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96|回复: 0

元朝唯一一个远嫁朝鲜的公主 仁德王后与恭愍王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7 1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孛儿只斤·宝塔失里(?—1365年),是元裕宗真金的玄孙女,元代皇族魏王孛罗帖木儿之女。1349年在漠北与时为高丽江陵府院大君的恭愍王王祺结婚,封承懿公主。1365年,她因病去世,元惠宗赐谥号鲁国徽翼大长公主(后高丽改翼为懿),简称鲁国公主;高丽追尊仁德恭明慈睿宣安王太后,简称仁德王后。宝塔失里的死使恭愍王变得很消沉,无心理政,将国事托付给了高丽和尚辛旽。她也是元朝唯一一位与高丽王相爱的下嫁公主。

4479970-201808251153152242.jpg

  人物生平

  下嫁高丽

  宝塔失里为梵语佛吉祥之意,她是元世祖忽必烈的五世孙女,元惠宗妥懽帖睦尔的再从妹妹。她的高祖父为裕宗真金,曾祖父为顺宗答剌麻八剌,祖父为魏王阿木哥,父亲为魏王孛罗帖木儿。至正九年(1349年),在元朝做人质的高丽王子王祺亲自到漠北,迎娶宝塔失里。王祺与宝塔失里在元朝完婚后,没有立即回国,而是在元朝又生活了两年。至正十一年(1351年)十月,元惠宗废黜当时的高丽国王王?,册立王祺为高丽国王,宝塔失里也被元惠宗封为“承懿公主”。同年十二月,王祺与承懿公主一起回高丽国。王祺即位,便是韩国历史上有名的恭愍王。

  承懿公主与王祺结婚八年,还没有怀孕的消息,更别提生下子嗣,急坏了一些大臣。至正十八年(1358年),高丽宰相以高丽不能没有继承人为由,找到承懿公主商量为王祺挑选“名家女宜子者”以充实后宫,承懿公主和王祺感情非常好,承懿公主也为没有为王祺生下继承人而感到遗憾,所以没加思考就答应下来。之后王祺娶宰相李齐贤的女儿为妃。后来,承懿公主才知道这并非王祺的本意,如梦初醒,后悔得连续几天茶饭不进。虽然王祺对承懿公主感情依然不变,但是当王祺把宰相李齐贤的女儿封为惠妃,承懿公主“遂有妒志”。

  承懿公主与别的下嫁高丽的元朝公主不同,从不插手高丽政治。史称她“禀幽闲贞静之德,足以当文王之逑,十五年间未尝有纤毫私谒”。

4479970-201808251153152642.jpg

  患难夫妻

  在王祺即位的前后,作为高丽的联姻对象——元朝却到处爆发农民起义,各个政治集团之间也明争暗斗。至正八年(1348年),方国珍起兵于浙东;至正十一年(1351年),刘福通、韩山童等人在白鹿庄宣布起义;同年,罗田布贩徐寿辉在今湖北蕲春西南的蕲州起兵;至正十三年(1353年),张士诚举兵造反,以高邮为都城,国号大周,自称诚王。至正十四年(1354年),元丞相脱脱奉命出征张士诚,便向高丽征兵。

  作为老岳父家的藩属国王祺闻命而动,立即派柳濯、李权、崔莹等40多位将相率领2000人从征。在攻打高邮时,李权等人战死。几乎与此同时,王祺见“中原多故,欲遂收复本国已失旧疆”。

  通过这次援助元朝镇压农民起义,王祺看清了元朝国内的形势。他认定元朝已经濒临崩溃,王祺想想元朝长久以来牵制着困扰着高丽王室,使高丽王朝的地位显得十分尴尬,如今,机会来了,看来去除其靠山元朝的影响是势在必行了。

  至正十六年(1356年),恭愍王派柳仁雨、黄天甫、金元凤等人带兵攻陷双城总管府与合兰府,接着,又派精兵强将攻取鸭绿江以西八站中的三站。消息传到元朝,元惠宗勃然大怒,扬言要出动80万大军东征高丽,旋即软化态度,派公主的兄弟魏王太子(名不详)到鸭绿江边,但王祺只允许他的两个仆人入境。元朝因内乱无暇东顾,最终原谅了高丽。

