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说“玩”

发布时间: 2020-7-6 08: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31| 评论: 0|作者: 白露秋霜

  这说起玩来,这还真是一门学问。

  记得我刚嫁到大司村的时候,我的公公见我整天宅在家里,便劝我说:“你也出去玩玩,整天闷在家里不要给闷出病来!”适逢一个邻居来找公公有事,她听了公公的语言便问我道:“你不喜欢玩吗?”我当时如实答道:“我当然喜欢玩了,以前和小姐妹在一起有时还玩到晚上十二点呢,只是对这边不熟悉,不知道去哪里好玩!”那邻居听了眉开眼笑,当下就跟我说,没事的,只要你喜欢玩,明天我找人来带你玩。

  第二天,她真的带着另一个邻居来找我玩了!说起来这只怕是我此生最尴尬的时刻了,原来她说的玩是带着另一个邻居来找我斗地主,她还说如果还有一人那便可以凑成一桌搓麻将了。说来真是丢脸,这打牌我还真是一窍不通,可是人家既然来玩了,作为新妇的我自是不能把人家赶出门去,如坐针毡地陪她们玩了一上午,手上抓着一对王、四个二、还有一个炸的天牌到最后也是输的目瞪口呆,这时我才明白邻居们所说的“玩”却是小赌怡情,而我所说的玩却是和姐妹们一起游山玩水,半夜爬起来看星星,此“玩”非彼“玩”,玩的方式不在一个阵地,也只能敬而远之了。


  说起玩,这还真是因人而异的,难怪我的邻居眼中的玩和我眼中的玩大相径庭!文物鉴赏家王世襄沉迷于文物之乐,他一定觉得研究文物就是“玩儿;法布尔酷爱昆虫,他趴在草地上观察蟋蟀,一趴就是一整天,他一定觉得那就是“玩儿”;苏东坡醉心美食,他一定觉得发明和研究菜谱就是“玩儿”,李清照眼中的“玩儿”却是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雪地里寻找灵感;杨翠萍的“玩”是孔雀舞;杨明的“玩”是投篮······

  “玩”是要玩对方向的。古人说“玩物丧志”,意思是说玩业外之物就会丧失对业的志向,如果你的“玩”不在主业之上,那么就会使你的业“荒于嬉”,若你的“玩”刚好在业上,那么你的“玩”也便成了“精于勤”了!所以说“玩”的位置是容不得有一点差错的!王者荣耀、纸牌麻将、红灯区的纸醉金迷······这样的“玩”只能提供一时的乐趣,它除了荒废我们的时间,麻痹我们的身心,到头来也只能为我们博得一个不务正业,虚度人生的下场。唐后主李煜酷爱诗词,他的诗词婉约、优美、引人入胜,可是他本身的使命作为一国之君,他的玩应该是重在民生,重在朝政,即便他在文学上取得再高的成就可是亡国之耻,百姓之恨,再美的诗词终究无法弥补。

  “玩”就得玩出水平。记得欧阳修有篇文章叫做《卖油翁》,康肃问卖油翁:“汝亦知射乎,吾射不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随后,卖油翁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卖油翁的这种本领在他的眼中不过是手熟而已,在我们的眼中这何尝不是一种玩出的水平?法布尔在“玩”昆虫的时候玩出《昆虫记》,对科学和文学都作出了贡献;李时珍在“玩”草药的时候玩出《本草纲目》,历史宝典造福一代又一代的人;俞伯牙抚琴玩出《高山流水》·······不伦你是身份卑微的卖油翁,还是如李时珍一般治病救人的大医学家,玩一行就得爱一行,玩,就得玩出水平;玩,就得玩出造诣。

  林语堂先生曾经说:“余观世上面目可憎之人,皆无癖之人耳!”这面目可憎的无癖之人就是不会“玩”的人!“玩”不该只限于低俗,玩应该是文化的摇篮床。高层次的“玩”该是对职业之爱;对事物的体察;对生活的情趣。持之以恒,永不言弃,玩出技术,玩出成就!

  只要玩对了,那为什么不好好地玩一玩呢?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