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新闻快报 蕲州新闻 查看内容

在2018中国黄冈首届顾景星与《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 2018-7-2 19: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44| 评论: 0|作者: 王巧林|新闻来源: 顾景星与红楼梦的那些事儿

在2018中国黄冈首届顾景星与《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3)

  现在来谈谈《红楼梦》中隐含的故蕲州地区的小黄道文化。譬如,秦可卿死时的丧葬文化,完全契合故蕲州地区的民俗。例如,秦可卿死后的灵位和铭旌主题词文字采取了旧时楚蕲地区惯用的小黄道文化。如程甲本《红楼梦》第13回在秦可卿丧事的灵牌上如此写道:“诰授贾门秦氏宜人之灵位”(共为11字)。在同一回里,作者写到秦可卿的铭旌上大书:“诰封一等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享强寿贾门秦氏恭人之灵柩”(36字)。而甲戌本在此句前面多出“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十字,即全句共为46字。为什么作者将这些文字写上11字、36或46字呢?除编织文字游戏需要外,重要的是它隐含了千百年来流行于楚蕲地区的小黄道文化。按旧时蕲州民俗,撰写灵位、铭旌或墓碑的主题词是有讲究的,即严格根据小黄道文化。

  什么叫小黄道呢?古代蕲州地区择日撰贴或墓碑,取吉上增吉之意。那么,小黄道又是如何来的呢?在旧时我国南方楚蕲地区佛道、天文或堪舆文化里,除将六个吉神星宿外,佛教认为人有“生老病死”,道教认为人生无非是一“苦”字。为了上应天文,下应地舆,故将佛、道二教阐述人生意蕴合而为一,归纳为“生老病死苦”,于是,在择日、堪舆和撰写死者灵牌、铭旌、墓碑,乃至做寿名帖等比较庄严或喜庆的场合中,其主题词严格地遵守小黄道文化“生老病死苦生”,也就是小黄道文化规定,撰写灵位、铭旌或墓碑主题词时,必须要按照“生老病死苦”五字循环念之,到最后一字必须念到“生”字落脚,也即末字必须停顿在吉字“生”字上。特别是死者灵位、铭旌和墓碑之类,更应该如此!寓意人死之后早日“托生”。如此则在字数上有一个硬性的规定,即或为6字,或为11字,或为16字,或为21字,如此类推。故蕲州城人写墓碑的主题词,以11字或16字居多,古时官职谥号复杂者之高官,其死后灵位、铭旌或墓碑文字甚至多达21字不等。当然,像甲戌本中将秦可卿铭旌上所书的46字或程甲本36字,如此繁赘是不可能的。只是作者按照楚蕲地区的小黄道文化玩的一个文字游戏而已。总之,灵位、铭旌和墓碑主题词的落脚字数要合小黄道的规范。那么,此说是否有何根据呢?以顾家为例,如今被蕲州人收藏于蕲州金陵书院内的顾景星曾祖顾阙的墓碑,尽管是残碑,但其碑文上刻“明理学儒臣八世祖顾公桂岩大人之墓”(共16字),依然清晰可见。对于其生平官职一概不写,只写“理学儒臣”。又如顾景星的父亲去世后的墓碑主题词,被其友人题为:“明高士贞誉公顾先生之墓”(为11字,参见《白茅堂集》卷四十六《忌日邱墓记》)。又如下图所示顾景星与其爱妻萧瑜生死后,其孙为他们伉俪所立的合墓碑文主题词曰:


  皇清徵君前授参军显考(妣)顾黄公(萧氏淑)大人墓(16字)

  按,括弧内为并列文字是不能重复计算的。从顾景星伉俪合墓的墓碑主题词告诉我们:如果不算并列文字则为16字。顾景星伉俪墓,位于今蕲州城东黄公山。该墓碑今保存完好,尽管经过几百年风雨和阳光的侵蚀有些风化,但是墓碑上主题词的大字依稀可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蕲州地区的所有墓碑和众多城垣、牌坊和亭台楼阁都毁坏殆尽,唯独顾景星夫妻合墓墓碑保存完好,也是一件奇事。幸甚!可见顾景星在当地的名气,数百年来在其家乡蕲州一直盛传不衰。

