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国学大师黄侃趣事

发布时间: 2019-3-24 16:4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3| 评论: 0|作者: 刘作忠|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黄侃是章太炎的门生,学术深得其师三昧。后人将黄与其师章太炎共称为“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世称“章黄二学”。黄的禀性一如其师,嬉笑怒骂,恃才傲物,无所不作,时人目之为“疯师”“疯徒”“章疯”“黄疯”。说起这位“黄疯”,妙闻趣事颇多。

  棺材随行

  其父病故后,黄侃与母亲相依为命。他对母亲孝顺异常,自北京回蕲春,自蕲春到北京,都是侍母而行。每次奉母出行,必随身携带一件特别行李——棺材,原来此棺材刻有黄云鹄先生亲笔所写铭文。后来黄母病逝,黄侃哀毁异常,以古礼服丧。

  为寄哀思,黄侃特请苏曼殊绘“梦谒母坟图”。苏为清末民初大才子,其绘画“潇洒绝尘”,于右任誉其“世人莫评曼殊画”。当时名人雅士莫不与之交往,以能获其墨宝为荣,但曼殊颇不以之轻易许人。

  章门二妙

  黄侃20岁之际被张之洞遣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和章太炎恰好同寓。彼此都熟知对方大名后,话锋转到学问上,两人越谈越亲,相见恨晚。章太炎毕竟是渊博绝伦的国学大师,黄侃便折节称弟子。自此,黄侃从章太炎问学数年。

  章太炎清高孤傲,对并世文人极少嘉许,惟独对黄侃刮目相看。称其:“清通练要之学,幼眇安雅之辞,并世固难得其比。方恐世人忘其闳美,而以绳墨之论格之,则斯人或无以自解也。”又说:“弟子成就者:季刚、季中、逖先;季刚、季中皆明小学,季刚尤善音韵文辞。”

  章太炎曾对几位高足一一封号:蕲春黄侃(季刚)为天王,吴县汪东(旭初)为东王,海盐朱希祖(逖先)为西王,归安钱夏(中季)(即钱玄同)为南王,歙县吴承仕(检斋)为北王。世人又称黄侃、汪东为“章门二妙”。

  1914年,章太炎因反对袁世凯复辟称帝,被袁幽禁于北京。黄侃获悉,冒生命危险与其师同居,一面侍奉,一面与师日夜论学。黄侃所为,使身陷困顿中的章太炎深为感动,遂将其得意之作《新方言》相赠,以为回报。黄侃与师同舟共济数月后,终被警察驱出。

  1935年3月23日,为黄侃50寿辰,章太炎寿以联云:“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上联典出:孔子读易,韦编三绝。意思是说黄侃勤奋好学,刚50岁,就读了许多书。下联典出:东汉蔡邕题曹娥碑;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希望黄侃写出绝妙好词的著作。联末字是命,下联首二字“黄绢”(见《世说新语·捷悟篇》:“黄绢,色丝也,于字为绝。”)合起来即“命绝”二字。黄见后愕然不快,以为“命该绝矣”。当年10月8日,黄因饮酒过量,吐血而死,这副对联,竟成谶语。

  “天下第一凶宅”

  蔡元培任北京大学校长,聘黄侃(时年28岁)为该校国学教授。黄携眷赁其友吴承仕屋而居。黄侃平时生活自由散漫,尽管教授待遇不低,他却常处窘乡,连房租也交不出。后来他的长子念华久病医治无效而早殇(时年19岁),黄痛惜不已,认为是屋之不吉,举家迁出。临行,揭字条于大门曰:“天下第一凶宅”。吴承仕见后十分恼火,指责黄侃不付房租不说,还如此诅咒。黄侃却气冲冲地说:“再饶舌,须先赔我儿子来!”吴承仕只得摇头而返。

