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远逝的蕲春古国

发布时间: 2020-6-16 17:2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47|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历史。蕲春县历史据《蕲春县志》记载:“西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置蕲春县”,至今2200余年。当时县境是今天蕲春县及邻近地区。秦始皇在公元前221年统一中国时,置有蕲春亭。可见,西汉的蕲春县是在秦朝蕲春亭的基础上扩大的。秦之前,蕲春县境属楚国,处于“吴头楚尾”之地,而楚国在春秋时属五霸之一,在战国时属七雄之一,楚国疆域广阔,辖地千里。在西汉、楚国之前,蕲春属谁管辖?清乾隆《蕲州志》记载:“蕲春,古为弦子国地”。那么,弦子国到底在蕲春的什么地方?

一、弦子国的青铜器

一个地方政治、经济、文化的发达,需要经过漫长的发展阶段。夏商周三代实行的是分封制。据宋罗泌撰的《路史》记载:“寰内,夏后氏之畿也。故康、成以为,夏氏之衰,戎狄内侵、诸侯相并、国灭数少,而商汤承之更制”。当时,“中国方三千里,以为九州,建此一千七百七十三国”。唐代杜佑撰《通典》时,采用了此说,“盖失之矣”。罗泌认为:“夫汤之兴,资者三千”。先秦学者王斶云:“汤时,诸侯三千”。《尚书大传·洛诰传》亦云:“武王伐殷,同国三千”。到周朝,周天子最初给自己家族的子姓封为诸侯,每封一个诸侯,就给他一块封地,也称封国、方国。天下最多时封到了“一千八百者,周家之始受(授)也”(见宋罗泌《路史》)。按《中国历史纪年表》记载:西周至战国末年,共历时805年。俗话说“春秋无义战”。在春秋战国的八百年间,蕲春的弦子国延续了多少年?天下战争不断,蕲春古国的国君曾留下过什么遗迹?

新中国成立后,蕲春县的考古工作陆续展开,从县内多处考古发掘的成果看,早在新石器时代,蕲春就有先民居住。在出土的文物中,有大量的石器、骨器,陶器;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还在县内达城的毛家嘴发现了精美的青铜器和漆器。这些考古成果经过年代测定,它们都早于西汉时期的蕲春县,不是汉代蕲春县的遗物。这些遗物的存在,充分说明蕲春境内,确实存在古弦子国。

1958年,湖北省考古队在蕲春的达城毛家嘴古文化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在后来的考古发掘报告中,使我们见到了精美的青铜器和漆器。据专家报告,发现的漆器,是我国当时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漆器。

发现的卜骨、卜甲和发现的青铜器属于商末周初时期。如此说来,商末周初时期,毛家嘴这里就已经十分发达了。因此,从考古发现来说,毛家嘴文化的发达程度,一定经过了漫长的发展时期。

据中科院考古所湖北发掘队:《湖北蕲春毛家嘴西周木构建筑》,《文物》1962年第1期称:“1958年在蕲春毛家嘴发现西周时期的漆杯一件,残高8.3厘米,厚0.3厘米。器作圆筒形,口微仰,近底部器壁作弧形凸出,圈足是器壁的延长,外视似无圈足。黑色或棕色地绘上红彩,颜色鲜艳。纹饰楞分成四组,每组均由云雷纹或回纹组成带状纹饰,第二组中还绘有圆涡纹蚌状装饰,每组纹饰之间均用红色彩线间隔”(见后德俊《楚国的矿冶髹漆和玻璃制造》199页)。从这件漆器的发现,说明商末周初时期,毛家嘴的那位主人家,生活已经十分奢侈,其使用的漆器是当时发现的中国最早的漆器。这是普通平民不可能使用的器物,一定是当时有非常高地位的人家才会拥有的器物。

