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202|回复: 0

韩侘胄没有死在伐金的战场上,据说他是这样屈辱地死去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7 08: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侘胄出伐金兵。政治上思想上的准备是充分的,但是军事准备确实不足。决策出兵前,宁宗,韩侘胄解除伪学进党精,重新任用一些在籍的官员,争取他们一致对外但其中的某些人并不是真诚合作。韩侘胄部署北伐时,宋军中已出了内奸。早在宁宗下旨伐金前一月,吴曦已在四川里通金朝,图谋叛变割据。派遣门客去金军,密约献出关外阶、成、和、凤四州,求金朝封他作蜀王。

u=1627997660,2410417835&fm=173&app=25&f=JPEG.jpg

  宋出兵伐金,金朝指令吴曦在金兵临江时,按兵不动,使金军东下,无西顾之忧,密许吴曦作蜀王。韩侘胄日夜盼望四川进兵,陆游诗翰多次催促,吴曦不理。金将蒲察贞领兵攻破和尚原,守将王喜力战。吴曦则下令撤退,致使宋军败溃。金兵入城。吴曦焚河池,退军背野。兴元都统制毋丘思领重兵守关。金母丘思孤军不敌,金军陷关。公元1205年底,吴曦秘密接受金朝的诏书,金印,作了蜀王。四川宣抚使程松兼程进出陕西。吴曦叛变,宋军伐金的部署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u=3090602174,366069545&fm=173&app=25&f=JPEG.jpg

  金军有吴曦在四川作内奸,得以集中兵力到东线作战。宋郭倪军驻扬州,派进郭倬,李改翼会师攻取宿州,被金兵打败退至蕲州。建康都统李爽攻寿州,也战败。皇甫斌又败于唐州。江州都统王大节攻蔡州不下。只有毕再遇一军继续获胜。公元1206年6月,韩侘胄因出兵无功,罢免指挥军事的苏师旦和邓友龙,又用丘密为两淮宣抚使,用叶适知建康府兼沿江制置使。丘密受命一上任,就放弃已占领的泗州,退军盱眙,说是可以保全淮东兵力。宋军退守,金军分九道进兵。战争形势,由宋军北伐变为金军南侵了。十一月,丘審任签书枢密院事,督视江淮兵马。金完颜纲军陷光化、枣阳、江陵,又攻破信阳、襄阳、随州,进围德安府。仆散揆军偷渡淮水,宋兵大败,金军进围和州。纥石烈子仁攻陷滁州真州。淮西乡镇,都被金军占领。1206年底,金军又秘密派人去见丘密,示意讲和。丘密密送金使北归。从此,丘密多次遣使与金军谈和,暂行停战。

  西线吴曦叛变,东线丘密主和,韩佗胄陷于孤立了。开禧三年(公元1207年)正月,罢免丘密,政命张岩督视江淮兵马。韩侘胄自出家财20万,补助军需。又派遣使臣方信儒到开封同金朝谈判。

u=3834046116,1553295905&fm=173&app=25&f=JPEG.jpg

  这时,四川的形势是叛徒吴曦在开禧三年正月,公然建行官称蜀王,置百官,请金兵进人风州,献出四郡,并准备削发(改女真辫发)向金称臣。长期以来坚持抗战的四川军民,对吴曦的叛卖,展开了强烈的反抗。吴曦召用大安军杨震仲。杨震仲拒不附逆,服毒药自杀。陈咸削去头发,拒绝向金朝臣服。史次秦自己弄瞎了眼睛,拒不做官。一些官员也都弃官而去。随军转运使安丙却我的丞相长史。监兴州合江仓的杨巨源和吴曦的部将张林、朱原用区大米福学相铁务,来划过代关晚杨且舞大我交两设“先生做进做的相长生么”安丙见势不处,号笑说:“我没有民格不能好起近相有家杰才能天神此败。”兴州中军正将李好义结合兵士李贵进士杨君玉李坤辰,李能等数十人,也在计划杀吴曦。杨巨源与李好义等商议,杀吴曦后,得有个“威望者镇抚”准备推安丙出来主事。杨巨源等伪造皇帝沼书,命安丙为招抚使,诛反败吴曦。李好义等七十多人闯入伪官,宜读诏书,兵士都散去。李贵当场斩吴曦。吴曦称王41天,受到了应得的惩处!

