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寻找鲁教瑞

发布时间: 2019-3-24 16:2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5| 评论: 0|作者: 赵德鼎|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1981年3月初,蕲春县史志办召开会议,时任中共蕲春县委副书记韩大纲主持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陈湘、顾常德、陈绍仪和我等若干人。会上,我们汇报了撰写县志了解到的情况:当年,蕲(春)太(湖)英(山)浠(水)边的蕲北桐山冲,因苏维埃政权一直存在,人称“小延安”。国民党顽军虽多次“围剿”,但因桐山、将军山等山山相连,地形好,加上冲里人口多,有上万穷苦老百姓,他们热爱共产党,故桐山冲的红旗永不倒。我们在采访中,群众多次提到蕲太英浠边县武装部长鲁教瑞的名字。“反围剿”与鲁教瑞领导的革命武装有关,撰写蕲春革命战争时期的史志也与鲁教瑞密切相关。因此,要写好这段历史,必须找到鲁教瑞。韩大纲听取汇报后,当即作出决定:由我和陈湘二人到安徽寻找鲁教瑞。

  桐山冲群众只知道鲁教瑞是安徽金寨县人,具体住处不知。据推算,鲁教瑞时年70多岁了,是否还健在?我和陈湘接受任务后,决心踏遍金寨山山水水,也要找到鲁教瑞。怎么找呢?只能采取大海捞针的笨办法,到金寨一村村寻访。

  1981年3月中旬,我和陈湘从漕河出发,经英山至安徽。英山到安徽省边界处,两边是秃山,无树木,长满芭茅,芭茅草一人多高,路窄人稀,我们花3个多小时才走出芭茅林。

  到达金寨后,每到一处,见到老人就问;“当年此地有苏维埃政权吗?你知道鲁教瑞吗?”被问的人回答均不知道鲁教瑞。晚上,我俩多在公社或大队办公室食宿。大约走了20多天,真是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到了金寨县城,准备休息一天。去金寨县有关单位询问知否鲁教瑞,均言不知道。

  在金寨县城休息了一天,也总结了经验教训,又找了四五天,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寻到线索:大约是在斑竹园某地,碰见一位年约40多岁的人,他说:“去年冬,我与鲁教瑞在一起修堤,但不知鲁教瑞是哪里人。”有了希望,第一次有人说见到鲁教瑞。我与陈湘欣喜若狂。在周围逢人便打听鲁教瑞。有人说鲁教瑞是斑竹园人;有人说鲁教瑞是丁埠人。于是我与陈湘,先到丁埠,又到斑竹园。

  我们在斑竹园与丁埠之间往来4—5次,总算打听到鲁教瑞是斑竹园区倒马河上鲁湾人。我俩立即赶了去,见群众在插秧,经打听,知道鲁教瑞的家在上鲁湾半山腰。

  我俩到了鲁教瑞家中,其妻周凤珠说:“教瑞插秧去了,我去叫回!”一会儿,鲁教瑞回来了,打着赤脚。我们看见鲁教瑞红颜白发,身体很健,很高兴。陈湘和我向鲁教瑞说明来意,并代表蕲春人民向他表述敬意。鲁教瑞听了,哈哈大笑说:“都是往事了!”鲁教瑞洗了脚,穿了鞋,留我们吃饭。我们给他伙食钱,他不收。我们说:“县委规定了,工作人员出差,一律自己掏钱,不准白吃!”他听了解释后,不得不收下。

  鲁教瑞与我们闲聊,他妻子买回菜与酒,在他家里进晚餐。第二天、第三天,鲁教瑞回忆往事,我与陈湘作记录,每过一小时,我们叫鲁教瑞休息一下,就这样,鲁教瑞回忆了两天,才把往事讲清楚。我与陈湘对了笔记,写成“鲁教瑞回忆”,读给他听,他认为不错后,才定稿。

  我们整理的“鲁教瑞回忆”的内容是:

  我叫鲁教瑞,1905年(光绪乙巳年)生,金寨县斑竹园区倒马河上鲁湾人,家庭贫农。弟兄四人,我是老三。由于我参加革命,大哥、二哥均被国民党反动派捉去杀害。老四务农。

