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谈古论今竹瓦街

发布时间: 2019-3-25 09:0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3| 评论: 0|作者: 朱连锋|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上篇(商贸篇)

  赤东竹瓦街,顾名思义,就是最当初用竹子劈成两瓣制作瓦的一条街。其地名,凝集了本地先民的智慧。

  古时的竹瓦街,先有竹瓦屋,再有竹瓦店,后有竹瓦街,原因是渐次形成的。一家屋用竹子制成瓦,后有第二家,再有第三家。一家用竹子制成瓦的屋开了店,先是竹器店,后是窑货店,再有第二家,不久第三家看到买货的人饿着肚子,思量着开起粥铺、粑铺,买货的人有吃的,来的人就多,生意忽啦啦地好。于是竹瓦街形成了,叫出名。此一过程是解放前哪个朝代的说不准。说的准的是我爷爷小的时候听他的爷爷说此地就叫竹瓦街。啊,我的爷爷早作古了,而我也是一位奔九十的老头子。哎,都老了,都走了,而竹瓦街还在,还年轻着呢,这也是我写这篇介绍竹瓦街的动力吧。

  竹瓦街原是一条一华里左右的狭长小街,宽不足三米,站在街两边的门口,可以轻松地传递物品,尤其是街中间的那一段,夏天人们用松树枝搭成凉棚,居民在凉棚下走路、说话和做事,别是一番韵味。商贸活动主要集中在街中段,特别是正月十五、五月端阳、八月中秋三大节日,腊月二十四过小年后更不屑说,街上人挤人,脚挨脚,肩碰肩,走过街中间一段得花好长时间。乡民们上街并不以买货为荣耀,引以为荣耀的是看到竹瓦街有好多人,一个时辰或两个时辰逛完街那才是最荣耀的事,就像后世的人到上海登“东方之珠”,到北冲攀八达岭长城,谁个还稀罕在那里买货呀。竹瓦街上的居民农贸并举,以商养农,有的商读并举,以商助读,农忙季节家家主要劳力要下田,有的种自家屋的田,有的出去卖工夫,卖一天工夫混个肚儿圆,还能赚回几个铜角子,在竹瓦街沽二两酒要碟花生米喝个痛快是不成问题的。农忙季节街上人少,不过总有生意做,东家买油盐到西家,西家捡豆腐到东家,轮流转。

  竹瓦店于是就唤作一条街,久而久之叫竹瓦街。竹瓦店似乎就被人们忘记了。

  竹瓦街自西向东,一字排开,延伸着,背靠大别山的支脉――子汝山向南延伸的山峰,店的东北角有抗日时期困敌四十余天的龙顶寨,西北角有古战场大旺寨,东南角有在蕲春闻名遐迩的清江畈,南部有蕲春第一大湖泊赤东湖,西部有蕲春古代重镇今县人民政府所在地漕河镇,竹瓦街蜗于四周的环抱中,恰如母亲襁褓中的婴儿,想不看重不可能,竹瓦街因此就被蕲春历代文人政要看重了。如今此一处又是四通八达的的位置,京九铁路横穿而过,沪蓉高速并肩而驰,可惜两条主动脉在竹瓦店未开口子,罕哉,竹店人的出入仍只能通过竹瓦公路再转车,够麻烦的。想到此也幸哉,竹瓦街一方净土因此没被破坏。想当初外地各种病流传时,竹瓦街的居像还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发禽流感时照吃鸡,发猪瘟时猪肉还卖得俏。

  老竹瓦店街背靠山,面朝畈。畈是当地有名的张家畈,红色土壤,坡岗地,宜旱作,也宜种稻,水旱皆适,旱作是豆类或红薯,因而集山、丘陵、平原、湖区于一体,自然也就成了居民栖息的首选地,因此人口稠密,大革命时期是蕲南抗日和革命根据地,解放后是赤东区公所所在地,解放前出了国民党的大官方觉彗(官至国民党中央执委,湖北省党部主任委员,相当于后世的省委书记),解放后出了共产党大官何定华(官至湖北省政协副主席),毛泽东批判的胡风反革命集团首犯胡风也生于斯,这一切无疑是竹瓦店那条小街道孕育的,因此说,竹瓦街不可小觑也。

  竹瓦街不仅孕育了国共两党的大官和文化名人,同时养活和孕育了更多的生意人。回想解放前那个“挑鸡毛换灯草”的日子,竹瓦街的人就比货郎进一步,街上人是前有店,后有田,闲坐店,忙种田,收了黄豆拿到店里卖,打了豆腐坐在家里卖,卖不出炸豆泡,“豆腐盘成肉价”是此处人发明的。不仅是豆子,湖里的鱼也是多种卖法,先是卖活的,接着卖蔫的,还有剁成鱼圆卖,炸成杂鱼卖,卖不出就自己吃,就送人。你看那落日时分,一街两面的店铺都摆出小方桌,围几把竹椅子,大人细伢坐一圈,二两烧酒端上来,鲙鱼圆,烧鲫鱼,滑鱼片,不把个过往的行人羡得流口水那才怪。于是竹瓦街活跃了,附近的三渡桥和漕家河的人时不时发妖风,呼朋唤友到竹瓦街去过瘾,不吃个肚儿圆不回。

