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一溜蚕豆/韩向荣

发布时间: 2020-8-25 14:3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79| 评论: 0

  作者简介

  韩向荣,湖北蕲春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又名寒天,曾用名寒天一日,自由写作者,擅长游记体裁散文写作。近二十年来,游历祖国大好河山,写作人文景观自然山水等题材游记近两百篇,作品陆续登载于各大媒体及报刊。

  清晨起来,见母亲在门口忙碌,过去打声招呼,她回头一笑说:去看看,蚕豆生了没有?门前有块菜地,菜地里有萝卜、白菜、包菜、莴笋,哪里有什么蚕豆呀?我不禁疑惑了。母亲见我一副窘样,得意地对我说,你到墙脚去看看,蚕豆生了没有?

  母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有事没事总在菜园里折腾。折腾这个词儿看上去有些扎眼,其实用它来形容母亲喜欢在菜园里劳作不足为过,她种菜比养花还过细。先说菜地的开沟与平整吧,她从来不马虎,为此父亲常被她训得狗血淋头。排水沟要笔直,沟底两头宽度一模一样,边沿要勾出直线来,来水和去水坡度要顺畅。对厢地的平整更是要求精耕细作,开挖后什么时候施肥,施肥后过多长时间开始平整,第一次平整怎么搞?第二次平整怎么搞?最后还要进行第三次平整,施肥和平整的间隔时间要有一定规律,一切按程序化操作。母亲不厌其烦,父亲不耐其烦,两人常常发生矛盾。父亲把锄头一丢,吼了一声:你来吧!母亲并不惧怕,亲力亲为,精雕细琢,把一厢厢地整理得可供人观赏,像艺术品一样,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说到艺术品,可以这么说母亲种菜是很讲艺术的,说她种菜像养花一点也没有言过其实。不管是自己下的菜秧,还是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菜秧,首先苗要正,大小要一致。秧苗儿小时候个头一般高齐步走,长着长着总会出现一些三不齐四不矮的现象,有的扭着身子,有的歪着脖子,有的发疯似地长,有的发育不良。对于不能健康成长者,她从不心慈手软,严格予以淘汰。对于那些蓬勃发育但形态各异者,不时地调整位置进行移栽,给它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母亲种出来的菜,不光每一棵看上去很舒服,而且整体组合在一起,有很好的观赏效果。

  门口园子里那两厢包菜,路过的人看到后,没有一个不夸的。每一棵株型大小基本上一致,长势很好。肥厚的叶片,层层叠叠,花一样地盛开,着力向上收拢的姿态,卷曲舒展的情调,格外有风致。那一片片青青的叶子,那一道道奔腾流动的叶脉,那一颗颗拳拳的蓝蓝菜心,那富有动感的硕硕美态,那向上涌动的旺盛生命,仿佛正在演奏着美妙的田园乐章,那是一曲赞美劳动咏叹生命的颂歌。


  母亲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总是一丝不苟,而且十分严谨,没做好就拉倒重来,她似乎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精力,不像一个年逾七十的老人。在她的影响下,父亲也不甘示弱。本来房前屋后种菜就够忙碌的,他又在厨房后面空地上栽了两棵葡萄。葡萄苗是前年插上去的,去年藤萝快爬到竹竿顶上去了,今年要搭葡萄架子。葡萄架子要结实美观,他经过反复酝酿,决定筑建四个水泥基脚。用三轮车拉回两包水泥,把旧屋拆下来的钢筋箍成铁笼子,在四角浇铸水泥立柱。立柱上留一个孔,在孔眼插上废旧钢管(盖房子搭脚手架留下的),然后到大姑家竹园里砍几棵毛竹,用竹篙把顶部连在一起。葡萄架子搭起来没两三个月,葡萄藤便在上面爬来爬去勾画出一幅好风景。母亲见葡萄架子下面有块空地,便把上面的石头瓦片收拾干净,在外面找一些土挑回来填上,平整出来两厢种大蒜。蒜苗出土后,她觉得有些单调,于是顺着菜地的边沿种一圈芹菜,这样葡萄架的景致宛若花园一般。


  鄙人陋室坐西朝东,建在城区一处丘陵上,书房后面阳台居高临下,到了冬日闲得没事的时候,可以坐在那里晒晒太阳观闹市之景,于是戏称山居寒舍图个清静。门前是水泥坪地,坪地外是菜园,一条水沟沿坪地边缘向前延伸,在菜园尽头向右垂直拐一个弯,把坪地和菜园勾勒出两块长方形图案。

  菜园外是围墙。围墙有四五十年墙龄,依山就势,左高右低,石头砌的,石缝中带有黄土,墙高近三米,墙外是武警中队营地。原来墙脚边有几棵杂树,父亲为了种菜把树砍了,想必树根已深入墙体,不敢刨根问底,于是沟与墙之间有一溜树蔸子宽的窄地。菜已经种了两三年了,树蔸子先是长木耳后来开始腐蚀了。前一些时,见父亲挖树蔸子母亲除草,没想到他们见缝插针在这里种了一排蚕豆。

  干旱多日,沟里无水,沟边一溜蚕豆长出来了。一溜蚕豆顺着墙根流淌着,那是一条跳动着绿色音符的快乐小溪。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李韧《热情》

    李韧《热情》

    我到武汉看病友人驾车热情似火,安排了午饭友人的朋友作东搞了一

  • 李韧《蕲春站》

    李韧《蕲春站》

    我每天都在铁路广场散步蕲春站总在眼前晃动我看它很寻常料它见我

  • 李韧《舍得》

    李韧《舍得》

    桔子泛青剥开一股酸味舍不得丢一瓣一瓣送入口晚上刷牙实在刷不下

  • 一朝荆王府,千年盛蕲州

    一朝荆王府,千年盛蕲州

      在蕲春两千多年的历史画卷中,最精美的是哪一段?  蕲春在

  • 李韧《闲聊》

    李韧《闲聊》

    我说我喝酒不舒服原因自己清楚不会喝他非问我喝什么酒我说白云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