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李时珍故里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太平天国时期蕲春那些人和事(上)

发布时间: 2020-11-16 09:1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7|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太平天国的行政机构分中央、省、郡(府)、县四级。省、郡、县三级为地方政权,省级政权由中央直接派遣丞相,检点等职官担任。郡设总制,县设监军(县长),亦由中央委任。县以下为基层,设立各级乡官,由当地推选。蕲州时属湖北省黄州郡(天国改府为郡)。咸丰四年(1854年)春,在设州监军的同时,建立了各级乡官,太平天国的乡官制,与太平军建制系统相同:五家为伍,设伍长一人;五伍为两,设乡两司马一人;四两设一乡卒长;五卒设一乡旅师;五旅设一乡师帅,五师设一乡军帅,一军即一乡共一万三千一百五十六户,平均每产出一人为伍卒,共约一万三千一百!五十六人为一军。战时杀敌,平时务农。

乡官制度的建立,是太平天国的创举。其组织形式及名称来源于《周礼》,但与维护奴隶制的《周礼》有着本质的区别。乡官的主要职能是:打击封建势力,维护社会治安,发展社会生产,开展宣传教育,以及筹措粮饷,征调力役,支援革命战争等。在打击封建势力方面,如没收官绅地主的浮财,烧毁田契、债券,在《天朝田宙制度》未实施以前,限制地主收租,并收回庙宇、祠堂占有的土地。当时湖北地区包括蕲春的农民,多数不向地主交租或少交租。地主分子暗地咒骂“贫民多挾贼以凌富,而田风大坏”。交租时“箩谷不及二十斤,石谷不满一斗。此种田风,除山业外,邑皆然”。一些不法官绅地主,或死或逃,大批无主土地,悉归原佃户所有。

由于天国政权一切从劳苦大众的利益出发,深受民众拥护。蕲州在建立基层政权,选举乡官时,老百姓“喜至夜不成寐”。特別是一大批从革命斗争中涌现出来的优秀分子干与政事,使太平天国政权有了更广泛更坚实的群众基础和阶级基础。其作用之大,影响之远,难以估量。当太平军远离境内的低潮时刻,有的乡官仍以各种形式包括打入敌人内部进行革命斗争;有的甚至在革命失败后,至死仍念念不忘将革命精神传及子孙后代。如咸丰十一年胡林翼札谕蕲州知州李瑜捕杀总军帅龚秉极、管步瀛等的事实和卒长邹绪五及其妻子李俊娥的事迹,都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邹绪五,达城庙湖塘角凤翔茔上垸(今改田)人,十六岁,任乡官卒长,精明勇敢,办事认真,被选入“童子兵”中当卒长。后随大军到天京,在卫戍军中供职十余年,与“女官”李俊娥结婚。李,南京附近人,亦来自乡官,天足。他们原都不识字,后经太平军里“天晴则操练兵事,下雨则习读天书”的锻练,都能看书写信。革命失败,两人回蕲务农,还暗地组织革命。后见形势愈紧,革命无望,邹忧愤成疾,临终还叮嘱李俊娥“千万不要忘记宣传太平军”。到民国十年左右,李俊娥八十岁,还经常给村里人讲太平天国革命故事,教孩子们唱太平军歌曲。其侄孙女邹玉英(住榔木冲张家垸),现(上世纪八十年代 )七十多岁,尚能回忆当年所教唱的《妇女歌》和《斩妖精》。歌词如下:

妇女歌

太阳一出照天朝,

男将女将尽持刀。

女将不比男将少,

同心放胆齐杀妖。


斩妖精

红眼睛,大妖精,

喝人血,吃人身,

闹得穷人难活命!

好儿女,要齐心,

拿大刀,斩妖精,

子子孙孙永太平!


经济建设


太平军在蕲春的经济建设,始筑童子坝,设百工衙,首先发现和开采银山煤矿。太平天国在定都天京(今南京市)后,即颁布了《天朝田亩制度》,提出:“凡天下田,天下人同耕,此处不足,则迁彼处;彼处不足,则迁此处。”务使“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为了实现这个纲领,还决定“凡田分九等”即上、中、下三等中,又各分三等,好坏塔配,不分男女,按人口平分,但由于这种分田法不切合实际,不易实行,普遍采取了不交租或少交租的办法,让农民先将佃种的土地变为己有。同时,联系当地实际,采取得力措施,以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如在蕲州组织民众,兴修水利,筑童子坝,就是其中之一。

童子坝,在马畈许家岗的牛头山和伊垸后山之间。因与蕲河大坝相邻,故名“童子坝”。这里正当由策山北麓和东麓分道而来的两条小河合流而入蕲河之处。道光末,连年大水,河水暴溢,往往从牛头山和伊垸后山之间倾泻而下。入口处,冲成一里多长的深潭,使马畈到西河驿一带,万亩良困和大小二十多个村庄,都在汪洋泽国之中,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水退,一片荒漠,居民流离失所。咸丰四年(1854年)春,太平军在蕲建立新政权后,一面筹集粮款救济灾民,一面动员和组织民工数千人修筑童子坝。由于坝基须从深潭里筑起,工程巨大,开始有人信心不足。可是,经过太平军的宣传鼓动,特别是不分长官和战士,一律带头干,使附近男女老少都自觉地赶来参战。结果不到一个月时间,便筑起长约一百二十米,底宽和高度均在十米左右的大坝。从此,牛头山和伊垸山之间,有了一道横锁,挡住了洪水。接着,太平军还帮助居民重建家园。老百姓说:“从没见过这好的大人!”