  4、《红楼梦》中的蕲春特产风物

  《红楼梦》一书除描写了数不胜数的楚名胜、楚地名外,作者对于楚地风物的描写也是较多的,尤其是描写了蕲春诸多的特产风物,如琪官、艾官,合隐“蕲艾”,还有芙蓉簟、锦茵簟(蕲簟)、竹夫人、法制紫姜(蕲春紫姜)、绳床、瓦灶等,难以尽列。如果说《红楼梦》作者若写的是单一的某地方风物,纯属巧合而不足为奇的话,但是,书中所写不仅仅是大量的蕲春地方风物,则不是属于某种巧合的范畴了。可知作者当与蕲春人必有关联。否则,何以写出如此之多的蕲春地方风物?!

  历史上的蕲春、蕲州,地灵人杰,天宝物华。素以“蕲阳四宝”驰名天下。四宝者,首推蕲竹(即笛竹),包括蕲艾、蕲蛇和蕲龟。自古蕲竹簟折叠似布,凉透肌骨;用蕲竹制作的竹夫人,娇小玲珑,人们夏日离不开它,夜里睡觉更离不开它,似有夫人之职,故曰竹夫人;蕲艾能炙百疾,以蕲州产为上品,自成化以来天下重之,今日蕲春将蕲艾申报为地理标志产品,以及被国家相关产业协会颁发“中国艾都”称号,非偶然哉!蕲蛇,又名白花蛇,为治麻风病要药。蕲龟,一名绿毛龟,乃古时达官贵人观赏之物。可见,山川灵秀钟于蕲春如是哉!

  自唐代以降,由于历代诸多著名文人,如韩愈、刘禹锡、白居易、元稹、阚名、欧阳修、王安石、苏轼、曹修睦、吴德仁、范纯仁、周邦彦、梅尧臣、陆游、仲并、朱熹、真德秀、吴文英、高启、陶允宜、周栎园等的题咏,使得蕲竹和蕲竹制品闻名天下。故《红楼梦》作者对蕲竹制品蕲簟和竹夫人写入书中。今天就给各位专家学者讲讲《红楼梦》中的竹簟和竹夫人。

  例如,《红楼梦》第28回,作者写到贾元春在端午节时赐给贾宝玉的礼物中的“芙蓉簟”一领。同时,在第40回中还写到“锦茵蓉簟”。可这两种叫法有别的竹簟,只能是蕲簟。因为,这两种簟名虽虚构,但其用意关涉顾景星的家乡蕲春风物。为什么贾妃赐给家人的礼物中会出现芙蓉簟呢?说明这种竹簟是一种贵重礼物,也就是一种贡品。如唐代诗人舒州(今安庆)名士曹松在《蕲州簟》中吟咏道:“细皮重叠织双纹,滑腻铺床胜锦茵。”曹松作为蕲州比邻的舒州(今安庆)人氏,尤其熟悉蕲州物产,故将蕲簟比作胜过“锦茵”。因此,书中出现芙蓉簟和锦茵蓉簟。