  馒头蘸朱砂和墨汁

  黄侃在北京大学主讲国学之际,终日潜心“国故”,常废寝忘食。一次,友人登门拜访。进门见黄一手持馒头欲吃又止,一手捧书,知其正沉溺书中,不便打扰,即静坐恭候。忽然,“啪”的一声,友人大吃一惊,原来黄读到开心处,先在桌上猛击一掌,再将馒头蘸进朱砂和墨汁盒后放入嘴里,脸上被弄成了一个大花脸。

  雅谑胡适

  “五四”前后,胡适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骁将,积极提倡白话文运动,章太炎、黄侃却竭力反对。其时,胡适、黄侃同在北京大学任教。黄每次见胡,总爱嘲讽、奚落一番,胡知黄的“疯”脾气,每每谦让。

  一次,黄侃问胡:“你口口声声要推广白话文,未必出于真心”。胡适不解其意,究其故。黄说:“如果你身体力行的话,名字就不应叫胡适,应称‘往哪里去’才对。”胡一时语塞。

  又一次,黄侃给学生讲课兴起之际,又谈起胡适和白话文。他说:“白话文与文言文孰优孰劣,毋费过多笔墨。比如胡适的妻子死了,家人发电报通知胡适本人,若用文言文,‘妻丧速归’即可;若用白话文,就要写‘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呀’11个字,其电报费要比用文言文贵两倍。”全场捧腹大笑。

  京剧名伶谭鑫培风靡北京,各大学多有好之者。某日北大课间休息,教师们闲话谭伶之《秦琼卖马》,胡适插话说:“京剧太落伍,用一根鞭子就算是马,用两把旗子就算是车,应该用真车真马才对……”在场者静听高论,无人做声,黄侃却立身而起说:“适之、适之,唱武松打虎怎么办?”一时为之哄堂。

  一次宴会上,胡适偶尔谈及墨学,黄侃却在一旁骂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帐王八!”胡适赫然。一会黄又骂道:“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帐王八!”胡适忍无可忍,正欲发作,黄却大笑说:“且息怒,我在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墨子?我不是骂你,聊试之耳!”胡适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穿布衣“钉鞋”的教授

  中央大学规定师生进出校门要佩戴校徽,而黄侃偏偏不戴。门卫见此公不戴校徽,要看他的名片,他说:“我本人就是名片,你把我拿去吧!”争执中,校长出来调解、道歉才算了事。

  在中央大学兼课的名流颇多,大多西装革履,汽车进出,最起码也有黄包车。唯黄侃进出每著一件半新不旧的长衫或长袍,一块青布包几本常读之书。

  一个雨天,其它教授穿胶鞋赴校,而黄侃却穿一双钉鞋。“钉鞋”又称“木屐子”,即以桐油反复油浸后的牛皮为鞋帮,厚木块为鞋底,再钉上铁钉防滑。这种钉鞋在乡下走烂泥路极佳,而在城里水泥路上就不太合适了。黄侃穿钉鞋上课后天放晴,便换上便鞋,将钉鞋用报纸包上挟着出校门。新来的门卫本不识黄大师,见此公土气又携带一包东西,便上前盘问,还要检查纸包。黄放下纸包而去,也未再去上课。系主任见黄教授连续几天未到校,以为生病,便登门探望。黄则闭口不言,系主任不知所以然,赶快报告校长。校长亲自登门,再三询问,黄才说:“学校贵在尊师,连教师的一双钉鞋也要检查,形同搜身,成何体统?荒唐、荒唐!是可忍、孰不可忍?!”校长再三道歉,后又托名流们劝驾,黄终未再去中央大学上课了。

  奚落戴季陶

  黄侃在南京期间,某日偶遇考试院院长戴季陶。戴问:“先生近来有何佳作?”