  客多了,街就热闹了,竹瓦街有人气。自打我小时记事起,街上豆腐坊有6家,屠户7家,药店6家,杂货糕点店3家,豆制品店5家,油面作坊4家,机面作坊1家,银楼一家,鞭炮作坊1家,缫丝1家,油料榨坊1家,烟丝馆3家,土烟作坊5家,酒馆4家,客栈3家,菜馆2家,茶铺2家,扎铺2家,邮代所1家,渔行2家,服装店2家,竹器店1家,裁缝店5家,私塾6家,酒作坊1家,如此等等,构成了竹瓦街熙熙攘攘的风景,让近邻的蕲州城和漕河街的人都羡慕。

  当年竹瓦街的这些商户除卖杂货外,都是自产自销当地的农副产品。杂货是外地来的商品,常见的有川广台糖、山珍海味、油盐酱醋茶、纸烟、洋火、洋油、白细布等,当年杂货运输靠人挑,如今想起来这么多的货物靠人挑也是个辛苦事,尤其是食盐,家家户户哪一餐不能少,靠各家的主人背着粮食和鸡蛋到店里去换,算来换一升盐起码要用3升或4升米或一提箩鸡蛋,一担盐换3、4担货,等于往返5、6担,竹瓦街那些挑夫们因此忙碌着,脚跑大肩膀厚了,才将竹瓦街压出个热闹来。

  挑夫们挑货物,不仅是挑本地的货,更多的是挑外地的货,有长途贩运烟草、食盐和布匹的挑夫,成群结队从江苏、安徽挑货物到四川,经过竹瓦店或投宿或歇脚,成为街上一道风景。国共两党的税务人员和平办税,不争不斗,你收了我不收,货主见税赋公平,自觉自愿交,没发生抗税的事。抗日战争中期,日寇封锁了长江沿岸码头,水运不通,竹瓦一带的旱路就成了唯一的通道,挑夫们立下大功。当地群众都念挑夫的好处,一些人还自觉加入到挑夫的队伍,干起长途贩运的营生。

  竹瓦街上商贸带动了周边村的商贸,老竹瓦管辖的范围有许多商业点,自发的,如陈云有铁铺商业点,关沙河商业点,方大垸商业点,苏家圩有五斗地和陈复生铺商业点,黄通八有兔儿垴商业点,老鹳嘴有社公庙商业点,童畈有石头埠商业点,朱四房有畈上铺商业点,商业点都是私人经营的,一般有猪肉、豆制品、杂货,以及熟食供应,也就是粑和油条之类吧,群众都需要,生意比着做,越做越好,店主们赚钱,群众也满意。

  解放后竹瓦街的变化大,竹瓦换成了布瓦、机瓦,现在又换成琉璃瓦,平房换成了楼房,土路换成了水泥路。尽管变化大,让人想不通的是竹瓦的地位在下降,历史上竹瓦虽然不是镇,但至少是很热闹的一条街,其地位可与邻近的漕河比高低,至于蕲南的彭思管窑和横车都不能与竹瓦比,可是解放后县政府从蕲州搬到漕河后,漕河是一天一变化,如今有了城市的规模,横车也不屑说,蕲、漕、刘、横、张,蕲春五大镇之一,连彭思和管窑这些小地方也热闹起来了,挨着漕河只有十几里的竹瓦街却每况逾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是区政府所在地,七十年代中期是公社所在地,八十年代是镇政府所在地,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却变成了村委会所在地。原因在哪?我们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走过来的人常想,也常议,有说是风水轮流转,有说是竹瓦街有本事的人都走了,留下的人无能为力。我听了这些话不认同,我认为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只因竹瓦街距离蕲州和漕河太近,蕲州要发展缺地盘,就把原属竹瓦管辖的黄土岭和菩提小乡划过去,漕河县城要发展,就把赤东镇政府从竹瓦街搬到漕河旁边的邓元村,如今蕲春工业园都建在原来竹瓦的土地上,过不多久,漕河发展成中等城市时,竹瓦街会整个划归漕河市,犹如上海的浦东或武汉的阳逻新区,风水不是又向竹瓦街转了吗?