  诛灭叛徒,大快人心。军民抗金情绪极为高涨。韩侘胄得知吴曦叛变,曾密写帛书给安丙说:“如能杀曦报国,以明本心,即当不次推赏。”帛书未到,安丙已奏报吴曦诛灭。韩侘胄即任安丙为四川宣抚副使。吴曦被杀,金朝大为沮丧,又无战备。杨巨源李好义等请乘势收复四州。李好义出兵,举收复西和州。张林,李简收复成州。刘昌国收复阶州,张翼收复凤州。孙忠锐收复大散关。李好义进兵至独头岭,会合当地民兵夹攻金军。金军大败。宋兵七日到西和,所向无敌。金将完颜钦逃走。李好义整军入城,军民欢呼。李好义又请乘胜进取秦陇,以牵制侵谁的金军。安丙不许,士气大受挫折。大散关又被金兵夺去。

  安丙不许乘胜北伐,却在宋军内部自相残杀。安丙与孙忠锐不和,命杨巨源伏兵杀孙忠锐。吴曦原部将王喜指使党羽刘昌国在酒中放毒药,害死李好义。安丙又诬指杨巨源谋乱,把他下狱害死,假说是自尽,报给朝廷。抗金将士,无不愤慨。由下级军官和民众武装发展起来的大好形势,又被安丙等断送了。

u=1840790871,3984676237&fm=173&app=25&f=JPEG.jpg

  这时的金朝,正如辛弃疾所判断的,处在“必乱必亡”的前夕。只是由于宋朝出了叛徒和内部的不和,部署失宜,才使金兵得以侵人淮南。但金朝实际上已不再有继续作战的能力,只是对宋朝威胁,讹诈。不过,这时来朝伐金,也暂时无法继续,于是派使者与金讲和。宋使方信孺到金,金朝先把他下狱,虚声侗吓。九月初,方信福带回完颜宗浩给宋朝的复信信中说来朝如果称臣,但须若称子,以长江为界。斩元谋奸臣(指韩侘胄等),函首以献,增加金币,出镐师银,方可议和。韩侘胄大怒,决意再度整兵出战。宁宗也下旨,招募新兵,用辛有疾为枢密院都承旨(代苏师且)指挥军事。68岁的辛弃疾这时得病家居,任命下达后,还没有去就任,就在家中病死。

u=1959439233,2161225381&fm=173&app=25&f=JPEG.jpg

  韩侘胄筹划再战,但朝中主降的官员却开始大肆活动。史浩在光宗朝病死,子史弥远这时任礼部侍郎,是朝中投降派的主要代表。公元1200年韩皇后死,1202年,宁宗立杨氏为后,韩侘胄曾持异议。因此杨后对韩侘胄深怀仇怨,在政治上则和兄杨次山一起,主张妥协,投降。史弥远秘密上书,请杀韩侘胄。杨后又叫皇子赵询上书,说韩侘胄再启兵端,于国家不利,宁宗不理。杨后,杨次山和史弥远秘密勾结,阴谋对韩侘胄暗下毒手。他们指使中军统制、权管殿前司公事夏震等,在韩姹胄上朝时,突然袭击,把他截至玉津园夹墙内害死。事后才奏报给宁宗。韩侘胄被暗杀,军政大权全归杨后、史弥远所操纵。随后,又把苏师旦处死。投降派完全遵照金朝的无理要求,把韩侘胄,苏师日的头割下,派使臣王枘送到金朝,并且全部接受金朝提出的条件:增岁币为30万,犒师银(赔款)300万两。金军自侵占地撤回。南宋又一次屈膝降金,算是完成了“和议”。当时太学生作诗讽刺说:“自古和戎有大汉,未闻函首可安边。生灵肝脑空涂地,祖父冤仇共戴天。”又说:“岁币顿增300万”,“莫遣当年寇准知”。北宋时,寇准坚持抵御辽军,长久地受到人们的敬重。史弥远谋杀韩侘胄,屈膝投敌,完全是秦桧一类的投降派!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