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故乡旧事 | 东支河

发布时间: 2020-11-6 00: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7| 评论: 0|作者: 朱升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东之河:蕲河支流,赤东大堤未修建之前,蕲河自西河驿下游分支为四支河流,即东支河、西支河、中支河、白池河,1954年修建赤东大堤后,通过截弯取直、塞支强干、综合治理,四河合一为现在的主河道——蕲河。

故乡旧事 | 东支河


  初春时节,莺飞草长,林木葱茏。一条大河从天际而来,两岸的防波堤曲折蜿蜒,不见尽头。河堤上防浪林时断时续,夹生着人把高的灌木从,到处野草丛生,时有老人或孩子牵着的牛在悠闲地吃草。一条人们用脚踩出来的路,在堤面上向两端伸延,间或有荷锄农民、赶路的行人匆匆走过。

  清晨,初生的阳光嫩嫩的,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微风细浪,使清澈见底的河水,激起数不清的金线线,它们不断交织、变幻,金灿灿,光闪闪,美不胜收。河堤上柳线低垂,千树笼烟,那是鸟儿们的天堂,黄莺、画眉歌声宛啭,八哥、乌鸦捉虫繁忙……十里长堤,生机盎然,视野所及,是一幅长长的画卷。

  这河不总是这么温顺、美丽,它也会以另一种面目出现,让人们毛骨悚然,心生敬畏。

  春夏交替,进入雨季,河水的深浅与雨水的多少成正比。一场大雨过后,河水陡涨,淹没了两岸的沙滩,直逼河堤。河水像一条凶猛的恶龙,奔腾咆哮,浊浪翻腾。从上游漂浮下来的杂物,什么都有:房屋的桁条、角子,各种新旧家具,连根拔起的大树,还未成熟的庄稼,不幸溺水身亡的尸体……让人们触目惊心,不寒而慄。

  更有甚者,是连下几天大雨,山洪暴发,河水几乎平堤,随时有渍堤成灾的危险。为保家园,沿堤的农民们都上堤防汛,既担心受怕,又饱尝艰辛。不过,这河水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不继续下雨,三五几天,河水就快速退去,两岸又露出宽广的沙滩,只有河中心十来米宽处,清澈的河水,晶滢碧透,缓缓流淌,马口、柳条等小型鱼类,逆流而上,索饵洄游。这河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还是那么温顺、美丽。

  这就是当年流经漕河道人桥的东支河。流淌千年的蕲河,出瓮门到西河驿下段,河床一分为四,从东到西,人们依次称之为东支河、东中支河、西中支河、西支河。流到豁口附近的东支河,河床宽近两百米,听当地老人说,古时的东支河,曾航行三驾桅的大船,可见它也是蕲河当年的主流航道。

  我1951年春考入位于豁口的蕲春县中,为了求学,便与东支河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年从竹瓦店到豁口有两条路,一条是抄近路,从东支河涉水过河,上岸不远就是豁口;另一条是经漕河街、过道人桥、走过漫长的田间小路去豁口,这要多走十来里路,所以涉水过东支河,是我和同学们的主要选择。

  我的同学中,汪滔、汪宏是竹瓦杨仓湾人,我和朱楚云是竹瓦店街人,李茂是竹瓦李丈八湾人,每次上学总是相邀同行,我们先到东支河边去看看,河水太深,不能安全涉水,才弯路取道漕河,经道人桥去豁口。

  记得1951年初夏,学校还沒放暑假。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同学们相约回家,从东支河涉水回竹瓦去。我们五人中,汪滔、朱楚云己经结婚了,大家戏称是陪他俩赴鹊桥会,我们一路说笑,快乐非凡。

  当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第天早上雨止放晴。早饭后,同学们到齐了,我们一道来到东支河边,见河水混浊,涨了许多,我们第一次遇到东支河涨水,不知道能否涉水过去,是否弯路去漕河,大家意见分岐,一时无法统一。

  我们五人都是儿种,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我和朱楚云是旱鸭子,一脚水也不会。我俩的父母对玩水管得紧,特别是我父亲,别说是下水游泳,就是在塘边玩水,父亲知道了,便是一顿条子。我们俩坚决要弯路去学校,汪滔他们都会水,他们要下水试一试,看能否找一条涉水的浅处。

