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397|回复: 0

李泌是唐朝历史上一个奇人,以布衣宰相之身决策军国大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8 08: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泌是唐朝历史上一个奇人,以布衣宰相之身决策军国大事,后来又去衡山做山林隐士,再复出做真宰相。无独有偶,元朝也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奇人,也姓李,叫李孟,也是以布衣宰相之身出谋划策决断军国大事,后来也去许昌陉山做隐士,再复出后也做真宰相。且让我们对这两位布衣宰相进行一番对比,以此来考察唐与元两朝的社会文化相似性。

  李泌字长源,李孟字道复,他们的字都是从名里阐发而来。孔颖达曾云:“泌者,泉水涓流不已,乃至广大。”很显然,长源即“泌”的过程。而“孟”指的是孟子,因为孟子以恢复道统为己任,因此道复即“孟”的人生目标。

u=1120333327,2418643069&fm=173&app=25&f=JPEG.jpg

  李泌小时候是个神童,“七岁知为文”,“少聪敏,博涉经史,精究《易象》,善属文,尤工于诗,以王佐自负”,而李孟也是个神童,“生而敏悟,七岁能文,倜傥有大志,博学强记,通贯经史,善论古今治乱”。李泌得到当时名士器重,如“张九龄、韦虚心、张廷珪皆器重之”,张九龄还把李泌称作“小友”,这显然是以平辈相交。而李孟也有这样的待遇,如“一时名人商挺、王博文,皆折行辈与交”。唐玄宗曾赞叹李泌的早慧说:“是子精神,要大于身。”郭彦通曾对李孟他爹推崇李孟的早慧说:“此儿骨相异常,宰辅之器。”李泌“操尚不羁,耻随常格仕进”,即不屑于走寻常仕途做官途径;而李孟也不屑于走这条做官路子,“行省辟为掾,不赴;调晋原县主簿,又辞;行御史台交荐之,亦不就”。这两人都骄傲得很,骨子里有种“凤翱翔于千里兮,非梧不栖,士躬耕于农亩兮,非主不依”的“卧龙”之风。李泌后来运气来了,“得待诏翰林,仍供奉东宫,皇太子遇之厚”,就是得到了唐玄宗儿子肃宗的厚遇。而李孟也走了大运,“至京师,中书右丞杨吉丁一见奇之”,把他推荐给东宫真金太子,虽然真金死得早,来不及重用他,但是真金皇后阔阔真(就是被忽必烈称赞为“得此等女子为人家妇,岂不美耶”的好儿媳妇)求名儒辅导孙子海山和爱育黎拔力八达,有人推荐说“布衣李孟有宰相才,宜令为太子师傅”,于是李孟就当上了海山和爱育黎拔力八达的家庭教师。海山后来出镇漠北,爱育黎拔力八达留在宫里,李孟教课对他是“日陈善言正道,多所进益”。李泌后来因写《感遇诗》得罪了执政的杨国忠,遭其嫉恨,“诏斥置蕲春郡”;而李孟也因没有去拜当时执政的门槛,本来可以到手的太常少卿一职是“沮之不行”,后来改任礼部侍郎一职结果是“命亦中止”,后来爱育黎拔力八达和母答己被元成宗降居怀州,李孟就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

u=2029550789,4285582904&fm=173&app=25&f=JPEG.jpg

  李泌在安禄山起兵造反后抓住机会,逢时而动,主动去灵武归附唐肃宗,恰好唐肃宗也正派人去找他,见他自己就来了,非常高兴,想给他官做,但李泌固辞不就,于是李泌就以布衣之身“入议国事,出陪舆辇”,“权逾宰相”,由于下面百姓人众看到李泌和唐肃宗在一起经常指指点点说“穿黄袍的是圣人,穿白衣的是山人”,于是肃宗就给李泌下诏“赐金紫,拜元帅广平王行军司马”,李泌因此在平息安史之乱里出谋划策,起到了“两京复,泌谋居多,其功乃大于鲁连、范蠡云”的作用。唐肃宗曾经赐梨给李泌,还特意与诸王联句为诗赠与李泌,诗云:“先生年几许,颜色似童儿(颍王)。夜抱九仙骨,朝披一品衣(信王)。不食千钟粟,唯餐两颗梨(益王)。天生此间气,助我化无为(肃宗)。”而李孟在元成宗死后也抓住机会,逢时而起,在平息卜鲁罕皇后谋立安西王阿难答的宫廷之乱中成功展现了一位超级谋略大师的风范。他以全无根脚的白衣汉人之身主持策划元朝皇室帝位之争的密谋,其高难度更大于唐代李泌的白衣宰相之任。时人程钜夫在《寿李秋谷》诗里称赞他:“艰虞身保障,谋议国蓍龟。赤手除蛟龙,丹心见藿葵。”爱育黎拔力八达称赞他说:“先生之言,宗庙社稷之福。”事实上,爱育黎拔力八达对李孟的信任,更远胜于唐肃宗对李泌的信任,很明显,李孟的个人才能比起李泌犹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泌后来遭崔圆、李辅国嫉恨,“畏祸,愿隐衡山”,跑去衡山做隐士了。做隐士之时怡然自乐为诗《长歌行》云:“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珂游帝都。焉能不贵复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一丈夫兮一丈夫,千生气志是良图。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潇洒自如的诗句里浑然一种贫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的伟丈夫气概!而李孟因为海山要领军入主京师,不指名道姓地指责“近日任事之臣”的“奸谋”是“动摇大本耳”,害怕自己因站在爱育黎拔力八达一边而遭海山的“惦记”,于是索性逃到许昌陉山也做隐士了,他的预感还真灵,海山刚即位,马上有人告称“李孟尝劝皇弟以自取”。幸好海山没听这种谗言,否则李孟跑到天涯海角恐怕也得被抓回来。李孟在许昌陉山做隐士时曾写诗给被海山封为东宫皇太子的爱育黎拔力八达,即《寄东宫二首》,第一首云:“艰危勤扈从,俯仰尽周旋。小试屠龙技,翻成抱虎眠。脱钩鱼纵壑,漏网鸟冲天。万事众今始,灰心未死前。”第二首云:“十年陪顾问,一旦决安危。自合成功去,应惭识事迟。长城何自坏,孤注莫相疑,辟谷求仙者,高明百世师。”从两诗里一则可见李孟与爱育黎拔力八达君臣相识之深,二则可见李孟的伟丈夫气概不下于李泌,因为,策划帝位之争的惊天密谋在他笔下不过是淡淡一句“小试屠龙技”,这是何等博大的豪杰胸怀和国士风范!

