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抖音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名列正史的蕲春人

发布时间: 2019-3-23 16:3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1|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王树明|新闻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这里所说的正史,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二十四史。二十四史是我国古代二十四部的总称。什么叫“正史”?在《隋书经籍志向》里,有“世有著述,皆拟班、马,以为正史”的记载,也就是说,以司马迁、班固的著作为标准才算为正史。清代乾隆皇帝就从浩瀚的史籍中,钦定了“二十四部史书”。从此,正史就专指这“二十四部史书”。

  名垂青史是人生的追求,由于史书篇幅有限,终究能上正史的人极少。蕲春县的历史虽然悠久,若从正史中去寻找古代蕲春人踪迹,也是屈指可数的。

  在古代,蕲春与蕲州属于两个概念,蕲州作为府、州、道、路等行政区划都存在过,蕲春作为郡、县也同时存在。以上两个概念,其地域也是大小不同的。在有关史籍之中,蕲州、蕲春籍的名人一般是记为蕲州人。他们的事迹都以列传的形式出现,有的文字写得稍多,有的文字写得简略。

  本文所述的均为蕲春人,而非辖鄂东数县的蕲州人。唐代及以前的蕲州人似不见史传。到宋代,有蕲春吴淑一家四代在《宋史》中有传。见于正史的蕲春人有吴文正、吴淑、吴遵路、吴瑛、张成、康茂才、康铎、李言闻、李时珍、周祈等10人。本文叙述的是这些名人在史书上的记载。

  一、吴文正,吴文正是吴淑之父,原为润州丹阳(今江苏镇江丹阳市)人。他初为润州书记之职,曾为蕲春县令,后来就携夫人艾氏安家于蕲。他在《宋史》中未单独立传,事迹附在其子吴淑传中。

  吴淑之“父文正,仕吴,至太子中允。好学,多自缮写书”(见《宋史卷二百文苑三》)。因此我们知道,吴文正曾仕吴为官,在吴国做到了太子中允之

  职。这是唐贞观初年改太子中舍人为太子中允的官职,是太子左春坊之属官。太

  子左春坊中有左庶子二人,正四品上,太子中允二人,正五品下。宋随唐制,左庶子之职,其任务是掌侍从,赞相礼仪,驳正启奏,临省封题,而太子中允就是左庶子的副职。凡是皇太子从事大祀及参加朝会、出行、外出办事等,都要负责,太子回归宫内,则予以解除。可见太子中允是皇太子身边的重要人物。

  吴文正仕吴为官,吴是五代十国的吴国。历史学家认为,从公元907年朱温灭唐到960年北宋建立,短短的54年间,中原相继出现的梁、唐、晋、汉、周五个朝代,史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同时,在这五朝之外,还相继出现了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即荆南)和北汉十个割据政权,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公元902年,杨行密受封为吴王,所占的疆域包括江苏、安徽、湖北、江西等省的一部分,937年为南唐取代,历四主,共36年。吴文正就是当时吴国的太子中允,他为官期间,好学不辍,特别喜欢亲自誊写所读之书,以作收藏。他的生平事迹在《宋史》中附在吴淑传里。

  二、吴淑(947-1002),吴文正之子,祖籍丹阳,随父住蕲春,为蕲春人。

  “吴淑,字正仪,润州丹阳人。父文正,仕吴,至太子中允。好学,多自缮写书。淑,幼俊爽,属文敏速。韩熙载、潘佑,以文章著名江左。一见淑,深加器重。自是,每有滞义,难于措词者,必命淑赋述。以校书郎、直内史。

  江南平,归朝,久不得调,甚穷窘。俄以近臣延荐,试学士院,授大理评事。预修《太平御览》、《太平广记》、《文苑英华》。一日,召对便殿,出《古碑》一编,令淑与吕文仲、杜镐读之。历太府寺丞、著作佐郎、始置秘阁,以本官充校理。尝献《九弦琴、五弦阮颂》,太宗赏其学问优博。又作《事类赋》百篇以献,诏令注释,淑分注,成三十卷上之,迁水部员外郎。

