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李时珍故里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蕲州城古井知多少

发布时间: 2020-4-3 19:1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72| 评论: 1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长江中游北岸的古城蕲州,自明代以来就传说有九十九座牌坊,九十九个庙,九十九口井。蕲州真的只有九十九口水井吗?

  茶楼酒肆、居民店铺及公屋中的水井

  蕲州自宋代开埠以来,盛产茶叶。全国的茶商一年四季云集于此,蕲州的茶叶贸易量年均25万斤,居南宋全国的十分之一(见《宋史》)。茶商们一到蕲州,就住进了沿江一带的茶楼酒肆里。他们进山看茶、购茶,在茶楼里品茶、谈茶,在船上装茶、贩茶,无时无刻不与茶叶打交道。这些茶楼酒肆的主人,都用自己开凿的井水煮茶、洗衣、洗菜。除极少数紧挨江边的住户是用江水洗涤之外,绝大部分人家都用井水洗涤、饮用。据蕲州老人讲,明清以来,蕲州城外繁华的商业区都在北门外、馋头尖、大巷口、小巷口、石牌楼、易家弄一带。数百家店铺,吃、用都离不开井水。清末,蕲州有著名的杏花天酒楼,张之洞到蕲州赏花曾亲临此地,品尝过蕲州井水煮出的香茶,也品尝过蕲州的酒菜。还有圆明楼、杏花宫、杏花村、试试看、杏花酒园等,他们都是以井水煮茶、做菜,生意极好。蕲州的环境好,井泉清,水质好,用之泡茶清香扑鼻。(见《蕲春县商业志》)。

蕲州城古井知多少


  蕲州城内城外的古井,井深泉清,井水冬暖夏凉,甘甜可口。这些古井大多数建在住户旁边,也有一些富户建在院内。建井选址都是因地制宜,一为防火用水方便;二看地底水质情况;三按家居的人口密度。蕲州的古井分布密集,深浅不一。以现存的玄妙观古井为例,深度约在7——8米左右。其他水井的口径一般不足1米,有的用整块石料凿空而成,或是圆形,或是六角形,也有的是方形,大多数石壁光滑,井身上下直径基本相同,少数井身上大下小。井壁都是石料或青砖砌成。由于年代久远,露出水面的井壁上,大都生长着绿色的苔藓类植物,越发显得阴凉清幽。蕲州人在大热天,大都喜欢直接打井水解渴降温,年关将近,还喜欢用井水酿制米酒。香醇扑鼻的米酒香味,至今让人回味无穷。

  明代荆王府、州衙门及清代、民国时期的水井

  明代自1545年荆王朱瞻堈就藩蕲州以来,蕲州城内几条主要街道(麻石街、滑石街、十字街、丁字街)两旁,相继建起了数十座王府及衙门,其中王府10座,将军府8座,县主府4座,郡君府8座。还建有承奉司、内使司、长史司、仪卫司、布政分司、按察分司、僧正司、道正司、税课局、典宝所、典膳所、典服所、审理所、奉祠所、纪善所、良医所、典仪所、工正所、群牧所、卫署、下江防道署、州衙、递运所、蕲阳驿、广储仓,还有内行宫、文庙、武庙、城隍庙、儒学等共60处,这些先后建起的王府、衙门等,都相继开凿了水井,荆王府就不止一口井,以供汲水做饭、洗衣、煮茶之用。蕲州城内王府和城内外居民家中的水井,民间从那时起就流传有九十九口,而进入清代以后,早已不止这个数了。(见嘉靖·《蕲州志》、《蕲春县志资料选编》)。

蕲州城古井知多少


  1643年,张献忠部队攻打蕲州城,火烧荆王府时,许多衙门也同时被焚。其中最有名的是蕲州卫署中“三陈投井”一事,颇为惨烈。据记载,当时卫指挥使王拱辰一家均上城抵御张献忠部队,城破后,他一家百余口人丁都死于此难。他们家的人或战死,或投江,或投井,无一幸免。其中王从礼妻老夫人陈氏(王拱辰婶母,陈治策之女),带着两个陈姓媳妇(其中之一是王拱辰之妻)来到家中水井旁边,指着水井对她们说:“若辈有意乎?”二媳“再拜,先下井”,陈氏“取帨履,标之井干,亦随投井死。”(见蕲阳《王氏五修宗谱》)。

  以上事例,说明各王府衙门,各百姓之家,都开凿了水井,以供家用。城破之后,王府衙门百姓民居等,都被大火焚尽,各家的水井也从此埋入了片片瓦砾之中,其中一口官井保留在大西门附近的十字街口附近,现在也只剩下地名遗迹了。