毛家嘴后来还数次发现青铜器等文物共七件,有六件方鼎,一件圆鼎,鼎上都有铭文。据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李学勤先生识读铭文,确定这些青铜器是商代文物。有学者认为,汉字自诞生后的数千年来,经历了三次大的简化。其中第一次是在商代后期。商朝的文字原以图象为主,笔画复杂。盘庚迁殷时开始简化,甲骨文的卜辞就是用简化的文字书写的。文字学家董作宾先生将这次简化称之为商朝的“今文”,以区别于青铜器上所用的商朝“古文”。

2008年10月9日的《楚天金报》载:浠水县团陂镇上巴河段挖沙船挖出4件编钟,被专家认定为古弦子国的遗物,并且比随县曾侯乙墓的编钟还早。这些情况,促使笔者试图寻找毛家嘴文化的来源。首先映入笔者脑海的是蕲春当地有名的达城庙。在那里,笔者见到介绍该庙历史的文章中提到“达城是轪城的转音”(其实人们习惯将不认识的字,长字读一矬、短字读半边。这样,“轪”就是读大,而当地人发音正好是“达”)。笔者就从这里开始在古籍中去寻找答案。

二、弦子国的文献记载

我国历史有确切记载是从公元前841年开始,这一年是周厉王共和元年,因为厉王无道,这一年发生了国人暴动之事。西周灭亡于周幽王十一年(公元前771年),而《春秋》记事是从东周的周平王四十九年(公元前722年)开始,这一年,发生了郑庄公平定其弟叔段之乱。《春秋》这本书,是孔子编定的,《春秋》记载的是,自公元前722年至公元前481年共242年间的史事,是中国最早的编年体史书。鄂东的蕲春大地周围,在那段时间里,有江、黄、道、柏、弦、英、六、舒等国存在,这些小国先后为楚国所灭。在这期间的周惠王二十二年、鲁僖公五年、许僖公元年、楚成王十七年(即公元前655年),古弦国被向外扩张的楚国大将斗谷于菟(即令尹子文)所灭。弦子亡国(见《春秋左传·僖公五年》)之后,投奔其亲戚黄国(今河南光州定城西),弦国的地域从此就属于楚国管辖了。

那么,毛家嘴是不是古弦国的都城?按照弦子国灭亡时间是公元前655年往前推,弦子国存世时间,按董作宾先生青铜器的“古文”说,一定是商朝盘庚迁殷之前即开始建国,即公元前一千三百年左右立国。而楚灭弦的记载,已是东周时期了,说明古弦国是从商代就在达城的毛家嘴繁衍数百年了。

在《隋书·地理志》记载:“蕲春郡,后齐置,开皇初(公元581年)置总管府,九年(公元589年)府废。统县五,即蕲春县、浠水县、蕲水县、黄梅县、罗田县”。当时的蕲水县境,即浠水河以东,蕲河以西的地域为界,达城就是在当时的蕲水县境内。达城现在为蕲春县的株林镇所辖。有关史籍在记载古弦国的地理位置时,都说汉轪县是古弦国所在地。

汉轪县是不是在达城?据当地老人讲:抗日战争前,这里是毛家嘴乡的办公所在地。解放前,这里还可以看到残存的土城遗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平整土地时可惜全部都毁了。关于蕲春在春秋时期的古弦国,最早见于史籍的有《春秋三传》等史籍。从《春秋左传》中记载,弦国被灭于鲁僖公五年(公元前655年)。后来多种史籍都加以考证,并得出自己考证的结果。按笔者搜集的资料,我们可以从有关史籍中窥见弦子国端倪。

三、楚人灭弦,弦子奔黄

笔者在晋杜预集解的《春秋经传集解·僖公上·卷五》上见到记载:“楚人灭弦,弦子奔黄”。其注释为:“弦国在弋阳轪县东南,轪音犬”。弋阳是魏文帝黄初三年(公元222年)二月,在今河南光山县城西20里立郡治)。轪,古音读犬,今音读dài。轪县是汉代所侨置,古弦国就在轪县东南,而轪城是否为轪县故城?而轪县故城是否在达城?

