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李德胜的军旅路

发布时间: 2019-3-24 16:2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6| 评论: 0|作者: 朱升|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李德胜参加抗美援朝、国内平叛和中印自卫反击战纪实

  李德胜是蕲春县赤东镇竹瓦村杨仓塆人,他1964年入党,是一位有13年军龄的解放军战士。他连续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参加了宁夏平叛、西藏平叛战斗,参加了中尼(泊尔)公路建设,参加了中印自卫反击战,事迹生动感人。

  一、朝鲜战场

  李德胜兄弟5个,他排行第四。1953年夏初中毕业,随父母在家务农。

  1955年11月,他满怀保家卫国的热情报名参军,并有幸成为从我县150名新兵中挑选出来的7名特种兵之一。

  1956年3月,在铁岭县(现为铁岭市)新兵训练团军训结束后,他随该团2000多名战士进入沈阳修械技工学校学习,成为该校第三届毕业生,并被任命为临时班长,带132名本届毕业生进入朝鲜战场,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

  当时,朝鲜战场已经停战,从跨过鸭绿江大桥开始,映入他眼帘的到处是战争留下的痕迹。原来的鸭绿江铁桥被美国飞机炸得七零八落,千疮百孔。断裂多处,钢梁扭曲,桥墩坍塌,已无法通车。我工程兵在该桥上游100余米处修建了一座新桥。这是一座单层加宽铁桥,一边走火车,一边走汽车。载着李德胜和他的同学们的志愿军专列,就是经这座铁桥,从我国安东到朝鲜新义州的。

  从新义州出发,李德胜与同学们沿途分到各个部队中去,到达54军时,只剩下李德胜在内的13人,全部分配到54军所属的134师,并以他们为骨干新成立了134师军械所,李德胜成了一名修理枪炮的军械员。

  李德胜在朝鲜一年多时间,虽说没有打过仗,但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这支闻名中外的部队里,经受锻炼,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他曾去志愿军总后军械仓库修理器械和武器装备的备件,仓库修在大山地下,将绝壁悬崖的大山掏空了,其规模之大,工程之艰,被称为地下长城,美国当时的巨型炸弹都撼它不动。

  李德胜修理过的枪支,有五四式手枪、五三式步骑枪、四三式冲锋枪以及各种型号的重、轻、高射机枪。除了修枪,他还经常修炮,有八二、一二0迫击炮,五七、七五无后座力炮,五七战防炮,七六反坦克炮,一二二、一五二榴弹炮,一三二火箭炮(即苏式喀秋莎),以及各种型号的高炮。

  1958年,根据朝鲜停战协定,中国人民志愿军从3月份开始撤军回国,规定到8月份全部撤回中国。志愿军54军在当年5月奉命撤军,李德胜所在的134师,从朝鲜定州郭山郡(相当于县)登上回国的专列。在朝鲜新义州,朝鲜人民载歌载舞、热烈欢送。

  火车驶过鸭绿江,一路向西,飞驰在祖国的大地上。李德胜和战友们心情激荡,在异国他乡将近两年了,终于凯旋归国。

  二、宁夏平叛

  从朝鲜回国的运兵专列昼夜不停,行驶了近一个星期,在即将到达甘肃兰州时,上级向部队宣布:54军现在的任务是参加宁夏平叛。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不甘心在朝鲜战场的失败,又把黑手伸进我国西北,挑动宁夏回族上层反动分子发动武装叛乱,企图肢解刚诞生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情况相当严重,除宁夏全境外,甘肃东北部邻近宁夏的回民集居地也蓄谋叛乱,兰州市的反动势力也蠢蠢欲动。

  54军一到兰州,奉命对敌进行攻心战。部队的全部坦克和大批汽车,拖着各型火炮,在兰州市周围武装绕行,并将坦克、火炮拉到兰州大街上轰轰烈烈地宣示军威。这一着很灵,把兰州的反动势力震慑住了,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惶恐不安的兰州市民一下子安定了。

  西方势力和宁夏叛乱份子不甘心就此罢手,在准备并不充分情况下,在宁夏全境和甘肃部分地区发动了武装叛乱。叛乱分子主要是受蒙蔽、被裹胁的回民,他们很少有枪支,几乎都是大刀、长矛。一开始,他们杀汉人,杀军人,杀干部,杀反对叛乱的回族同胞。一些基层准备不足,许多人便牺牲在叛乱分子的刀矛之下。

