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四十年前看电影

发布时间: 2019-3-24 12: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1| 评论: 0|作者: 胡景全|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上世纪80年代后,电视和家庭影院进入寻常百姓家,火爆了七、八年的乡镇露天电影院销声匿迹了。可是,三、四十年前看电影的狂热一直在脑海中盘绕着,至今常想起。

  一、为看一部电影通宵不睡觉

  70年代中期前,村人想看电影不容易。那时,我们狮子区40多个大队只有一部放映机两名放映员,每年能看到五、六部电影就不错。来了一部新片子,往往是两三个区的电影队集中起来一个区一个区轮流放。新片到狮子区放映时,总是在汪坝大队、火炬大队和狮子大队各设一个放映点,一部片子同一晚在三地流水放。每个放映点间隔10公里,全区四五万人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三个放映点等待着。三地之间用拖拉机送影片:汪坝放完一卷送到火炬大队放,火炬大队放完再送到狮子大队放。片子在三地间传递,第二、三两个放映点的观众看完一卷后,还要等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才能看到下一卷。

  那时的影片都较长,一般有四五卷,看完最后一卷半夜了。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乡亲们有的谈笑风生,有的闭眼打盹。当然,也有青年男女乘机谈情说爱。一些热心的年轻人总要跑到前面路口看几回,看接片子的拖拉机来没有,看的人回来说没来时,人们就叹一声:“唉呀,还没来呀!”

  好不容易等到送片的拖拉机出现了,人们惊喜地叫起来:“啊!来了!”又因为那时常停电,停电后要用发电机。如果发电机或放映机出故障,又要等上很久。这样,看完电影回家时已经鸡叫了。可那时文化生活太贫乏,人们不愿意轻易放弃看电影。即使是冬夜,脚冻麻了,多数人还是耐心看到“剧终”才回家。我记得放的影片有《金姬和银姬的命运》《龙江颂》《金光大道》《杜鹃山》《创业》《海霞》等,都是在看一卷等一卷地看到半夜才看完的。

  这还不讲算,一次我为看一部电影第二天早晨才回去,还没赶上吃早饭。那是粉碎“四人帮”后的1978年,“文革”中被打为“毒草”的一大批优秀影片如《红楼梦》《三打白骨精》等被解禁,县城漕河每到一部解禁片,日以继夜放,街上挤满了等待看电影的人。因为看电影的不仅仅是县城人,还有乡下人,县人民会场场场人爆满。

  那时笔者在蕲春师范读书,每星期可到县人民会场看一部电影。记得初夏时放越剧《红楼梦》,一天放6场,听说有一对男女青年被看入迷,6场连着看。

  看过《红楼梦》不久,好像6月份,人民会场又放映《穆桂英大战洪州》。由于看电影的人太多,一天一夜安排放10场,每场之间的退场进场只安排半小时。我们师范的师生是晚上11点的票。

  我们8点半下了晚自习,从学校(罗州城)步行到人民会场,大约是9点。到人民会场后,一公里的街道及会场外广场上到处都是人,站着的,坐着的,走动的,叽叽喳喳,议论纷纷。从人们的议论中得知,从白天起,每一场都拖延了时间,我们不能按时进场了。

  还有几个小时怎么打发呢?我们几位同学在街道上散步,往红旗商场下边的县委招待所走。同学余喜生说,汪坝公社有个女孩在招待所当服务员。于是,我们4人就到招待所去玩,正好那女孩在一楼登记处值班。经余喜生介绍,女孩就叫我们几位老乡到值班室的床上睡一会,这样我们横在值班室床上睡着了。子夜一点钟,女孩喊我们。我们来到会场门口问收票的人,还有多长时间轮到我们11点的进场?他们说,9点一场的人还没有进场呢!“哎呀,还要等!”我们抱怨说。无奈,我们只好和其他人一样,在广场和街道上随心所欲地闲荡。这时我们看到,漕河城区好多机关单位的工友挑着汤面或汤粉来给各自单位等看电影的干部职工吃夜宵。

