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春文艺】那些年,那些事…… / 方东全

发布时间: 2020-5-12 23: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6| 评论: 0

  时间是2010年10月23日,由顾亚文倡议,由方东全、邱开元二人组织的蕲春高中1962届三(3)班13名同学聚会于黄石顾亚文家。这是一个不平常的聚会,通过穿越48年漫长的时光隧道,大家将已被打碎了的青年学生时代的梦幻与理想,还有饱受人世间的苦楚与炎凉,都转瞬即逝,所获得是最美的友谊与真情。大家聚会百感交集,相逢是一首歌,相逢是圆了一个美梦,永恒的友谊将给我们每个人留下永远难忘的回忆。

  当天,我们租了一辆小型中巴车,上午8时30分,有9名同学从漕河出发,他们是陈恩元、邱开元、顾存旺、王柳英、刘英、汪龙瑞、张松青、詹秀英、方东全。

  车身很窄,没有单独座位,我们坐在一起一个个紧挨着,很拥挤,陈恩元快言快语:“我们同学的确是亲密无间”。邱开元立即应声:“这样挤着,不是使我们老同学的心贴得更近吗?”大家话匣子拉开后,你一言,我一语,谈友谊,叙旧情,拉家常,心里喜悦、兴奋,聊天声和欢笑声就回荡在这小小车内的方寸之间。

  我在车上突然醒悟到:蕲春县在1963年发生的最大冤案“刘英反革命集团”的成员都在这车上,他们是主犯刘英,成员是邱开元、顾存旺、汪龙瑞、张松青。他们都是我同班的好同学,对于他们之间来讲,又加了一个词:“牢友”。此时,我心情忧郁,百思不解,感到车内的空气似乎异常压抑,有一种非常惊讶的心情:他们都是家庭出身贫寒,又受党教育培养成高中毕业生,正值青春年华立志为党和人民作贡献的热血青年,怎么反党?可以说这是一个政治悲剧,是那个年代极左路线所造成的。我用目光扫视他们,看见他们人人都精神饱满,容光焕发,是遇到了什么喜事?我可以这样解释:是同学聚会,另一层意思是“牢友”相见,使他们老年人枯老的心增添了活力,人逢喜事精神爽。我还有另一种感受,使我心灵受到震惊:据我所知,他们五人遭遇之不幸,厄运之险噩,生存之艰难,饱经人世间种种磨难,然而,人人都很坚强,不挠不屈地与不利的政治环境和艰苦的生存环境抗争,居然还活到今天,而且身体如磐石一般健康硬朗,值得庆贺。我向你们道一声:你们受苦了,向你们致敬!此时,我在脑海里努力思索着,像电影一样展现出他们五位不寻常的人生画面。

  刘英,我们班的文科秀才,1963年考取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1962年因蕲春发生高考舞弊事件而全校考生都未录取大学),当他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因写剧本《夸父追日》,在文中写了太阳存在黑子,被县公安局逮捕,认为他写文章是反毛主席,定为现行反革命,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他在狱中,有“囚徒”的信念,通读马克思《资本论》,苦钻马列主义,是信念使他活着。同时,他坚持不懈地对他的冤案不断地上诉,直至1979年才被黄冈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得到洗清冤屈平反。他在坐牢和在沙洋农场改造15年中,所经受的苦难是难以言表。他被平反后,先后在蕲州高中、张榜高中当语文教师,1995年调县委党校任理论教员,后评为高级讲师。他一生研究马列主义,创立《建设论》学说。1993年出版《建设论》首卷《主体概念方法论》,今年出版《建设论》二卷《共产主义形态论》和三卷《实现共产主义形态道路论》。这三卷共有120余万字。理论学术界有人认为《建设论》是《资本论》的姐妹篇。《资本论》侧重于批判资本主义形态,预测共产主义形态;《建设论》则着重解决“建设道路”问题,从而把理想变为现实。2010年9月7日,新华网曾以《蕲春老教师刘英出版〈建设论〉三卷》为题目进行了报道。我的老同学刘英,经历了艰难曲折的道路,并在苦难中磨砺了他意志如钢,现在正夜以继日地研究马列与写作,耐住寂寞与孤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把老命拼了,还要完成《建设论》后四卷,在理论上为中华腾飞之路而奉献自己毕生的精力。他告诉我,他的书现已成为理论界研究马列人群的畅销书,在今年10月初,他在深圳福田区党校讲课时,自己所带的400套书当时被抢购一空。

