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一朝荆王府,千年盛蕲州

发布时间: 2020-9-21 09: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1| 评论: 0


  在蕲春两千多年的历史画卷中,最精美的是哪一段?

  蕲春在明朝中后期之所以如此发力,主要得益于明正统十年(1445年)荆王府迁蕲州。

  陈仕猛君著的《荆王府史话》即将出版,该书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荆王府大门……


  2018年8月,当代书法大家陈新亚先生为陈仕猛《荆王府史话》题签。

一朝荆王府,千年盛蕲州
——《荆王府史话》(序)
文/甘才志

  众所周知,蕲春是公元前201年建县的。两千多年的历史画卷中,最精美的是哪一段呢?当然有人说是现在,理由是,现在人民生活安康,富裕程度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

  若是单纯从幸福角度看,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但是如果综合各项指标,如蕲春县的历史地位、政治影响、文化辐射、精英阶层,最为拔尖的,恐怕不是现在,而是六百多年前的明朝中后期。

  那时的蕲春,政治地位虽说是一个州,但影响远在黄州府之上;军事上设下江防道,统领蕲黄等地军务,不光指挥蕲州卫,还可调动黄州卫的兵马;文化上星光灿烂,耀眼的明星就有李时珍、顾问、顾阙、冯天驭、周祁……哪一位都在历史上有地位,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蕲春在明朝中后期之所以如此发力,主要得益于明正统十年(1445年)荆王府迁蕲州。

  有人曾发问,荆王府迁蕲州有何意义?

  言意之下,蕲州仍是州,明初期与黄州府并列,不久还降格于属下,经济上不见拨蕲州一两银子,养荆王府一帮爷们还不是蕲春老百姓?虽然朝廷核减了地方上解银子。

  我研究蕲春历史10多年后,以为这种认识差矣。民养官、养兵自古如此,就看养的是什么官、什么兵。养的官与兵为地方百姓做了哪些事,这才是衡量标准。荆王府迁蕲州带来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时人描绘“府第楼台平地起,巍峨等次比皇宫”,蕲州的城建上了一个高等级。“文武官员到此下马”的石碑立在牌楼下,既显示出王府的威严,又拱托出蕲州的气势,方圆数百里达官贵人、风流才俊无不趋之若鹜,带来的人气、财气,那可不是能用银子来衡量的,蕲州人的视野开阔了。至于置蕲州卫,实行军屯制,开垦出大片良田,也没要蕲春人民供一斗军粮,相反,还对后来的垦荒兴农、保境安民作出极大的贡献,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说,荆王府迁蕲州对蕲春发展是大有裨益的,包括看得见与看不见的。

  荆王府在蕲州存在199年,历10代荆王。王室的内部结构庞杂,人员关系复杂,许多年来,地方上的人只谈王府,不谈王府内部结构和人员,只因是了解的太少,研究得不深,谈不出名堂,因而避而不谈。眼看荆王府灿烂文化有可能被湮没,就如同倒塌的城墙让后人看不见。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就缩一阵。

  正当我为此发愁时,命运安排我与陈仕猛君携起手。

  事情是这样的,2005年,我还在县人大常委会任职时,几位对蕲春文史很感兴趣的友人邀我一起办个刊物,取名《蕲春文化研究》。陈仕猛君当时也在县人大常委会工作,且任教科文卫委主任,我邀请他参加,他愉快地答应了。在编辑刊物过程中,我的侧重点是审稿,他和几位责编的侧重点是组稿与研究。我们大约编了十来期后,陈仕猛君对我说,他接触到荆王府一些资料,内涵太深了,文化太厚重了,不仅有10代荆王,有好几支郡王,还有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奉国将军,以及郡主、县主、郡君,都是皇亲国戚,几百口人、一大家子住在府中,尔虞我诈,作奸犯科,关系错综复杂。若是把荆王府研究透,可以研究出明朝兴衰的一些规律来,意义非同小可。陈仕猛君说的话我信,因为多年共事,我看出他是个不善于言辞的君子,一旦说出来,就一定是他看准了的。于是我鼓励他多下功夫,研究出成果来。还说,荆王府在蕲春,蕲春人不研究谁研究?最后说了一句玩笑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后面的“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没说,想必他理解。

  后来陈仕猛君真的在工作之余投入到荆王府的研究中。我是从他写的一篇篇文稿中看出来的,如《第一代荆王朱瞻堈》《被赐死的荆府昏王朱见潚》……

  陈仕猛君把王府中的每个具体人、每件具体事都研究得很深很透,大到荆王府迁蕲的由来,中到王府每类成员的供给制度,小到一些具体事,如李时珍为富顺王孙子治怪病,朱见潚为霸占弟媳指使人打死亲弟,富顺王朱厚焜发愤读书精通六艺,画的花能招蜂惹蝶,等等,他都涉及到了,研究出名目来,写的文章独到而不空。

  我见陈仕猛君研究得如此深、如此精,就说,何不搞个集子,是对蕲春文化的一个贡献。陈仕猛君犹豫后回答,搞出来有人看吗?都是些老掉牙的旧货。

  我说《蕲州志》有人看吗?《本草纲目》有人看吗?但谁能否认是蕲春有史以来最有价值的两本书呢。书不在于多少人看,在于能不能传世。你若把荆王府的集子搞出来,肯定能传世。

  陈仕猛君受到鼓励,一个猛子扎下去,从此很少见他有闲空。经过十载拼博,他终于拿出这本书的初稿,送我一阅。我读罢,感觉不同凡响,太不简单了,这本书集史料性与可读性于一体,还有观赏性,如书中附上的诸多图片,都是他从博物馆、图书馆中“淘”出来的,让人的视角触及到六百多年前蕲州的繁华,大有“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之丰润,我为之而惊叹!

  陈仕猛君著的《荆王府史话》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荆王府大门,让读者进去畅游一回;又如一本明史辞典,能阅到许多我们企求的知识。

  顺便说一句,《明史》是我国二十四史中最值得研究的一部史书,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半个世纪就是靠读《明史》来打发时间的,《明史》让他变得聪明起来、活到一百零一岁;王阳明生在明朝中期,从学途到仕途,再回归到学途,创立阳明学说,被曾国藩誉为“功不在禹下”,被梁启超赞为“极具伟大……吐很大光芒”,可以说,王阳明学说是吸收了明朝初中期博大精深文化而形成的。陈仕猛君著《荆王府史话》凝聚了明文化一部分精华,这样的书不读、不存,那还叫读书人吗?

  我作此《序》以推介之!

2020年5月

  《序》作者简介

  甘才志,曾任蕲春县委副书记,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蕲春文化研究》主编。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