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鼓书艺人张全忠

发布时间: 2019-3-25 09:1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 评论: 0|作者: 胡百溪|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蕲春非物质文化遗产精粹》载,蕲春民间鼓书南路子传人中最显名声的是高松尔,系蕲春漕河黄厂人,常在九江、南京、安庆一带码头献艺,可持续演说3个多月,最拿手的书目是《隋唐演义》,其他还有《九龙十八侠》、《七剑十三侠》、《大武义》、《小武义》、《聊斋》、《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罗通扫北》、《五虎平西》、《五虎平南》、《三国演义》等。但他为人严谨,不带徒弟,技艺只传给汤少安一人。北路子鼓书的主要传人有李焱明、何雨霖、陈明春、张意民、张全忠。其中,张全忠影响最大。

  张全忠,字英谱,乳名谱尔,生于1937年,蕲春县横车镇白鹤林村人。他为独子,只读3年私塾,但常常无师自通,会打猎,会刻章、雕字、修锁配匙,遇事必写,遇事必记,是他的习惯,也是他成才成业的良好素养。他学过理发,在横车供销社工作过,曾任横车区文化助理员。身高一米七八,既无便便大腹,也非尖削瘦弱之身,浓眉大眼,五官清秀,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也似“字如其人”之说,张全忠的毛笔字撇抢捺刀字字苍劲,如临颜贴;钢笔字娟秀流畅,势若行云。

  因他读书少,原本没有从艺的愿望。1956年,有一次,他偶听浠水县鼓书名师陈明春演唱鼓书,这才萌发学艺说书的念想。于是,他徙步百里,到陈明春家中帮耕种帮杂务,学得一些鼓书皮毛。回乡后,又师从本县鼓书名师刘远明,加之自身天赋与努力,终于承师真传,自构体系,成就一代名师。

  1959年在横车张林冲水库工地上,张全忠表演《红岩》,其中“江姐上船”一段,书上仅两行半字,他却表演得淋漓尽致,有声有色地讲两小时之久,并未露出半点自编迹象。也是在1959年,张全忠以预备演员的身份跟随黄冈地区鼓书代表队参加全省鼓书比赛。在比赛现场,松滋有个老艺人演唱了一段《刘长春算命》,获得满堂彩。而黄冈队带去的全都是政治性极强的应景之作,3个正式演员个个败下阵来。眼看黄冈队“全军覆没”,22岁的张全忠主动请缨,要求替补上场。本来,张全忠带去的也是一个政治较强的鼓书段子,但他看到黄冈队败就败在“政治”上,于是他放弃已经背熟的鼓书,而坚持演唱刚刚听过一遍的《刘长春算命》。黄冈队带队领导坚决反对,原因很简单,《刘》曲不仅刚被人演唱过,而且演唱非常成功,初生牛犊上台去,如果不能以绝对优势胜过前者,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可是张全忠胸有成竹,毅然上台重复别人的演唱。他出台时,是以盲人的姿势摸索着走向演唱席的,那眼神、那路姿就活脱脱的一个盲艺人。张全忠演唱时,把盲人拉琴、算命、探口风、摸钱等细小情节演绎得活灵活现,足见他平日的观察积累。他演盲人两眼翻白,放下角色他又眼光敏锐,进入角色在举手投足之间,转换角色也在不知不觉之中。一曲下来,掌声雷动,就连《刘》曲首演者也跑到台上紧紧抱住张全忠,连夸他少年大器。自此,张全忠在黄冈地区奠定了鼓书头牌位置,几十年间无越其位。

  张全忠不仅是蕲春鼓书泰斗,也是湖北省鼓书学会会员。蕲春县历次出席黄冈地区、黄冈地区历次出席湖北省鼓书比赛,都由张全忠担纲表演。

  1960年,应马畈公社邀请,张全忠到马畈说新唱新,每演一场,听众争先恐后,听入了迷,周桥有个姓胡的跑步赶来,在路上跌倒了,膝盖跌破了直流血,还照听不误。人们说,张全忠说书眉彻眼动,这样的说书人从未见过。