  邱开元,他在学校入团,有多方面才艺,1960年获全县乒乓球单打冠军,而且他广结广交,人缘好,是班上男女同学领袖。1963年因看过刘英所写的剧本,被公安局抓去关押10个月,后被县检察院撤诉释放。回家后,在漕河街打短工,卖零工,度日如年,艰难生存,直至1966年“四清”时,工作队领导认为他家庭出身城市贫民,才安排他进厂当工人。他本来在同学中是一位功成名就人物,却因受“刘英反革命集团”影响,只在李时珍酒厂任过技术副厂长,在个人婚姻上到30多岁才结婚成家。

  顾存旺,他在高中三年级上学期休学在粮食部门工作,任漕河区粮管所会计。1963年因刘英到过他家一次,县公安局将他抓去坐牢6个月,并开除工作籍。回家后,他一直在家务农,幸好遇上时任大队党支部书记高玉田,并未把他当作“黑五类”看待。1980年因“刘英反革命集团”案件平反,才按落实政策将他安排在童畈粮食饲料厂当一般职工。他是我老乡,我们俩一起在高新铺街长大,又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我很了解他,他是一位很有才干的人,如不是当时被从工作岗位开除回家,可以说其仕途到局级领导没问题,其前途因与刘英是同学而断送了。

  汪龙瑞,他在学校埋头读书,语文成绩特别好。他高中毕业后,任本地民办教师。1963年因写的文章得到刘英的尝识,县公安局认为是“刘英反革命集团”成员无疑,被县公安局关押坐牢6个月。他被释放回家后,教书不成不说,本地干部认为他是坐过牢的人,阶级斗争整得他无容身之地,在万般无赖的情况下,只得远走他乡,颠沛流离,到处流浪。他曾到过阳新和福建武夷山等地山区,干过帮人烧炭、拉大锯之苦活,为了生存,什么苦都吃过,有两次险些丧命。他曾对我讲,他吃的苦是人们难以想象的,甚至为了争口饭吃,打架当过绿林兄弟霸主。他的人生坎坷而传奇,直到四十多岁才回老家结婚成家。改革开放后,他在竹瓦街上做豆腐、做水泥瓦、照相等经商,养家糊口,至今仍然家庭生活贫困。


  张松青,他是班上的劳动委员,为人憨厚,乐于助人。他从学校毕业后,任过村民办教师。1963年时因与刘英有过联系,并相互走动过,莫明其妙被县公安局抓去坐牢6个月。他被释放回家后,村干部认为他是坐过牢的人,不仅不恢复他教书,还要监督劳动改造,生产队苦活如派出去挑水利总有他的份。改革开放后,他学习养鱼技术,成为远近闻名的养鱼专业户,曾被当地政府推荐当上了县政协第四届委员。

  汪龙瑞、张松青二位同学本来可成为国家公立教师,因受“刘英案”的牵连,终身为农民。那年他们在县信访时,受到县委书记熊长江的过问,县公安局、县教育局按政策给他们落实了民办教师待遇,在经济上也进行了补偿。

  车的喇叭声打断了我的记忆,忽而全都闪电似的苏醒过来,仍回到现时急驰到黄石的车上。在车上,同学们欢声笑语,亲热的气氛非常活跃,我被这同学间的友情深深感染。我再从车内向外望,所见:天空,阳光灿烂,金秋时节天高气爽;田野,沿途丰收的稻谷一片金黄,棉田里绽开的棉花朵一片银白,桔园的桔子压弯了树枝;村庄,远近的农舍小楼房掩映在绿树之中,社会主义新农村呈现欣欣向荣景象。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我联想到,在这秋天美好季节里,这是我们班上同学人数最多的一次聚会,将要获得48年后的一次大丰收,收获什么?将会收获完美的、纯真的、真挚的友谊。

