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封在家中/甘才志

发布时间: 2020-8-5 16: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74| 评论: 0

  作者简介

  甘才志,生于1952年,原蕲春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湖北省作协会员,黄冈市作协名誉主席,蕲春县作协主席。发表过中短篇小说,散文50万字,散文《风雨游鄂西》获2012年度全国优秀散文排行榜第19位,长篇历史小说《大儒陈诗》被长江文艺出版集团推荐为全国新华书店上架畅销小说。


  庚子年初春,疫魔狂袭,武汉封城,湖北封城,中国封城,十四亿人封在家中,旷古未有。

  封就封吧,没啥大了不起。湖北人天性豁达,拍着胸脯说:舍小家顾大家,舍一时顾长远,值!喝长江水长大的人,谁不会吟“大江东去浪淘尽”?

  被封的日子虽难熬,但还得熬,熬得如平常般那才叫韵味。

  晨练不能少,开启新的一天,活血液,长精神。往日晨练我是束装出门的,邀一帮练友,穿过街道,走进林子,在音乐中腾挪漫舞。可是封城了不能出门,不出门是不是不练呀?脑子闪出问号,一忽有了答案:林子是鸟儿们的,马路是病毒们的,不能去,阳台是自己的,咋不能去?于是蹬蹬蹬靸上软底鞋,紧身束衣,嚓嚓嚓走到阳台。仰望天空,深邃无比,星光从遥远的天幕播下,一粒还落在我的鼻尖上,似要长出阳光来。风从林子吹过,带着早春的气息,潮潮的,拂在脸上,便有一种被亲吻的感觉。试着在阳台走几步,收缩一点还行。于是站定,挺胸、收腹、吸气,拉开架式,再转身、舒臂……没音乐也没啥了不起,自己哼呗,听了千百遍的曲子哼出还不是如机子放出般有节奏?练一会,感觉比林子还爽呢。不是吗?不担心鸟儿粪便落在头上,不吸别人呼出的气体,不听练友们亡命般吼嗓子,心胸放宽,步子迈稳,一切还不是如平常?于是我按照往常节奏,将自己往累里折腾半个多小时,折出汗来,呼出大朵大朵的热气绽放着如春花。止步,收腹,如从林子归来般爽朗。

  洗漱后弄早餐。

  往日早餐我是街上用的,现在只能家里用。其实,弄早餐挺容易:电饭煲熬稀饭按开关就行,馒头从冰箱取出蒸一蒸也是件很简单的事,酱菜开瓶即食,换口味今日煎一个鸡蛋,明日烤几条小鱼,后日再换别的。细细想来,在家吃的感觉比在街上好,卫生、经济那是不屑说的,品种也不差,还不担心被人撞着频频打招呼。过日子人讲究自在、宽松、实惠,对点子那才叫惬意呢。你说是不是。

  尔后是大把的时间。

  倏忽间,我觉得时间富有得不知如何使用。以往此时,我是随机应付的:河边钓鱼,乡下转转,老年大学听讲座,老干活动中心玩会儿牌,总之是有人吆喝我就去,不在家呆着就行。现在不行了,政府号召不出门,说呆着就是作贡献。呆都不会吗?问自己,好笑呢。呆就呆吧,哪儿不去就是了,不给政府添麻烦。于是我拿出手机刷微信,了解疫情,省内的、国内的、国外的,信友之间的问候自然少不了。突然省悟:一机在手,天下皆友。真好哇!抱部手机只愁时间短了,哪还有分分钟是多余的。可是人不能只抱手机呀,有句话说人不能当网虫是不是?有品质的生活可要方方面面兼顾。于是我在微信群转一圈后离开,奔别的而去。