  我国制作竹簟的历史悠久,大约在周朝时就有竹簟这一卧具。然而,历代却以古蕲春、蕲州产竹簟最为著名,故名“蕲簟”。自唐代起,蕲簟和蕲竹笛便成为赠送亲友的贵重礼品而誉满天下,从而也成为文人吟咏的题材。人们只要谈到竹簟,必然会谈到蕲竹。谚曰:“天下笛竹出蕲州。”我国大型辞书《辞源》称蕲竹“自古即有盛名。”蕲竹,在我国古代主要用于制作竹簟和笛箫的主要材料。那么,蕲竹是一种什么样的竹子呢?蕲竹,又称笛竹,别称龙子、水龙吟,因产于旧时蕲春、蕲州(含蕲水、罗田和广济等地)而得名。蕲竹性凉,因其材质植物纤维纹路细腻、密度性强而闻名,是古时制作竹簟的最佳材料。若用今天的话来形容,该竹乃称得上是天然纳米植物。至今蕲春还有不少农村的家庭竹园还栽种有此竹。又因蕲竹竹节比较稀疏,故也被古人用来制作笛子和箫管。因而,被称作笛竹。历代朝廷将蕲簟列入土贡。历代正史地理志和方志多作土贡或地方风物予以记载。因此,历代将蕲簟作为敬献宫廷的贡品或上佳馈赠礼品。蕲簟,作为“蕲阳四宝”之一,以充方物,由来已久,人们便将其作为馈送亲友的至尊礼品,不少人为得到蕲簟,哪怕砸锅卖铁、倾其家资也在所不惜!如韩愈有诗句“日暮归来独惆怅,有买直欲倾家资。谁谓故人知我意,卷送八尺含风漪”。(《谢郑群赠簟》)意思是有一天日暮回家之时,为没有买到蕲簟而感到烦闷不安,心想:如果有卖这样的簟子,不管它有多贵,哪怕是竭尽家资也要买上一领,哪知道我的老朋友(郑群)知道我怕热急需这东西却卷送来了,这蕲簟真神奇,像是从水面上取出来一般冰凉!可见,蕲簟这物品在当时文人心目中是何等奢侈!可谓千金难求。不知从何朝代起,只因蕲簟被列入贡品后,累坏了地方百姓。《明史》和嘉靖《蕲州志》等书无不载有《太祖高皇帝却蕲州进簟谕》一文。从此,再也没有人大胆妄献蕲簟了。顾景星有诗句:“只今芦荻萧萧地,哭杀当年采竹人!”又有“曾闻高帝轻方物,簟笛休令进得来。”其在《咏簟寄周元亮(亮工)》有诗句:“蕲州笛竹簟,自古传瑰奇。天光荡云气,湘色含风漪。”(《白茅堂集》卷之八)诗人往往在诗后充满哀愁,与唐宋以来的文人吟咏蕲竹时一样愁绪满怀,只是顾景星的诗句,似乎显得更加含蓄而悲戚而已。又如宋人范石湖在《谢龚养正送蕲竹杖》中吟咏的“一声霜晓谩吹愁,八尺风漪不耐秋”(《石湖集》与顾景星同时代的诗人张养重《竹枝词》:“蕲州竹簟凉于水,黄陂葛巾细于纱。”


  几千年来,在没有空调的时代,蕲簟一直被士大夫们视为夏日避暑的奢侈品。正因为蕲簟古时作为贡品,所以,作者在《红楼梦》书中贾妃省亲时作为宫中贡品赐给家人。蕲俗,每到端阳,天气已然酷热,人们便开始将冬天的床单换成蕲簟铺在床上,就像薛宝钗吟咏《竹夫人》一样,所谓“荷花出水喜相逢”。而北方此时天气还不太热,不到用簟子的季节。作者将贾宝玉在端午节得到姐姐贾元春赐给的竹簟那份喜悦心情,展示得淋漓尽致。之所以蕲竹作簟备受世人喜爱,是因为它竹编织的怎么也达不到蕲簟如此凉爽效果。

  然而,竹簟在我国北方广大地区毫无例外的是被称作竹席或凉席子,唯有以蕲州为中心的南楚或江淮地区。即便今天以近在咫尺的武汉为中心的江汉地区,毫无例外地均称作竹席子。可见,古时称竹席为簟者地域极为有限。就顾景星本人而言,他对家乡风物熟悉不过,曾经将家乡特产蕲簟赠给不少友人,如周栎园、施愚山、毛际可等都获得他的馈赠。如友人毛际可《沁园春·顾黄公以蕲簟见贻赋答》云:

  楚地良工,蕲阳美持,莞蒻难方。见龙须细织,依稀云影,鲛绡碎剪,荡漾波光。价重兼金,卷来半束,惭愧幽人远寄将。高眠久,笑文茵锦褥,汗下如浆。年来息意津梁。更尽府、经纶入睡乡。觉蘧蘧壮梦,漆园都幻,便便边腹,经笥全忘。小阁疏帘,香清茗熟,好趁熏风一枕凉。须传语,任叩门褦襶,莫近匡床。(《浣雪词钞》)