  出租车周师傅为了算经济账,节省各项开支,不走高速插近路,车过西河驿大桥后,经西岚公路插南征到长江边,再上江堤走黄石大桥到黄石。车快到大桥时,我的手机响了,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际,是顾亚文问:“到什么地方?”我立即应声回答现在所在的位置。车过大桥左拐进市区花湖大道,我与顾亚文老伴吕元友约定在加油站接车,车一到站,见他们夫妇俩早在那里等候,万分高兴地迎接同学们的到来。由于车内没有坐位而再不能加人,老吕只得手指方向由司机开车到达他家住的地方。


  顾亚文家住在博雅怡景花城,这是一个环境优美的住宅区,特别是住宅楼中间的空旷面积大,其树木、草坪、健身场地、水泥路等布局井井有条,还有多种花木点缀其间,别有一番诗情画意,的确是名符其实花园,难怪取名为“博雅怡景花城”。

  由吕元友领我们上五楼到他们家。顾亚文与汪龙瑞、张松青已有48年未会面,顾亚文与王柳英两位女同学也有25年未相见。汪龙瑞端详顾亚文半天,突然脱口而出:“不错,是顾亚文”。顾亚文反应敏捷,毫不思索地说:“你是汪龙瑞,你是张松青”。近半个世纪了,难怪未曾见面的老同学几乎相见不认识。亚文夫妇热情好客,为大家端茶递水,客厅电视机前的条型矮桌摆满了香蕉、桔子、葡萄、苹果、花生、糕点等,大家边吃水果边聊天,欢聚一堂,几十年来的思念与友情都在谈笑中,完全沉浸在见面后的喜悦里。

  三位女同学坐在一起特别亲热,大姐詹秀英、二姐王柳英、小妹顾亚文三人在学校时亲如姐妹,情同手足,这次久别重逢,彼此间句句话语都像一滴滴雨露滋润心田,有说不完的的心里话,有诉不尽的别后情。我为她们的相见感到高兴,然而,同时心里又一片茫然,不知不觉地回忆起她们人生不平坦之路:

  詹秀英,狮子人,是一位山区才女考入蕲春高中的。她在学校时沉默寡言,埋头学习,深受全班同学敬重。另外,她心灵手巧,会绣花,会剪纸,其剪纸曾在黄冈地区被展览过。她从学校回家后,与后娘住在一起,后娘逼她天天在生产队干活争工分。不仅如此,还经常受到后娘的谩骂和虐待,她只得忍声受气。特别遭到不幸的是,1963年老历腊月23日,天寒地冻,被狠心的后娘赶出了家门。她用扁担一头挑着一只破书箱,一头挑着用网袋装的几件旧衣服,欲哭无泪,问苍茫大地,路在何方?后来还是堂兄收留了她,留她在自己家里过春节。开年后她无处安身,只得到亲戚家和同学家暂时居住,直到1964年下年,经好心人介绍与居住漕河街的我们上一届高中同学吕能胜结成夫妻,这才结束流浪生活。她40岁进厂当工人,在县瓦楞厂退休。

  王柳英,她在我们班上是位才貌双全的女同学,品学兼优,任全校学生会副主席兼女生部长,在全校学生中是名人。她高中毕业后,与同班同学顾存旺结婚成为夫妻,在她大儿降生三天时,丈夫入狱,这是多么悲痛的事。她因丈夫的冤案而影响自己的政治前程,一直未能参加工作。可以说,她是女中豪杰,因错过了机遇没有在政治舞台上演绎她辉煌的人生,而默默无闻地一直在农村干农活,相夫教子,虚度光阴。改革开放后,她入党,任过村妇联主任、党支部副书记。