  党中央明确指示:宁夏平叛不是镇压,而是安抚,特别强调正确执行民族政策。134师一万多人以营、连为单位分散到宁夏各地,宣传政策,收缴武器,揭露西方和上层反动势力的阴谋,安抚广大回民。叛乱武装纷纷瓦解,大批受蒙蔽的回民缴械投降。对放下武器不反抗政府并回家务农的回民,一个不抓,一个不杀。

  李德胜的修械所随部队行动,其任务是修理枪炮,并没有下连队进村入户。宁夏叛乱到1958年底完全平定了。134师回到兰州,在市区内驻防,师部驻在南关十字街,军械所驻在七里河区。

  宁夏平叛结束后的1959年初,部队首长批准,李德胜回家完婚,因为24岁的他在当时已是迟婚的大龄青年了。在父母和乡亲们的操持下,他和汪水玉的婚事办得十分热闹。想不到婚后第二天,他就收到部队的加急电报:有重要任务,请速归队。军令如山倒,告别新婚妻子,立即返回部队。

  三、西藏平叛

  宁夏叛乱刚一平息,西藏上层藏独分子在美、英反华势力的支持下,在西藏全境发动武装叛乱。他们的目的就是闹独立,把西藏从中国的版图中分裂出去,成立一个亲西方的傀儡。叛乱势力以原藏军为基础,诱骗大量藏民(主要是农奴)成为他们的武装力量。当时西藏藏胞人口总数为120万,而农奴近100万人,这些农奴几乎全部卷入叛乱。

  西藏叛乱与宁夏叛乱不同,他们准备相当充分,西方势力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美式和英式的现代化武器,其装备水平超过了我当时的解放军。他们进攻我各级军政机关,杀我汉人同胞、军政干部和反对叛乱的藏胞。

  54军奉命入藏,协助我当地驻军平叛。李德胜从1959年到1961年下到连队,参加大小战斗100余次,在枪林弹雨中接受血与火的洗礼,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位解放军连级干部。

  1、踏破昆仑,进军西藏

  运兵专列停在甘肃邻近新疆的柳园车站,军运汽车早已停在车站边等着部队。这是当年从法国进口的“大依法”载重汽车,数量多,54军的四、五万人和全部武器装备,人货混装,上了汽车。

  长得不见头尾的车队从柳园出发,经青海敦煌、大柴旦、柴达木盆地,到达咯尔木,沿青藏公路翻越昆仑山,过草地,再越过唐古拉山,经西藏当雄到达拉萨。“大依法”是敞篷车,白天黑夜奔驰在大西北的沙漠、戈壁上,虽然时序进入了春天,但沿途昼夜温差极大,李德胜在大柴旦一下子感冒了。师部军械科科长曾完文要把他留下来,担心正在患病的他受不了青藏高原海拔5000余米的高原反应。李德胜自恃身体健壮,伤风感冒不算什么,坚决要求随部队一起行动。他的真诚让科长感动了,终于同意了他的要求。部队长途进军,天气恶劣,路险山高,十分辛苦。特别是昆仑山、唐古拉山,最高海拔近6000米,青藏公路盘山而上,穿越这人迹罕至的世界屋脊。李德胜在翻越白雪皑皑的高寒地带时,高原反应让他呼吸困难,气喘吁吁,有的战士因高原反应牺牲了。在海拔5600米的五道梁兵站过夜时,李德胜亲自看到一位战友一睡不醒,烈士的遗体就留在五道梁兵站的烈士墓中。

  车队越过唐古拉山,向下到安多买马兵站,经当雄而到达拉萨。部队住在拉萨东郊,待命行动。

  2、长途追敌,强渡曲水

  1959年3月10日,原藏军和叛乱分子进攻我西藏军区,激战三天三夜,被我当地驻军打退。3月19日,54军赶到拉萨,是最早赶到西藏平叛的部队。134师奉命向西追击一路逃跑的达赖喇嘛、反动头人和2000多人的叛军。

  部队出发前,李德胜要求下到连队去,在战斗中去锻炼自己。他的请求得到批准,被调到本师401团三营机枪连,任重机枪班班长。当时机枪连配备有轻重机枪各4挺。一挺重机枪有6名战士,正副射手各1人,弹药手4人,每人带1箱子弹(每箱5链,每链250发,共1250发子弹),正射手就是班长。

