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李时珍故里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城南旧事——抗日战争时期的蕲州(上)

发布时间: 2020-10-22 10:0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2|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1938年10月8日(农历民国廿七年八月十五中秋节),万里无云,月光如镜照着大地,冷冷清清,象征着一种凄凉悲慘之景。我可爱的山河——古城蕲州,沦陷了!

  敌人乘着皎洁的月光,陆路从广济(今武穴市)踏入蕲州,有汽车、马队和步行的。在此之前,敌人收买了一些汉奸败类,沿公路两侧的山顶上插上了日本太阳旗,虚张敌人声势。

  前批进入蕲州的是日军“宣抚班”,戴有显明的袖章,白底红字。他们宣扬日军所谓的德政,在天主教第二难民所讲了一些屁话。什么中日亲善,皇军爱民等。民众有谁愿听他们的宣传?日军还在难民所门外树了一块牌子,上面写道:“急告中国民众。孔圣经道还源。”是用中文写的。

  继续开进的日军,有朝鲜人、蒙古人,还有伪满汉奸这帮家伙,坏透极了!奸掳烧杀都是他们干的。

  上河口的浮桥,国军撤退后,将其全部拆毁,日军过不去。水上又无船,所以大批日军都拥挤在蕲州。长江防线从田家镇(今属武穴市)要塞至矶头山(今黄石西塞山)这一带江面,国军都布了水雷,这一带炸掉敌人大小舰艇不少,迫使日军水上进攻停顿。敌人又组织一批小炮舰,专门打扫江面水雷,整天用机枪扫射江面,水雷被击中,连锁爆炸,响声震天,激起江水冲天,形成一支一支天然水柱。江里的鱼类震死不少,飘浮于江面。

  敌人扫雷,清雷花了半个月时间,才算疏通航线,渐渐的方可看见江面船只,舰艇航行。不几天,敌人警备司令部成立,其全称为“大日本警备司令部”。并以司令部蕲春司令官真木安民布告,叫“民众各安生业,皇军保护老百姓……”等狗屁胡说。

  紧接着成立了“蕲春县治安维持会”(简称“维持会”)。最初组成人员有会长邓颂希,系天主教徒,可能是天主堂神甫推荐。副会长王利甫,开设王怡兴板纸行。成员有王照球,是殷实富户大地主。姜得璜,经营轮船码头,还有汪国熙,胡道善、张震南等。

  随后,保安大队、剋司队、警察局也相继建立。保安大队长柯达,大冶人。警察局长杜英,安徽人。尅司队实际上就是警察队。傀儡组织建立后,一切听从日本人意旨办事,恢复原有保甲制度。户口管理实行发“良民证”。证上有本人照片,按有指纹,常年随身带着不得离身。遇有关卡或认为对你有所怀疑,随时出示检查,不容抗拒,这确是一桩亡国的奇耻大辱!不仅如此,无论在什么地方会见日军,还要弯腰鞠躬,不得马上离开,要日本人叫你“开路”,你才能走。否则要你皮肉受苦,甚至说你:“中国兵,大大的!梭罗、梭罗!”意思是“杀了他。”

  当时蕲州城有东门、西门、南门、北门、蕲阳门,都是日本人守关卡,每天进进出出,有多少同胞在这里受到日本鬼子的凌辱啊!即使是敌伪人员也不例外,但这些汉奸败类是心甘情愿的。大汉奸汪精卫从重庆飞往河内,发表了臭名远扬的所谓“艳电声明”,投降日本。不久成立了所谓“中央维护政府”。

  不几天,各省也成立“省政府”。为适应汉奸日本鬼子需要,各县的“治安维持会”也一律改为“县政府”。“蕲春县维持会”改为“蕲春县政府”后,“县长”由“省”里委派。第一任伪县长吴幼甫,吴不久离去由董楚楠任伪县长。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战运动,推进了中华古国划时代的进步,最显著的一个特征是人民力量不断昂扬,这力量沉重打击了疯狂凶焰的日寇汉奸,使他们不敢轻视中国人民。

  新四军武工队孙长华,他一个人用一条麻袋把一个掉队的日本兵装在里面,扛在肩上就跑,从横坝扛到安全地带,打开麻袋放出来整治他,那日本鬼子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口里叽叽喳喳,大概意思是说:“中国太君(长官之意),饶了我吧!”这个成了俘虏的日本兵未杀,送到后方去由新四军领导处理。据说,郭沫若当时主持抗日宣传,他把第五战区各地捕获的日军俘虏集中起来,通过训导,晓以大义,使日本人明白这场战争是侵略中国、是不正义的战争。把他们组成一个“日本反战同盟”,发表了宣言,广泛的散发传单。蕲州一带也传来不少,红绿纸传单到处可见,四处墙壁上也张贴有这些传单。日本人见了,万分恼怒的喊:“叭果罗,叭果罗!”但又无可奈何。这种宣传方式非常奏效,使日本人感到恐惧、害怕。

  以上是我当时在蕲州城内外的亲见亲闻,那时我有十七八岁了,记得还比较清楚。尤其是发生在蕲州一带的一些重要事件,更值得回顾。

  邱羊尔击毙日军士田岛

  东长街瓦硝坝同庆堂药铺庸工邱羊尔,出于爱国壮志参加新四军锄奸团,他时时刻刻专心寻找捕杀日本鬼子的机会。有一天,日本轰部几个日本兵带着几个伪军,扛着长枪,跨着深桶皮鞋,雄纠纠地向黄土岭方向出发,行经在席盘石珑田岸,偶然遇到锄奸团邱羊尔、王愧耐、杨威等人。杨为队长,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以先发制人为上策。杨威、邱羊尔都同时拨出手枪,对准为首的日军班长田岛各袭击一枪,这个该死的日本鬼子当场击毙,其他的日本兵和伪军见情况不妙都吓跑了。