建国后,为了根绝水患,共产党又领导人民群众于一九五四年将童子坝重新加高培厚,童子坝更成了高达百余米,底宽近二百米的雄伟大坝了。

在发展农业生产的同时,太平天国还建立“诸匠营”、“百工衙”制度,积极发展工业生产。诸匠营主要集中在天京,专管军需物资和生活用品的制造。办法是按技术工艺的不同,集中各种工人分为土营、木营、金匠营、镌刻营、金靴营、绣锦营、织营等七种。各营分别由指挥、总制或监军统领。下设军帅、师师、旅帅、卒长和两司马。百工衙除天京设立外,普遍设立在各地、各军之中,编制不同于诸匠营,只按百人设一卒长,下辖四个两司马,不设其它官员。其种类有:典铜衙(制造铜器)、典铁衙(制造兵器和铁器)、宰夫衙、靈腐衙、天茶衙、缝衣衙、铸钱衙、刷书衙等十多种。传说蕲州当时设立过八种衙。各衙还兼管收发(分配)。这样分门别类地组织生产,不仅促进了工业生产的发展,保障了供给。还有力地支援了革命战争。连敌人也不得不承认“各储其材,各利其器,凡有所需,无不如意”。

太平军还在蕲州发现和开采了银山煤矿。银山山脉上至蕲州镇麒麟山,下至马口湖,长约二十公里,从山头至山尾及山脚耕地。均有煤藏。据当时踏勘,储煤量约二百八十万吨。所产无烟煤,含固定炭百分之六十以上,是难得的生活。生产燃料。太平军在蕲发现了这个煤矿后,立即派人负责开采。组织了四百多人不分昼夜的采掘,日产煤达两千余担。当时煤城系从银山小坳姚家垸入口。一九五九年开矿时,还在这里发现了蟹子钳式的老煤垅,杉木如新,拐弯处有大碗似的灯盏。传说当时矿工曾克服不少困难:垅内点桐油灯,光线微弱;老垅矮小,用篾箩背煤出垅,得弯着腰走;水多难排,组织瞎子用太竹筒抽,但尽管如此,工人们在太平军的鼓动下,革命热情高。如瞎子在抽水时唱道:

日也抽,夜也抽,

光线不好我不愁,

出尽老力抽泉水,

多采乌金建国都。

因为这里所采的煤,都得运往天京。为便于运煤下河,太平军还在银山脚下马湖长港建起一座新桥(后属蕲州新桥大队)。桥分三段,两头是平梁,中段一拱三孔,解放后还完善如故,1965年修公路时改建。这段港至今还叫“新桥港”。

 

文化建设

 

太平天国“立政任人,揆文奋武”,广泛吸收凡有一技之长的人才。办法主要是利用科举考试和悬榜招贤两种。

考试分文武两途和县试、省试、京试(天试)三级。应试不分男女,不论门第出身,人数亦无定额,命题不本“四书”、“五经”,而要根据太平天国的文件。废除八股文,强调“通经致用,阐发乎新天新地之大观”;并将秀才改为秀士,补廪改为俊士,拔贡改为杰士,举人改称博士(后又改为约士),进士改为达士,翰林改为国士;武秀才等亦改称为英士、毅士、猛士、壮士、威士。

每年三月举行县试,考秀士和英士(文武秀才)。七月(一说五月)举行省试,考约士和猛士(文武举人)。省试由京里放正副提考各一员,经校阅录取的约士,第一名授军帅职,第二名以下授师帅等职,并由各县监军备舟车行资,送入天京应京试。咸丰四年(1854年),湖北省正副提考为太平天国状元杨启福和探花张正勋。考试首题为“真神独一皇上帝”,次题为“皇上帝乃真皇帝”,诗题为“天父下凡事因谁”,“耶稣舍命待何为”。全省取中约士八百余人,蕲州占十余名,今尚可考的有始终同穷苦大众站在一起。用各种不同方式与反动阶级作斗争的陈仰瞻(绰号“陈细怪”),张竹坡、胡瀛选等。

由于考试只能选拔一部分人才,所以太平天国还有悬榜招贤制度:一是按需出“招贤榜”,如招纳医生、文书,知兵法者及各种工匠等;二是普遍号召,如:

“体国经野,致治必在于兴贤,幼学壮行,怀才必期于见用。况值天命维新之际,正属人文蔚起之时。天朝任人惟贤,需才孔亟,凡属武达文通之彦,久列于朝,专家典艺之流,不遗于野。但恐采访难周,搜罗未遍,抱璞者耻于自献,徒韫椟而深藏;怀珠者虑其暗投,亦韬光而不市。当知天朝见贤即用,望治维殷;勿以自荐为可羞,即宜乘时而利见。倘有一技之长,仰即报名投效,自贡所长;或由管长具禀,保著入朝,量才录用……”