u=1781726328,1542345474&fm=173&app=25&f=JPEG.jpg

  李泌在唐代宗即位后,被召为翰林学士,“颇承恩遇”。后为宰相常衮所忌,被调去南方当澧、朗、峡团练使,稍后徙往杭州任杭州刺史。代宗死后德宗即位,把李泌召回来,后来德宗遭遇朱泚叛乱与李怀光叛乱,李泌出谋划策将唐室从危机中解脱出来起了很大作用,后“拜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崇文馆学士、修国史”,从白衣宰相做到了真宰相。而李孟因为爱育黎拔力八达在兄长海山面前进言说:“赖天地祖宗神灵,神器有归,然成今日母子兄弟之欢者,李道复之功为多。”于是被海山下诏搜访召回大都,授“荣禄大夫、中书平章政事、集贤大学士,同知徽政院事”。海山在位仅四年多,这期间,李孟为维护爱育黎拔力八达皇储地位及顺利登基出谋划策立下汗马功劳,后被姚燧赞为“两扶青天之红日,一新黄阁之清风”。后来爱育黎拔力八达嗣立,是为元仁宗,李孟被拜为“中书平章政事,进阶光禄大夫,推恩其三世”,也从白衣宰相做到了真宰相。李泌在任德宗宰相时候做了不少事,如“奏罢兼试额内占阙等官,加百官俸料,随闲剧加置手力课”,结果是“上从之,人人以为便”,但最出色一件事莫过于保东宫无恙。当时德宗有废立太子的心思,李泌“百端奏说,上意方解”,才使德宗打消废立之念。而李孟在宰相位置上做的事比李泌更出色,第一件就是解决武宗时的滥封滥赏问题,“力以国事为己任,节赐与,重名爵,核太官之滥费,汰宿卫之冗员”,因为李孟做事公正无私,执法如山,因此,“贵戚近臣,恶其不便于己,而心服其公,无间言焉”。李孟做的第二件事更令天下士民欢呼雀跃,即重开科举——当时由于他的推动,仁宗颁诏开科取士,命李孟为廷试监试官。李孟的《初科知贡举》一诗便反映出当时的科举盛况和李孟本人的自豪感:“百年场屋事初行,一夕文星聚帝京。豹管敢窥天下士,鳌头谁占日边名。宽容极口论时事,衣被终身荷圣情。愿得真儒扶明主,白头应不负平生。”当时中央里处理政务的还有右相铁木迭儿,然而“每一政之缪,人必以为铁木迭儿所为;一令之善,必归之于孟焉”。

u=3514713871,4198574877&fm=173&app=25&f=JPEG.jpg

  李泌晚年似乎已经淡化了隐士之风,在《奉和圣制中和节曲江宴百僚》诗里,已看不出多少恬退宁静心态,而多是官宦之气:“风俗时有变,中和节惟新。轩车双阙下,宴会曲江滨。金石何铿锵,簪缨亦纷纶。皇恩降自天,品物感知春。慈恩匝寰瀛,歌咏同君臣。”全诗以歌咏君恩为主调,哪还能看得出当年那个山人的影子。而李孟却还保持着布衣本色,“退居一室,萧然如布衣”,这是他胜过李泌的又一特色,这种本色在他的《赠黄秋江处士》诗里有反映:“君钓秋江月,我耕秋谷云。逃名君笑我,伴食我惭君。老我素多病,壮君高出群。何时各归去,云月总平分。”可见李孟以伴食为惭愧,虽是自谦,也体现他白衣宰相荣辱不惊的本色!李泌六十八岁去世,被唐朝赠太子太傅。而李孟六十七岁去世,被元朝赠旧学同德翊戴辅治功臣、太保、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魏国公,谥文忠。因此李孟也可称李文忠公,这位元代李文忠公,不仅比唐李泌立言立德立功要远远胜出,而且比起那位清代李文忠公,功勋也不见得差多少,更为重要的是,名声却要好得多。综上所述,对唐李泌和元李孟的生平比较可以看出,唐与元两朝的社会文化存在着许多相似点,究其根本,可以断言,李泌与李孟二者都是出于贵族政治体制下的文化风气熏染而成的人物。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