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1959年,钟子恕在蕲北山区“开仓放粮”(上)

发布时间: 2020-5-29 17:1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9|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1959年春,省委派出春耕生产检查团,分赴全省各地,检查各县执行中央颁布《农业四十条》措施的情况,以促进农业大生产。

  省委抽派两位厅长:一是省水产厅副厅长钟子恕,一是省公安厅胥厅长,还有科长刘、李等数名,原分往襄阳地区,经钟子恕同志的请求,省委经过研究同意,回到他抗日时期在张塝山区一带抗袭日寇和顽军所在地——蕲春北部。

  3月上旬,省委检查团一行十余人,来到蕲春,县委书记董舒接待他们并汇报全县各区生产情况,县委还认为:张塝地区余粮潜力很大,需要省委做些工作动员群众,出卖余粮支援城市。

  省委检查团听取汇报后,表示赞同。县委并委派三名干部协助省委检查团,其中有县监委秘书袁中兆、县粮食局王焱楠、县人武部张同志,为了安全,携带手枪一支随同检查团一道。

  第二天,检查团开始出发,离开县政府,前往张塝区,区委书记茆柏生,副书记张登瀛接待检查团,也将全区生产情况作了全面汇报,社员出勤率看好,口粮安排到接小麦,春耕生产没有影响,并说群众手里余粮潜力很大,要求省委做些群众工作,动员卖余粮,为国家作贡献。

  钟子恕决定在张塝区召开一次扩大会议,到会有乡干、正副队长、社员群众,人员踊跃,区大礼堂内外,都挤满了人。群众想听听省委有什么新的精神,也有的人想见见离开蕲春8年多的钟县长。

  大会上钟子恕代表省委讲了话,大意如下:首先,他说《农业四十条》的发展纲要,完全是为发展农业而制订的,是为社员而设想的。他还说,大集体也要有点小自由,比如40条规定社员屋前屋后周围个人栽种的竹木果树,现在可以由社员个人处理,添制家具,不要什么都归集体。

  群众听了,非常高兴,说这样就活动多了,积极性也高了。以前屋前屋后自栽的树,想用不敢用,归集体所有,群众积极性消失干净,有的干脆什么都不种了,让土地闲着,这是一个巨大损失。

  第二,他谈到办食堂的问题。他说:毛主席说,食堂万岁!又说办好一个食堂,应该以“三便”为原则,便农活,便生产,便积肥。违背这三条原则,就办不好了。据反映,现在有些食堂,办的太大,山区路途远,为吃一顿饭,翻山越岭,很不方便,群众有怨言,生产有影响。钟子恕说:你们检查对照毛主席说的“三原则”,如果不符这三条原则,不利于群众,各支部书记考虑,一是食堂由大化小。二是宣布解散。这是群众切身利益,是个天长日久的工作,关系很大,不能马虎。群众非常满意钟子恕的讲话,说:这真是关心群众生活。

  第三,谈到社员入股投资的问题。他说:供销社是半社会主义经济,有条件和经济能力强的社员应积极入股。对于广大贫困社员,应采取自愿入股,不能用分摊的办法,强令入股。我这次到张塝来,见到一河两岸摆了很多棺材,有红漆的,黑漆的,还有白色未上漆的,摆了很多,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询问一些社员群众,才知道社员给供销社投资入股,因无现钱,用棺材折款投资,有的棺材是准备老年人用的,已漆好了的,他们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是任务分配挤出来的。棺材送到供销社,供销社无处存放,又无仓库,所以只有放于一河两岸,因存日久,受到日晒雨淋,遭受腐烂,有的棺木已长了磨菇,群众有怨言,说好端端的棺材,投资后,变成这个样子,怎不痛心,省委见了,也很气愤,为什么没有人管啊?社员骂我们是败家子。

  再一个他讲到余粮的问题。他说:现在粮食还很紧张,城市工业品下农村,农业就得支援城市,粮食支援,特别重要。我来蕲春,你们县委汇报了张塝区余粮潜力很大,需要省委做些说服动员工作出卖余粮,支援城市供应,多作贡献。为此,省委也要求广大社员从全局观点出发,以国家利益为重,拧紧裤带,节省粮食,支援国家建设。我相信老苏区根据地广大社员都是听党的话,一定会以实际行动,响应省委的号召,立即行动起来,出卖余粮,不辜负政府对你们的期望。

  接着他又讲到:过去我们用抗粮的办法,对付国民党顽固派,这是正确的。今年你们把这办法移用于人民内部,都是错误的,应该立即予以纠正。

  事情也很巧,正在这时,有两位农民来会场向我们报告说:张塝街附近有位社员捡粪,偶然在菜地里铲出两缸埋于地里的稻谷。群众反映这件事,更证明这地区粮食潜力是丰裕的,开会的人听这话都是愁眉苦脸的,有的开始溜脱,接着大批走出会场,会场秩序有些混乱,开始有人在会场外讲话,发议论。有的说:说来说去,还是要粮,哪来的粮食啊!社员的口粮现在都成问题,很多的户都揭不开锅盖,哪有余粮可卖?政府不了解民情,怎么得了啊!