  “文革”中,鼓书被当作“封资修”毒草而遭彻底禁锢,张全忠只得放下心爱的艺术,到长年水利工地当施工员,放线、测量、分段落、量土方。后来他又在公社宣传队当导演,而且经常当替补演员。按说他1米七八的身材只能替补男演员,可他无论男女,演什么像什么,尤其是演起花旦来,比女性还娇柔。再后来,公社领导惜才,安排他当民办教师,专教语文课。他教语文,绘声绘色,灵活施教,多次在全区教师培训期间示范演讲。

  张全忠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成家立业在农村,一辈了农业户口却从未参加过农业劳动,张全忠爱酒不酗酒,一日三餐喝,从不择菜,始终保持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

  无论是当施工员、宣传队导演还是当教师,张全忠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艺术使命。没有古书,他就找来《烈火金刚》、《江姐》等红色小说潜心研究,再以鼓书的形式呈送给观(听)众。

  众所周知,说书离不开遗词造句,也忌翻来覆去用现词,没有丰富的词汇,任谁也坐不下5年时间。那时,每到张全忠开说的时间,县文化馆一票难求。

  改革开放之初,农村每个自然塆共用一个广播喇叭箱,县广播站每天有一次专门时间播放张全忠演唱的鼓书。每到播出时间,全塆老百姓都会放下手中的活计,齐聚喇叭箱下,聚精会神听张全忠说书。凡有广播的地方,他的名字妇孺皆知,全县老百姓,包括基层干部都是他的“粉丝”。

  蕲春鼓书最红火的时候,全县有鼓书艺人518人,县文化馆把艺人组织起来成立艺人协会,张全忠一直担任县艺人协会主席。一方面,全县请不到他到现场说书;别一方面,许多艺人找不到场子说书。有些艺人为找场子,总是冒充张全忠的徒弟,张全忠对此很是认真,常常不留情面地说,“你们要是练不好基本功,就别说我是你的师傅,你冒充我的徒弟也只能骗人一晚上,第二天人家还是要赶你走人。”

  改革开放以后,他曾在蕲州文化馆摆书场60余天,天天客满,后又在县文化馆坐场说书,上座率常盛不衰,人们都以见其人为快,听其书为幸,请之若宾,求之若渴。

  1979年初,蕲春县文化馆请张全忠到县文化馆坐馆说书,当地教育组长闻此,立即找他说,“教书可以转正,老来退休有保障,而说书终究是个自食其力的民间艺人,劝你三思。”张全忠谢绝了领导好意,毅然决然地走上终身从艺路。

  1979年10月,张全忠赴省参加“百花书会”,表演自己创作的《医圣斗官》(中篇上集),获创作奖,省台播放。

  1980年,张全忠参加全省第二届“百花书会”,表演他与叶甲清共同创作的《医圣斗宫》(中篇下集),获表演奖。

  随着广大农村邀请张全忠的呼声越来越高,他终于走出文化馆,到全县各地巡回说唱。张全忠无论走到哪里,当地人都是奔走相告,这除了由于当时农村文化生活贫乏之外,也与张全忠炉火纯青的鼓板技艺和演唱技艺分不开。张全忠鼓书说唱嗓音宏亮,吐字清晰,表情文雅,动作到位,说得有声有色,唱得委婉动听,快如高山瀑布,慢则优雅动人,平如闲庭信步,演人像人,演物像物,好人好得出奇,坏人坏透了顶,抑扬顿挫,调度有方。演到动情处,令人流泪,说到滑稽处,令人捧腹。鼓板操作,更为上乘,特别是阵上交锋鼓(急鼓),硬让听众毛骨悚然;花前月下的慢鼓,又令人轻松陶醉。他的鼓板水平无人能比,一下板七下鼓让所有鼓书艺人望尘莫及。鼓板急时,如狂风暴雨,万马奔腾,听众窒息;鼓板缓时,如雪花飘飘,枝头现蕊,听众身心两悦;鼓板重时,如闷雷炸响,山崩石裂,听众心惊肉跳;鼓板轻时,如云烟缭绕,气若游丝,听众心旷神怡。他的唱腔字字珠玑,句句圆润,上好的男高音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叙事唱腔错落有致,轻重适宜;他的悲腔揪人心肺,催人泪下;他的演唱,如天籁之音,赏心悦耳。他的唱腔,板眼明显,节拍准确,干练干净。每遇他开唱时,很多人眯起眼睛,合拍晃头,尽情享受。每一场书,自始至终,听众目不斜视,默默不语,听后回味无穷。一次,在漕河坐场,有一听众为了占座位,把晚饭带到书场吃,由于听书着了迷,心情过于集中,一碗饭菜泼到地下,碗摔破了,自己还不晓得。