  至正二十年(1360年),“红巾军”关先生(关铎)、破头潘(潘诚)的四万大军渡过鸭绿江,进入高丽,攻克西京。在此危急情况下,承懿公主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勇敢。据记载,承懿公主“避红贼从王南幸,事出仓卒,去辇而马,见者皆泣下”。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高丽发生了“兴王之变”。承懿公主面对大难,极其沉着、冷静和勇敢,令王祺大为感动。当时,王祺匆忙跑进太后的密室,“蒙毽而匿”,而承懿公主则坐在门口,直到叛乱被平定下去才起身离开。

4479970-201808251153153042.jpg

  死后哀荣

  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正月,高丽宫廷传出了承懿公主怀孕的消息。一个月后,王祺以公主怀孕满月为由下令赦免除了斩、绞二罪外的所有犯人,但那会儿承懿公主已经重病在床,七天后病情恶化,王祺又赦一罪,并派有关部门到佛宇神祠为她祈祷,而且还亲自“焚香端坐,暂不离侧”。当天承懿公主就病死了,王祺悲痛欲绝,有人劝他离开,王祺说:“吾与公主约,不如是,不可远避他处。”(从“怀孕”一个月就病亡来看,也有得了其他病被误诊为“怀孕”的可能性,后世纯明孝皇后也是得其他病被误诊为“怀孕”而死)

  王祺出于佛教的来生观念,为了承懿公主死后的冥福,把她的丧事办得非常隆重,陵墓相当气派。王祺为公主停朝三日,百官都玄冠素服。王祺还“令诸司设奠,赏其丰洁者。于是争务华侈,至有称贷以办者。王素信释教,至是大张佛事,每七日令群僧梵呗随魂舆,自殡殿至寺门,幡幢蔽路,铙鼓喧天,或以锦绣蒙其佛宇,金银彩帛罗列左右。观者眩眼,远近诸僧,闻者皆争赴”。

  王祺为公主操办丧事如此穷奢极侈,致使“府库虚竭”。王祺在安葬承懿公主之前,曾亲手为公主绘制画像,“日夜对食悲泣,三年不进肉膳”。还命令所有大臣在任职及出使之前,都必须到承懿公主的陵前行礼。

  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王祺又在王轮寺东南为承懿公主建造影殿(安置画像的宫殿),旁置观音堂、钟鼓楼,由宦官金师幸等负责。这项工程动用人员之多、耗资之大都前所未有的。史书记载当时的情形是,数百人抬着巨木,呼喊声震天动地,昼夜不断,累死的耕牛不绝于路,就连百官也被要求去运送木料、石头。在营建过程中,恭愍王经常嫌弃影殿不够壮丽,反复重修,从王轮寺移到马岩,又从马岩移回王轮寺,百姓苦不堪言。同时他耗费黄金六白五十两和白银八百两筑成影殿鹫顶,还命人用锥子检验影殿围墙是否坚固。有一次下暴雨,导致影殿有漏水之处,恭愍王火冒三丈,下令杖责相关官员。尽管怨声载道,恭愍王对影殿工程却是非常敏感,不许任何人进谏,为此差点处死宰相柳濯,言官上疏也一概以为是劝谏停修影殿的,还没拆开上疏就发怒。可以说,为公主修建陵墓和影殿已成为恭愍王的一块“逆鳞”。

  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元朝派人到高丽赐承懿公主谥号为鲁国徽翼大长公主。恭愍王亲自到承懿公主的魂殿,宣布元朝所赐谥号。恭愍王坐在公主的画像前,像从前一样,与公主欢宴。然后,又到正殿徘徊良久,追思公主,同时命人把元朝赐谥中的“翼”字改为“懿”。

  至正二十九年(1369年),恭愍王与群臣在承懿公主正陵前一起发誓保护公主陵产:“有国有家,配匹莫重。矧兹内助之贤,宜在不忘。……徽懿鲁国大长公主,分派天潢,连芳戚晼。礼从亲迎,来嫔我家,潜邸燕京,既同甘苦。殆及东旋,再定祸乱。辛丑妖贼犯京,播迁于南,赞成克复;癸卯兴王仓猝之变,贼在跬步,横身障蔽。又其凶谋攘窃国玺,乃能出奇,密令收护,俾我国家式至今日。比功提甲,亦无忝焉。温恭小心,循蹈妇则;慈祥惠爱,克著母仪;儆戒相成,多所匡救;是宜终始,共守宗祧。乃以弥月之辰,竟殒厥身。兴言及此,痛楚尤深。……佛天在上,宗社在下,今我同盟及后代君臣,不遵此盟或有侵夺盗用者,神必殛之。”

  几年后,恭愍王被杀,他的陵墓玄陵紧靠着公主的正陵,故被称为“玄正陵”。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广播台

精彩推荐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