  重机枪是压制敌人火力点、掩护战友进攻、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重要火器。敌我双方都把重机枪作为重点打击对象。重机枪射手在一般情况下,是伤亡率较高的战斗岗位。李德胜在西藏平叛中,第一次战斗就是打追击战。当三营长途奔袭,追上达赖一行时,就把敌人打得溃不成军。敌人一路向南拼命逃跑,我军则紧跟其后快速追击,一直追到雅鲁藏布江边的曲水渡口。此时,达赖一伙已渡过雅鲁藏布江,他们依托江边的喇嘛庙和坚固的工事,阻我渡江。曲水渡口的江面宽达近300米,水流湍急,成了叛军的一道天然屏障。而我军长途追击,未带重武器,江边我军一侧仅摆了多挺轻重机枪。西藏的水上交通工具是牛皮筏子。渡江开始了,所有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掩护渡江勇士。但由于江面太宽,敌人火力太强,我军封锁不住,第一次强渡没有成功,还牺牲了多名战士。

  部队首长决定停止强渡,向师部要来了炮兵。我各型火炮准确地摧毁了敌人的据点和工事,达赖一伙丢下叛军尸体又向南逃跑了。

  渡过雅鲁藏布江就是山南地区。过江后的第一仗是解救泽当。泽当是地区级政府的所在地,叛军围住了泽当,攻了多时攻不进去。三营推进到泽当后,发挥连续作战的作风,出其不意,在敌人背后发动进攻。三营勇士与泽当守军内外夹攻,敌人仓惶撤围,尾随达赖一伙南逃了。134师追击达赖一伙,途经典德贡喇嘛庙,未遭抵抗,部队将庙中几个反动头人抓起来送到拉萨去了。

  达赖一伙如惊弓之鸟,一路南逃,溃不成军,我军从曲德贡经陇子中、错那一直追到边境线我国一侧的达旺,达赖一伙未作任何抵抗,从达旺跨过国界,逃到印度去了。

  3、一号战区,寻机歼敌

  西藏平叛,我军在武装反击的同时,在西藏全境大力宣传党的民族政策,揭露西方反华势力分裂中国的阴谋和达赖一伙背叛人民背叛祖国的行径,鼓励受蒙蔽的农奴脱离叛军,凡携械投诚者,一律既往不咎,立功者受奖。虽然绝大部分被诱骗参与叛乱的农奴都携械投诚,受到政府妥善安置及奖励,但原西藏政教合一的政权、原藏军中的死硬分子拒不投降,流窜西藏境内各地,继续煽动和裹胁部分农奴参与叛乱。他们人数不多,几十人到一、两百人一伙,分散活动,流窜入深山老林和高原戈壁的无人区,这对平叛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上级领导将西藏分为若干个战区,由各个部队分区平叛。134师奉命向东转入一号战区,即林芝地区。这里是大山区,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遮天蔽日,根本就没有路。在这儿追寻叛军,犹如大海捞针。当时正值冬季,部队先后发了3套新棉衣,由于天天钻林子,每套棉衣只新了一天,棉衣面子便被荆棘撕成了布条,棉花被撕成一团一团的白絮。穿棉衣不行,上级又每人发一件皮大衣,毛皮鞋,毛手套,毛帽子。战士们渴了吃几口雪,饿了吃些干粮。为了轻装行动,部队未带棉被,晚上就在森林中藏民留下的一些土木结构的临时住房中过夜,手脚冻僵了,冷得无法入睡。

  一次,三营来到邦达,一位藏民前来报告,有100多叛军闯入他家,抢走了他的全部牛羊、马匹,抢走了他家的酥油、糌粑面。机枪连随营部赶到那位藏民的家,叛军已经走了,但留下的四堆火还未熄灭,这说明他们刚走不久。

  那位藏民主动给三营带路,终于在黄昏时发现了敌人支起的帐篷。部队立即抢占有利地形,作好歼敌部署,李德胜的重机枪已构筑好阵地,射界开阔,且十分隐蔽。战友们各就各位,子弹上膛,只等营首长一声令下。

  部队向敌人喊话,敦促他们缴械投降。敌人派来两人,打着白旗表示愿意投降。营首长十分慎重,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发现敌人正在备马,慌乱地收拾帐篷。敌人打算逃跑了,他们用假投降来争取时间。