  顾亚文,她是全班年龄最小的同学,长得漂亮,能歌善舞,而且学习成绩在全班同学中名列前茅。她从学校回家后,因父亲是错划的右派和错定判十年徒刑的历史反革命(后平反),这对她是个沉重的打击。1963年她到蕲春高中复习准备再次参加高考时,县里一位干部勒令她回家,取消她高考资格,原因是反革命份子的女儿是不能考大学的。她在生产队干活是当“黑五类”子弟看待,不准参加任何政治活动,连“三八”妇女节女性放假一天的权利也未获得,只能整天干农活。她一个学生出身的纤弱女子,怎么能承受农村繁重的劳动呢?她曾与我讲过,一次生产队干活开夜工,队长命令她提马灯照亮,两个小时站在原地,晚上有成千上万的蚊子叮咬她,头脸都肿了,如像这种磨难还有多次。1968年下年她己是大龄女青年,与现在的丈夫夫吕元友结为夫妻,此后才苦尽甜来。她于1975年到黄石红卫水泥厂当工人,因她有才干,后提拔任化验室主任直至后来当厂长。企业改制时,她有魄力、有胆量租赁承包已破产的下陆水泥二厂,又当了三年厂长,使该厂起死回生。1986她研究开发的水泥新技术,获湖北省科技三等奖。她苦斗人生,性格钢强,不屈服于生活,不服他人,在人生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终获成功,被人们誉为女强人。她的事迹曾被《黄石日报》多次报道过。她退休后,信仰基督教,心中有上帝,以便在心灵上得到慰藉与净化。

  我是这次同学聚会的主要召集人,责任很重,还要在黄石联系并迎接朱善征、胡桂芬、詹诗利三位住在外地同学的到来。我在顾亚文家屁股还未坐热,首先是朱善征来电话讲:“我己经到黄石客车站。”我用十分果断的口气对他讲:你坐二路公交车到老虎头车站下。我立即叫司机开车和我一起到老虎头车站,将在黄冈市居住在他大女儿家的朱善征接到顾亚文家。


  对于朱善征的身世我是比较了解的,他是一位很勤奋并有道德修养的人。在学校,他用功学习,各科成绩都很优秀,人品更好,应该说是同学们学习的楷模。他家庭出身地主,大哥解放前到香港,二哥随蒋介石到台湾,四哥在解放战争中随舰艇起义投诚解放军。四哥于1955年在部队退役后在八里湖小学教书,是他四哥供他上高中的。他有海外关系又是地主子弟,在那个阶级斗争年代上大学万万是不可能的,只能当农民。他从学校回家后,经他四哥多处找人说情,被安排在八里湖白河堰大队当农工,具体工作是炊事员。1962年12月份,我和陈恩元到他那里去过一次,并在他那里宿一晚上,半夜里他喊我俩起床吃粘米圆,此事至今仍记忆犹新。“天生我材必有用”,因八里湖小学缺教师,他荣幸补缺当了一名民办教师,后经考试转为国家教师。1986年,他因教学出色,调县实验小学任教师,后入党,曾任教务主任、副校长等职,职称是小教高级。他的人生没有大起大落,在抓阶级斗争年代也没有挨整过,其原因是他会做事,更会做人。

  朱善征是天生的乐观派,他与早到顾亚文家的同学相见后,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侃侃而谈,说话有幽默感,增添了同学聚会的活跃气氛。

  胡桂芬是我这次召集同学聚会的重点者,我多次打电话告诉她,一定要参加这次机会难得的同学聚会,直到她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才放心,说来话长,原因是:

  在我们班上,我与陈恩元最为友好,亲如兄弟。我们高中毕业后,我俩又在县水电局办的电工培训班同学,友谊就更加深了。他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在学校时,同班女同学胡惠芬暗暗爱上了他,俩人恋爱了。胡惠芬大眼晴,美丽大方。帅哥与靓妹相恋,天生一对,班上的男女同学人人知晓。可是,他们有爱无缘,高中毕业后,由于多种原因,却痛失爱情,双方如孔雀东南飞,有情人终未成眷属。我知道,他俩已有10多年未见面,但彼此心里竟然还存在对方,对于他们来说,青春年少时的美好初恋,的确将那刻骨铭心的情怀已永远珍藏在心间,是心中抹不掉的绚丽多彩的风景。老了之后再相逢,其机会是多么难得。我和陈恩元、邱开元三人经常聚会,一起喝酒聊天,互相交流思想。而这次同学聚会,我有意安排这对初恋情人见面,我只向邱开元说过,倒是瞒住了陈恩元,没有向他透露,为什么这样做?是我用心良苦,要让陈恩元在聚会中预想不到,有意外收获与惊喜。

  我接来朱善征后,未过片刻,拨通了胡惠芬手机,她告诉我,她已来到市内一个多小时,现正在金虹大厦门前。她家住黄石铁山区,我前一天通知她于10点钟赶到市里就行了,她却提前到达,看来她是一位很守信的同学。我刻不容缓,立即约吕元友和司机前往金虹大厦接胡惠芬。我人老了真是老糊涂,怎么不叫陈恩元一同去呢?胡惠芬年近70岁,我见到她并不是像老太婆,脸上看不出有皱纹,两只妩媚的大眼睛仍然闪亮,岁月并没有摧毁她天生的雍容。她上车后,我对她说:这次同学聚会,你如果不答应参与我是不会组织的。她笑着答道:“方东全,你把我看得太重了,谢谢”。她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性,我话中有话,我说话的意思她完全明白,猜着她心目中的陈恩元是一定和我一同来黄石的。

  在我接到了胡惠芬不久,在车上,又拨通了詹诗利的手机,他居然也到了黄石,真使我喜出望外。我在这一天上午一直忙着,终于在11点钟前将我们所要组织的13位同学都如愿以偿相约黄石,一直压在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来了,此时我的心情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受。

  说起詹诗利,他可是个苦命人。他在学校时,理科是班上的尖子。我学习成绩不好,但好学,我做数学有难处总是向他请教,他也是我亲密的同学。他家庭出身地主,不可能上大学。他从学校回家后,地主子弟的他在生产队干苦活、重活,受人歧视,其父亲因经常挨批斗,活活被折磨死了,母亲也含冤负屈上吊自杀。他在家的确无法活下去,逃到咸宁地区通山县山区深山老林帮人烧炭,未改姓而隐名,叫詹子平。他离家有10多年未与老家亲人联系,村干部认为他失踪或自杀,也就没有寻找、追查。他居然还奇迹般活在人世,并在那里结婚生了三儿一女。对于这位才华横溢的同学,我一直没有忘记,多年来一直打听他的下落,直到2005年才见面联系上。这次同学聚会,我想法一定让他参加,可是,他家的电话坐机停机,手机又改号拨不通,后来我通过找到他在县环保局工作的堂弟,知道他手机号才算联系上。他家住通山县燕厦乡,到黄石要转县城和咸宁两次车,如顺利乘车,到黄石要到上午12点半左右。可见,他参加这次同学聚会多么不容易。他为了按我规定的时间11点钟前赶到黄石,多方找人联系搭顺路车,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好心人,未曾转车一下子直接到了黄石。为了同学这次聚会,这位心诚志坚的同学的确使我感动。

  在顾亚文家,胡惠芬和占诗利一同与早到的同学见面了,大家心情都很激动,特别是陈恩元和胡惠芬二人更是心潮澎湃。陈恩元头上没有白发,脸色红润,神采奕奕,再加上身穿唐装,显得年轻,完全看不出年近70岁老态龙钟的老头,而只能看出是50左右的中年人。当他突然见到胡惠芬的到来,精神为之一振,心里特别兴奋,因为没有想到胡惠芬也居然来了,心理丝毫无准备,所以见到她倒有些措手不及,竟一反常态没有主动和胡惠芬握手,只向说了一句话:“你好”。胡惠芬却笑容满面而又饱含深情地审视陈恩元,见他还是像学生时那么潇洒而有魅力,我想她心里一定感到是满意与幸福的。她实在太高兴了,还是学生时代的性格,爱说爱笑,笑时脸上像阳光一样灿烂,显得活泼年青。这对初恋情人离别多年在异地他乡终于见面了,一往情深,双方心灵一定感受到无比温暖与抚慰。