按春秋时谷梁俶(一名赤)撰的《春秋谷梁传·卷五》载:“楚人灭弦,弦子奔黄。弦国也,其不日微国也”。作者认为弦国,是不用一天就可走遍的“微国”。公羊高撰何休解诂的《春秋公羊传解诂·卷五》也载有:“楚人灭弦,弦子奔黄”。春秋三传中都有“楚灭弦,弦子奔黄”的记载,可见弦子确有“奔黄”的史实。

唐孔颖达撰的《春秋正义》卷第十一载:“楚人灭弦,弦子奔黄”。后面在评价楚人灭弦的理由时说道:郑伯逃首止之盟,从楚。“楚斗谷于菟(即令尹子文)灭弦,弦子奔黄。于是,江(在信阳东南)、黄(在河南光州定城西12里有故城)、道(在汝南安阳南)、柏(柏国在汝南,西平有柏亭),方睦于齐,皆弦姻(外亲)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设备,故亡”。这里的记载,说明弦国不仅存在了很长时间,还跟周边的江、黄、道、柏等国都是亲戚,都开了亲,并且与他们相互依存、共存共荣。

在清顾栋高所撰的《春秋大事表》令尹表第二十三也有记载:“僖五年、楚成十七年,子文‘秋,斗谷于菟灭弦,于是,江、黄、道、柏方睦于齐,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故亡。’是年,郑伯逃首止之盟,从楚”。

以上资料,说明了楚人灭弦,弦子奔黄的原因和被灭亡的经过。那么,弦国是什么样的国家,弦国之君姓什么,弦国之地到底在哪里?

四、弦子国隗姓,地处蕲水县东

据清周耀藻撰《春秋世系表》中的“弦国世系表”第34页载:“丙寅,许僖公元年,楚灭弦,弦子奔黄。后仍复其国。”第412页:“弦,子爵,隗姓,今湖广黄州府蕲水县西北(应为东南)四十里,有轪县古城,”为弦国地。

在清沈炳巽撰的《水经注集解订讹》中记载:“又东较(当作轪,下同),汉置,属江夏郡,今在九江、黄州之间,即今黄州府蕲水县也。县故城南。故弦国也。春秋僖公五年秋,楚灭弦,弦子奔黄者也。汉惠帝元年,封长沙相利仓为侯国(按《汉表》作轪侯黎朱仓),城在山之阳”。

在清傅泽洪所撰的《行水金鉴》中记载:“又东逕轪县故城南(见《水经》),故弦国也。城在山之阳(北魏郦道元注:轪县即今黄州府蕲水县地)”。此两处所说的“城在山之阳”,即今达城的大崎山之南。而北魏郦道元所撰的《水经注》:“又东逕轪县故城南(按: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故弦国也。春秋僖公五年秋,楚灭弦,弦子奔黄者也。汉惠帝元年,封长沙侯利仓为侯国……”。

考据最多是的清顾栋高所撰的《春秋大事表》,其中记载:湖广“黄州府旧有弦国地。楚之柏举,在麻城县东六十里。”春秋时期吴楚间的柏举之战,发生于公元前506年。《春秋大事表》还记有:黄州府“今蕲水县东三十里有轪县故城,为春秋时弦国。僖公五年,楚人灭弦。《春秋大事表》另一处记载:周惠王二十二年、鲁“僖公五年灭弦。今湖广黄州府蕲水县东三十里有轪县故城,为弦地”。《春秋大事表》:“案:楚在春秋吞并诸国凡四十有二……,今湖北十府八州六十县之地,惟随州为随国仅存。”其余均为楚所灭,古弦国亦为楚所灭。按《史记》卷四十·楚世家记载:吴王伐楚时,楚昭王奔随,吴进击随,谓随人曰:“周之子孙封于江汉之间者,楚尽灭之”。这也说明江汉之间的弦子国是被楚人所灭。

《春秋大事表》还记载:“弦国,子国,隗姓,都城在今湖广黄州府蕲水县西北(实为东南)四十里,有轪县古城,为弦国地”。据《汉书·卷二十八上·地理志第八上》载:“江夏郡,高帝置,属荆州。……轪,故弦子国”。