  我们耐心等,一直等到凌晨5点才进场。看完电影是早上7点了。等我们回学校,早饭吃过了,没稀饭,我们只好啃两个冷馍到教室去上课。其实,那部故事片并不很好看,却诱得我们一夜没睡觉,创下了我们看一部电影花时最长的记录。

  二、悲剧的悲剧

  1978年9月,我师范毕业分配到狮子区万章中学教书。10月上旬的一天夜晚,狮子区电影队在我母校狮子高中(今毓华中学)大操场放映《红楼梦》。那天晚上,我校师生也都步行4公里去狮子高中看电影。到那里一看,操场到处都是人,每栋教室和宿舍之间的空隙也挤满人。操场北面山坡上是栋办公房。从操场到办公房有一条五六米宽的路,五六十级大台阶,大台阶和办公房前的场地上也是人,连银幕背面也站了好多人。总之,整个校园,只要能看见银幕的地方都是人,我站的地方离银幕有30多米,几乎与银幕平行。距离远不说,由于极度斜视,画面人物都变了形,眼睛很吃力,再加上人多太嘈杂,喇叭里的声音听不清。所以,看完了第一卷,我就独自回学校。我10点半睡觉时,看电影的师生还没回。第二天早晨在厨房吃早餐,同事们议论说,昨天晚上电影散场时踩死、踩伤好多人,并说万章卫生所熊所长的儿子也踩死了,我们学校也踩伤、挤伤了一些学生,我听了吃一惊!

  悲剧是怎样发生的?到底死伤多少人?以后弄清的情况是:在电影散场时,过学校大门前的铁栏杆有人被绊倒了,后面过来的人就从他身上踩过去,踩得人哇哇哭。于是就有人喊:“后面不要挤,踩死人了!”这一喊不仅没有制止住拥挤,反而挤得更厉害,有的是想挤到前面看热闹,有的是想看被踩的人是不是自家的孩子。

  听说踩死人,区武装部长吴新普赶到现场制止人们往前挤,朝天打两枪,拥挤的人才止住,可是悲剧已经发生了!红灯大队吴广友10岁的儿子当场被踩死,肚皮被踩破,肠子流出来,惨不忍睹!哭声一片!重伤10余人,大多是学生,送医院抢救时又死两个:都是男孩,一个9岁,一个14岁,14岁学生是笔者的表弟。表弟死后,姑母哭得死去活来,从此一病不起,第三年就去世了!

  那次踩踏事件,当时媒体没报道,内部通报到全国。

  然而,事隔5年后,狮子北部的花园公社(现已并入狮子镇)也是因为看电影而发生的悲剧更烈,一下夺去24条人的性命!

  那是1983年重阳节,花园礼堂放《武当》武打片,鲇鱼大队的人乘船来看电影,在花园水库上的船,船是机动船,定员12人,一下子上了30人。开船的人劝乘客,说:上来的人太多了,有危险,船头船沿上的人请下去,等一会我再来接。由于大家想早点看电影,只下去几个人。发动机启动了,拔了锚,船头离了岸,船的重心倾向船一边,眨眼间船翻了,翻船离岸虽然只有五六米,可这里是悬崖,水很深,岸上的人无法救!扣在船下的人你抓我,我扯他,死死揪一团,只有几个水性好又没被人扯着的人才游上岸,其他人都淹死了。

  听说翻了船,附近的人赶来了,大队和公社干部也赶来指挥救捞工作。到傍晚,打捞起22具尸体。有时一网捞起两三具,都是互相抱着的!

  等看完电影晚上各家清人数,还有两人既不见人又不见尸。第二天上午继续打捞,最后的两具尸也打捞起来了。

  在死难的24人中,年龄最大的27岁,最小的17岁。一家死了两人的有好几家,或兄弟,或兄妹,还有好几家死的是独子。

  这一悲剧发生后,媒体没报道,仍然是内部通报全国。由于淹死的人太多,开船的康明阳被判刑15年。

  (作者:胡景全作者单位:蕲春三中)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