  张全忠语言丰富,常有创新,尤善运用乡土俚语来刻画人物;运用戏剧表演的某些手法,来刻画鼓书中的人和事,惟妙惟肖,更增添了鼓书的色彩和魅力。

  张全忠最大的长处是演技,一末十杂他随意变化。他常教导弟子说,“唱戏的一人一角,全身都是戏;而说书的一人十角,只有半身戏。一身之戏在于脸,一脸之戏在于眼,没有眼神的鼓书艺人就等于瞎子,瞎子的演技永远停留在混饭的层级。”这是其经典之言,他也是这样做的。他的眼神运用得出神入化,老少皆痴。开心眼、悲哀眼、暴怒眼、友善眼、妩媚眼、阿谀眼,凡剧中不同的人物他都会运用不同的眼神,许多人都赞叹地说,他这是天生的。配合、补充他的眼神,是他的上半身功夫。农村说书,艺人面前都有一个桌子,艺人下半身被桌子遮挡,无论是武士对阵还是花旦出游,艺人动腿也是白动。在这样受限制的环境里,他却能不露声色地调动上半身,让观众从他的上半身看到不同人物的不同身姿。

  张全忠一生善用书纲,一两百字的书纲足以让他演出3个小时。他常说,“说尽人情就是书,不离人情敞开演。”因此,他常常在演唱过程中移花接木,添枝加叶,把故事演绎得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一些古本不乏牵强附会的情节,通过他的细微改动就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钓胃口、卖关子是张全忠的拿手好戏。每遇书中刀挨颈项时,他总是话锋一转去表述缓和的情节。有时甚至把书中人物绳锁套颈、吊在房梁上而歇下鼓板演唱道,“要知他的生和死,明天晚上再追根。”

  张全忠无论是在平时还是在演唱舞会上,总是词源丰富,口若悬河,妙语连珠,这与他3年私塾学历极不相称。这其中虽有他自身天赋,也有他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他通读过中国四大名著,对《薛仁贵征东》、《薛仁贵征西》、《五虎平西》、《五虎平南》、《隋唐演义》、《三国演义》等民间演义本更是倒背如流。他不仅肯学,而且不耻下问,其文学程度,尤其是临场发挥、遣词造句的能力,绝不低于文学博士生。

  1984年以后,他下乡演唱,随从学艺、售票、联系、陪伴者常有三四个之多。张全忠是湖北省民间艺人协会会员,曾与全国名艺刘兰芳相识,并共同切磋艺技。他一生自编自演的书目长短篇无数,有《新三婿拜寿》、《刘长春算命》、《无保婆婆新编》、《鸡口田》、《计划生育十大好》、《医圣斗官》等。1994年,一代艺人张全忠病逝,享年57岁。

  蕲春鼓书大约起源于古代善戏,经历汉代以后的口口相传,演化成南北两派,张全忠是北路派21(至)代传人,他把北路派的演技推向无峰可登的最高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一生最大的贡献是为蕲春人民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精神食粮。以他高超的演技,吸引每一个观众,震撼每一个观众,教化每一个观众。让每一个观(听)众在艺术中感受教化、在教化中感受艺术。

  笔者是张全忠先生的关门弟子,蒙先生教诲,我以从事鼓书艺术,进而以此为契机进入乡镇文化站。我在艺术道路上小有建树,先后创作文艺作品、小说、散文、故事、调研文章近千件,其中调研文章获得全国二等奖。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先生为我奠定的基础,每每想起先生的恩泽,不禁唏嘘涕零,敬撰拙文,以示对先生的感激与缅怀。
上一篇:乡间宿儒胡渔湘下一篇:道人李正元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