1972年,湖南长沙发现马王堆汉墓之后,当年7月,有学者撰文认为,汉轪侯利仓的封国就在湖北浠水县,其主要文献依据是沈约《宋书·州郡志》西阳郡条下:“孝宁侯相,本轪县,汉旧县,孝武自此伐逆,即位改名”。这说明刘宋孝武帝改名东晋之轪县为孝宁侯国的地方,即汉代轪县故地;再就是稍晚于沈约的郦道元在《水经注·江水注》中说:“(江水)又东迳轪县故城南,故弦国也……”(见《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发掘简报》)。其实,我们只要找到了轪县所在地,而弦子国所在地就可以被确认。《简报》作者不知道达城现由蕲春县管辖,而以上大量的史料证明,弦国故城就是蕲水县东南之达城毛家嘴。

五、弦子国的地理位置

笔者在浏览古代楚国与吴越、豫章形势图(见《中国历史地图集》)时,古弦国、轪县位置在图中均未标示,蕲春这一大片区域是“空白”。而笔者搜集的浠水县城与达城的距离、方位卫星图。此图说明达城与现代浠水县城东西相距约15-20千米远,与古籍中记载“蕲水县东三十里”的方位、距离完全相符。

笔者搜集的达城与附近村镇卫星图,此图说明达城与附近村镇都不远。达城在古弦子国时代,在汉惠帝封轪侯国时,因地处蕲河之西,后来属蕲水县管辖,现在,达城为蕲春县株林镇管辖。

特别需要提出的是,弦子国在达城这方宝地建国之时,这里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按笔者搜集的卫星地图看,达城在三千多年前的古代,这里正是古长江的“江边”,也正是古云梦大泽东部的边缘。只是沧海桑田,长江改道,现在已离长江较远了。虽然离“江边”较远,但从卫星图中明显可以看出长江改道的痕迹。清傅泽洪撰《行水金鉴》载:江水“又东逕轪县故城南,故弦国也。城在山之阳,南对五洲也”。北魏郦道元注:“轪县即今黄州府蕲水县地”。而从卫星图上看,达城之南,有数座小山峰,正好是当时长江中的“五洲”,而现在这一段长江中正好没有“五洲”(见卫星插图)。据姚汉源先生的《中国水利史纲要》一书记载:古代的黄河“由于泥沙的急剧淤积,历史上大的改道有26次,其中最大规模的改道有5次”。而古长江在夏商周之时,鄂东地区蕲春正是古云梦大泽的地域,历史上古长江的改道则不足为奇了。清毛奇龄撰《尚书广听录》卷二载:“考秦时九江郡,在荆州西陵蕲春之间,汉初革而复置”。由此可见,至秦时,蕲春境尚属九江郡,而长江改道之后,至东汉时郡治终迁柴桑。

六、弦子国的其他记载

光山县地,侨置弦城清顾栋高在《春秋大事表》中还说过:“又河南光州西南有弦城,盖因光山县西有弦侨置轪县故城而误。或曰:弦子奔黄时所属也。僖五为楚所灭(清顾栋高1679-1759,字复初,江苏无锡人,为国子监司业,以毕生精力著《春秋大事表》50卷,辩论130篇)。宛溪氏云:昭三十一年《传》:吴围弦,盖楚复其国也”。(宛溪氏:清顾祖禹1631-1692,江苏无锡人,字景范,号宛溪先生,著有《读史方舆纪要》)。顾栋高说河南光山西南有侨置的轪县故城,也可能是弦子奔黄时所居之城。后来,光山的弦子故城,被广泛记载,而蕲水县东三十里达城的弦子国故城却被“遗忘”,主要是唐代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在光山置有弦州,所以原来蕲水县东的弦子故城被历史湮没。