  清末,全镇共有从商的行业70种,商户609户。到日军投降后的1948年,回蕲州的商行有58种,商户523家,几乎家家都有水井以供家用。在1938年日军进攻蕲州时,蕲州连续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繁华的商业区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数百家商店、民居全部化为了灰烬。当时是遍地大火,政府官员与民众一起用井水扑火,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据战后统计,大火烧毁北门外的店铺、民房有300余栋,北门外边街512栋,城内官井21栋,城内纯阳阁10栋,大西门4栋,二郎庙4栋,小西门5栋,四牌楼9栋,老南门7栋,新南门8栋,东门8栋,城内北门上21栋,城内北门口50栋,城内大巷口5栋,城内图书馆、警察局、儒学、司法处、县府、监狱、积谷仓、五乡公所、教育局等都被全部炸毁。这些单位及民房店铺,他们都是以井水吃用(见《湖北省档案馆》藏1945年11月《蕲州财产损失报告单》)。

  居民家家都有水井

  蕲州东长街是一条老街,它是由几条小街连接而成,东西长约三华里。数百户居民,南北相向而居。数百年来,家家都开凿了水井。这条街上比较有名的王家大屋,曾经“七世同居”,家用不止一口水井。历史上,王家曾两次发生火灾,就是靠井水和宅后的塘水泼熄的。王家大屋在清代里,有“功名”的就有122人之多,他们吃的就是东长街的井水。在现代,有博士、教授等副高级以上职称的近30名是从王家这个大门走出去的。

蕲州城古井知多少


  东长街除主街道以外,还有北仓街、东门街、院子坡街等小街,还有多条弄堂,如黄家弄、鼓皮弄、易家弄、夏家弄、寄婴堂弄等。笔者住在夏家弄,家中第二重屋与第三重之间的天井里就有一口水井,供一家人饮用,家中走出了几位高级职称者。隔壁杨家在厨房门外有一口水井,家中兄弟4人都是教授、高级工程师。街对面的王中烈先生故居也有水井,他们也是一个大家族,大多数子孙都成了知名教授。隔壁另一家夏家,也有水井,一家数代走出了不少大学生。

  还有纪、孙、卞、梁等大姓的家,抗战期间仅卞家就有70多人离家逃难。还有李家大屋(家族中分了12个房份)、陈家大屋、袁家大屋、黄家大屋、顾家大屋等,家家都有水井。除了民居之外还有庙宇、顾氏祠堂、玄妙观等,其中“一脚两个庙”就在东长街中段的熊画岭(后讹称为熊化岭)附近,一座叫包公庙,一座叫张飞庙,两庙紧邻,庙中亦有水井。在这条街上,还有不少人家中有水井,仅这次续修《教育志》不完全的统计,东长街获得博士、教授等副高级职称以上人士就有126人之多。他们家大多都是数代居住在东长街,家中都有水井。仅这条街上就不止九十九口井。人称“博士街”的子孙出了这么多博士、教授,传说就是水井中的水“养人”啊。到如今,除了大家用上了自来水之外,还有不少人在用自己家中水井的水来洗衣、洗菜等。

蕲州城古井知多少


  玄妙观古井中的水,据传说,曾是李时珍父子用来煎药的水。现在成了文物保护单位。城内官井街旁的“官井”,曾是清代衙门官员与百姓共用的井。寄婴堂中的井水,曾经救活了无数婴儿……丹井,州治東北,井底有四窍,按四时出泉,世传王全真炼丹于此(《湖广通志·山川志》)。

  蕲州的地质、地形、地脉对水井水质的影响

  蕲州的井水水质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呢?蕲州的地形地貌就可以说明这一点。站在远处看蕲州,这里是大泉山的余脉,城内有麒麟山、凤凰山、鸧鸡山,玉带山、胭脂山、笔架山,城外有熊化岭、周公山、平顶山、大鼓台、兔儿地、大教场,往东有大泉山。往西面临长江,江南有大鞍山、小鞍山、黄颡口、七岳山、道士洑山等,城南有银山,城北有缺齿山、龙峰山。蕲州城区就建在中间的一块盆地上。城中有张家塘、城内有官塘、城北有连二塘、莲花池、城东有沿市湖、雨湖,还有护城河,城西有长江,而古长江(地下长江)也自蕲州穿城而过。这里地质条件是古老的沙岩和石灰岩的沉积岩地区,地下水非常丰富,且富含各种矿物质。水质甘甜、清冽。具有清肺润肤养容之功。在大泉山,有著名的清泉水,如杨家井、冷水井,用泉水煮茶极好,旧有第三泉之称(见《蕲州志》)。

  综上所述,蕲州不仅风水好、地好、人好,确实井水也非常好。蕲州自明代传说中有九十九口井以后,今天虽然自来水已普及,而至今仍在使用的,其实还远远不止这个数了。

蕲州城古井知多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金叶子123 2020-7-12 18:15
多深挖蕲州古迹,修复保存更好!

查看全部评论(1)

文热点

返回顶部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