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文革“外调”记

发布时间: 2019-3-24 12:3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4| 评论: 0|作者: 黄赐贵|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1969年7月,彭思区文教组成立“清理阶级队伍”专案组,我和叶垸村小学教师郑伯成负责调查余之富老师的历史问题。余之富老师的历史问题有三点:一是当国民党宪兵,二是当国民党地方武装的中队长,三是参加国民党。当时的政策是,凡参加国民党宪兵的,当国民党中队长或以上职务的,都属历史反革命,接受无产阶级专政。以上两点余老师都承认,因而他失去了人身自由,只等“专政”。至于国民党员,政策规定属一般历史问题,不作定罪依据,余老师却否认,于是又多了一项“不老实交待问题”的罪。为此,我和郑伯成整整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到过黄石、大冶、汉口、黄陂、安陆、沙洋劳改农场,终于还原了他的“历史反革命”真相:

  日本投降那一年,余之富到武汉找工作,在熟人介绍下进了“军事学校”,实则是国民党招收宪兵的培训班。一年后毕业,他所在的宪兵队伍往湖南开,他知道到湖南与共产党打仗,瞅机会带枪逃跑了。逃跑时不走大路,不坐汽车、火车和乘轮船,成天在大山里转,过了一个多月的非人生活,才走出大山,把枪丢进一个深水潭。——余之富的交待这样写,被关在沙洋劳改农场的那个宪兵证明了这一切,还证明了宪兵曾连续3天追捕他的情况。

  逃脱宪兵部队后,余之富回到家,老老实实地种田,也跑生意。1949年春,国民党抓征兵又抓到了他。他本来块头大,有文化,受过宪兵训练,不几天宣布他为中队长。中队不足20人,都是新抓来的农村青年。叫“中队”是向上级要空饷。上级威胁他,你要是不当中队长,就追究你从宪兵队逃跑的事,你就等“军法从事”吧。就这样,他只好当下去。不过,他约束他的“弟兄”们:共产党快要得天下,不跟共产党打仗;我们是当地人,不要去为难乡亲们,给自己留条路。

  “中队长”当了几个月,接到上级命令,队伍开拔到广济万丈湖。湖边是长江,码头上停着船,四面八方的兵都往这里靠,到处乱嘈嘈。余之富意识到国民党已兵败如山倒,要溃逃,悄悄告诉他的“弟兄”们:国民党要跑,我们也准备跑,千万莫上船,往湖中间的芦苇丛里跑,即使死也做个家乡鬼。结果,五六个“弟兄”跟着他开了小差,淌着湖中泥和水,在芦苇丛中艰难地往湖中间走。离岸大约两三里,大家以为安全了,不再走。余之富说:不行,还要走,一定走!眼看到正午,轮船汽笛响了,他们离岸边大约有四五里,江堤上的机枪也响了,湖中的芦苇成片倒下。机枪足足响了半个多小时,汽笛再次响,机枪才不响。船开走了,他们才返回湖岸,只见芦苇丛中到处是尸体,还有呻吟着躺在泥潭上等死的伤兵,国民党对待逃兵的手段也真够狠。——我们调查中,和余之富一起逃回的“弟兄”全都证明了上述情况。当年,没有逃跑的几个“兄弟”上了船,辗转到台湾。两岸关系缓和后,有两个“兄弟”回家乡探亲,说他们在台湾的日子不好过,人到老年还没成个家。他们抱着余之富哭,后悔当初没听“中队长”的话。

  余之富参加国民党,宪兵队的花名册上有他名,余之富却否认,为此,我们到沙洋农场,找到关押在那里的几个宪兵,他们回忆说加入国民党是宪兵队集体行动,头头填的表,交上去就没事,没有告诉本人,因而很多宪兵都不知道自己加入了国民党。

  余老师双料“历史反革命”的专案调查结束了。区文教组请示区委开会听汇报,作出决定:余之富不是“历史反革命”,从专政队伍中“解放”出来了。宣布余之富老师“解放”时,他的眼泪夺眶而出,紧拉着我和郑伯成的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作者单位:县物资局)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