  由此可见,《红楼梦》中的芙蓉簟、锦茵蓉簟,均与顾景星的家乡蕲州、蕲春有关,实乃作者刻意写出蕲州风物。

  再来谈谈书中的竹夫人。竹夫人,见于程甲本《红楼梦》第22回的《春灯

  谜》。书中写到薛宝钗以“竹夫人”为谜底的灯谜:“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

  何谓竹夫人?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与蕲簟一样,同为蕲竹制作,只是一种抱在怀里的消暑用具。即用蕲竹篾编织成的有很多网眼的圆筒状笼子,笼子一般长约三尺许,中空,做工精良,小巧玲珑,夏日既可抱在怀中纳凉,也可置于床上抱其入睡,也可以夹于膝间憩足或作为枕头,一举多得,能给人以清凉之感(详见上图)。宋时亦名竹夹膝,又称竹几、竹奴、竹姬,故古代蕲地富贵人家将其作为女儿置办的嫁妆,至今在蕲春少数家庭里,依然还能找到昔日竹夫人的踪影。可见,古时蕲州人聪明至极,尤其是夏日里夫妻一方外出不在身边,抱着竹夫人睡觉,无异于怀里抱着梦中情人。

  自北宋时起,由于在黄州任职过团练副使的苏东坡对竹夫人的吟咏,一些著名文人也跟着题咏,使得天下文人都知道“竹夫人”为何物。如苏东坡在《送竹几与谢秀才》有“留我同行木上座,赠君无语竹夫人”的诗句;晁说之《二十六弟寄和江子我〈竹夫人〉诗一首爱其巧思戏作二首》有诗句:“莫愁妩媚主人卢,纤质交竿巧得模。”“女英谩对湘君泣,子政徒青天禄书”;南宋爱国诗人陈亮,更是以《贺新郎·咏竹夫人》为题,将蕲簟、竹夫人和蕲竹笛吟咏一番,其上阕词云:

  镂刻黄金屋。向炎天、蔷薇水洒,净瓶儿浴。湿透生绡裙微褪,谁把琉璃藉玉。更管甚、微凉生熟。磊浪星儿无著处,唤青奴。记度新翻曲,

  娇不尽,蕲州竹。(《全宋词》)

  所谓“镂刻黄金屋”,指的便是竹夫人,而“青奴”则是竹夫人的别称。“琉璃藉玉”则是指蕲簟。最后的“记度新翻曲,娇不尽,蕲州竹”,则是指蕲竹做的笛子。

  元代谢宗可《竹夫人》:“应无云雨三更梦,自有冰霜六月秋。”赵显宏《小令•竹夫人》词云:“纱窗只自眠,蕲簟和谁共?客窗人静悄,檐外马丁东。好梦难同,夜永愁偏冗。披衣策短笻,明月下,醉眼闲蒙,画堂中吟肩瘦耸。”(《全元散曲》)

  然而,到康熙时期,除蕲州、黄州府本地,或在蕲黄地区为官,或来蕲黄游历过的诗人偶尔有过吟咏外,鲜有诗人题咏。乾隆时期及其以后的人,应该说知道或题咏竹夫人的人少之又少。因为,蕲竹在崇祯末年先后遭受过两次灭顶之灾:一次是被张献忠屠蕲城时砍伐,二次是遭到左良玉“清君侧”时的大肆砍伐,蕲竹几乎砍伐殆尽,以致蕲簟、竹夫人工艺几近失传。想必乾隆朝的满族旗人,乃至许多北京人一生连竹夫人为何物都不知道,自然他们也写不出竹夫人来。

  这就是说,程高本《红楼梦》第22回中薛宝钗的谜语诗《竹夫人》,不少研究者根据早期的甲戌系统本未见有其谜语诗,故认为系后人所增。而且,更因为明季战争的缘故,蕲竹被砍伐殆尽,蕲簟、竹夫人这些东西能勾起作者铭心刻骨、不堪回首的痛苦回忆。正如清乾隆年间诗人、蕲州本土黄梅人喻文鏊在《蕲簟》一诗中感叹地吟咏道:“献兵如梳左如篦,湘娥红泪何处洒?”(《红蕉山馆诗文钞》卷六)或许,黄梅的喻文鏊是较早读过《红楼梦》的文人之一,故吟有“湘娥红泪何处洒”之语。

  这就告诉我们,《红楼梦》书中出现芙蓉簟、竹夫人等,不足稀奇。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