  下篇(军政篇)

  历史上的竹瓦行政区有多个名称,清朝时期叫“安平二乡”,叫起来很咬口,当地人图简单叫“安二”,将邻近的三渡桥叫“安三”。“安二”行政区东至东界岭,与广济县交界,西至童畈老湾长寿桥,南至洪塘湖,北至清水河,版图140余平方公里,当年人口万余,算是一个人烟稠密区。地貌以低山、丘陵、小平原、湖泊、小河流、岗地为主,错落有致,高低不平,通舟走驿,自古便是皖、赣、鄂三省长江北岸的通道,也被军队和政府所重视,太平天国陈玉成部队六攻蕲州城走的是此道,北伐战争收复武汉进攻南昌走的是此道,抗日战争武汉保卫战是主战场,阻敌40余天。抗战中后期,这里又是我党领导的新四军与国民党程汝怀部的争夺地,共产党蕲南游击队与国民党县自卫队在此打拉锯战,民国时期建成乡、保、甲基层政权。乡政权叫乡公所,设正副乡长和文书各1人,乡丁若干人,乡丁配有枪,乡公所设在原来的团练所。乡公所给乡民外出开证明,叫开“路条子”,也叫开“出行证”,抗战初期为英武公路逃难的群众发过“难民证”,避免这些人遭日军和国民党杀害。乡公所是国民党设立的,为国民党军队筹过粮,也为新四军筹过粮。为国民党军队筹粮是摊派,为共产党筹粮是花钱买,至于买粮的钱是从哪里来,只能由共产党游击队想办法,或由乡公所出面向富人借,对卖粮的群众一律用现钱,所以竹瓦街一带的群众都念共产党的好,共产党游击队就能长期立住脚。乡公所的人夹在国民党、共产党与日寇占领军三股势力中间,最要紧的是会做人,三方面都不得罪,国民党来了要应付,共产党来了要支持,驻扎在蕲州城的日本鬼下来也要敷衍,哪一方得罪了都不好办,自己的身子不被打个蜂子窝才怪呢。所以说国民党的乡保甲长也很难当。

  乡公所和保甲长还有一个任务是做调解工作,调解垸村之间的矛盾,还要调解宗族之间的矛盾。竹瓦一带的人自幼有习武的习惯,三句话不合就动手,轻则用拳头,重则用刀枪,当然枪不是上子弹的枪,是填铁子的铳,打出去能伤人。住在竹瓦的人几乎家家都有一两件武器,要不清朝政府怎么将这里起名为安平二乡呢,意思是念起这个名就劝人莫打架,安平最好。乡政府利用保甲长维持秩序,乡丁是打手,听乡长和副乡长的,与保甲长有联系,形成一支维护秩序的力量。乡民们发生小格斗,保甲长动动嘴,不上交,发生大规模打群架就上交,乡丁背着枪下来捉凶手,捉到凶手押到乡公所关在笼子里,笼子是用树桩做成的,很结实。凶手在笼子里关几天,让周围的人都来看,达到惩一儆百的目的。乡公所还负责抽壮丁,抽壮丁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在多子户中抽,有4个儿子不抽3个儿子的。同理,有3个儿子也不抽两个儿子人的。每次抽壮丁乡公所将人数下达给保长,保长下达给甲长,甲长按人数落实到多子户的人头,名单报到乡公所,时间一到,被抽的壮丁就要自觉去,不去乡丁要捉人,绳子捆是常回事。旧社会的人都怕抽壮丁,与枪子打交道,稍不留神枪子从头上过,不死即残,娘老子算是白养了,哪个不怕?因此生儿多的人到处躲。躲壮丁有三种法,一是花钱买,如给乡长和保甲长送钱,说家里3个男丁都有病,像后世计划生育搞弄虚作假一个样,开假证明,别人有意见也不敢说,然后放了这一家再去找另一家,哪家儿子多就抽哪一家,然后下家再出钱买,如此循环;二是雇人顶。这家人的儿子多被抽丁,儿子和老子不愿去,送钱给乡长和保甲长他们又嫌少,自家拿不出更多的钱,无奈之下就与周围的人打商量,给钱是别人,让别人的儿子去顶替。反正乡公所只要完成壮丁人数就行,不管是哪一家的人,把顶替的人解上去交了差;三是躲,不是被抽了丁的一个人躲,而是全家男丁都要躲,大到六七十岁的爹爹,小到十来岁的孩子,也的还是整家人躲。然而躲有躲的难处,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躲了人躲不了田产,所以躲的人都是家大口阔极端贫困户,躲了就不回,回来还得乖乖把儿子送去当壮丁,从战场上跑脱还要跑到别的地方去,跑回家又是一绳子捆成综子,毒打一顿再送到部队去,那可是将人害惨了。所以一些人没办法就去当八路军和新四军,保甲长看到这家有人当八路军或新四军的也害怕,睁只眼闭只眼,共产党的队伍由此扩大了。

