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李时珍故里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蕲州在线 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周小芳:蝉·少年·花篮子

发布时间: 2020-8-31 10:0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34| 评论: 0

  1

周小芳:蝉·少年·花篮子


  粘蝉

  下午5点半的光景,太阳还明晃晃地高悬在天边,周遭暑气仍旧炽热。虽是炽热,但不难耐,因为昨晚的雷阵雨,气温明显地比昨日降了几度。想着好多时没去独山转转了,就驱车径往独山的乾竹门停车场,泊好车,取出车里一顶布帽,戴上遮挡一下照射的阳光。

  四围茂密的松杉,已然将阳光挡在了外围。从树枝的缝隙筛下来的光线,热气被削弱了不少。凉风拂面,绿意盎然,路两边花径绵延,让我差点以为是行走在春天里的独山。

  农历七夕,刚刚过下班的点,林荫道上游人不是很多,倒是热闹的蝉声,一阵又一阵,一波又一波的,在人行步道两侧的树林里,不知疲倦地叫个不停。

  看不见它栖身何处,但是蝉鸣声声入耳鼓,让我觉得它无处不在。停下脚步,想细细的分辨一下到底来自哪棵树,走近右边的一棵松树,却发现叫声似来自左边,再往前走,蝉鸣声将我包围,“知了、知了”的声音似大幅的画卷,随着我的脚步向前而逐步的打开。

  记得小时候,垸下里房前屋后的树上,经常会有知了爬在上面叫个不停。祖父讨厌它的叫声,就用一个长长的竹竿,在顶端绑着一个尼龙网袋,再把网袋去粘屋角落的蜘蛛网,用蜘蛛网的粘液去粘树上的蝉。祖父个子高大,大门口梧桐树上的蝉看得一清二楚,他把长竹竿一伸,就粘住了一个蝉,再一伸又粘住了一个,“知了、知了”的叫声骤地停下来,粘在蜘蛛网上的蝉死死地不能动弹。我有时候想捉蝉玩儿,祖父就教我,可是我去捉,竹竿刚刚伸过去,蝉总是长鸣一声就跑了,哪里还能捉住蝉呢。

  可是今儿个有一只蝉竟自己粘在我的连衣裙后背,跟着我回到了我家里。

  我听到奇怪的响声是从我下山返回开车时听到的。我一踩油门,习惯性地把后背垫靠好,一个异样的声音突然响起。弱弱的吱吱声,是我凉鞋底踩重了吗?只一下,就没有了。上楼梯至三楼时,突然这声音又响了几下,真的像是凉鞋底遇水踩重了那种吱呀声,声音像是从我的左边身体发出来的。我重重的踩一下左脚,凉鞋没有任何声音。掀一下左边裙摆,亦不见粘上树枝枝叶。

  因为爬山的缘故,到家觉得有些疲倦,就到书房凉躺椅靠下。一靠上躺椅,突然“吱吱”的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房间里这么安静,这次我清晰地听到叫声是从我左后背传出来的。

  我站起来,用右手摸索着我连衣裙的左侧,竟在靠近左腰部摸到了一只小蝉!原来是我往后靠时压住了它!

  它是一只小小的蝉儿,所以叫声与平素听到的蝉鸣声不太一样。可是,它是在哪里、什么时候粘上了我呢?

  我轻轻地捉住它的翅膀,一双薄薄的羽翼不堪一握。我来到阳台,我想仔细看一看这个可爱的精灵,它为什么跟着我一起到了我的家。可是,我甚至来不及拍一张照片,没看够它的小模样,它就从我的手掌心扑楞着翅膀,贴着阳台上的花草,飞入薄暮下的夜空。