故当时蕲州除有大批专业人才应招外,还有很多仅凭自己的革命热忱,报名投效;终于获得惊人战绩,破格擢封。如掠天燕王熊克壮,纳王郜永宽,顶天侯田辛卯(黄河厂田家河柏树下人)、赘将高维楚(高山铺洪祖二垸人)等,都是这类典型。

现将陈仰瞻、熊克壮等简要事迹,分附如后:

陈仰瞻(1812—1874),绰号细怪,株林河豹子山新屋垸人。父文翼(郡庠生),素喜诙谐讽世,被称为“大怪”;仰瞻卓有父风,且愤世嫉邪,寓庄于谐,远超乃父,被誉为“滑稽之雄”,故“细怪”之名日彰。咸丰三年正月,太平军从武昌蔽江而下,蕲州戒严,陈家坝的地主们惊恐万状,有个地主问陈细怪;“听说长毛来了,你怕不怕呀?”细怪认真的回答:“我怕得很!”地主不解其故,细怪解释说:“我是怕他不来!”翌年,太平天国在湖北举行省试(乡试),仰瞻考中了约士(举人),按例被授封为师帅,后被派入某王府任掌书(秘书。按:太平天国掌书,仅低于主官一级),曾写过许多宣传革命的文件和资料,惜均失传。革命失败后,清政府对参加过太平天国考试及任职的知识分子,视为“斯文败类”,而“横加杀戮”。仰瞻因善于临机应变,得以幸免。一次差役追捕,他逃入株林街染铺内,双手插入染缸,装作染布样子。差役气势汹汹地问:“看到陈细怪没有?”他主动地迎上前,使个眼色,把手往后门一挥,骗得差役急忙追去。晚年,以教《犁耙馆”(农民孩子凑合的蒙童馆)为业,作有《犁耙馆赋》传诸后世。

张竹坡(1833—1914),马畈马家桥舒家咀人,入州庠名标。宗谱称“生平救人无量,名寿交集,美不胜述”。咸丰四年,竹坡考起太平天国约士(举人)后,入天京,“为东王杨秀清所器重,延入王府,事以师礼。他为东王起草过不少重要文件,王府中的楹联多出自手笔,如以“东王”二字分缀于联首的就有“东国诸侯,替天行道,王畿千里,顺地无疆”,“东风解冻,暖回阳谷之春;王泽敷天,普锡群黎之福”等。时竹坡才二十三岁,东王怜其才,以爱女红孩儿妻之。杨韦事件后,竹坡出走,潜回故乡,埋头读书。自此更加傲视豪强,同情贫苦,常假刀笔而抑强扶弱。晚年银髯满颊,仍是豪情满怀,壮心不已。如在《黄鹤楼遭兵燹感题》中去:“恨我迟来五百年,采毫欲着心茫然。俯瞰汉江倾砚水,仰借秋霞劈锦笺。古人来者都不见,牢骚一抒秋风前。汉阳树,鹦鹉洲,山色湖光一笔收。长啸一声天地阔,山水俱随诗韵悠。”生平有《种绿山馆诗草》等著作,未梓,被毁。

熊克壮横车桥熊下垸人,原以捕鱼、挑小贩为生。咸丰四年五月,在火炉铺拢捉黄鳝,被债主熊世元发现,逼索甚紧。克壮一气之下,到易家河三官殿投入太平军陈玉成所部。转战蕲黄间,所向有功。后随军入皖,进攻清军重要据点霍山落儿岭。这里地势险峻,四周悬崖峭壁,惟一通路,被盘踞之清军卡断,太平军连攻七日夜不克。熊克壮献计,以一部继续作正面佯攻以迷敌,自统精锐带铁钩攀丛竹袭敌后,一声火炮,大呼捉妖,前后夹击,直捣敌巢,毙清军军官七名,全歼守敌,特别是缴获了囤积如山的财物粮饷。熊克壮以其飞攀如燕、掠天破敌故被封为掠天燕王。后移军漫水河,拟渡淮北伐。不幸克壮所部陷入敌围,酣战竟日,力不支,就擒。敌多方劝降,克壮厉声骂,终被害。

郜永宽,号云官,蕲州南门外郝家围人。幼贫困,头有痢疮,人呼“郜痢子”。性倔强、勇猛,常与放牛儿作攀高追敌戏,练出矫捷如飞的本领。咸丰三年,太平军首次入蕲,永宽才十四岁,坚决要求入伍。问何所长?答以“会跑!”一骑马长官戏云:“能跑得马嬴?”他拍着小胯子说:“试试看!”长官策马骋江堤而下,驰约十里,刚一回顾,永宽的头几乎碰上马蹄。参军后,每破城,必先登。转战江浙,屡立战功。深为石达开所赏识。后为李秀成得力部将。破苏州,居首功,被封为纳王。同治二年九月,太平军在苏州失利,郜永宽投降李鸿章,立被诱杀,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太平天国时期蕲春那些人和事(上)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