葬于故乡离堆山。他生逢乱世,却活得轰轰烈烈。他是黄云鹄先生的季子,虽为侧室周氏所生,但黄老先生还是高兴不已。黄侃先生13岁时父亲离世。他父亲生前长期为官四川,一生清廉正直,老来归家,迫于一家人的生计,只好继续外出为稻粮谋,先后主讲江宁尊经书院、武汉江汉书院。逝世后,一家人生计更加窘迫,黄侃只好外出求学。后东渡日本,他在日本学习时忧国忧民,常怀爱国之志,结交了一大批爱国志士,其中有蕲春县的老乡陈乾、田桐、还有广济县的居正等人。在老乡田桐逝世时,黄侃赋《伤某君二首》哀悼:

  “武昌昔发难,驰檄尽知名。轩轾文游智,纵横主父精。

  门高怜鬼瞰,权重识生轻。今日歌蒿里,犹深共郡情。

  昔年伤逝泪,曾为宋生抛。利害悲斯世,荣枯愍旧交。

  覆车怜尔继,陈事任人嘲。欲奏箜篌引,西风动白矛。”

  田桐于1930年病逝,国葬于武昌洪山。黄侃先生赋诗回忆昔日旧友,言辞哀婉,令人动容。

  黄侃从日本归国前后一直倡言革命,为推翻满清政府奔走呼号。他在参加孙中山先生组织成立的同盟会成为会员后,写了大量带有鼓动性的文章,以犀利的笔锋,战斗的姿态,反对民族压迫和外来侵略,号召人们为推翻满清而战斗,力求挽救国家的命运。他先后以笔名运甓、不佞、信川在报上发表了《专一之驱满主义》《哀贫民》《释侠》《论立宪党人与中国公民道德前途之关系》《哀太平天国》《刘烈士道一像赞》等文章,还写了《讨满洲檄》。他署名奇谈的《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一文,发表在武汉的《大江报》上,更是一篇推翻满清政府的战斗檄文,由于该文的发表,犹如一声春雷,震动江夏,也震动了大江南北,革命人士倍受鼓舞,《大江报》被清廷强令关闭,主笔詹大悲、副主笔何海鸣遭逮捕。从他发表的一系列政论文章看,篇篇都是文采赫赫,铮铮有声,而且都是在革命紧要关头发出的振聋发聩的洪钟巨响,对当时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起到了推动作用。他还深入民间,宣传民族大义和中国危亡之状况,其功甚伟。不久辛亥革命在武昌爆发,黄侃回到蕲春,游说于鄂东八县,组织孝义会,发动武装起义,以解武汉之围。后因兵败而出走上海。在上海创办《民声报》,担任主编。在上海的三年间与他人合办《国粹学报》,提倡国粹,主张建立民族自治国家。虽然创刊时间不长即停刊,但这些探索对他以后成长为“国学大师”都是很有价值的。他在《题友人某君所著辛亥札记》中写:

  “羲和鞭日自匆忙,柳谷何烦向暝光?黏户桃符空变换,

  登筵舞袖转郎当。识家各放鸡争栈,辞庙群随鼠盗仓。

  赢得一篇相斫史,也供削槁付绨囊。”

  《辛亥札记》是居正的著作,后改名为《梅川日记》正式出版。黄侃先生在南京任教时,他仅与居正等几位要好有来往。黄侃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爱国的一生,追求光明的一生,也是锲而不舍的一生。