  一声弱弱的蝉鸣,就这样迅速消失在小区的夜里。

  你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呢?这只七夕的傍晚粘上我的蝉儿,我会想你的。

  2

周小芳:蝉·少年·花篮子


  追风少年

  傍晚的天,仍是三十四五度的湿热,不见一丝丝凉风,浑身湿漉漉的,脸上亦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想着饭后去楼下凉快凉快,顺便到小区外的小肥羊,给父母买些西瓜、葡萄啥的,即信步下楼来。

  正在小区的消防通道上行走时,突然身后传来连续不断的击掌声,一前一后特别响亮。正要回头,两个骑着单车的少年,操着明显是处于变声期的噪音,车子划着优美的弧线,风一样的从我右侧飞驰而过。

  他们个头不算太高,却骑在单车上挺直着腰身,双脚快速地踩着车踏,双轮“刷刷刷”地向前速驰。

  他们竟双手没扶单车龙头!为在夜色下相互证明自己确实双手离开龙头,他们双手在胸前方轻松地、自如地拍打出响亮的掌声!

  掌声、单车刷刷刷声,还有他俩欢快的笑声和说话声,交织在一起,给夜幕下的小区增添了不尽的活力和生机。特别是变声期的嗓音,给我以绵绵的遐想,谁家少年初长成,追风何惧炎热浪。

  夜色下,两个追风少年很快消失在花坛的另一侧,但是掌声仍旧在耳畔回荡。

  这掌声是发号令,是自豪地告知对手,亦自信地告诉自己,为自己、为对手加油:

  我可以驾驭自己,我能超越自己,我能行,你也能行!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这样放纵、放飞自己的阶段,那时候的我们,亦像夜色下的少年这般,自信、开心、快乐、无忧无虑,不停的举起双手击掌为自己为他人加油鼓劲。可是,随着一天天的长大,我们不停地骑着生命的单车,欲驶向自己追求的彼岸,双手却被无数个渴求和欲望压得抬不起来,只能重重地压在龙头上,明明很有方向感,却由于载重过多,已然偏离、迷失了方向,更妄谈能自如地腾出双手,击掌为自己为同伴加油。

  追风少年在小区内转了一圈,又追到我的身侧,双手依旧击打出“啪啪啪”响亮的掌声,执着、坚定而又坦然。一句话迅速从我心头涌上来: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3

周小芳:蝉·少年·花篮子


  摆摊儿,花篮子

  同母亲循着公园的外环,走了一圈回到起点即公园入口处的时候,天已擦黑了。四望处,城市霓虹灯闪烁起伏,人流熙熙,差不多已进入傍晚散步人流最高峰了。

  两侧的路边,水果摊、蕲艾产品摊、廉价内衣摊、运动休闲鞋摊、儿童玩具摊、小百货摊,一长溜的排开;泡泡机制造出的彩色泡泡,弥漫在夜的空中,捉摸不定,让人本能的想躲,你却不知道它会出现在哪个方向;喇叭循环播放着推销产品的声音,普通话的,方言土语的,半普通话半方言的,此起彼伏。此情此景,让人觉得地摊经济真正的应声而起了。

  在路边的转角处,一个中年女人守着大小不一的十多个编织篮子,手里摇着蒲扇,静静的坐着,任过路的行人风一样的从身边经过,也不招揽生意。

  母亲竟然和她打起招呼来了。既不是问她什么时候来的,也不问卖了几个,而是对她说:

  “这边叫唤的蕲艾蚊香你买没买呀,效果好,没买就买点吧。”

  我惊讶地问母亲,“她是?你们认识?”

  “和我们一个小区的,C栋的,还与我一个姓,人挺好的,平时经常在一起聊天玩儿的。”

  “我与你母亲娘家是一个处的,都是蒋山村人,姑娘。”

  我与母亲停在她的摊前,她们又继续聊着蕲艾蚊香的事。

  “我家倒是没有多少蚊子,就是蟑螂多。”

  母亲快言快语,“杀蟑螂也有效。信我的没错,你买一点回去试试。”

  我低头盯着这位阿姨面前的手工编织篮子,只见大小、形状各不相同,铁丝外环着不同颜色的胶管做提手,篮子正身则是颜色不一的彩色包装带子编织而成。轻巧、好看,还皮实,防水防潮。

  “这是你自己编的还是进回的货?阿姨。”

  母亲抢着告诉我,“这是她自己编的,她手巧得很呢,还会织冬天的棉靴棉拖鞋的,就是街上好多卖的那种,你看不出来吧!”