  至道二年,兼掌起居舍人事。预修《太宗实录》,再迁职方员外郎。时诸路所上《闰年图》,皆仪鸾司掌之。淑上言曰:‘天下山川险要,皆王室之秘奥、国家之急务,故《周礼》职方氏,掌天下图籍。汉祖入闗,萧何收秦籍,由是周知险要。请以今闰年所纳图,上职方。又州郡地理,犬牙相入向者,独画一州地形,则何以傅合他郡?望令诸路转运使,每十年各画本路图一,上职方。所冀天下险要,不窥牖而可知九州岛轮,广如指掌,而斯在从之’。会诏询御戎之策,淑抗疏请用古车战法,上览之,颇嘉其博学。咸平五年卒,年五十六。

  淑性纯静好古,词学典雅。初王师围建业,城中乏食,里闬有与淑同宗者,举家皆死,惟存二女孩,淑即收养如所生,及长嫁之。时论多其义,有集十卷,善笔札,好篆籕,取《说文》有字义者,千八百余条,撰《说文五义》三卷,又著《江淮异人录》三卷,《秘阁闲谈》五卷。子安节、让夷、遵路,皆进士及第。遵路,官至祠部员外郎、秘阁校理”(见《宋史卷二百文苑三》)。

  从吴淑传得知,吴淑祖籍润州丹阳,后随父母住蕲春。他自幼受父亲影响,喜爱读书。进士及第后,为宰相徐弦之婿。初为丹阳县尉,所写的文章,受到当时江左名士韩熙载、潘佑的器重。从那以后,他们凡是遇到难于措词、不易表达的地方,就请吴淑来表述,由此被推荐任命为朝中的校书郎,后升直内史之职。校书郎属秘书省,正九品上,掌管校勘书籍,订正讹误。甚至还掌鉴定书画之事。直内史相当于门下省的起居郎,或称左史,为朝中记言之官,修记言之史;而右史则是记事之职,修记事之史。江南平定之后,吴淑回到宋京开封,但很长时间得不到升迁,因此生活穷困窘迫。由于受到朝中近臣的连续推荐,他通过学士院的考试,被授为大理评事之职,为从八品下。大理寺是掌邦国折狱详刑之理的机构,主要官员为从三品。由于吴淑治学严谨,加上皇帝慧眼识珠,故吴淑被选中参与修撰了《太平御览》、《太平广记》、《文苑英华》等三部影响深远的大型类书。参与编纂《太平御览》等书之时,吴淑已升任太府寺丞,为从六品上。太府寺卿,掌邦国财货之政令;太府寺丞则掌判寺事,凡左、右藏库帐目禁人之有见者,如请受、输纳、人名、物数都著录于簿书。

  吴淑在京城只做到六品官,他于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逝世,享年56岁。吴淑生有三个儿子,长子安节,次子让夷,三子遵路,都是进士及第。特别是吴遵路,官至祠部员外郎、秘阁校理之职。安节、让夷两个儿子的事迹不详。

  三、吴遵路(?-1043),是吴淑的第三子。祖籍镇江,为蕲春人。“吴遵路,字安道。父淑,见《文苑传》。第进士,累官至殿中丞,为秘阁校理。章献太后称制,政事得失,下莫敢言。遵路条奏十余事,语皆切直忤太后意,出知常州。尝预市米吴中,以备岁俭,已而果大乏食,民赖以济。自他州流至者,亦全十八九。累迁尚书司封员外郎,权开封府推官,改三司盐铁判官,加直史馆,为淮南转运副使。会罢江淮发运使,遂兼发运司事。尝于真、楚、泰州、高邮军,置斗门十九,以蓄泄水利,又广属郡常平仓,储畜至二百万,以待凶岁。凡所规画,后皆便之。迁工部郎中坐失。按蕲州王蒙正,故入部吏死罪,降知洪州,徙广州,辞不行。是时,发运司既复置使,乃以为发运使未至,召修起居注。元昊反建,请复民兵,除天章阁待制。河东路计置粮草受诏料,拣河东乡民可为兵者,诸路视以为法。进兵部郎中,权知开封府。驭吏严肃,属县无追逮。时宋庠、郑戬、叶清臣,皆宰相吕夷简所不悦。遵路与三人,雅相厚善。夷简忌之,出知宣州。上《御戎要略》、《边防杂事》二十篇。徙陜西都转运使、迁龙图阁直学士,知永兴军。被病,犹决事不辍。手自作奏。及卒,仁宗闻而悼之。诏遣官护丧还京师。遵路幼聪敏,既长,博学知大体。母丧庐墓,蔬食终制。性夷雅慎重,寡言笑、善笔札。其为政,简易不为,声威立朝,敢言无所阿,倚平居,亷俭无他