  二、治学中处处感受民族魂

  辛亥革命之后,黄侃先生痛恨国事日非,遂脱离当时的政界而潜心学术。作为一个革命者,有着巨大的隐痛和压抑。后来他几乎不谈政事,而在学问研究上大有收获。他先后拜章太炎、刘师培为师,潜心治学,所学知识彰显在古文字研究、音韵训诂研究、古籍释注研究等方面。中华汉字和汉语言源远流长,不是一般人研究就能出成果的。他在北京和学生陆宗达写信,信中说:“在都时屡为弟辈言,此后当以‘刻苦为人,殷勤传学’八字交相策励,细思舍此亦更无自靖自献之方也。”他常勉励学生要“上不负先民,下不辱友生。”黄侃数十年如一日热衷汉字研究、语言学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他被誉为我国的“文学家、训诂学家和音韵学家,堪称一代国学大师。这是国内外学者所公认的”。黄先生不幸早逝,一生是短暂的,然而成就斐然。他成功地衔接了两个时代(古代与现代)的中国文化,在逆境中坚守着民族文化的立场,向当代和后代呈出一颗滚烫的、诚挚的、坚贞不屈的爱国心。为一个世纪以来的学者们作出不媚俗、不媚权、不阿贵、不从众、是所是、非所非、爱所爱、憎所憎的典型中国文人的崇高榜样。黄先生其人,其文,其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也是故乡人民景仰和怀念的。黄先生的家庭身世、人生道路、读书学习、择师事师、教学科研、诗文创作、做人处世等方面,凸现出一个辛亥革命先驱、国学大师伟大而光辉的形象。黄先生以50岁寿命而终,他只在多灾多难的旧中国奋斗了30年。就是这段黄金时间内,他认为“国不幸衰亡,学术不绝,民犹有所观感,庶几收硕果之效,有复阳之望”,因此他更发愤深入地研究国学典籍,殷勤传播学问。他不轻易著书,50岁之前,没出版任何学术著作。他也成了一个生前没有著作的国学大师。他的老师章太炎在《黄侃墓志铭》时说过:“季刚不轻著书,余数趣之曰:‘人轻著书,妄也;子重著书,吝也。妄,不智;吝,不仁。’答曰:‘年五十,当着笔也。’”可是,天不假年,黄先生刚刚50岁就溘然长逝了。然而他在文字学、声韵学、训诂学、雅学、经学、史学、文艺批评学、文选学、哲学、目录版本学、诗词和文学创作等领域,传承和创造,先后写出了260余篇文章,1400余首古近体诗,500余首词,都是他的弟子和子女们整理出来的。他先后在我国的武昌高师、北京大学、南京中央大学等近十所著名大学任过教,培养了陆宗达、程千凡、殷孟伦、范文澜、潘重规、黄焯等一大批知名学者。

  三、赋诗填词成就了才子笔

  黄先生在治学上一丝不苟的精神,影响了一代代教育工作者,至今仍有许多弟子或再传弟子撰写文章,深深怀念他。他的诗词也有建树,堪称当之无愧的爱国诗人。他存世的诗词有1400余首、词500余首。他喜欢赋诗填词,不喜欢保存,往往是随兴而作,顺手而丢,很难见到他完整的诗词原稿。黄焯先生说过:“季刚先生作诗,从来没有底稿,写好后就搓成纸团,丢到字纸篓里。”流传至今的诗词作品,许多是他的弟子和儿女们在字纸篓中收拾整理保存下来的。据黄侃先生的《纗秋华室诗钞》载,早在童年时期他就有诗作,1906年有诗作被收进《纗秋华室诗钞》一书中。他的词作最迟在1906年开始了,在上海有165首词被编入《纗华词》铅印出版。

  黄先生平生赋诗填词的创作极其丰富。但在他弥留之际,警戒他家人和弟子说,勿刻其诗、词文章。人问为什么?他以骨牌打比喻说:“设时无天九,则地八未始不可以制胜,然终为地八而已!”这是先生的自谦之辞,但这也是为什么他的诗词,我们后来见得很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实,他在进行学术研究时,对国事日非,忧国忧民之心,时常流露于诗词之中。诗以言志,寓论于诗,他常将自己的满怀愤懑都表现在诗词中。如他在五言绝句《笔》诗曰:

  “簪来随侍史,投去取侯封。天下兵方动,谁能畏笔锋?”

  “彩毫含雅意,彤管有光辉。好入江郎梦,春来咏落晖。”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天,他写《闻警》一首:

  “早知国将亡,不谓身真遇。

  辽海云万重,无翼难飞赴。”

  这是诗人得知日寇侵华消息后,坐卧不安,恨不能“飞赴”万里之外的“辽海”,其亲临抗敌前线之心,深深地表现在字里行间。

  在那个年代,黄先生除了专一的《小学》教学与研究,还时常不忘写诗。有次与学生陆宗达一起步行游南京钟山下的灵谷寺,在回来的路上对陆说“你作一首诗吧。”他说:“此地是谢玄晖写东田诗的地方嘛。”接着他就把自己作的诗念出来:

  “钟山平处是东田,归路诗情落照前。

  愧乏玄晖才子笔,难吟远处与生烟。”

  陆宗达说先生念完这首诗,自己的一句没出来,心里暗叹老师诗思敏捷。

  黄侃幼年聪明颖异,5岁时随父从成都返回蕲春。7岁父亲在南京尊经书院讲学,家里困难得揭不开锅,母亲命黄侃写信让父亲寄钱回家度荒。他在信末赋诗一首:

  “父作盐梅令,家存淡泊风。

  调和天下计,杼轴任其空。”

  父亲见信后深感惊异,和诗云:

  “昔曾司煮海,今归食无盐。

  惭愧七龄子,哦诗奉父廉。”

  杼轴空,即财物耗空,生活窘迫,陷入困境。黄云鹄曾在四川作盐茶道,这里的“盐梅”意指“寒酸”。当黄云鹄的老友、四川人王鼎臣到尊经书院拜访时,无意间见到此诗,大为赞赏,当即与黄云鹄商量,愿将自己女儿王灵芳许给黄侃为妻。后来王灵芳大学毕业,就成了黄侃的原配夫人,成就了一段文坛佳话。