  我于1927年参加革命,任斑竹园上马河苏维埃主席。1930年入党,1932年任金寨沙河区委书记。1935年秋,由地方调入部队,编在红廿八军(军长高敬亭)八十二师二四六团一营任班长,营长林维先。以后,经高敬亭派遣,先后担任蕲春桐山冲便衣总队指导员、鄂皖边中心区委书记、红廿八军特务营政委、斑竹园区委书记。皖南事变后,成立鄂皖边游击总队,总队长邹一清,副总队长是我。以后由总队成立独立二团,后又改为挺进十八团,团长邹一清,副团长是我。1944年成立英(山)立(煌)岳(西)太(湖)边指挥部,指挥长是我,政委钟子恕。同年农历腊月,调我去大悟山五师住整风班,后又住党校。日本投降后,我随部队到淮北搞接收。回来后,任五师礼山后勤部供给科长。中原突围前部队合编,我任后勤部供给科长。

  中原突围前,周恩来同志于1946年5月来宣化店,向中原解放军营以上干部作报告。以后,以连为单位在党内动员,开党小组会、支部会。党内动员后,全军也动员,先开副班长以上干部会,后以连为单位开军人大会,反复讨论。此工作进行了一个多月。接着是精兵简政。非战斗人员及老弱病残人员,发复员证回家;抽调一部分有地方工作经验的干部返回地方,开展工作,巩固根据地,迎接主力部队转移。最后是把机关行政人员和旅、团直属队下放到连营工作。

  突围时,独二旅原地坚持,掩护主力突围。主力突围后,6月29日独二旅分三路突围。旅政委张体学带四团一个营、六团一个营,加上旅直机关干部一起突围。我随六团一营行动,跟随张政委,从禹王城下突围到黄安(今红安)东大山,准备过麻城福田河,遭国民党顽军阻击,加之天下雨,河水暴涨,难于涉渡,于是撤至黄安林店住了两天。后用隐蔽、快速办法从顽军中间穿过。7月2日,击溃阻击顽军,再渡福田河。以后,向罗田进发,打下滕家堡,我们把仓库里的粮食、布疋分给群众,群众怕顽军重来,不敢接受。休息一天后,经罗田陈家畈到河西畈,再沿天堂寨到英山的烂柴沟、蕲春的鸳鸯河。7月中旬,到达太湖玉珠畈。

  在玉珠畈,张体学政委写封信叫我带一个班到蕲北找钟子恕,交待任务。好不容易在田桥一农户家中找到钟子恕。原来中原突围前,钟子恕奉命提前回蕲(春)太(湖)英(山)浠(水)边任县委书记。战友此时相见,悲喜交集,眼泪夺眶而出。我把张政委的信交给他,大意是要钟子恕去玉珠畈接受新任务。

  7月17日,张体学召开了旅党委扩大会,部署如何东进苏皖。仅隔一天,7月18日下午,中央突然来电,令独二旅停止东进,留在大别山坚持斗争。根据中央指示,张体学又部署鄂皖边游击战争。

  钟子恕接受的主要任务是:有50多位地、县、区级干部交待给他,要他保护这些区乡干部,除部分转移北上外,其余一律安置地方任区委书记、便衣队指导员等,给了钟子恕100多条枪和部分子弹,另交给伤病员60人,安排他们养伤。玉珠畈会议后,开始分路突围西返。

  1946年8月,形势日益恶化。9月初,张体学、赵辛初等领导决定,派我重建蕲宿太边临时工委,我任工委书记,副书记是曾少怀,政权部长詹润民。我住在桐山冲,与刘治平等人以檀林河、大王山、刘全冲、安徽的太湖部分地区为活动范围,联系群众,开展游击战争。由于敌强我弱,斗争相当复杂,加之顽军在我根据地内布置了特务和情报网点,许多群众不敢接受我们交代的任务,这是极大的困难。但我们仍然满怀信心,忠心耿耿,团结战斗,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迎接新中国解放。

  (作者单位:县教育局)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