  黄答:“正编《漆黑文选》,你的那篇大作已经入选。”这里“漆黑”二字自《昭明文选》中的“昭明”反意而来。戴不知所措,一时尴尬得说不出话来。

  戏改古人诗

  某年清明节,黄侃出南京郊外游览。郊野扫墓者不少,一处坟地上,竟有两姓后裔为争坟地大打出手,死伤多人。黄遂改南宋诗人高翥《清明》诗以嘲讽“好勇斗狠”的孝子贤孙。

  原诗为:

  南北山头多墓田,

  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

  碧血化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

  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

  一滴何曾到九泉。

  改诗为:

  南北山头多墓田,

  清明打架各纷然。

  毡帽撕作黑蝴蝶,

  鼻血化成红杜鹃。

  日落死尸横冢上,

  夜归儿女哭灯前。

  人生有架须当打,

  不打何能到九泉。

  关心国难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寇铁蹄肆意践踏我国土。黄侃痛心疾首,于事变后第三天赋《闻警》诗抒怀:

  早知国将亡,不谓身真遇。

  辽海云万重,无翼难飞赴。

  忧国忧民之情,表露无遗。

  1935年10月6日,是农历重阳节,黄侃偶忆李后主《却登高文》,有感而发,赋诗一首:

  秋气侵怀兴不豪,

  兹辰倍欲却登高。

  应将丛菊沾双泪,

  岂有清尊慰二毛。

  西下阳乌偏灼灼,

  南来朔雁转嗷嗷。

  神方不救群生厄,

  独臂萸囊空自劳。

  诗刚写好,学生林尹(景伊)来访,黄侃即将此诗写成条幅赠林。当日,黄侃由于饮酒过量,胃血管破裂。后因抢救无效,于10月8日去世,这首重阳诗也就成了黄侃的绝笔。

  弥留之际,黄侃念念不忘国事,他吃力问家人:“河北近况如何?”(时河北前线战事吃紧)最后痛苦地叹息道:“难道国事果真到了不可为的地步了吗?”遂抱恨以终。

  黄侃治学

  黄侃治学严格谨自守,他“笃实而不趋新,征实而蹈虚”,“师古而不为所役,趣新而不畔其规”。他对待著述态度十分认真,平时读书作了许多批注、札记,其中有不少创见卓识,为时人所推崇,因他把著书当成极其严肃的大事。

  他认为治学先从继承下手,下大功夫,扎硬寨、打死仗。他所治经、史、语言文字诸书皆反复数十过,其熟悉程度至能举其篇、页、行数,十九无差误。他常说:“学问之道有五:一曰不欺人;二曰不知者不道;三曰不背所本;四曰为后世负责;五曰不窃。”他批评某些初学者之病,“一曰急于求解;二曰急于著书;三曰不能阙疑;四曰不能服善。”

  黄侃经常教育学生,中国学问如仰山铸铜,煮海为盐,终无止境。作为一个学者,当日日有所知,也当日日有所不知,不可动辄曰我今天有所发明,沾沾自喜,其实那所谓发明,未必是发明。

  黄侃对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诸学科研究极深。如文字学,他创立声符假借说,发现了造字时声母数音现象。在音韵学方面,黄侃综合各家发明,集乾嘉以来古韵之大成,定为二十八部,并定古声韵为十九类。这些在汉语音韵史上无异于竖起了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在训诂学方面,黄侃完成了我国第一部训诂学教材——《训诂学讲词》,创立了训诂学的理论体系。黄侃对词义系统、字源、语源的研究不遗余力,开创了训诂学研究的新纪元。在经学、哲学、文学、史学等方面,黄侃均有很深造诣,诚为一代国学大师。后人把黄侃留下的文字编为《量守庐学记》印行,还出版了一本十分奇特的书:《黄侃手批十三经》,即将黄生前反复阅读,有许多批语的儒家经典《十三经》影印出版。这本书的价值当然在于黄侃的批语,《十三经》已有许多版本,新出此版本,目的是为了把黄对此书的研究、解释、评价公布于众,以弥补因其早逝、未能留下专著的损失。

  黄侃的子、侄、婿,都受其影响,学有所长,成为颇有影响的教授、学者。湖北蕲春成为世界知名的“教授之乡”,黄侃及家人起了重要作用。

  (作者单位:荆州市政协)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