  黄侃的诗文作品,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学问、学风、方法的探讨、论述;二是个人思想感情的抒发;三是吟咏景物;四是臧否人物,议论时政;五是应酬赠答等。可是一般人对他的总体印象,似乎他就是一个不闻政事,专一读书,做学问的大学者。他的老师章太炎就曾赠联云:“遇饮无人徼酒户;得钱随分付书坊。”这是章先生集慈溪姜西溟(姜湛园)句相赠的。章还在题识中解释:“唯季刚有此风味,因寄贻焉。”其实,黄先生早年是一位旧民主主义革命运动的先驱者,后期又是一位具有民族气节,坚决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爱国者。他的诗文反映这些内容占了相当数量。如《读史至靖康之事感而有作》七律,还有《古北口》一诗:

  “碣石西来尽举烽,惟凭虎北保尧封。

  雄关又见成瓯脱,回首辽阳路万重。”

  日寇侵略,近在目前,国势危急,烽烟四起,民不聊生,国民求战不得,防军不战自退,诗人心急如焚,借古讽今,几乎是声泪俱下。

  当然,诗人还有婉约、缠绵的一面。他在对待亲人朋友,其诗作就很平易感人。例如他亲家陈乾,到南京找他借钱买药治病,他慷慨答应,临别赠七律一首——《送陈君》:

  “迟暮飘蓬念旧恩,横流却幸故人存。

  十年相望凋双鬓,千里能来庆一尊。

  钟阜青松留胜引,沧江乌榜惨离魂。

  惟期养性深山里,坐看秋林叶反根。”

  陈乾是本县赤东镇竹瓦陈云村人,1905年是我县第一个留日生。他们既是同乡,又以文字研究相交,还是儿女亲家。陈乾参加辛亥革命多有贡献,之后不肯为官,在北京以卖字为生,对先秦文字研究颇深,有《先秦文字考》等著作未刊而佚。陈乾女儿陈允贞大学毕业后成了黄侃次子黄念田之妻。1930年陈乾病逝,黄侃为他作墓志铭。黄先生曾经说过:“余于同县所友不过数人,惟与先生为最密,故申以婚姻”。黄侃生前在南京大学任教,他将《蕲春语》作为大学教材,在编写此书时,陈乾提供了数百条意见,“后成书皆得之于陈乾对此类之启发”。陈乾曾说过:“蕲春方言,无一字无来历”。而陈乾晚年藏书三千余卷与未及刊行的诗文“遗稿盈数箧”,尽皆散佚,实属可惜。只有黄侃在陈乾自编诗集上《题陈君诗集》绝句尚存:

  “蒲山慷慨悲初节,越石艰难咏夕阳。

  篇石流传生气在,不烦蚓窍苦论量。”

  黄侃先生爱书如命,章太炎先生在为黄侃先生所作的墓志铭中说黄侃:“有余财,必以购书。”他在南京的“量守庐”中,六间房全部作书房,陈书20余架,计十万余册。广州中山大学曾苦劝黄先生前去任教,开出十分优厚的报酬,先生不答应,他说出原因是:“我的书太多,不好搬运,所以就不去了。”他曾经在《题所藏书目薄上》题诗云:

  “稚圭应记为傭日,昭裔难忘发愤时。

  十载仅收三万卷,何年方免借书痴?”

  先生爱书之情,发愤读书之志,溢于言表。正因为十分珍爱书籍,他才能成为大师。语言学家罗常培将黄侃与章太炎师徒并称:“周秦古音之研究,导源于宋,昌明于清,至章炳麟、黄侃乃总集前人之大成。”此话并不过份。故后来的专家学者称他俩为“章黄学派”。抗日战争之际,黄侃一家为避战祸,举家搬迁。仓促中将精心收藏的书籍装了八卡车,送到安徽马鞍山采石矶乡下暂存。谁知被当地人趁乱偷盗,很多稀世珍品,被论斤当废纸卖掉了,实属可惜。

  1935年10月,黄侃先生在南京,与家人一起散步至鸡鸣寺,他剥蟹赏菊,因饮酒过量,导致胃内血管破裂,吐血而亡。当时,章太炎在上海听到噩耗,连声痛呼:“天丧我也!天丧我也!”随后写下挽联:

  辛勤独学鲜传薪,歼我良人,真为颜渊兴一恸;

  断送此生唯有酒,焉知非福,还从北叟探重玄。

  陆宗达先生说过,“季刚先生的诗文,我以为可以用9个字来评价,那就是,爱国志,民族魂,才人笔”。黄侃先生离我们渐远了,特撰文纪念,怀念这位从蕲春走出去的人杰,愿先生的英灵在故里安息。
上一篇:黄侃年谱补遗下一篇:李四光与蕲春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