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诗咏蕲春矶

发布时间: 2019-3-24 12:1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53| 评论: 0|作者: 何钟|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长江在中下游两岸,常见基岩矗立于江边,形成突出的悬崖峭壁,这是一种独特的地貌,当地人称为“矶”。据统计,从宜昌至南通,长江两岸共有125个矶,其中左岸38个,右岸87个,说明长江水流对右岸的侵蚀比左岸大。

蕲春江段,上接浠水,下界武穴,古代江段自南阳矶流入县境。郦道元《水经注·江水条》载,“江(长江)水又东迳南阳山南”,“亦曰南阳矶”。南阳矶位于今浠水县散花洲西李家弄,原属蕲春县。此为蕲春山水名称见于文献之始。嘉庆《湖北通志》载,“南阳矶,又名月石矶,接蕲水县界”。南阳矶即今浠水县之迥风矶,下流江之右岸,有黄石矶、西塞(即今黄石市矶头山,又名西塞山)和“东对九矶,所谓九蕲者也”。杨疏引会贞按语云,“九矶在今北岸拦(岚)头矶、瓮潭矶(瓮潭港)、黑矶、湖矶、水灌矶、越水矶、猫儿矶、鲹鱼矶、茅山矶”。明末清初蕲州名士顾景星谓九矶即龙峰山以西之十三矶。明弘治《黄州府·蕲州图》标为“九里十三矶”。这些矶,因江水冲刷,或形变名更,或沉没无名,矶多失之,今不复考。其中瓮潭矶,如今居然叫瓮潭港,位于赤西湖西部小烂泥滩前,为一长形水塘。相传是“起龙”(发洪水)造成的,此塘与附近河港相接,水注长江。

如今,长江蕲春段能够在文献上考证到的仅五矶,即龙眼矶、乾明矶、螃蟹矶、浮玉矶(即钓鱼台)、岚头矶。据清光绪八年(1882年)《蕲州志》载,蕲春江段的矶有:

龙眼矶,在江心,北宋熙宁(1068—1077)中,诏封顺济王。大观四年(1110年)立祠祀顺济王于此。据《宋史·地理志》和顾景星《白茅堂集·景定新城》载,蕲州自南宋理宗端平后,屡为蒙古军所侵。南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年),蕲州移治长江北岸龙眼矶(今蕲州轮船码头处)。明正德时,霸州贼顺流而下,商贾仓卒,舍舟匿其中,贼畏其险竟不上。矶有德于民,明嘉靖末,增高为寺,故曰龙矶寺。今出蕲州镇西门街到江堤,往北走100余米,即可见江边岩石耸立,且向江心延伸,使江水形成一股回流,此岩石便是龙眼矶。龙眼矶头向西,日落时,沐浴在晚霞夕照中,观余晖江面,波光粼粼,蔚为大观。据周勤《中国蕲春诗综》载,北宋诗人陈造、明代诗人朱绅、陈熙庠、陈溱,明代官吏谢在、周南,蕲州荆王府左长史吴稷,明代文学家吴国伦,明末清初诗人卢綋,清代诗人吴展其,晚清诗人张梦玉等历代名士文人均纷纷赋诗吟诵龙眼矶,今摘录9首。

南宋诗人陈造称蕲州龙眼矶甚小而巧,渔者聚矣,并有《蕲州龙眼矶》诗云:

谁谓石一拳,不作江流碍。

朝来扬帆西,瞥若骥历块。

龙眼风水矶,培塿视华岱。

似闻潢潦时,亦复鼓湍汇。

凿去本不难,奇巧禹所爱。

其上佳树密,其侧鱼网晒。

居惟羡渔乡,复欲老犊背。

西归尚得此,庸敌七里濑。

明代文学家吴国伦有《过龙眼矶在蕲州江心》诗曰:

片石乱流中,巍然抗佛宫。

诸天龙树表,万象蜃楼空。

花雨都成雪,涛惊不为风。

孤僧容膝处,应与海门通。

明代学者、成化四年(1468)举人、福宁知州甘莹(蕲春赤东三渡人)《龙矶夕照》诗云:

江上龙矶落照间,

无端景色最堪看。

朱华著树穿幽石,

锦色随鸥弄急湍。

沙际渔舟都泊罢,

城头戌角已吹残。

余晖敛尽西山暝,

诗客徘徊淌倚栏。

明代诗人、工部主事陈溱(蕲春人)《龙矶夕照》诗云:

石头耸目瞰江流,

正对桑榆夕照收。

霞彩映波江浪滚,

日光漾水锦鳞浮。

晚催鸦鸟寻栖所,

暝促渔翁系钩舟。

暮景满天吟不尽,

余晖犹在断矶头。

明代诗人陈熙庠《龙矶夕照》诗云:

龙矶西畔日将残,

茬苒余辉怅望间。

草树斜分高下影,

江山不变古今颜。

平林乌鸟纷纷聚,

远浦舟航个个还。

立到诗成天欲暝,

渔灯数点起前湾。

明嘉靖时曾任蕲州荆王府左长史的吴稷《龙矶夕照》诗云:

水清沙白此龙矶,

草树潇疏映夕晖。

立望人间多少事,

却输鸥鸟镇忘机。

明嘉靖八年(1529年)蕲州知州周南《龙矶夕照》诗云:

老龙厌雨化为石,

斜日更生鳞甲光。

舟子骤来惊眼处,

黄牛白马总成羊。

清代诗人吴展其(晚号雨湖渔人,蕲春人)《龙矶夕照》诗云:

含岈墨石峙波心,

吞吐烟霞起夕阴。

斜照驶催飞鸟渡,

大江怒激水龙吟。

黄昏古寺灯初上,

红烧西山日未沉。

最是英雄余恨在,

暮潮凄咽不成音。

晚清诗人张梦玉(蕲春人,咸丰初州诸生)《龙矶夕照》诗云:

薄暮上龙矶,独送斜阳没。

莫漫惜黄昏,东山有新月。

乾明矶,在蕲州城西门外大士阁南,相传罗真人飞升处,履迹犹存,南对鸿宿洲。

螃蟹矶,在蕲州城西北第一关。

新生矶,又名浮玉矶,在江心,古为江中一处晴礁怪石,随江水消涨,沉浮不定,时人称为新生矶。明万历年间,先有人在矶上建亭,曰浮玉亭,后又在矶上建文昌阁,俗称钓鱼台。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大水,阁废。亭后又在战火中被毁,钓鱼台矶尚在。明代官吏官应震、明代文学家李东阳、明末清初诗人卢綋、陈大章、清代诗人吴展其、清代文学家刘醇骥、清末民初诗人何九香等历代文人纷纷写诗吟诵浮玉矶,今选录8首。

明代文学家李东阳(1447—1516)《蕲州江中怪石》诗云:

突兀山城抱此州,

江间怪石拥戈矛。

随波草树愁生隙,

骇浪蛟龙却避流。

岂有岹峣能砥柱,

再多冲突向行舟。

凭谁一诚君山手,

月落江平万里秋。

明代邹志隆《登浮玉矶》诗云:

石阁凌虚势欲飞,

江沙积玉动浮矶。

平分堞雉当轩出,

遥带舠凫入槛依。

白社未招心亦醉,

青山有分愿非违。

使君好述风流事,

赤壁移来在水沂。

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士官应震《过齐昌登浮玉矶》诗云:

万顷茫茫片石浮,

孤亭独障大江流。

月明有影鲸鲵惧,

风吼无心波浪休。

吴楚两分天堑在,

衡庐一望帝乡收。

斜阳不尽登临兴,

迟我重来作赋秋。

明末清初诗人卢綋《浮玉晴沙》诗云:

流引晴江一练澄,

莹沙波涌石崚嶒。

孤亭柱藐摇空出,

杰阁窗虚入汉凭。

春到连汀吹杜若,

夜深依岸起渔灯。

拟将七曲陪三岛,

呼吸瑶京且任升。

初清文学家、诗人陈大章《蕲州浮玉矶》诗云:

浮空此突兀,架阁绝人群。

树挂千帆雨,江流四面云。

鱼龙争窟宅,天水共氤氲。

遥想趺跏处,清秋拥衲裙。

清初文学家、诗人刘醇骥(1607—1675)《蕲州浮玉矶》诗云:

怡亭旧落月中央,

奔突东矶更混茫。

直劈江心帆路稳,

远垂虹背钓台荒。

天围鹤浪千峙隔,

风往神灯六月凉。

楚客白萍萧瑟里,

何须听雪上瞿塘。

清代诗人吴展其(蕲春人)《浮玉晴沙》诗云:

新矶浮玉拥孤岑,

小雨初晴客舫轻。

浅渚沙痕淘浪白,

短桥山色渡江青。

平连远水玻璃镜,

倒映遥天翡翠屏。

隔岸何人弹落雁,

西风一曲忆湘灵。

清末民初何九香(蕲春黄柏城人)《蕲州浮玉矶》诗云:

四顾苍茫倦眼开,

只身如在小蓬莱。

危楼矗矗高千仞,

乱石垒垒耸一堆。

东去云帆纷若叶,

西来风浪怒如雷。

凭栏不尽滔滔感,

谁是中流砥柱材。

今蕲州镇南门外的长江江心处,仍耸着一座四四方方的塔台,它便是钓鱼台。钓鱼台为青石垒建,每方均为4米宽,距江堤约40米。钓鱼台于烟波浩渺的江中伸展身姿,即便是朔风怒号江水干涸的冬季枯水期,也不见它很高的塔身,更令人称奇的是,虽历次大洪水期间滔滔江水始终未能漫淹过台面,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新中国成立不久,钓鱼台就安装上以电瓶作电源无人监视高达5米的航标灯塔,日夜闪烁的灯光替航行于长江中的船舶引航。

岚头矶,位于蕲春县南部管窑镇,亦名拦头矶,江边多红石,一说长江江雾漫红石矶,取雾漫矶头之意;一说船行此处江面上,迎面见拦头石矶,故名。岚头矶今为蕲春长江重要港口,地理位置优越,港区岸基稳定,水面宽阔,水流平缓,无封冻史,常年水深8米以上,可停靠5000吨级船舶,为理想的天然良港。蕲春籍台胞曹之冠赋诗《岚头矶》曰:

矶竖岚头即码头,

小轮横渡大江流。

北登车上通漕镇,

辐射东西展伟猷。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