  钟子恕也感到这地区粮食的严重性。他慎重地考虑这个问题。散会后,他找来当地财粮干事和粮管员,摸摸去年秋粮入库情况:全区水稻总产面积,公粮征收多少,口粮种子饲料留多少,余粮卖多少,平均每亩产量多少。

  他的结论是:亩产平均太高不实,超卖过头粮,现在口粮当然有问题。他估计这不是一个队的问题,全区可能都有类似的情况。为此,开会研究决定深入小队调查。

  翌日我们一行七人去朱冲食堂,朱冲离张塝约30华里,沿途所见不少社员,肿头肿脚,扶着锄头立于田岸,望而生畏。从这里可以看出,社员是生产庄稼汉,与粮食温饱不足很有关系。我们眼见这些实际情况,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时间快到12点,已经可以看到朱冲塆之全貌,但还不见农村炊烟升起。钟子恕很疑虑的问道:“怎么不见炊烟升空,是否还早呢?”有人说是吃中饭的时候了。子恕同志判断说,大有问题,食堂可能垮了,不信,到达后就知道了。

  下午一点我们一行人到达朱冲食堂,一打听,果然食堂无粮开伙,于去年底垮了。我们歇了下来,就在稻场凉荫处休息,等大队支书来。

  不一会,有位青年女社员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婴儿,气势汹汹的来找钟县长。当我们问她有什么事,她劈头一句话就质问我们:粮食是农民种的,种田人吃不饱饭,天下哪有这个道理?我家去年过年以前就断了粮,这小儿生下来就没饭吃,大家同志们都是生儿育女的。你们看一看,他比一只瘦猫还不如,我今年只有20岁,连一点奶汁也没有。她撕开上衣露出胸部给大看,这怎能养育孩子,自己都会饿死啊!这孩子我不能养,我把这孩子交给政府带去抚养,我们养不活,你们若是不接受,我当你们的面摔死他。说完放声大哭。

  经我们多方劝说,她才止住哭泣。在钟厅长的示意下,我私人拿出粮票70斤,子恕同志私人掏了5元钱,叫她马上去粮站买大米和面粉给婴儿充饥,以救燃眉之急。我们告诉她。这不是你一家的问题,我们把情况弄清楚,向省委反映,一定会获得解决的。

  支部书记来了,叫妇女回去,并说:省委检查团来了,就好办了,他接着向省委检查团汇报他大队粮食情况。他说:秋粮入库时,脱粒试打工作做的不细,把亩产数量估计过高,大家又拼命争荣誉,争贡献,未能坚持实事求实,量力而行,以致征购米一送,余粮一卖,种籽、饲料粮一留,剩下口粮寥寥无几,所以我区各大队普遍都有不同程度缺粮现象,谁也不敢向区里和县里反映。今天省委检查来了,群众敢向省委暴露真实情况,地方干部不论哪一级在粮食问题上是谨小慎微的,怕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阶级斗争,反映在粮食方面的激烈斗争有谁不怕?帽子一压下来,谁也受不了。不实之词,谁也不敢反驳。

  大家认真听取他的汇报,也都默默无语。我们又转往贫下中农农户进行了解访问。我们一行人,翻山越岭,于凌晨一点到达田桥。

  到了田桥,肚中饥饿,大家已累的不能动了,田桥支部陈书记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我们稍事休息一下,厨房师傅送上面条每人一大碗,每碗内还有两个鸡蛋。下乡以来在这里吃上面条和鸡蛋算是很不错的。

  陈书记也把田桥的情况介绍了一番,第二天早上钟子恕同志打听到他打游击时候给他剃头的师傅尚在,他跑到他家剃了个头,并了解了一些地方情况。开饭的时候他已回来,饭菜已端在桌上,四菜一一汤,菜内稍有肉。等他一人,他近桌前一看,见有肉类,问谁搞的肉,陈书记说,好久没有杀猪,近来病人很多,要求宰个猪,我叫供销社宰了头小猪,称了两斤肉招待你们,没有什么。