《春秋大事表》还记载:楚灭九国“杜注:楚灭九国以为县。《正义》曰:庄十四年灭息,十六年灭邓。僖五年灭弦,十二年灭黄,二十六年灭夔。文四年灭江,五年灭六、灭蓼,十六年灭庸。《传》又称:楚武王灭庸。”以上诸国,大都是西周成康时所封,其国地域均不大,但历史十分悠久,均先后为楚所灭。“黄国,嬴姓。都城在今河南光州西十二里,有黄城。”如果弦国都城在河南光山,那么,楚人灭弦时,或挥戈一击,灭掉光州西十二里之黄城,岂不易于反掌?何必要等到7年之后才灭黄(僖五年灭弦,十二年灭黄)?更何况在唐代武德三年(公元620年)立弦州时,距楚灭弦已相隔近千年了。

许多古籍中不仅记载了弦国灭亡的时间,还告诉我们,弦国是“子国”,是“隗姓”。也记载了光山县西有弦国“侨居”时所筑之城。光山县西的弦城是“侨置”,是“弦子奔黄时所属”,“属”疑为“居”。还透露了战国时楚昭王三十一年“吴围弦”,此时的“弦”,是“楚复其国也”。中国社科院史为乐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第1254页中,解释轪县治所在光山县西北,轪侯国为汉元封元年改为轪县,西晋永嘉之乱后侨置于浠水;在《楚文化辞典》等现代著作中,也直接说春秋时的弦国,就在光山县西。这些记载是有失偏颇的。

七、结语

按上述史籍资料看,古弦国,在被楚国所灭之前,其国的方位:弦国在蕲水县(今浠水县)东30里或40里一带,即《春秋大事表》载:“黄州府蕲水县东三十里有轪县故城,为春秋时弦国。僖五年,楚人灭弦。因此,可以推断,毛家嘴发掘的青铜礼器,是古弦国的文物无疑。甚至可以说,这里就是古弦国的故都所在地。据考古发掘出来的奢华青铜礼器看,当时只有王者家族,才有资格享用如此高规格的漆器和礼器。而达城没有发掘的数万平方米地域或者还有更高规格的宝藏也未可知。

古代蕲水县的县境包括浠水以东、蕲河以西地域,达城即在其中。而光山县的弦国故城,是“弦子奔黄”时所居之城,是“侨置”之城,这也没有错,只是该城非弦国故都。

由以上引用的史料看,弦国为楚所灭后,不久楚又复其国,到战国时代,又为吴国所灭,被吴灭之后,弦子奔居光山之弦城,其故址又置有蕲国。到秦朝时期,被秦廷置蕲春亭。到西汉高祖六年置蕲春县。到248年后的东汉建武二十三年(公元47年),汉置蕲春侯国。以陈浮为国君,三代后蕲春国被废除,复为蕲春县。蕲春后来的历史,读者从历代《蕲州志》、《黄州府志》、《湖广通志》中都可看到其沿革。

弦国存世的时间,如果按其与江、黄、道、柏等国是姻亲关系以及与他们受封时间推断,弦国也应和这些国家一样,同时是商末周初所封,即公元前一千三百年左右所封。其证据还可在隗姓的来历、隗子的先祖受封于何时、何地或按考古资料以及在古籍中仔细寻找,一定能找出较满意的答案。

附考:

汉代王符著《潜夫论》三十六篇。该书由清代学者笺注,今人校正,再现了原书全貌。在《论笺校正》一书的第三十五篇“志氏姓”载:“偃姓舒庸、舒鸠、舒龙、舒共、舒鲍、舒蓼、郦、繇、会、六、皖、英、高国,……隗姓赤狄、姬姓白狄,此皆大吉之姓。”按《校正》之说:上述群舒等国,都是偃姓,隗姓、姬姓,都是太古之姓,因“大吉”疑为“太古”之故。因此,与群舒相邻的弦子国,既是“太古”时的古“隗姓”,又是由北方南迁的古“赤狄”就好理解了,这也说明弦子国在蕲春建国的时间非常悠久。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