  后来,汉奸们四处探听,探出是邱羊尔打死了田岛,他们到处搜寻,终于在一次敌众我寡的时候将邱羊尔捉去杀害了。新四军锄奸团的同志赶到后,无不义愤填膺,决心要为邱羊尔报仇。

  “抗救团”在敌占区活动

  驻刘河的国民党蕲春县政府,于1941年初派王鄂组织“蕲春县抗日救国青年团”,壮大抗日力量,打击日本侵略者。在四村庙召开了一个大会,蕲州、李家洲去参加开会的青年有几十人。会议的中心是:充分发动爱国青年、店员、工人等社会青年,立即组织起来,抗日除奸。会后,派张恒(刘河人)、吴伯九、王忠惠(蕲州人),潜伏沦陷区进行活动。有个驼背青年王佳深夜将布告贴在日军守城的门上,早上日军开城门发现这张“蕲春县抗日救国青年团”布告,大吃一惊。立即报告警备司令部,汉奸侦探到处侦察,始终找不到信息。

  一天,“抗救团”有3人携带长枪3支,在挂口江中见到有一艘日本小汽艇,由下游沿江边向上行驶,距岸不远。他们向小汽艇开了两枪,小汽艇上日本人不知江边芦苇内有多少中国兵,吓得丢掉小汽艇逃跑了。其实,艇上没有什么,只有汽油和一些日本造“金枪牌”香烟。他们3个人没收了这些东西,作为“抗救团”的开创经费。不久,日军警备司令部知道这一情况,又派人到处侦察。后被汉奸告密,在一关吴伯九家里搜出了“金枪牌”香烟,并把吴伯九、张恒捉到轰部关押,王忠惠逃往漕河后又被捉回来。这3位青年先后被日本侵略者杀害,沧陷区的“抗日救国青年团”随之夭折了。

  日商企业在蕲州建立

  “农产公司”最先建立,公司的日本头头叫藤井博,翻译是朝鲜人,姓詹。他们的业务是购进粮食如大米、小麦、稻谷等。再以此以物易物,各作各价,随行市涨落而定。当时是国难当头,一些大城市厂商,都已关闭停业,物资商品奇缺,加上日本商人控制了一些日用商品,如布匹类的阴丹土林、龙头细布、青、蓝、灰布等,香烟、肥皂、糖类、食盐等。尤其是食盐,被控相当紧张。农人上街携带农产品换回去布匹、食盐,都要由“农产公司”给“代放行证”,否则关卡检查就要没收,人身还要挨打。“万谷洋行”是专收五金类商品如金、银、铜、铁、锡等,交易办法也和农产公司相同。还有一家“大丰洋行”经营棉花。实际上业务量最大的还是“农产公司”。为了扩大日本商业的业务,其实是一种掠夺性的经济侵略,日商把原有的粮食行业的户头一户一户组合拢来,强制性地合并为粮食总行,选举经理,称为“代办人”。“农产公司”对总行只承认“代办人”是有效的。每批业务都得签订“有效证书”;“农产公司”保证总行有一定的“合法”利润可取,总行保证代办的质量、数量,在限期内负责完成,特殊情况例外。“农产公司”为了保证上级所谓“圣战”的需要,在某些方面不得不作一些让步。

  新四军黄土岭的关卡,曾经一度不准粮食流人蕲州,人心惶惶,市场混乱,日军警备司令部也着了慌,日“华中农产公司”也批评“蕲州农产公司”办事不力。日酋藤井博带着詹翻译四处奔走联络。黄土岭汉流大哥胡魁元愿意从中调和,在保证藤井博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带他到黄土岭去见新四军的头头公开谈判。藤井博答复了胡魁元的要求。谈判地点,在黄土岭某宅新四军的临时驻地。日酋藤井博、詹翻译率“农产公司”粮食总行森鑫昌代办人阚文峰、张汉书、何焱章,江桂荪,由胡魁元及联络人带队,介绍情况,会晤新四军驻地代表。

  双方会见后,经过简单介绍,日方藤井博开始讲话了,詹翻泽给他翻成汉语,大意是说:这次我们来贵军驻地,谈谈贵军驻地近来一段时间,严禁谷米出河,我们受到很大影响。粮食嘛!人人每天都要吃饭,中国人要吃它,外国人也要吃它,每天不可缺少它,它在社会上占有一种人道主义象征。我们“农产公司”这次来没有别的,请求贵军开放禁令让粮食流通,畅通无阻。黄土岭的新四军代表答话的大意是粮食的开放与严禁流通,我们是审时度势,有松有紧,是有灵活性的。你们为什么把食盐控制得那么紧张呢?

  翻译说:贵军驻地农民上街,只要携带农产品,都可以换食盐。食盐一项,主要是线路长,运输紧张之故。总行代办阚文峰、张汉书提出了调和意见,要藤井博先生贡献部分商品,如布匹、食盐、手电筒、电池等等,限期送出关卡,由新四军指定地点交货。新四军同时宣布开放禁令,让粮食流通到蕲州。双方取得了局部性调合意见,实际上这次谈判是中、日、军、商之间的一次谈判,对我地方新四军是极为有利的。

  因为日酋让步送给我军的商品,是当时抗日战争困难时期最需要的。同时还摸清了敌农产公司的底细,为日后打击敌人有了准备。

城南旧事——抗日战争时期的蕲州(上)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