  钟说:你们不应该这样,干部下乡一定要做到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不能搞特殊,应该一视同仁,不能额外享受。这时有十多人来找钟厅长,都在凉棚等候,有的是当年在他部下当兵的,收税的,走交通的,听到钟子恕批评陈书记。但钟子恕同志他没有吃饱,刚一离开饭桌,那十多人一拥而近桌前,将饭菜抢吃一空,我们几个人也没吃饱,并叫厨师把锅内饭全部送给他们吃了,看来田桥大队当时群众的口粮是相当吃紧的。

  在田桥也召开了群众大会,到会人数不少,钟子恕在会上作了报告,并按“三便”原则,把这里600人的大食堂缩小或解散了。群众很满意地说:现在方便了我们。

  在何铺,有几位女青年也来这里诉苦。她们羞羞怯怯的说:他们那里有个宣传队是大队办的,男女共30多人,为了他们的方便,强迫把一个垸子里的人赶出,由他们分住,我家就是其中一家。我家妯娌三个都是青年,被赶出来住到人家间房子里,三对青年夫妇住一间小房,很多不方便。她说得非常害羞,要求我们给她解决。我们答应了她的要求。

  钟子恕找到大队书记,询问了情况,确有此事。子恕同志批评了大队书记,说这种作法,属于侵占民房,违背宪法,是犯罪行为,并要他们立即搬出去,损坏东西要赔偿人家,这件事大队一一遵照执行。

  离开田桥、何铺去大桴冲,途经将军山,半山中有座庙。子恕同志告诉我们:1947年,我们的队伍在这一带被国民党广西佬打散了,我险些被俘,广西佬20多条枪追捕我,没有地方可藏身,跑进这座庙内,庙内和尚原和我们有联系,他还有个老婆也在庙内。和尚见我跑进庙去,他知道后有追兵,很镇静,从容不迫地说:快随我来,把我送到后山一个隐蔽的洞内。敌人气喘喘追来问他,他把敌人骗到继续向前去追赶,把敌人骗走了。这位出家老人,我们常想着他,这次有机会,我要前去看望他老人家。

1984年钟子恕回访檀林农民

  一路谈谈说说,不一会就到了。庙尚存,和尚在,一见面分外亲热,共叙别后情况,和尚热情高涨,在庙里用了午餐饭后离开。农村经济困难,临走时,子恕同志私人掏了十元钱给他买盐吃,他很感谢。我们还到了他当年打游击时期的一位老书记那里去看望一下,子恕同志在那里了解很多山区的情况。有位同志送来几颗木刻“蕲太英民主联合政府”长形、方型、腰圆3颗印。还有当年税证,路条等很多革命时期文物。他说我的儿子当年给你当通讯兵阵亡了,留有何用,我献给政府。子恕同志接收了革命遗物,并安慰老人,还送给老人一点钱,聊以表达他的心意,老人称谢不己。

  我们一行人晓行夜宿,来到大桴冲。大桴冲大队党支部书记田月珍(女),年约30岁,工作积极,办事认真,有虎气风格。我们一到那里停下来,即向我们汇报她大队当前春耕生产情况:我队社员出勤率占百分之百,生产劲头足,口粮安排到接青,无问题,全大队人口口粮集中保管,分月发放,社员浮肿病较少。

  我们询问她:“你们怎么与其他大队不一样呢?现在发生春荒,而你们却能妥善安排生活。生活安排妥当,生产就有了保障,这是不是事实?”

  她说:“去年秋粮收割季节,我们抓紧脱粒工作,脱粒完后,首先把口粮、种籽、饲料留足,再送公粮,余下粮食,余多少、卖多少,不虚报假冒,实事求是。”

  我们查看了大队仓库,仓库一囤囤粮食分月存放。有粮食卡片记载数量、人口、能供应多少社员,我们核算了一下,可以吃到接青没有问题。

  毛主席说: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这是的确事实。

  路上,田月珍邀我们到她家坐坐,一进她家门,气氛就显得富裕多了。鸡鸭成群,她房里吊满了腊鱼腊肉,各种画照和她的荣誉模范奖状也不少,真是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大队生产搞好了,群众生活也好了。

  “功在集体,利在个人”俗话说,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这个队的病人也很少。大队坚持原则,以社员切身利益为重,不搞虚假,也不浮夸,也不做群众尾巴,坚持实事求是,到头来社员的日子就好过了。

  资料来源《蕲春文史》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