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百岁老人石定尧

发布时间: 2019-3-25 09: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0| 评论: 0|作者: 陈海波|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漕河之北的鹞鹰岩水库山清水秀,县城的人都知道,不知道的是山脚的平房住着一位102岁的老人,他的名字叫石定尧,生于1912年10月,漕河镇杨四岭村人。老人个子不高,但结实;耳朵虽背,但思维敏捷,腰不驼,背不弓,身板硬实。附近的人都说老人的日子过得蛮有滋味呢。其长寿的原因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

  “一生勤劳身体好”

  石定尧老人在旧社会生活了37年,家里没田地,父亲做弹匠,靠给人打棉絮谋生,解放前一床棉絮要盖十几年,穷人很少人打新棉絮,父亲也是干一日歇几日,家里人经常饿肚子,想吃一餐饱饭便成了石定尧最大的愿望。石定尧10岁开始干农活,先放牛,后给有田地的人卖工夫,干一天农活能混个肚儿圆。愿望实现了,石定尧到处找活干,想天天混个肚子饱,因此干活很卖力,找他干活的人就多些,这样肚子吃饱了,腿也跑勤了,手臂有力气。“吃饭长力,卖力吃饭”,石定尧在这样的一个思维中忙碌着,感觉也不错。

  解放后,石定尧家分得了土地,他把土地当个宝,招呼儿女一样地招呼着土地。路上有一坨粪他要往地里送,地里有块石头他要捡起来。人忙,地肥,庄稼就好,身体也好。1957年成立高级社,土地归公了,他又想自己是干部,管土地,仍把土地当儿女看。这种情况一直保留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实行责任制,土地又分到户,他和老伴过了70岁,没儿子,五个女儿出了嫁,按政策吃五保,石定尧家就没有分土地。没有土地石定尧老人就在前屋后忙开了,种菜、砍柴、养鸡,没一点空,种出的菜有萝卜、白菜、黄瓜、豇豆等,自己吃不完送人,左邻右舍关系好。如此他活到百多岁,还忙着,真正做到了劳动是他的第一需要,活动筋骨呢,折城里人搞锻炼。

  “回首往事无烦恼”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问心无愧,长命百岁”。石定尧老人爱想往事,爱说往事,说起来总是滔滔不绝。他说得最多的是两件事:一件事是他当民兵连长,带队挑赤东大堤,挑大同水库。他说1953年挑赤东大堤,他带领一百多民工走到八里湖,何启县长见了还表扬他。1958年挑大同水库,他一个人顶俩,别人用箢箕挑土,他用团篼挑土,红旗总是插在他们连。第二件事是他入党,也是在大同水库工地上,领导表扬他,问他想不想入党,他说做梦都想。领导叫他在一张纸上按个押,过几天宣布他入了党,还说是火线入的党。老人说他入党后就按党员标准要求自己,从不给祖织添麻烦,2010年他98岁,漕河镇委还评他“优秀共产党员”,是全镇年龄最大的一个。老人说起这两件事激动不已,像年轻了十几岁。

  老人说他从来没有烦心事,老伴八个月大抱到他屋做童养媳,88岁去世,他俩做了87年的夫妻,一句嘴未吵,困难时没饭吃,俩人就去挖野菜,挖不到野菜饿一夜,留下唾液装肚子,才没有精力吵嘴呢。

  “天天起早又睡早”

  石定尧老人小时候给别人家放牛,主人交待两条,一条是牛要吃露水草,二条是牛屎牛尿要留在牛栏的粪窖里,只因牛屎牛尿是肥料,种庄稼离不开肥。这两条归根结底一句话——“要起早”。石定尧就按主人说的做,鸡叫头遍要起床,到牛栏去叫牛尿。“叫牛尿可苦呢。”石定尧老人对别人说,五更起床,把牛从栏里牵出,自己拿个长把大尿桶伸到牛的尿道下,嘴里不停叫“哟哟哟,哟哟哟……”叫好长功夫牛才慢腾腾地把尿阿出来。然后接牛屎,用藤筐垫把草伸到牛屁股下,接下牛屎往墙上贴。牛屙屎时喷接屎人一脸。吃苦都不怕,石定尧习惯了。习惯成自然,往后不起早不吃苦还过不得。晚上睡早是为了省灯油,天一黑就睡。他60岁时用上电灯也是如此,电灯只照女儿读书,不照人睡觉,他仍是吃了饭就睡,全家一个月的电费只几块。

  “晚辈个个行孝道”

  石定尧老人有五个女儿,最大的70岁,最小的46岁。他的脚下人有女儿、女婿、外孙、曾外孙20多人,那一年小女儿出嫁后,老伴去逝了,他快80岁,一个人住在老屋,女儿们不放心,都要接他过去住,他不依,说死也要死在老屋里。还说自己能动、能吃、能睡,一个人住还清静些。女儿没法,只好常回来看看他。老人在老屋住到90岁,几个女儿一合计,在旧屋旁边盖起新屋,让老人搬到新屋住。老人住进新屋后笑得合不拢嘴,说比旧社会地主住得还好。三年前,几个女儿女婿领着外孙、曾外孙来给老人做100岁寿,做完寿小女儿就不走,留下来和老人一起住,小女儿一家都留下来,老人的家又成了一个大家庭。大女儿、二女儿、三女儿见小女儿抢了先,说要轮流住,小女儿说你们年龄都大了,自己要人照顾。三个女儿就依了,不过她们隔几天让自己的孩子过来看,从自己家送些吃的或用的过来,又从老人家带些菜园里的新鲜菜回去。老人的眼前经常晃动着三代人的身影,享受着四世同堂的幸福,朗朗的笑声常在鹞鹰岩水库回荡着。
上一篇:道人李正元下一篇:抚今追昔舖头坳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