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少年胡风勤奋好学二三事

发布时间: 2019-3-24 16:4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5| 评论: 0|作者: 李洪涛|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胡风,蕲州镇下石潭村人,本名张名桢,学名光人,乳名“谷儿”,论辈分还是我舅舅本房的堂哥。小时候我到外祖父家,常听塆里的老人讲胡风小时学习的故事。

  砻子旁边读诗书

  胡风小时候家里很穷,11岁才开始进塆里的“花学”启蒙读书。刚上学,乡村孩子的野性还未收敛,一下课不是蹦蹦跳跳,就是打打闹闹。有一次胡风和同学们一起捉迷藏时,不小心碰翻了课桌上的砚池,墨汁溅黑了课本。由于害怕,他赶紧用袖子去擦,结果越擦越坏事,后来索性将几页课本撕掉。在当时“敬惜字纸”的时代,几乎是犯了“大不敬”,先生知道后大发雷霆,打了“戒尺",还罚他三天内背熟《三字经》全文,背不来就辞学。

  当时胡风家穷得灯都点不起,恰巧胡风的母亲给别人打短工,晚上帮别人砻谷有盏菜油灯。“砻”当地称“粝子”,“粝子”砻米时会发出“吱、吱”的嘈杂声。胡风怕辞学就陪着母亲,在砻房坐在“粝子”旁,顶着嘈杂声,借助微弱的灯光,静心背诵《三字经》。直到半夜,母亲谷砻完了,她望着胡风问:“谷儿,背来了吗?”他点了点头。母亲又问:“是不是太吵人了?”“不,我背书时耳边听到的都是读书声。”母亲会心地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胡风当着先生和同学们的面,流畅地背完《三字经》。原本罚他三天背的书他一夜背熟了,大家被他超常的记忆力惊呆了。后来,胡风在砻房坐在“粝子”旁刻苦读书之事,成为美谈传遍全村,同族的长者都认为“谷儿”这孩子天资聪颖,又刻苦用功,实属“孺子可教也”。于是由族里出钱,送他到竹瓦店“毓俊学校”继续学习

  争强好胜不服输

  竹瓦店“毓俊学校”比蒙馆高一级,当时相当于“经馆”,但又不同于“经馆”,是由曾在南洋华侨学校执教多年的朱义茀先生回乡创办的一所新式学校。学校课程设置除国文外,还有数学、博物、图画、体育等。后几门功课,胡风在蒙馆原本没学过,基本是“四门天黑”一无所知,同学们背后都叫他“黑炭篓子”。即使是国文课,与其他同学相比也相形见绌。

  朱义茀先生批改文章时,喜欢当面点评优劣,指点妥否,还将文章发给同学相互观摩切磋。当时竹瓦店一位年龄大的学生,看了胡风的文章后,哈哈大笑,指着他的作业本嘲笑道:“这样的文章也拿出来见人,先跟我学三年再说。”一向争强好胜的胡风,小时候为逞能冒尖捞鱼虾,差点丢了性命,这回他岂服气?于是他怒目而视,一把抢过了作业本说:“哼,到时候看谁向谁学,打着灯笼走着瞧。”

  数月后,学校又出一题作文,这次胡风第一个交卷,且得分第一,传阅品评时获得了一致好评,大家心悦诚服了。朱先生也诙谐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你们真的要向他学习了。”由于朱义茀先生诲人不倦的教导,加上胡风的虚心好学及刻苦用功,其它各门功课也进步很快。

  胡风在竹瓦店毓俊学校学习虽然时间不长,但对其影响是直接而又深远的,使他养成了慎思好学、自信求真、探索明辨、追求真理的习性,这些习性也使朱先生在解惑释疑中吃了不少苦头。但贤师毕竟是贤师。后来看到到胡风学识不断长进,老的疑惑得到释疑,新的疑惑又继续产生,朱先生为了让胡风受到更好的教育,便介绍他师从菩提坝菩提寺的饶石波先生。

  刨根问底穷究理

  饶石波先生是广济人,也曾在南洋华侨子弟学校执教多年,此人教学经验丰富,国文水平较高,诗词文赋也有相当的造诣,且工于楹联,擅长书法,课讲得非常好,学生喜欢听。胡风对先生的学识非常敬佩,先生对胡风的才华也很欣赏。

  在饶先生教诲下,胡风在菩提寺学堂也算得上是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但先生对他刨根问底、好为时论也有些反感,尤其是抨击时弊更为不满。因为胡风从小就是一个喜欢问“为什么”的孩子,小时候放牛时,见到牛吃饱了嘴里还不停地嚼,觉得很奇怪,于是就问大人,此事一般人真的难以回答,便搪塞他,“牛就是这样的。”他马上就反问道:“那猪和狗为什么不这样?”问得大人很难堪,塆里的人都说他是个“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伢儿。后来上了学,求知欲望更强,事事喜欢刨根究底,弄个清楚明白,认为不对就马上反驳。

  有一次饶先生在课堂上讲韩愈的《师说》,讲完课文后问学生们有何感受,胡风就马上站起来请教道:“我们读这些四书五经,并不能专攻术业,则何以济世?何以使穷人摆脱困苦的生活?先生教我们潜心师法古之幽情,又怎能使我们理解和追求当前的事业与目标?怎能消除长期存在的疑虑?对于人世间的大问题,如权势者压迫农民,富人剥削穷人,官税累累,民不聊生,这济世之道又在哪里?济世不存,谁又能为贤师,为劳苦大众解惑呢?”问得先生瞠目结舌,又羞又恼,认为这样发展下去怕有一天招惹祸患,于是托人转告他父亲,让他另请高明。胡风一气之下,次年考入蕲州官立高等小学堂。

  从此,胡风抱着求学、求知、求实、求真理的欲望,发出了“我自田间来”的呼喊,从山乡走出,入县城,进省会,上京都,并东渡日本留学。这一路风雨坎坷,艰辛卓绝,可谓悲壮。胡风自抗战以来主办多种文艺刊物,不遗余力地培养文学新人,就是后来蒙冤也不曾后悔。正如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所言:“一切坚持真理,为人民、国家与民族做了好事的人,不管经过多少曲折,终将得到历史的承认。”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