  营首长果断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所有的轻重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可惜的是,由于这儿是林地,容易隐蔽,结果有近一半的敌人逃跑了,而那两名假投降的敌人却成了我们的俘虏。

  西藏的曲热不是唐古拉山的大山区,那儿有温泉。一天,部队在一个山谷中行军,见森林两侧都是高地,森林密布,李德胜凭战斗经验,觉得在这样的地方行军要防止遭伏击。他让重机枪班的战友们作好战斗准备,装上子弹,随时准备作战。

  两侧高地上果然暗藏着埋伏的敌人,他们凭借对地形的熟悉,隐蔽得很好,竟然躲过了我先头部队的侦察。当敌人向我发动攻击时,李德胜反应奇快,一下子卧倒在地,战友们立即各就各位,重机枪随地支起,一下子将敌人一侧山头的机枪打哑了。

  在谷地遭受伏击是相当危险的,反应不快,部队不能迅速展开反击,就有被敌人全部吃掉的危险。李德胜的重机枪班给战友们赢得了时间,全营轻重火器一齐开火,打得敌人无法还手。狡猾的敌人见战局对他们不利,便借密林的掩护逃走了。战后,李德胜重机枪班受到营首长的嘉奖。

  这次战斗牺牲了8位战士,是一个重机枪班的成员,那挺重机枪也被敌人抢去了。8位烈士当时就掩埋在曲热不的高山上。而这股伏击三营的敌人,终于被三营追上,在他们拒绝投降又先我开火的情况下,李德胜和战友们的轻重机枪猛烈扫射,敌人除一部分被我活捉外,全部就歼。被俘叛军说,他们抢去的那挺重机枪不会用,折腾来折腾去就是打不响,便把它埋在一处地下。他带着部队把重机枪挖出来了,失去的机枪又回到了部队。经李德胜检验,重机枪完好无损。

  4、二号战区,索县攻坚

  一号战区残敌肃清后,三营转入二号战区,这是藏北的那曲地区,位于唐古拉山上。二号战区在高寒地带,冬、春和秋夜的严寒,让战士们苦不堪言;夏季冰雪溶化,形成了无数条大大小小的冰河,部队成天穿山越岭常常要渡过冰河。没有渡河工具,只有涉水而过,虽是夏季,冰河水仍冷得钻心,战士们常常冻得全身发紫。

  在二号战区,索县攻坚战令李德胜最是难以忘怀。索县是一个县城,被叛军占据。县城中间有座小山,面积不大,山顶修了一座喇嘛庙,小山四周是悬崖峭壁,只有一条小路登山。易守难攻。

  三营攻占县城后,敌人龟缩到山顶的喇嘛庙,他们在庙内存有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给养。久攻不下后,营首长决定围而不攻,将战况上报到师部,请求支援。

  第二天,空军部队派来了一架轰炸机,带来了两枚重磅炸弹。当时的轰炸机是两侧挂弹,只有两侧都挂炸弹才能正常飞行,且两枚炸弹要同时投下,飞机才能安全地飞离战区。为了消灭拒不投降的敌人,又不伤及无辜的索县市民,空军战士将其中一枚炸弹卸去了引信。轰炸机飞临小山的上空,一个俯冲,将两枚炸弹同时投下,一枚准确命中喇嘛庙,将其夷为平地,炸弹爆炸又引发其弹药爆炸,躲在庙里的敌人全数被歼。那枚卸去了引信的炸弹,落入居民区的无人处,没有爆炸,未伤一个市民。藏胞们知道这大炸弹未炸的原因后,都说解放军是保护老百姓的菩萨兵。

  三营战士把这枚炸弹运到无人处引爆了。

  5、追剿残敌,三次遇险

  在巴青地区肃清叛军的战斗中,有一次与敌人意外遭遇,近300敌人仗着地形熟悉、武器好,向我发动进攻。

  我军在机枪连的掩护下向敌发起冲锋,一下子把敌人打垮了。敌人除少数当了俘虏,几乎全部就歼。战斗结束时,李德胜从重机枪阵地爬了起来,见右脚穿的白布袜子被鲜血染红了。仔细一看,发现是自己负伤了,幸运的是子弹头一半钻进小腿前的肌肉,另一半还留在皮外。李德胜硬是忍着钻心的巨痛,自己用左手的大姆指、食指将子弹头从肉里拨了出来,拿出自己备用的救急包,将伤口包好扎紧。他未进医疗队,继续随部队参加战斗。