  共产党的队伍扩大是从1940年开始的。

  新四军的队伍在张体学和陈少敏的带领下,经常深入到沦陷区竹瓦店的黄土岭、菩堤坝、杨庙、雨台等地,建立敌后根据地的联系点(此地区为安一乡),办起被服厂,用上缝纫机,组建起以何启和白玉青为领导的蕲南游击队,在西角湖、朱家湖、红头湖、沙径、西湖里、管窑、烂泥滩等地开展游击活动。不久,国民党程汝怀部发现了共产党的活动,指挥鄂东挺进军几个支队进行围剿,第一步是进驻竹瓦店,将竹瓦店作为前沿阵地,向群众强征砖木建碉堡群。确堡群建起后,程汝怀部驻扎在竹瓦街,多次进剿新四军根据地,而新四军开展反进剿,战斗都是在竹瓦街附近打响的。一次是初夏,程汝怀部将新四军被服厂破坏了,新四军则在夜晚对竹瓦街的程汝怀部发动攻击,包围了竹瓦街四周5个碉堡,扫清外围,堆柴放火,程汝怀部的四个碉堡见势不妙缴了械,投降了,唯有竹瓦街后面最高的碉堡不投降,新四军背着打湿的柴禾堆在碉堡脚,就要点火,碉堡内的敌人无可奈何只得缴了械。国民党的守军从碉堡出来后,新四军战士再点火,一时火光冲天,烟雾腾腾,周围几里的人看得见,大长了共产党和穷苦人民的志气,大灭了国民党和地方豪强的威风,从此新四军在竹瓦店一带立住脚。

  1945年抗战胜利了,竹瓦街比过年还热闹,放鞭炮庆祝,放了许多天。不久新四军一支上千人的队伍从竹瓦街路过,街上贴了不少“告示”,是新四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损坏庄稼,借门板要还,不抓壮丁和参军自愿等标语,群众看了很兴奋,交头接耳说这才像是老百姓的队伍。原来程汝怀部也说是老百姓的队伍,可就是没见他贴一样的布告,官兵打了人抢了东西无处诉。跟在新四军后面的是蕲南游击支队,一男一女骑在马上,队伍里的说男的叫李先念,女的叫陈少敏,是他们首长。我们争先恐后去围观,看李先念是其次,主要是看陈少敏,传说她叫陈大脚,我们要看她的脚是不是和男人一样大,看了果然是。于是竹瓦街的人就传开,说陈大脚的脚比男人还要大,怪不得一天能走300里。那时人民群众硬是把“陈大脚”说成神,说她早晨在汉口,中午在黄梅,下午到哪说不准,一双大脚走天下,不得了了。陈少敏在民间的流传到解放后就少了,解放后二十多年再一次听见她的名字时,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报上说文革中毛主席主持召开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宣布开除刘少奇党籍,参加会的人都举了手,唯有陈少敏不举手,以致毛主席最信任的人去追问她为何不举手时,她义正词严说“党章上没有这一条。”说罢扬长而去。报纸说“这就是我们的陈大姐。”可是当时竹瓦街的人说“这就是我们的陈大脚!”

  大脚大姐,真是活在人民心中的的英雄啊!

  当时我看陈大脚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信念鼓舞了我,力量也鼓舞了我,不久进军校学习,分到上海海军基地,一个月后上了“重庆号”巡洋舰,成为中国海军拥有的第一艘现代战舰的一名海军,一年后我在共产党员的带领下,参加“重庆舰”起义,加入中国人民海军,解放后复员回到家乡,当上人民教师,这无疑不是受了当时共产党新四军的影响,而新四军中那个被人们唤作“陈大脚”的首长,则是我与一批热血青年的终生偶像。

  解放战争后期,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在江北打了两仗,一次是在竹瓦苏圩五斗地打阻击战,歼灭了从蕲州出发进犯清水河的青年主力军一部,另一仗是著名的高山铺战役。

  五斗地的战斗是高山铺战役的前奏,是新四军地方部队独立作战取得胜利的,而高山铺战役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的首仗,歼敌万余。后来人们只知道高山铺战役的指挥部设在刘河胡凉亭,刘、邓二首长在胡凉亭遥控指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前线指挥所设在竹瓦店的朱义茀毓俊学校,指挥长是张才千旅长。这场战役发生在距离竹瓦街仅10余华里的清水河高山铺,枪炮震得竹瓦街的人耳朵麻,炮弹壳不时落在竹瓦人的院子里,但是竹瓦人不害怕,还蛮有信心地支援共产党,抬伤员,运弹药,送茶饭,竹瓦人全上了,当时的竹瓦街成了战时大后方,每一个人都在忙,当然也包括我。由此我看到了共产党的胜利,最终成为共产党海军的一员。

  弹指一挥间,67年过去了,如今我是耄耋老人,回想从前,展望未来,我这一生紧跟共产党的信心没有变,热情没有减,我现在做不了大事,写些文章,将我所了解的历史向人们说说吧。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