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20|回复: 0

楚王拿出朱元璋留下的一把金椅,错过救命机会,最终被张献忠沉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8 17: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崇祯十六年五月二十九日】
武昌陷落
崇祯十六年五月,四川总兵官方国安率领七千官兵进入蕲州,张献忠率军沿江而上,首先瞄准了汉阳。
汉阳在长江北岸,与长江南岸的武昌隔江相望。《绥寇纪略》记载,张献忠进攻汉阳,形势危急,贺逢圣匆匆赶去拜见楚王朱华奎,劝说他出钱招集勇士。
楚王真不含糊,让王府的太监拿出一把包金的交椅,说这是当年高祖朱元璋分封诸王时,赐给第一代楚王的礼物,是王府的传家宝,然后他说:“此可佐军,他无有。”
意思是说,我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老祖宗留下的这把金交椅,可以拿去充当军饷。这样的态度纯粹是耍无赖,这种东西贺逢圣怎么敢要?要了又有什么用?兵荒马乱的卖给谁去?于是贺逢圣哭着离开。

616200012ed8bf6d8442.jpg

大家讨论武昌的守卫策略,主流的观点是撤掉长江上的守军,集中力量守城。只有一位参将崔文荣提出不同的观点:“守城不如守江,守江不如守汉。磨盘、煤炭诸洲,浅不过马腹,纵之飞渡,而婴城坐困,非策也。”
崔文荣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对岸的汉阳失守,武昌最终也难以保全,可惜没有被采纳。于是崔文荣自己带着一批勇士渡江到汉阳,与张献忠厮杀,斩杀六百余级,却无济于事,只好退回武昌。
实际上,早在五月初,已经有一支农民军在团风一带渡过长江,沿着长江南岸向武昌进发,逼近洪山。
张献忠的主力在江北,楚王府里有一位募兵官,名叫张其在,因为过错被打了一顿,悄悄渡江投奔张献忠,把武昌的城防情况全部泄露出去。
张献忠果然利用煤炭洲一带过江,《绥寇纪略》记载:“五月二十九日,于煤炭洲以二十艘轻军潜渡。”
《明史纪事本末》中说,张献忠率军直抵武昌城下,进攻武胜门。崔文荣率军拒敌,多有杀伤,大学士贺逢圣也在武胜门上协助守城。
最先出问题的,是楚王招募的楚府新兵,他们打开保安、文昌两座城门,投降张献忠。崔文荣跃马迎敌,渐渐不支,退回城中,来不及关上城门。崔文荣退到凤凰山,持矛杀死三个贼兵之后,自己也被长矛刺穿腋下,落马而死。
混战当中,楚王府长史徐学颜的左臂被砍断,依然右手持刀战斗,最后被支解。
朱胡子真庸儿也
武昌陷落,大学士贺逢圣匆匆赶回家中,穿戴好衣冠,北向叩拜,然后一家人坐上一条船,驶向墩子湖,在深水处凿穿船底,全家十二人淹死在水中。
楚王的下场和吝啬的福王一样悲惨,《明史纪事本末》中说:“贼以箯舆笼王,沉之西湖。”
箯舆是一种竹编的轿子,《明史》中的说法稍有不同:“陷武昌,执楚王华奎,笼而沉诸江,尽杀楚宗室。”
笼子也好,竹轿也罢,楚王的死法比福王和襄王文明了一些。当他坐在那个封闭的空间中,一点点沉入水中时,一定非常后悔半年前没有答应左良玉的要求,留下他们守卫武昌。左良玉也许打不过李自成,但是对付张献忠却是绰绰有余。

615f00051cfda6a2a0eb.jpg

楚王死了,王妃自尽,王府的财富全部落入张献忠手中。王府中的财富竟然如此之多,让张献忠感觉不可思议,《绥寇纪略》中说:“献忠见其库中金,叹曰:‘有如此而不设守,朱胡子真庸儿也’”。
《明史纪事本末》中说:“贼执楚王,尽取宫中积金百余万,辇载数百车不尽,楚人以是咸憾王之愚也。”
张献忠把楚王府的钱粮拿出来,赈济穷人,一时之间,蕲、黄等二十一州县都归附到麾下。
屠伯至矣!
关于张献忠在武昌的杀戮情况,文献中的记载大致相同。
首先是对朱明宗室的屠杀,《绥寇纪略》记载,武昌陷落之前,曾经有人在大路上高喊:“一群猪,屠伯至矣!”
张献忠最早发布命令说,宗室成员只要投降就不杀,所以宗室全部投牒愿降,结果被杀得一个不剩。有些人冒充宗室后代,聪明反被聪明误,“白刃交下,欲自辨,头已落。”

616000017a868de861c1.jpg

更大规模的屠杀由此开始:
“男子十五以上,二十以下,录为兵,余连项就戮,贼持刀者腕为脱。乃佯开汉阳门纵之去。门逼水,人嚣呼蹈籍,铁骑围而蹙之江中,自鹦鹉洲达于道士洑,浮胔蚁动,水几不流。逾月,人脂厚累寸,鱼鼈不可食。”
《明史》和《明史纪事本末》中的说法也差不多:“屠夷士民数万,投尸于江。尚余数万人,纵之出城,以铁骑围而蹙之江中。浮尸蔽江而下,武昌鱼几不可食。其遗民数百,多刖断手足,凿毁目鼻,无一全角者。”
但《绥寇纪略》中也说,对于武昌周边地区,张献忠要仁慈许多:“初献忠踞武昌,有大志,故于属城不甚残杀。”
江变(之五)于左 撰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