  好。既没,室无长物。其友范仲淹,分奉赒其家,子瑛,为尚书比部员外郎,不待老而归”(见《宋史卷四百二十六列传第一百八十五循吏》)。

  吴遵路自幼聪敏,其舅父为兵部侍郎陈彭年,总以“远器”赞许之。与兄安节、让夷一样,也是进士出身。为大中祥符五年(公元1012年)及第,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以太常博士为殿中丞,为秘阁校理、同知礼院。殿中丞为殿中省的属官,从五品上。吴遵路直忤太后之意,被革去殿中丞之职,离京到常州为知州。

  他在常州(今江苏常州)为官时,曾预先从市面上大量购买粮米,说是储米备荒,准备粮食歉收时使用。后来,果然常州遭灾,市面严重缺粮,市民真的赖以渡过难关。甚至来自邻州邻县的流民,也全活十之八九。

  后来,吴遵路又升为淮南转运副使。职位为正六品上。几年后,又调为兵部郎中,权知开封府、宣州(今安徽宣城)知州、陕西都转运使、迁龙图阁直学士,知永兴军。为正三品官员。庆历三年(公元1043年)逝世。

  吴遵路从小就十分聪明机敏。长大后,学问渊博而深知大体。母亲去世后,他在墓旁筑庐守墓,以粗蔬淡食守完丧期。他性格平和高雅,谨慎而稳重,平时不善言笑,但擅长书法。在任期间,治理政事简明易行,不狐假虎威。在朝堂上,他正直敢言,不阿谀奉承和依附别人。平时居家廉洁节俭,没有不良嗜好。与朋友

  交往,开始平淡,久而弥笃。到去世之后,家里竟然没有留下什么贵重的物品。他的挚友就是留下那句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听其次子范纯仁在蕲州为知州时说,吴家在蕲州的生活十分困窘,就分出自己的俸禄来接济其家人。后来,吴遵路的儿子吴瑛,也由进士出身而做到了尚书比部员

  外郎。但是,吴瑛没有做到退休就回到蕲州老家了。吴遵路的女儿女婿,当时也都小有名气。

  纵观吴遵路一生,仕途坎坷,几起几落,官至龙图阁直学士之职,平生磊落坦荡,鞠躬尽瘁,死后家中竟无长物,这实在值得我们掩卷长思。

  四、吴瑛(1021-1104),是当时的蕲州蕲春县人。“吴瑛,字德仁,蕲州蕲春人。以父龙图阁学士遵路,任补太庙斋郎监、西京竹木务签书、淮南判官。通判池州、黄州,知郴州,至虞部员外郎。治平三年,官满如京师。年四十六,即上书请致仕。公卿大夫知之者,相与出力挽留之,不听。皆叹服,以为不可及。相率赋诗、饮饯于都门,遂归蕲。有田仅足自给,临溪筑室,种花酿酒,家事一付子弟。宾客至必饮,饮必醉。或困卧花间,客去亦不问。有臧否人物者,不酬一语,但促奴益行酒,人莫不爱其乐易而敬其高。尝有贵客过之,瑛酒酣而歌,以乐器扣其头为节,客亦不以为忤。视财物如粪土,妹婿辄取家财数十万贷人,不能偿。瑛哀之曰:‘是人有母,得无重忧?’召而焚其劵。门生为治田事,历岁,忽谢去。曰:‘闻有言某,簿书为欺者,谊不可留。’瑛命取前后文书示之,盖未尝发封也。盗入室,觉而不言,且取其被。乃曰:‘他物唯所欲,夜正寒,幸舍吾被。其直率、旷达类此。哲宗朝,有荐之者,召为吏部郎中,就知蕲州,皆不起。崇寜三年,感疾,即闭阁,谢医药。至垂絶不乱卒’,年八十四”(见《宋史卷四百五十八隐逸中》)。