  “别的”是看书。

  我对书情有独钟,不因年龄和环境有变而变:少年时求学,青年时从政,老年后退休,很少与书分开过:枕边放,身边带,有空拿出看。可是近年情况有变,书如人一样退到了二线,一线被手机占领。有个段子说得风趣:二十一世纪最厉害的是手机,取代了电视,取代了报纸,取代了书……。想想的确如此,如今书市门可罗雀,手机市场人头攒动,便以为科学的发展催人奋进,网络文化代替纸质文化、快捷文化代替传统文化不可逆转,如今再没人愿从厚厚的书中寻找别人的命运,也无人傻子般为几个悲剧人物而叹息,都在忙呢,获得的信息须简而广,一分钟恨不得读一百条短信。不信你看满街的低头族,个个认真的、急廹的。疫情的到来给人们生活按下暂停键,快不起来,就来一次慢的回放吧。如此之想,我将久置一旁的书拿出看,慢慢看,让每个字穿针眼儿般从眼睛底下穿过。

  穿针眼儿般读书很快读出效果,心被吸引住,文字产生出巨大魔力,是视频效果和抖音比不了的,视频和抖音带给人的只是一时快感,书带给人的是一阵迅猛的冲击力。此时之想,无书、无文字的世界还真不能成为其世界呢。霎拉间,我仿佛回到只有书而无视屏的年代……

  无视频的年代好吗?

  冷静后的回答当然不好,可是无书的年代好吗?勿需冷静,马上回答更不好。由此我想到事物的两面性,须结合才好。何止是书与视屏啊,世上的事物不大都如此吗?比如抗疫,中、西医结合才好;比如写文章,虚、实互融才好;比如生活节奏,快慢相适才好;还有财富,有舍有得才好;人性,喜怒兼蓄才好……

  如此等等,我想若非非了,时间快到正午。

  正午须用餐,午餐仍是我一人弄。

  啊,顺便说几句,我家有六口人,上年儿子另立门户,家里只剩下我们二老。年前老伴到儿子那边做事也被封住,年近古稀的我只好单身,餐自己弄,衣自己洗。好在我平素不懒,家务事常做,做起来容易。午餐我变换花样做:红烧鲫鱼、肉炒菜苔、豆腐烧肉、白菜下豆腐,一餐一换,餐餐吃完。晚餐也如此:排骨汤蒸馒头、鸡蛋下面、豆干煮年粑……轮着做。说起来复杂,可我们这儿是县城,卖点多,品种也全,短信发出很快能收到,商家与志愿者密切配合,价比平时贵不到那里。一切皆因政府组织有方,社区人员服务周到,蜗家的人足不出门也能享受到优质生活。

  午餐照例喝几盅,喝得头脑晕晕的睡一觉。

  睡醒后即起,揉眼皮,坐到电脑前。开机,写东西,像是和人说话,由此我想到人和蚕一样,本就是个吐丝的命,智者吐智,仁者吐仁,劳者吐劳。我吐什么呢?就吐今日的感受吧,被封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若干年后回想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后人询问我该如何回答,这些我都得准备呀,人脑易忘,电脑忘不了。今日写感受,明日写别的。比如明日我想视屏一下为我购物的志愿者,了解他们是如何组织的,问我加入他们的队伍行不行,行的话我也要出去为大伙跑跑腿,不跑腿戴个红袖章守门栋也行。不行的话我就选别的,比如查资料,研究一下我国和世界近代史发生的几次疫情,人们是如何应对的,哪些经验值得推广,微信出去,为抗疫的人们送点精神食粮。总之是在封城的日子我不能闲,抗疫结束后,我能够说,在那段不平凡的日子里,我过得充实,自在,有意义,没浪费时间,如此我的心就要踏实许多。还说,疫情也能改变人的观念呀,某些方面是不是可以调整到我们今后的生活中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李韧《热情》

    李韧《热情》

    我到武汉看病友人驾车热情似火,安排了午饭友人的朋友作东搞了一

  • 李韧《蕲春站》

    李韧《蕲春站》

    我每天都在铁路广场散步蕲春站总在眼前晃动我看它很寻常料它见我

  • 李韧《舍得》

    李韧《舍得》

    桔子泛青剥开一股酸味舍不得丢一瓣一瓣送入口晚上刷牙实在刷不下

  • 一朝荆王府,千年盛蕲州

    一朝荆王府,千年盛蕲州

      在蕲春两千多年的历史画卷中,最精美的是哪一段?  蕲春在

  • 李韧《闲聊》

    李韧《闲聊》

    我说我喝酒不舒服原因自己清楚不会喝他非问我喝什么酒我说白云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