  在巴青战斗结束后,到1961年夏天,西藏全境叛乱已基本平定。原藏军的残部,也被我军赶到唐古拉山的一处无人区,拒不缴械投降。

  新组建的一个加强营,相当于一个团兵力。上级命令三营长途奔袭,赶到敌人附近,聚歼残敌。上级还同时命令兰州军区的骑兵营赶到敌人的另一侧,与三营配合消灭敌人。骑兵营长途驰驱,也挺进了唐古拉山,他们的马匹是内蒙马,不适应海拔6000多米的高原反应,全部都死了。后来,他们弄来一些西藏马,但是未经训练,无法使用,骑兵营变成了步兵营,难以配合三营作战。

  三营到达指定地点后,所带干粮全部吃光,带的米在高原上煮不熟饭,雪水烧得沸腾了,可就是温热的不烫人。没有办法,李德胜及三营1000余名战士只得吃生米。生米吃完了,部队开始挖野菜吃。李德胜的一位战友是个军马卫生员,陕西人,吃野菜时不幸中毒,呕吐不止,口鼻出白沫子,幸好经战地急救,那名战友终于活了下来。唐古拉山植被稀薄,不久野菜也吃完了,三营战士断粮两天,只喝雪水。李德胜饿得有气无力,躺在重机枪边。幸好这儿是无人区,敌人不知道我军到了这儿,更不知道我军陷入断粮的困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能是西藏军区首长电告成都军区派飞机空投许多军用压缩食品,有压缩饼干,压缩粉状食品和新鲜蔬菜。依靠空投食品,部队重又恢复了战斗力。

  兰州军区的骑兵营没有了战马,他们奉命就地驻扎防备敌人逃窜,歼灭残敌的任务就完全落在三营的肩上。三营运动接敌,在距敌四、五百米的地方与敌对峙。这时,配属于李德胜重机枪班的一匹马受惊跑了,这匹马是行军时用来驮重机枪和弹药的,为了挽回损失,李德胜冒险去追马。那匹惊马沿我军与敌人连线成垂直的另一方向缓步离去。李德胜背着冲锋枪飞也似地跑去追马。

  敌人发现李德胜,一名枪手瞄准他打冷枪,子弹打在他前方10米左右的地方,打得尘土飞了起来。接着,敌人又打第二枪,子弹在头顶上呼啸而过。再接着,敌人打第三枪,这一次打得比较准,子弹打在他右脚前不足两米远的地方。李德胜卧倒在地,匍匐前进,离马越来越近了。只见他一跃而起,翻身上马,伏在马背上,在战友们的掩护下,他飞也似地回到部队。

  部队抢在敌人逃跑前发起进攻,107人的叛军残部,一半被歼,一半被俘。打完这一仗,西藏平叛战斗胜利结束了。1962年李德胜调到西藏军区军械部任助理员(正连级),54军则到重庆驻防。

  四、参加中印自卫反击战

  西藏平叛于1962年初结束,李德胜又接到命令:我国政府与尼泊尔政府商定,援建一条中尼公路,从西藏的阿里地区到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全长100多公里,要从54军134师中抽调500余人组建一个工兵营,李德胜是工兵营的成员之一。从1962年3月开始,至同年9月,中尼公路全线贯通。这是一条在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8844米)和希夏邦马峰(8027米)之间通过,整个公路都在海拔6000米以上,其困难可想而知。

  9月份中尼公路贯通,10月20日早上7点钟就打响了中印自卫反击战。那时,战线从东到西长达2000多公里。李德胜又马不停蹄地参加了中印自卫反击战。

  古今战争要取得胜利,充足而稳定的后勤供应是首要条件之一。当时的武器弹药和军需给养全靠汽车输送,运输路线由拉萨、经曲水渡江,经泽当、曲得贡、垅子中、错那,到达中印边境的达旺。

  由于李德胜在西藏平叛过程中,沿这一条路线追击过达赖一伙,这条路他十分熟悉。加之他是军械助理员,对武器弹药的性能、保管和运输更是行家,军区领导决定由李德胜押运后勤物资,并派一个排的解放军,保证车队的安全。

  这一条运输路线,车队来回一趟约10来天,李德胜把军用物资运到达旺兵站,再交给参战部队的后勤处。他连续押运了3趟军用物资,历时刚好一个月,直至中印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

  (作者单位:赤东镇中学)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