  48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弹指一挥间,然而对于我们来说是大半辈子。今天48年后的同学聚会,的确是个大喜的日子,岁月虽不能回头,但挥之不去的同学情却如此醇醉,大家忘掉了年龄,忘掉了忧愁,忘掉了尘世间的琐事,敞开心扉,交心谈心,谈天说地,无话不谈,而且在交谈中直接喊对方的名子,人人平等,显得多么亲热。我们这么多同学从四面八方相聚在黄石,是为追青春之梦,并踏着青春的脚印急步而来。我们仿佛又回到学生时代,如毛主席在《长沙》一诗词中所写的“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相逢是福,相逢后大家在一起欢庆、狂热,其心里真是欣喜若狂,心花怒放。是的,这次同学聚会其情谊是那么纯朴,又是那么纯净,是一种美好的温馨和情结,的确值得大家永远珍惜和回味无穷。

  时间到了上午12点钟,大家在一起聊天意犹未尽,主人吕元友发话叫我们进餐,我们才发现时间过得太快了。顾亚文夫妇把我们当作最贵重的客人,安排在黄石著名的潘王府大酒店进餐,而且安排的美食档次很高。他们认为,花钱值得,友谊是金钱卖不到的。餐厅很大而且华丽,园型餐桌可坐20人,和我们同车去的还有汪龙瑞年轻妻子黄凤娥和邱开元的孙子,再加司机,全桌坐17人。我有意将陈恩元、胡惠芬拉到一块坐下,他俩显得高兴大方,没有推辞,很乐意接受我的安排。

  今天,吕元友着装整洁,西装革履,皮鞋擦得光亮,风度翩翩,显得很有气质。他在酒宴未开始时,先致祝酒辞,他热情洋溢的短语受到大家热烈鼓掌。酒宴开始后,大家相互敬酒,碰杯声、祝福声连成一片,气氛热烈、欢快、活跃。在这次同学聚会中不善言辞的詹诗利突然站起来说:“陈恩元和胡惠芬这对有情人虽然未成眷属,但情还在,我向两位老同学共敬一杯”。陈和胡同时举杯表示谢意。这时,刘英又站起来举杯说:“今天,老同学陈恩元和胡惠芬这么高兴,而且感情还这么好,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我提议,大家站起来共同敬他们一杯”。经刘英这一提议,大家毫不犹豫地自然举杯,理所当然陈、胡二位也同时站起来举杯。是的,他们在学生时代的爱情被同学们传为佳话,现时在同学们友好、亲密与善意的开玩笑中,表现大方点也是顺其自然。据与胡惠芬坐在一块的刘英、詹秀英后来告诉我,胡惠芬被这情景感动了,眼睛噙着泪,泪水欲出而未流。她的泪水是为她情窦初开的学生时苦恋的情人陈恩元而流。可以说,这次与陈相见,是幸福的泪,是此时此场合下高兴得激动而抑制不住感情,是自然而然流的泪。由此可见,他们彼此还爱着对方,不怕岁月的更迭和时代的变迁,也不论都年近70岁古稀的老人,一个分别多年的心中爱人,彼此都没有忘记,这说明什么?生命有多长,爱情就有多长,爱情的确是个怪物,爱情也是可盼望的,是一种灵魂的悸动,是一种超越想像的追求,特别是初恋情人,情更深,意更切,爱情所以说是永恒的。这次同学聚会,触发他们学生时相恋的情感,应该说是人之常情。我认为,他们的情感是有高尚品质和良好的道德,虽然没有成为夫妻,但是仍然有着同学加朋友的纯真友情,这是神圣和伟大的。我知道,他们现在都深爱自己的老伴,珍惜家庭,我们没有必要来说三道四,也是无可非议的。我离席走到陈恩元和胡惠芬座位中间位置,分别向他们敬酒,而没有共敬他们酒。我明白,他们这次相会是我成全的,他们从内心一定感谢我,何必说些多余的话呢?