  “真的看不出来,手这么巧,在一个小区里住着,都不知道呢。”

  “帮我提几个吧,我收摊了回去。”

  我见母亲伸手帮她一下子提了四五个篮子,我也一手提起两三个,看到一个好小的篮子,说“这个做花篮真好看”,她看了我一眼,便麻利地收拾剩下的篮子、小凳子和一个手拉行李车,三人边走边往小区方向走。

  “阿姨,给你提个建议啊,你可以把篮子稍微编小一点,你这个太大了,只适合在农村用。手工这么精巧,你可以尝试编一些小巧玲珑的,姑娘伢后生哥儿,喜欢这些纯手工的作装饰品,做花篮、盆景篮、首饰篮之类的,那才比较好卖呢!”

  “姑娘,这样好是好,我是编着玩的,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无所谓卖不卖得出去。我主要是做着自己用,给儿女家用,有看得中的朋友要,我也送。这不是赶上了国家鼓励摆地摊嘛,我拿些出来,既是当着乘凉,能卖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吧。”

  “你看这个大的,我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搞好,只卖四十块钱,就是这个最小的,也只卖二十块钱,你说如果真论起来,工价都不够的。我是搞着玩的呢。”

  真是的呢,我手中的这个篮子,篮口呈凹形弧状,灯光下优美的曲线展现着不凡的手艺,才卖四十块钱,这哪里编的是篮子呢,分明编进去的就是闲适而又舒服的居家生活呢。

  进入小区花坛边,一堆乘凉的人见我们三人提着这么多篮子,都惊讶地与我们打起招呼来。

  “哪里来的这么多篮子呀,摆摊去了吗,怎么卖呀?”

  “真好看,我买一个,把这个卖给我。”

  看此情景,我兴奋起来了,学着摆摊的吆喝着,“纯手工、全天然、绿色环保的篮子哩!装菜装花装毛线,装啥就长啥的篮子哩!快来看快来瞧啦!”

  几个骑着儿童自行车的小男孩,从篮子边擦身而过,一个小男孩突然停下来喊妈妈,“妈妈我要这个篮子,它正好装我的皮球不会乱滚,弄得我总是找不到!”

  小男孩的妈妈走过来,问多少钱可以卖,阿姨看了看说,“都是一个小区的,既然孩子要,就送给你吧。”

  “不要钱那怎么行,我扫你微信吧,多少钱?”

  “真不要,一个小区的邻居,我本就是编着好玩的。”

  拉扯之中,加之阿姨不会使用微信收款,那个小男孩看中的篮子,终究被小男孩高兴地提着走了。另一个女子看中了一个大号的篮子,说带回农村老家到菜园摘菜用。

  我与母亲帮阿姨把篮子送到她的车库时,阿姨硬是把那个最小的篮子塞给我,说“看你喜欢,给你好玩儿。”临走时,我从母亲那儿拿二十块现金,趁着夜色偷偷地丢进阿姨的一个篮子里。

  我也同那个小男孩一样,欢天喜地地提着篮子,一走一跳,对母亲说,“我拿回去做花篮呢。”母亲说,“嗯,装吊兰,挂起来,挺好看的。”

  作者:周小芳

  笔名霁月,流眄斋主。湖北省黄冈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热爱文字,爱好对联。有《姨儿》《禾雀花落醉金沟》《街头的微笑》等散文、《向着太阳》等诗歌、《失落》《将就》等小小说多篇作品在海内外发表。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