  吴瑛因其父龙图阁直学士吴遵路,荫袭为太庙斋郎之职,这是从八品官,为太常寺的属官。后又为西京(今河南洛阳)竹木务签书之职、淮南(今安徽淮南)判官之职。通判池州(今安徽池州)、黄州(今湖北黄冈),后升为郴州(今湖南郴州)知州,任期到后升至虞部员外郎。这是虞部郎官,为正七品官。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46岁,上书请求早日退休,获准后回归蕲州故里,也就是回到今天的罗州城旧址居住。

  吴瑛回到蕲州之后,购有少量田地,在西河驿的白云山下临溪筑室,种花酿酒,把所有的家事,都托付给自己的儿孙们。每当慕名探访的宾客来家,他必定与之痛饮,可是每饮必醉。酒醉之后,或困卧花间,或自归堂屋,客人告别离去,他也不闻不问。酒席之间,当朋友们有议论人物的是非时,他从不随声附和、应酬一语,只管催促仆人更加殷勤地敬酒,人们都爱他豪爽快乐,并进而崇敬其清高。

  吴瑛之家虽不富裕,然而他却视财物如粪土。有一次,他妹夫取家财数十万贷给别人,可是那人到期却不能偿还。吴瑛听说后,叹息说:“这个人正遭母亲病逝,我们怎么能给他双重的难处让他过不去呢?”他将妹夫叫来,让他当那人的面焚毁书写的借券,表示由自己代还。有一个学生为了买田的事放不下心来,过年后,忽然辞谢要回去。说道:“听说有人写信给老师,说我轻慢老师,因此,不讲情谊的学生不可久留。”吴瑛当即让人取出与那人前后来往的书信让学生看,却见信都未曾启封。有一个盗贼夜间到吴家行窃,吴瑛却觉而不言,当盗贼来取他盖的被子时,他才说:“其他物件让你所取。今夜深寒冷,你就不要拿我的被子吧”。他直率、旷达的处事风格,大多与此相同。

  宋哲宗赵煦元祐间(1086-1094),有人向皇上推荐吴瑛,皇上召他为吏部郎中,他不应诏,后命他就近在蕲州任知州,他也不听诏赴任。崇宁三年(公元1104年),他感到身体有病,就关闭学舍馆阁,谢绝医药。到临终时也神志清楚而不乱,终年84岁。苏东坡闻讯后,赋诗纪念:“稽山不是无贺老,我自兴尽回酒船。恨我不识元鲁山,恨君不识颜平原。铜驼陌上会相见,握手一笑三千年”(见《黄州府志》卷四十庶闻、《潘子真诗话》)

  五、张成(1225-1293),宋末元初的蕲州人。在明代宋濂等编纂的《元史》中,张成是一个有姓无名的百户、总管之官。在《元史卷二0八列传第九十五回日本》天下记载:张总管以百户之职。于元世祖至元十八年正月,随右丞相阿

  剌罕、右丞范文虎及忻都、洪茶丘等所率的十万军人远征日本,八月一日至九日在日本附近大战,后元军兵败,他死于此役。那么,事情是否真是这样呢?经笔者多方查证,原来事实并非如此。但《元史》确实是这样记载的:“……六月,阿喽罕以病不能行,命安塔哈代总军事。八月,诸将未见敌,丧全师以还。乃言至日本,欲攻太宰府,暴风破舟,犹欲议战,万户厉德彪、招讨王国佐、水手总管陆文政等,不听节制,辄逃去。本省载余军,至合浦散,遣还乡里。未几,败卒于阊脱归。言:‘官军六月入海,七月至平壶岛,移五龙山,八月一日,风破舟。五日,文虎等诸将,各自择坚好船乘之,弃士卒十余万于山下。众议推张百户者,为主帅,号之曰:张总管(即张成)。听其约束,方伐木,作舟欲还。七日,日本人来战,尽死。余二三万,为其虏去。九日,至八角岛,尽杀蒙古、高丽、汉人。谓新附军为唐人,不杀而奴之,阊辈是也。’盖行省官议事不相下,故皆弃军归。久之,莫青与吴万五亦逃还,十万之众,得还者三人耳”。(《元史》卷二0八列传第九十五日本)。