  宴会热潮还在继续,顾存旺站起来对大家说:“王柳英跟我受苦了,我欠她感情债一辈子还不清,今天我当这么多同学的面向她发誓,我今生今世永远爱她”。他说后,举杯向心爱的爱人王柳英敬酒,王柳英站起来和顾存旺碰杯。王柳英此时虽然没有即兴讲话,但心里是甜蜜蜜的,感到无比幸福,因为顾存旺是她一生所依托的男人。他们于1962年高中毕业后结婚,是我班同学中唯一结成伴侣的一对。顾存旺在学校时是我们班美男子,王柳英是全校女生中的佼佼者,两人结合十分般配。他们结婚几十年时间里,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是一对相濡以沫恩爱夫妻。现在,他们儿孙满堂,他们的爱将继续进行到底,爱到天荒地老,爱到海枯石烂。他们俩的举动和表现,博得同学们热烈的掌声。

  陈恩元个性直爽,6年前因与刘英在某些看法上存在分歧,两人断绝往来,在今天同学相聚高兴的场合下,陈恩元主动向刘英敬酒,刘英被老同学诚意所感动,连忙回敬,真是老同学相逢一笑泯恩怨。

  宴会进入高潮时,同学们的情绪更加高涨,碰杯声此起彼伏,这时,顾亚文提议:“女同学每人唱首歌好不好?”男同学齐声应答:“好,首先欢迎亚文同学唱”。顾亚文唱了一首《我爱耶稣》歌曲,唱得调子低沉而赋有情感。接着,詹秀英唱了一首《好运来》歌曲,我们不曾相信在学校时不爱唱歌的她,到老来时唱歌水平竟不错。胡惠芬和王柳英二人合唱《洪湖水浪打浪》歌曲,胡惠芬嗓门高,王柳英配合好,当唱到此歌最后一段时,男同学也随着哼起来,实际上是大合唱,那种场面的确使同学们热血沸腾,这是友情在升华,友谊万岁!


  宴会后,我们返回到博雅怡景花城处进行集体合影留念。在合影时,前排是4位女同学蹲着,可是胡惠芬因身体有病不能蹲着而坐在地上,其形象不很好,所以我特意为她补照了一张单身站立相,也算尽到了老同学的心意。我知道,胡惠芬身患高血压、心脏病、膀胱病等多种疾病,终年病魔缠身,近几年一直未远出家门,可见为了这次同学聚会,她不知克服了多大的困难,在她看来,同学的友情比身体更重要。

  下午2点钟,我们到黄石著名旅游景点磁湖公园风景区游览,这是个山青水秀的地方,景区依山傍水,山虽不高,但风景秀美,湖水清澈,湖面辽阔。同学们三五一群随意组合一起,沿着湖边水泥路边走边观景边聊天,女同学则手牵着手走,大家欢笑声直冲蓝天白云,心旷神怡,心情放松了,心境也豁然开朗起来,因而,同学情也就更亲密了。我们置身在这青山与秀水的怀抱里,愿我们的友谊像山上的青松翠柏万古长青,让我们的凝聚力象湖水一样永不分离。

  相聚总嫌时间太短,到了下午4点钟,我们从蕲春一行来的同学将离开黄石,顾亚文夫妇一再叮咛我们,明年一定再来黄石聚会,胡惠芬也频频招手说再见,我们不得不恋恋不舍地离开黄石,此时的确有一种唐代诗人李商隐所写的诗句“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感觉。岁月无情人有情,我们同学这次聚会虽已过去,但来日方长,今后一定还会再相逢。


  黄石是一座美丽的江城,我们这次到黄石组织同学聚会,虽然时间很短,但收获很大,情韵悠长,让长江见证:我们同学的友谊如长江源远流长,让情感像江水一样日夜奔流不息!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