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民间故事】“怪才”陈细怪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20-3-1 19:1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46|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努力杀咸丰

  太平天国在南京定都后,于清咸丰四年一月十三日开科取士。陈细怪带头响应,参加了太平天国的开国头考。

  这场考试的赋题是《民和年丰》,诗题是《开笼放犯》。赋题只要求以题为韵,不另限制。也就是说,这篇考试文章只要写四段就行了,不必写八股文章。但以题为韵却很不容易押好。大家都分别押同样的“民、和、年、丰”四个字,这就很容易看出考生文章的高下、才情的大小来。

  陈细怪早就怀有反清思想。所以,他写起来有如神助。写到最后一句,该押“丰”字了,陈细怪将笔一挥,大书道:“努力杀咸丰!”

  太平天国大主考,见陈细怪文章写得笔枪墨炮,直轰清朝皇帝咸丰,为其他考生所不及,激动得拍案大呼:“好一个‘努力杀咸丰!”于是,陈细怪在太平天国开科大考中名列前茅,任王府掌书。

  怕老婆即景诗

  陈细怪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惧怕自己的老婆。有一次,陈细怪不小心惹恼了老婆。老婆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罚他跪在床前,非要他做出一首好诗来才允许站起来。

  陈细怪既害怕老婆,又想偷懒,于是就修改了《千家诗•春日偶成》应付差事。千家诗是这样的四句: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陈细怪跪在地上将诗改成了:

  云淡风轻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

  时人不知余心苦,将谓偷闲学拜年。

  老婆听了之后,又好气又好笑,只好让丈夫站起来。

  消食寺

  陈细怪的家乡有一位横行霸道的肖姓财主。有年春节前,这财主为了标榜自己,特意在垸子里修了一座祠堂,取名“肖氏祠”。正月初一一大早,财主去祠堂祭祀,忽发现有间厕所与“肖氏祠”门对门,厕所门上也效仿“肖氏祠”挂着一匾,上书“消食寺”,门上还贴着一副对联:

  但愿你来我往;

  切莫屎少屁多。

  原来这“消食寺”是陈细怪带领乡邻除夕夜趁财主家人在家团聚之机盖起来的,为防备财主来找麻烦,便贴了这么一副对联,令财主虽恼羞成怒,却不得发作。

  一袋大米广济蕲春

  有一次,陈细怪儿跟几个老乡一块儿去贩麻,在路上又碰上几个广济(今称武穴市)人,他们结伴而行。没想到在路上遇上大雨,滞留他乡,更要命的是所带干粮也吃完了。幸好广济同伴还有两袋大米,这几位广济朋友也很不错,很豪爽地分给陈细怪儿他们一袋,渡过了难关。分手时,陈细怪儿说:“承蒙救助,大恩不言谢。我是个穷酸文人,就送你们一副对联吧。”于是吟道:“一袋大米广济蕲春,”再对下联时却犯了难,半天也没有想到合适的,只好作罢。

  也难怪,这个上联真是太妙了。内嵌广济,蕲春两个地名,一语双关,对不上是正常的,据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对得上,成了一副“绝对”。

  注:网友对出下联:一袋大米广济蕲春,两腔热泪恩施孝感。

  铁钉果尔犁藤面

  陈细怪的家乡有条街叫株林街,这街上有个奸诈商贩一家目不识丁。有年大年三十,这个商贩让自家小孩来请陈细怪写副对联。小孩说他爹有个要求,就是希望能写出他家店里卖些啥东西。小孩告诉陈细怪:“我爹说店里有做屋用的青砖、铁钉,有伢儿爱吃的果尔(一种油炸香脆面食),有耕田用来绊牛的犁藤,有面条、豆腐和年粑,还有猪爱吃的麦麸。”陈细怪一听,说:“好办。”当即便提笔写下一副对联交给了商贩的儿子。

  第二天,人们看到商贩店门上贴着这么一副对联:

  铁钉果尔犁藤面;

  青砖豆腐麦麸粑。

  要问这店里卖的啥?看对联:铁钉似的果尔,犁藤似的面,青砖似的豆腐和麦麸做的粑!

  隐喻联

  雄鸡、鲤鱼、猪婆肉;

  香菇、木耳、曲子耙。

  传说这是陈细怪写的一幅隐喻对联。所谓隐喻对联,就是作者不把要说的意思直接了当地写出来,而隐喻在对联文词的后面,通常文词表达的意思和作者所要说明的意思不同,只有经过仔细思索,反复思考,才能领会文词后面的意思。

  据说有一家杂货铺老板在铺子开张那天,请陈细怪写一幅开张“吉利”、“发财”、“致富”意思的对联。陈提笔写就上述这一对联。全联没有从正面去讲如何开张大吉,而是从背面,也就是从词语所隐喻的内容,表现了那位老板所要求表现的意思。

  从词语表面看,这副对联的意思好象是贬义的,只是如数萝卜下窖地写了六种食品。如果探索它隐含的喻意,情味则大不相同:“雄鸡”、“鲤鱼”、“猪婆肉”、“香菇”、“木耳”、“曲子耙”六味食品都属温补性食品。按照中医的说法,都叫“大发”。贴在一家新开张的铺子门上,正应了开门“大发”的意思,可见作者匠心独具。

  一个铜钱买油

  很多人都说陈细怪的怪点子多,连陈细怪的父亲大怪都知道众人这么说。一天,大怪给细怪一个铜钱,叫他到街上最吝啬的某老板那里去买油,想以此来考考细怪到底有个什么板眼。陈细怪接了钱,提着空油瓶,来到了油铺,对老板说:"老板,我买一斤油。"老板在陈细怪的油瓶里打满了一斤油,然后开始收钱。陈细怪在身上摸呀摸的,故意装出个惊慌样子说:"哎呀,我来得太匆忙,把买油的钱忘了带来!"接着又对老板说:"老板呀,这油我买不成了,等我回家拿了钱再来。"老板没法,只好把瓶里的油倒回油坛里去,陈细怪提着空油瓶回家了。回到家里,陈细怪对父很奇怪,跑出来一看,见油瓶内壁上粘满了油,都慢慢地流到瓶底,足有半两多。他很有感触地说:"人家说我是大怪,看来儿子胜过了老子,不愧是一个细怪。"从此,"细怪"的绰号就叫响了。

  不打何曾到九泉

  有一年清明,陈细怪在游馆回来的路上,沿途看见有很多人在祭扫坟台。经过狮子山前,本想顺便到女儿女婿家去看看,不料刚转过山坳,就看见孙、吴两姓人家为争一处风水地正在打群架,一时间打得头破血流!

  陈细怪对此愚昧行为大是叹息。忽然想起宋代诗人高翥的《清明》诗,遂剥成一首讽刺孙吴两姓的讽刺诗,题在山石之上:

  狮子山前多墓田,孙吴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鲜血淋成红杜鹃。

  日落毛狗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架须当打,不打何曾到九泉!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