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永怀桑梓土泥香”——读邓拔凡先生的诗

发布时间: 2019-3-24 16:5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1| 评论: 0|作者: 詹定荣|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一生颠沛未安康,奋斗牺牲好自强。

  似是有家归不得,永怀桑梓土泥香。

  这是蕲春籍台胞邓拔凡先生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写的一首怀乡诗,岁月的风尘湮没不了他那浓浓的故乡情。

  邓先生幼时在家乡从师于书画家胡竹安先生,学有所得。时逢抗战,他便投笔从戎,1949年随国民党军退走台湾,从过政,经过商,当过记者,然后隐居于台湾龙冈,以八叠山人为笔名,痴情于山水,先后出版了《八叠山人诗书画集》、《患海浮沉过一生》、《回忆感言录》三本书,石补天为他诗书画集题词:“国画精英,诗书超群”。张国城亦有赞:“书仿羲之,诗师李杜,梅兰竹菊,巧夺天工。”邓先生诗书画取得如此成就,是与八叠山的哺育分不开的。八叠山只不过是狮子花园的一座小山,在蕲春不出名,在花园也不出名,只因为邓拔凡先生少年时在此山放过牧,捡过柴,长大一点又写过生,所以于他念念不忘,请看他对故八叠山的一段描写吧:

  “山明水秀,人杰地灵的故乡——八叠山像一条蛟龙,酣睡在中央盆地。四面崇山峻岭,诸峰环抱,岭奇雄,峰奇秀,岩奇险,两条清溪映带左右。水奇清,石奇美,潭奇深,村庄密布,鸡犬相闻,徜徉其间,俨如人间仙境,世外桃园。

  “其中有一村庄,前有大笋石,高数十丈,耸立云际,晚霞晨露,放射光芒。后院有古井,水清见底,冬暖夏凉。左后方有龙潭崖,悬岩峭壁,一练瀑布,风光明媚。左前方有八字堰,溪水分两路,蜿蜒灌农田。啊,这就是生我养我的八叠山庄。”

  把家乡描写得如此美仑美奂,没有几十年的思乡之情,望乡之痛,恋乡之瘾,是根本写不出的。邓拔凡先生能写出,可见他骨子里流出血。

  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1988年,邓先生回到蕲春花园,他在《不堪回首》中疾书:“我站在生我的故土上,仰天长叹,热泪如泉水般涌出,那是从40年前的深处啊!”他画集有幅画,画面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古朴典雅,阿娜多姿,依在家的木门上,翘首以望,望什么?题款是“夫戍蓬莱岛,妻望月重圆”,意思尽在不言中。邓先生有首诗,题《春梦》,诗曰:

  昨夜三更梦见妻,依然穿着旧时衣。

  泪痕满面容憔悴,痴待夫归未有期。

  邓先生画何人不就一语道穿了?妻,幼年时定的亲,十六岁接进屋,那年他十八,新婚刚三日,抗战催人急,他与娇妻分别了,说一年就回,等我。结果过了一年又一年,过了四十年,音讯也全无,娇妻还等吗?不,娇妻还在吗?天苍苍,水茫茫,吾妻望穿眼,吾人愁断肠。邓先生把满腹的忧伤泼在画纸上。愁结不得解,从军不安心,从政心不安,从商心不甘,后来只得从隐去,辞去公职,远离尘嚣,隐居龙冈,种菜,办牧场,寻觅山水,吟诗作画,驮日度天。请看他写的《迁居龙冈》诗:

  山荫惜别到龙冈,东奔西迁颇感伤。

  漂泊流离无定所,有家不是我家乡。

  迁台湾山荫村又写道:

  不求名利到山荫,淡饭粗茶度此生。

  洞口桃源如梦境,东篱赏菊学渊明。

  邓先生在台湾不算富裕,可是几次回乡总要为乡邻花些钱,难得的一次是他得知村小学遭受龙卷风袭击,当即捐出两万元,那还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几乎捐出了他全部,他的善举让众多的人受感动。

  人生的痛有许多,最大的痛是心痛,心痛是思亲,邓先生的笔无时不流出,上世纪八十年代写《家书》,诗曰:

  展读家书泪满襟,双亲弟妹已凋零。

  悲伤深夜难成眠,独伴孤灯到五更。

  第一次返乡又写诗:

  风寒云淡雁声愁,霜满黄花泪暗流。

  万里归来今又别,不知何日再回头。

  邓先生在他有限的余生里,总是在蕲春和台湾两头跑,其实这时他的直系亲属没有,父母不在,弟妹不在,“娇妻”不在,老宅更不在,在的只有院子后面一口井,前面一条溪,邓先生称的八字堰。对于邓先生来说,有这些就够了,他可以站在井边望几个小时,立在堰边看一下午,闭上眼就回到四十几年前,儿时伙伴,父母双亲,一个个在他面前晃……,于是他一次次回,一次次写,一次次将八叠山带到台湾去,八叠山这个在蕲春不出名的小山在台湾出名了。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