  “……壬辰,以开元等路六驿饥,命给币、帛万二千匹,民鬻妻子者,官为赎之,诏:征日本军回所在,官为给粮。实都洪察球尔、范文虎、李庭、金方庆诸军船,为风涛所激大失利,余军回至髙丽境,十存一二,设醮于上都寿宁宫,赐鸿济古尔部及茂齐哩克等,羊马价及重嘉努等助军羊马钞……

  ……壬寅,赐征日本将校,衣装、币、帛、靴帽等物有差……”(《元史》卷十一始祖纪)。

  另据明代陈邦瞻的《元史纪事本末》卷四“日本用兵”一节记载:“……八月,范文虎等丧师遁还。上言:初至日本,欲攻大宰府,暴风破舟,犹欲议战,万户厉德彪、招讨王国佐等,不听节制辄逃去,本省战,余军还合浦,散遣还乡里。未几,败卒于阊归,言官军六月入海,七月至平壶岛,移五龙山。八月一日,风破舟。五日,文虎等诸将,各自择坚好船乘之。弃士卒十余万于山下,众议推张百户者为主帅,方伐木作舟欲还。七日,日本人来战尽死,余二三万为其虏去。九月,至八角岛,尽杀蒙古、高丽、汉人,谓亲附军为唐人,不杀而奴之,阊辈是也。盖行省官议事不相下,故皆弃军归。久之,莫青、吴万五者,亦逃还。是役也,十万之众得还者,三人而已。”

  笔者从《元史》等引用的上述资料中,确实可以看出张成是死于此役的。然而,真实的张成在那次战役中并没有死,而且还健康地回到了京城。

  张成生于南宋理宗宝庆元年(公元1225年),为蕲州上百户,后为敦武校尉、元朝十万远征士卒的总管。至元十二年(公元1275年)正月十一日,张成率军随蕲州知州管景模一起,归附元朝后,元军留万户带塔儿及张成等率兵丁留守蕲州,随时听从元军征召(见《元史始祖纪、伯颜传》)。

  至元十六年(公元1279年),元朝廷以百户之俸,诏选张成入京,他带领妻孥与八十六名士兵入京,被任命为京师侍卫。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正月,因日本对元政府不恭,元世祖忽必烈决定出兵征讨,张成亦奉命随十余万元军远征日本。元军从东北出境,过朝鲜半岛入海。八月,元军到达离日本不远的海岛上,突然遭到飓风袭击,兵员辎重损失很大。高级将领范文虎等众将领皆率先跳上坚船,只顾自己逃命要紧。他们丢下十万士兵于日本的五龙山下不管不问。由于地形不熟,粮草损失惨重,士兵们均觉生还无望。就在这十万大军群龙无首之际,众士兵齐声推举张成为军中主帅,并称他为“张总管”。当他被推举为总管后,首先即率众上山伐木,抢修战船。二是日夜派出小股部队防守,以防日军偷袭。就这样,他们终于修好战船,击退日军的数次进攻,最后率领散落的士兵们成功地借道高丽(今朝鲜半岛),返回元大都(今北京),受到朝廷嘉奖。

  张成率军回大都后,继续在卫戍部队中服役。至元三十一年(公元1294年)四月六日,病逝于金州屯田任所,享年69岁。遗体被他的后代安葬在金州。他去世已700余年,“皇元敦武校尉、管军上百户张成之墓”碑,于1925年被日本学者岩间德也在金州城北门外的岱宗寺菜地内发现,现收藏于旅顺博物馆。

  从碑文中知张成戎马一生,先后经历了筑守州城、归附元朝、入侍元都、乾山伐木、东征日本、平定乃颜、屯守奴儿干、屯田辽东,最后客死金州屯田任所,其经历极为特殊。张成也是从蕲春走出去后,有确切记载其一生重要活动事迹的元代武将之一。

  六、康茂才(1313-1369),在《明史》中,明初的武将康茂才,被明太祖封为蕲国公,是明朝的开国功臣。《明史

  康茂才传》原文如下:

  康茂才,字寿卿,蕲人。通《经》、《史》大义,事母孝。元末,寇乱陷蕲,结义兵,保乡里。立功自长官,累迁淮西宣慰司都元帅。太祖既渡江,将士、家属留和州。时,茂才移戍采石,扼江渡。太祖遣兵数攻之,茂才力守。常遇春设伏,歼其精锐。茂才复立寨天宁洲,又破之,奔集庆。太祖克集庆,乃帅所部兵降。太祖释之,命统所部从征。明年,授秦淮翼水军元帅,守龙湾,取江阴马驮沙,败张士诚兵,获其楼船。从廖永安攻池州,取枞阳,太祖以军兴,民失农业,命茂才为都水营田使,仍兼帐前总制亲兵左副指挥使。

  陈友谅既陷太平,谋约张士诚合攻应天,太祖欲其速来破之。知茂才与友谅有旧,命遣仆持书,绐为内应。友谅大喜,问:“康公安在?”曰:“守江东木桥。”使归,太祖易桥以石,友谅至,见桥愕然,连呼“老康”莫应,退至龙湾,伏兵四起,茂才合诸将,夺击大破之。太祖嘉茂才功,赐赉甚厚。明年,太祖亲征友谅,茂才以舟师从。克安庆、破江州,友谅西遁,遂下蕲州、兴国、汉阳,沿流克黄梅寨,取瑞昌,败友谅八指挥,降士卒二万人,迁帐前亲兵副都指挥使。攻左君弼,庐州未下,从援南昌,战彭蠡,友谅败死。从征武昌,皆有功,进金吾侍卫亲军都护从。大将军徐达,再攻庐州,克之。取江陵及湖南诸路,改神武卫指挥使,进大都督府副使。士诚攻江阴,太祖自将击之。比至镇江,士诚已焚瓜洲遁。茂才追北至浮子门,吴军遮海口,乘潮来薄,茂才力战大败之,捣淮安马逻巷,拔其水寨,淮安平。寻拔湖州,进逼平江,士诚遣鋭卒迎斗,大战尹山桥。茂才持大戟督战,尽覆敌众,与诸将合围,其城军齐门,平江下。还取无钖,迁同知大都督府事兼太子右率府使。洪武元年,从大将军经略中原,取汴、洛,留守陕州,规运馈饷,造浮桥渡师,招徕绛、解诸州,扼潼关秦兵不敢东向。茂才善抚,绥民立石颂徳焉。三年,复从大将军征定西,取兴元,还军道卒,追封蕲国公,谥武康。子铎,年十岁,入侍皇太子,读书大本堂,以父功封蕲春侯,食禄一千五百石,予世劵。八年,督民垦田凤阳,征辰州蛮,平施、叠诸州,从大将军达北征,又从征南将军傅友徳征云南,克普定,破华楚山诸寨,卒于军。年二十三,追封蕲国公,谥忠愍。子渊,幼未袭,授散骑舍人,已坐事革冠服,勒居山西,遂不得嗣。弘治末,录茂才后为世袭千户(见《明史》卷一百三十列传第十六清张廷玉等奉敕修)。

  康茂才的事迹被宋濂撰写在《康茂才神道碑铭》之中。后来,清朝修撰《明史》时,记载康茂才事迹就是按《神道碑铭》内容撰写的。笔者曾将《神道碑铭》译为白话后,载入本刊的2009年第2期。

  七、康铎(1358-1382),字伯声,蕲州蕲春人,明代蕲国公康茂才的长子,因父功袭封为蕲春侯之职,食禄一千五百石,后增一千石,并持有“功臣铁券”其事迹附在其父康茂才传内(见《明史》卷一百三十列传第十八

  康茂才传)。

  康铎持有“功臣铁券”的经过如下:

  “功臣铁券:洪武二年,太祖欲封功臣,议为铁券,而未有定制。或言台州民钱允一,有家藏吴越王镠唐赐铁券,遂遣使取之,因其式而损益焉。其制如瓦第,为七等。公二等,一髙尺,广一尺六寸五分;一髙九寸五分,广一尺六寸。侯三等,一髙九寸,广一尺五寸五分;一髙八寸五分,广一尺五寸;一髙八寸,广一尺四寸五分。伯二等,一髙七寸五分,广一尺三寸五分;一髙六寸五分,广一尺二寸五分。外刻历履、恩数之详,以记其功,中镌免罪减禄之数,以防其过。字嵌以金。凡九十七副,各分左、右。左颁功臣,右藏内府,有故则合之,以取信焉。三年,大封功臣,公六人,侯二十八人,并赐铁券。公:李善长、徐达、李文忠、冯胜、邓愈、常茂。侯:汤和、唐胜宗、陆仲亨、周德兴、华云龙、顾时、耿炳文、陈德、郭子兴、王志、郑遇春、费聚、吴良、吴桢、赵庸、廖永忠、俞通源、华高、杨璟、康铎、朱亮祖、傅友徳、胡美、韩政、黄彬、曹良臣、梅思祖、陆聚。二十五年,改制铁券,赐公:傅友德;侯:王弼、耿炳文、郭英及故公:徐达、李文忠、侯:吴杰、沐英凡八家。永乐初,靖难功臣亦有赐者(《明史》卷六十八志第四十四铁卷)。

  我们从上文知道,康铎因父功,被授“功臣铁券”的事实经过。他是前后42位持“铁券”人之一。康铎年少时就有父亲的风骨,聪明颖异,讨人喜爱。1368年,十岁的康铎,随侍太子朱标一起在皇宫中的大本堂读书,他读书非常用功。有一天,明太祖朱元璋亲自到大本堂查看太子读书情况,见到康铎读书如此用功,亲赐八个字来鼓励他:“谨承祖业,爱尔勤功”。

  康铎从大本堂读书成人之后,他受命前往朱元璋的老家凤阳府(今安徽凤阳)开垦荒田,屯田驻守。1375年,十八岁的康铎从军破敌,统兵讨平辰州(今湖南沅陵)。他又从大将军徐达北征,讨平施州(今鄂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叠州(今甘肃临潭县西南和白龙江上游)等当地的山民。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九月,随征南将军傅友德三十万大军远征云南。大军长途奔袭,出奇制胜,元朝军队纷纷溃退。康铎率军一鼓作气于十一月克普定(今贵州安顺市普定县),生擒土知府安锁。随后灭掉了元梁王军队的主力,占领曲靖(今云南曲靖)后,梁王于十二月二十二日逃离昆明自杀,次日明军进占昆明,梁王右丞观音保等余部出城归降。他又破华楚山(今贵州安顺市境内)诸寨。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在征讨云南大理时,不幸殁于军中,享年二十三岁。朱元璋闻讯,封赠康铎为“宣力武臣蕲国公”,谥号为“忠愍”。

  他的兄弟康鉴,以父康茂才荫袭为广西指挥使;他的儿子康渊,年幼,以父康茂才荫袭为散骑舍人。长大后,因参与犯罪,革去冠带职务,勒令迁居山西,因此未得袭封。还有康镇,事迹不详,或是康渊之名吧。明弘治末年(公元1505年),朝廷录康茂才后裔康永(为康铎的玄孙),荫袭为千户之职。

  《明史》中还有蕲春的名医李言闻、李时珍父子。

  八、李时珍(1518-1593),是著名的药物学家,在《明史》中有传,其传原文如下:

  李时珍,字东璧,蕲州人。好读医书,医家《本草》自神农所止三百六十五种,梁陶弘景所增亦如之。唐苏恭增一百一十四种,宋刘翰又增一百二十种,至掌禹锡、唐慎微辈,先后增补,合一千五百五十八种。时种大备,然品类既繁,名称多杂,或一物而析为二三,或二物而混为一品,时珍病之。乃穷搜博采,芟烦补缺,历三十年,阅书八百余家,稿三易而成书,曰《本草纲目》。增药三百七十四种,厘为一十六部,合成五十二卷,首标正名为纲,余各附释为目,次以集解,详其出产、形色,又次以气味、主治、附方,书成将上之朝,时珍遽卒。未几,神宗诏修国史,购四方书籍。其子建元,以父遗表及是书来献,天子嘉之,命刊行天下。自是,士大夫家有其书。时珍官楚王府奉祠正,子建中,四川蓬溪知县(见《明史》卷二百九十九列传一百八十七方伎清张廷玉等撰)。

