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莫道桑榆晚 勤灌夕阳边——读汪学琦先生《夕照微吟》

发布时间: 2019-3-25 09:0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3| 评论: 0|作者: 甘才志|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一本诗集,是位长者登上五楼送给我的。长者名汪学琦,前不久家人为他办了寿宴,嗣后他向众友赠书,书名《夕照微吟》,副题《九秩生辰纪念》。老人说,这是他献给自己九十岁生日的礼物,请友人赐教。老人谦卑至此,让我好不感动,将他送走后我就翻书,看到一半即提笔,抒发着我的一鳞半爪。

  “岁月如流逼九旬,欣逢盛世享遐龄。英年未坠雄飞愿,暮岁犹存益壮心。”印在封面上是《九秩书怀(二)》的前半阖,很抢眼,便吟,韵出意:“遐龄”即高龄,“雄飞愿”即鹏程愿,取自《后汉书.赵典传》:“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益壮心”即养壮心,取自叶适诗:“书多前益志,文古后垂名。”四句联起的意思是,岁月如奔腾的长江水,流得好快哇,转眼我就是九旬之人了,高兴的是白发逢盛世。回望我所走过的路,壮年怀有鲲鹏志,老来未泯壮士心。此四句引出下半阖:“永系乡关归白发,每忧天地起风云。桑榆已晚为霞淡,惟冀中华梦早成。”年轻时我无论走到哪,心里总是装着故乡的山水,华发初上时我回来了,如今廉颇老矣,安知饭饱,我不能为社会作出多大的贡献,但心里总是系着国家的安危。古人讲“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我已经是淡霞之人了,可是我不怕,谨希望习总书记提出的中华梦早日能实现。诗作者有如此之心愿,与他近一个世纪的风雨行程分不开:16岁进县中读书,19岁参加抗日远征军入缅作战,24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25岁入西南军政大学,30岁转业到地方,37岁入大学函授,毕业后自请赴山区任教,59岁回县城任教,66岁退休,80岁编诗集,88岁写回忆录,今年90岁,身体还健呢,《回忆录》写成后也许还有一个新目标。人们常说“德能载福,贤能生禄,勤能添寿”,诗作者既德又贤且勤,才有福禄寿接踵而至的晚景,堪喜矣。

  接着诵,诗集分七部份,《感事述怀》记录了作者的心路历程。如1944年写《次韵答谢<赞从军>》:“义愤填膺热血腾,敢将秋水雁翎横。为消国难纾民苦,何惜前程计利名。投笔只期师定远,枕戈当应效刘琨。千山万水远征难,誓扫倭奴把敌迎。”作者写此诗时19岁,正是热血沸腾时,诗中引用“刘琨”句,刘琨是晋代的名将,与祖逖是好朋友,听到祖逖率师北征的消息,他也向朝廷请缨,与友人通信写:“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刘琨被封为大将军,领兵抗倭,战死沙场,成为典故。诗作者写此诗是答谢一位叫陈爱芳的同学写给他的《赞从军》,该诗曰:“怪雨狂风大浪腾,男儿对此气纵横。从容万里无难色,救国千秋有令名。投笔漫夸班定远,枕戈奚让晋刘琨。他年奏凯还乡日,且看人民夹道迎。”读罢此诗让我遥想当年的情景,一群少男少女,在日寇飞机的轰炸下,随学校迁到狮子圆襟冲,齐聚在树林下,听一个戴着青天白日徽章的军官作演讲,说世界支援中国抗日,美英出兵缅甸,总司令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兵”,打通南大门。接着报名参军,审查,10余名同学入伍,于是便有这丛林中的送别……。七十年过去了,诗作者还不时眺望那片林子,发出由衷的感叹,似乎寻找当年的陈爱芳……

  又如一篇《退休感赋》,写于1991年。这年作者66岁,按说早就退休了,可是他看到学校缺教师,仍在讲台耕耘了六年,直到县教育局领导觉得不好交代时,才把一张烫着金字的《退休证》发给他,他接过后赋一首:“岁月催人下讲坛,几番惆怅思茫然。春蚕岂愿丝抽尽,蜡炬何甘泪滴干。揖别不堪童子恋,辍耕犹忆百花鲜。清风两袖归来去,尚欲为霞照晚天。”诗中引用了多个典故,李商隐的《无题》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于谦的《回京议事》,“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王安石的《渔家傲》“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刘禹锡的《酬乐天咏老见示》……,可见此时作者的心是复杂的,欲去不忍,欲留不能,在这个熟悉的讲台上他站了36年,难舍啊,将离去,让他想起一幕幕,每年夏秋之交,荷塘岸边,扬柳树下,送走了一批批,迎来了一批批,看那圆圆的脸,翘翘的辨,不是儿女,胜似儿女,“童子恋”、“百花鲜”时刻萦绕他心间,今后不了,只能萦绕他的梦。老人因此而“失恋”,落魄般,丢东拉西,食同嚼蜡,心里躁躁的。这时好在他有个温良贤惠的老伴,还有事业有成的四子女,子女们将二老接到武汉、北京住了近20年,将老人丢失的魂又寻回,老人从此与诗恋上了,在纸上写,在键盘上敲,一行行,一首首,一本本,为濒湖诗社社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八十诞辰出过《雅园诗稿》,九十诞辰再出《夕照微吟》,还在笔耕《回忆录》……,何时是个休,只怕是没人说的准。

  “寄身三尺讲台前,暮暮朝朝不计年。夜课每随更漏尽,晨耕常伴晓星残。总愁钢不成于铁,屡教青能胜出蓝。莫道桑榆临晚境,尚思勤灌夕阳边。”此诗写于1985年,作者60岁,到了退休年龄,去日不多了,发出由衷的感叹,老了,后来的日子怎么过,辗转多时,思前虑后,心里绘张图,便有了这首《教师节述怀》。夜课,晨读,那是过往的岁月。恨铁不成钢,青出于蓝胜于蓝,那是为教者的拳拳心。不为教了,拳拳心要变成耿耿愿,于是生出“莫道”和“勤灌”的构想,“夕阳边”射出灿烂的晚霞,该是多好的风景啊。“兄弟,我们去吧,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诗作者想起学长胡风上世纪三十年代写的一首诗——《夕阳之歌》,再吟,再上路,向着心目中的远景,奔去,飞去,于此便就有了他的昨天和今天,定然还有他的明天。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