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慈母手中线

发布时间: 2019-3-25 09:1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7| 评论: 0|作者: 陈民新|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唐人孟郊有诗曰:“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此诗历经一千四百余年,感动了无数个莘莘学子,这其中有我。

  母亲离世40年了,我如今也是奔古稀之人了,每当想起母亲手上的针线,不禁让我热泪盈眶,她那慈祥的笑貌再一次浮出……

  (一)

  母亲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于刘河莲花庵,兄妹四个,她排行第二,10岁放牛,从牛背落下来摔成残疾,半边腰伸不直。母亲致残后干不了重体力活,可是极聪明的她为了不影响全家人,踮着一双小脚拜师学刺绣,学成了远近闻名的“小绣娘”,母亲能养活自己了,不久嫁到我们家生下我。

  大跃进年代母亲不能当绣娘,被派到山上烧木炭。母亲上山全家人都着急,担心她这么矮的身个受不了,个个愁眉苦脸的,母亲却爽朗说,许多人做活还热闹些,怕么事。母亲就捆着被卷上山了。母亲在山上吃了多少苦我们不得知,我记得有次我和表哥被派上山抬木炭,母亲并不在烧炭的土窑边,在另一个山头砍树,砍倒了锯成筒往烧窑的山头背,母亲那细小的身个被树压得看不见,走到窑边放下树看见了我们,先一惊,马上又换张笑脸说:“我儿也来了。”接着说:“莫怕,只有饿死人,没有累死人,活动一下筋骨,少少抬。”接着交待我,要按时到食堂去吃饭,去晚了没吃的,天黑了要弄点热水洗洗脸,泡泡脚,抬炭听表哥的话,慢慢走,莫跑等。说着从怀里取出针和线,缝我扯破的衣裳。那年我11岁,母亲34岁,母亲缝衣时不断将针往头毛上擦,缝完后打个结,用牙将线头咬断,朝我望一眼,点下头。通过她的目光,我看见了鼓励和希望。

  (二)

  母亲的鼓励让我十分珍惜少年的时光,用功读书,考上了初中,1964年又考上高中。那时全县一所高中,上高中的人如凤毛麟角,多少年来我们村来只我一个,全家人喜极。上学那天,母亲拿出一双布草鞋,说是为我做的,要我穿上试试。我接过一看,布草鞋好漂亮,细麻绳纳的千层底,白棉绒绣的花鞋面,既美观,又大方,穿在脚上更舒服。我穿到学校后同学们都围来看,个个赞叹不已。要知道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市场没有塑料凉鞋卖,民间穿的是木板拖和麻草鞋,木板拖在家穿,麻草鞋走路穿,极少人穿布草鞋,我穿的布草鞋把同学们的目光牵直了,问我谁做的,我很骄傲地回答“我娘呗”。此时幸福感涨红了一满脸。三年高中,我就是穿着这双布草鞋往返于学校和家,50里山路对于我来说就像燕子飞过山梁。

  (三)

  文革停课闹革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回到队里当社员,与大学无缘了,情绪很低落,被母亲看出。“人生有两怕,一怕人比人,二怕人踩人,你如今比也比的过,全村人算你文化高。踩也没人踩你,几好。”又说:“儿呀,我家世世代代是种田人,土对土,抱到手;实打实,得一尺;舍得花大力,不愁没出息。”几句话让我豁然开朗了。看到母亲那么矮小的身个居然能立住足,还活出个人样,我这个七尺男儿,全大队唯一的高中生,难道就不能活出个人样来?于是我白天积极劳动,晚上用功看书,年年被评为“五好社员”,虽然没当上干部,但是干部对我看得起,大队办墙报总找我,生产队办政治夜校离不开我,上水利连长让我当文书,我也成半个干部。我心里常默算,干上三五年准能当上大队干部,在农村也算是有头有面的人物。生活充满了希望。于是结婚,生子,在农村安安心心过日子,从来没有自暴自弃的想法。

  1977年恢复高考,国家对“老三届”毕业生开大门,我符合条件,报不报名呢,思想犹豫开了。报?上有双目失明的八十岁老祖母,下有两个块上学的孩子,我是家中的顶梁柱,我去上学家里怎么办?再说我也有32岁,上学不怕人笑话吗?不报?最后一次机会失去了。这时我想起母亲的话:“舍得花大力,不愁没出息。”母亲离世四年了,我想她在一定要我去报名,我出门她还会为我缝衣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于是我咬着牙报了名。半个月的紧张复习,我走进考场,几乎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一个月后发榜,我被录取了,跨入了梦寐以求的神圣学堂,成了一名大学生。

  (四)

  我大学毕业后分到蕲春三中教书,安心工作,后来担任教育组的领导。2000年我休息后回到家里,含贻弄孙,享受天伦,自得其乐。2005年我家被评为县级“五好文明家庭”,2006年又被评为市级“五好文明家庭”,2007年县电视台《百姓生活》栏目报道我家四代同堂、九口和睦相处的事迹,许多人看了都羡慕,我86岁的父亲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上电视,笑得合不拢嘴,父亲还说:“要是你娘活到现在该多好哇?”我听了默默地点下头,心里说,是啊,娘活到现在睡着也笑醒了。其实我们家的今天都是我娘留下的,她对婆婆的孝顺,对丈夫的贤惠,对子女的痛爱,对乡邻的友善,对困难的豁达,对生活的乐观,形成了我们家的好传统。我经常想,母亲最拿手的是做针线活,然而她缝的岂止是衣裳,她是用一针一线缝补着我们生活中的缺陷啊!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