  我们正争论不休时,从下游沿堤走上来一个戴草帽,穿白大褂、黑长裤的漂亮小伙子。他见我们争执不下,便停了下来,加入了我们的对话。

  这年轻人说:“别争了,河水不深,刚才就有人趟过去,我亲眼看到的。”

  汪滔大声说:“别人能过去,我们也能过去,少数服从多数,我先下水试试。”

  我和朱楚云无言以对,只有点头同意。汪滔脱了长裤,只穿条短裤,在河边的一棵柳树边下水,刚下去就水深齐胸。

  我大声喊:“起来,快起来,别试了!”我因学习成绩好,在同学们中说话有份量,一般情况下,大家都听我的。

  同学们把汪滔拉上岸来,可那位年轻人却再三劝我们涉水过去,说只是岸边深点,向前走几脚就浅了。我们不听他的,转身向漕河街走去。奇怪的是,这位年轻人见我们走了,他也调转头循来路回去了,好像是专门来劝我们过河的。

  此后不久,我们在东支河边与一位放牛的老人谈起这事,老人说,你们是遇到水鬼讨替身了。他说这儿淹死了好几个人,其中就有一位穿白大褂的年轻人。你们下水那个地方,涨水时是个汇水湾,有时上游漂来的尸体,就会停留在那里。老人说他曾做善事,亲手在沙滩中埋过漂来的尸体,做个记号,等其循河找来的家属认领。

  叫了老人的话,同学们都相信是水鬼讨替身,说淹死的鬼在水底不得超生,只有找个替身,再淹死一个人,他才能投胎转世。

  我是个天生的唯物主义者,一生不信鬼神,我说这白大褂年轻人也想过河,不知河水深浅,想骗我们为他探路,我们不干了,他一个人也不敢过河,便回去了,哪是什么水鬼,但同学们仍是将信将疑。

  1952年下学期,朱楚云因恋家辍学,李茂因病早逝,我与汪滔、汪宏转学到蕲州读省中(全称是湖北省蕲春省立中学,是完中,有高中部),我们告别了东支河,与西角湖、大径桥交上了新的情缘。

  1952年到1954年,蕲春县党和人民政府为根治十年九灾的水患,在何启县长主持下,连同48围一起整治全县的水利工程。在建成赤西大堤后,对东边围区实施“合堤并垸,四河合一,调整水系,新建赤东大堤”的根治措施。

  1953年11月22日赤东大堤全线动工,从高新铺龙头坝起,经西河驿、易河、郑大围、余赛围至土门嘴,另从白鹤堰起,经五里墩、汪家渡口、抵金牛洞,全长34、21公里。

  东支河、东中支河、西中支河、西支河一起并入现今的蕲河,新开河道设计断面,按1953年最大洪峰4253、4立方米/秒计算,河床底宽为480米。

  与此同时,流经漕河的雷溪河、十里河也得到合理的疏浚、改道。治理后的雷溪河,成了漕河整个排水系统的最终通道,流入蕲河。十里河从田河流来,经马骑山到漕河。经治理的十里河,改道、瘦身,像铁箭河一样,也成为一条小河港,一部份改造成为暗河,流入雷溪河。

  从此,漕河地区和48围的水患彻底根除了,浩淼的八里湖围垦成了国营农场,成了蕲春县的又一粮仓。新建赤东大堤,是蕲春有史以来工程最大、上人最多、国家投资最高、受益最明显的一项伟大工程。

  赤西大堤与赤东大堤让蕲河造福人民,不再氾滥成灾。原来四条支河的河床、与十里河的部份河床成了陆地,许多地方成了如今漕河镇市区的重要组成部份,成了繁华的街道。

  沧海橫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短短的十多年,勤劳勇敢的蕲春人民用双手创造了人间奇迹。今天乘三路公汽,从漕河观桥楼、红旗桥、过四路,经县一中到何大湾,一路上,两旁所看到的,是高楼林立,商店毗邻,宽敞的马路,车流如织,有时还会堵车。现今的年轻人,有多少人知道这中间的许多地方,当年是水乡泽国和荒凉的河沙滩呢!

  抚今追昔,真让人有晃如隔世的感觉。

故乡旧事 | 东支河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