  李时珍撰写《本草纲目》一书,于1596年在南京出版,李时珍未等到该书出版,于1593年病逝。《本草纲目》集李氏祖孙3代人30年之心血,参考952种经史子集书籍,终于为世界留下了一部珍贵的科学巨著。然而王世贞在为《本草纲目》写序时称,李时珍参考经史子集“八百余种”,故后来清张廷玉等撰《明史李时珍传》也说是“阅书八百余种”,导致以讹传讹,李时珍实际引用书目为952种。其中引用历代医家书目有361种,引用经史子集591种(见《本草纲目》序例第一卷)。他的父亲李言闻,《明史》中无传,只有艺文志中记有他的著作。其他人的著作中也有李言闻的记载,仅录记载的如下:

  九、李言闻(1485-1562),号月池,以医为业。在《明史》中的记载原文如下:

  李言闻,《四诊发明》四卷。李时珍,《濒湖脉学》一卷;《奇经八脉考》一卷;时珍《本草纲目》一书,用力深久,详方伎传(见《明史》卷九十八志第七十四艺文三清张廷玉等撰)。李言闻与蕲州顾家来往密切。顾厥在《顾氏家传》中曾为李言闻立传。他对其子李时珍影响极大。

  李言闻,《四诊发明》八卷。李时珍,《濒湖脉学》一卷;又《奇经八脉考》一卷。李时珍父,号月池翁(见《千顷堂书目》卷十四清黄稷撰)。

  李言闻,《痘疹证治》、《痘疹要诀》(不分卷)。(另见李时珍撰《本草纲目》参考书目)(见《赤水元珠》卷二十七上明孙一奎撰)。

  李言闻,《艾赞》:产于山阳,采以端午;治病炙疾,功非小补。附录:“千年艾”:《本草纲目》:千年艾,出武当太和山中。小茎高尺许,其根如蓬蒿,其叶长寸余。无尖桠,面青、背白,秋开黄花,如野菊而小;结实如青珠丹颗之状。三伏日采叶、曝干,叶不似艾,而作艾香,搓之即碎,不似艾叶成茸也。气味辛,微苦,温无毒,治男子虚寒、妇人血气诸痛(见《御定佩文斋广群芳谱》卷九十五翰林院编修汪等十九人编篡)。

  参:参似人形,力大白者切之,须有金井、玉栏、土木参,明润不白,盖上党紫团之类乎?近以泡参,胶接小参,殊自难辨。市上节参,似小菖蒲而曲,乃参芦也。(芦可涌吐,虚人用以发散,亦可同黄茋、萎蕤用之)。江楚、岭北大山,亦有三桠五叶生树阴者,其味淡;直茎紫而叶如青葙两开者,沙参也。《乘雅》曰:“人参天地,故以名之(音骖)”。卫气日行,阳道则寤,夜入五脏则寐,凡病张惶不能假寐者,人参入口,便得安寝。急走衔参不喘,此亦视其人耳。能回元气于垂亡,能理一切虚证。气虚者固宜,血虚亦不可缺。无阳则阴无以生。李言闻、薛立斋详矣(见《物理小识》卷五明方以智撰)。

  从上面引用的书目内容看,李言闻的著作除《四诊发明》一书外,还有《痘疹证治》、《痘疹要诀》两书,还有《蕲艾传》、《人参传》等著作。

  十、周祈(1526-1592),在《明史》中无传,但他的著作在《明史》艺文志中有记载,具体记载如下:

  周祈,《名义考》十二卷,(收入杂家类),(见《明史》卷九十八志第七十四艺文三大学生张廷玉等奉敕修)。

  周祈,明代的蕲春人,有《名义考》十二卷。邑人周勤先生曾撰专文介绍。

  综上所述,蕲春在历史上入正史的有十人。其中张成、康氏父子为立功之人,吴淑父子、李时珍父子为立言之人。因此他们的事迹才被史学家记入正史而名垂千古、百世流芳。

  (作者单位:县教育局)
下一篇:蕲春明清藏书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