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01|回复: 0

蕲州神医(民间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6 1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朝末年,长江北岸的蕲春县蕲州镇是个热闹的市镇。因鸦片驰禁,蕲州街面上烟馆林立,生意十分火爆。

一天上午,一个枯瘦如柴的中年男子晃晃悠悠地走向一家烟馆。还没等他迈进大门,看门的就伸手拦住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高郎中,您老是老主顾,知道小店‘概不赊欠’的规矩。如果您老带足了银两,小人立马将您老送到上房,打起精神伺候;如果您老今日手头不便,烦请止步,免得让小人动手得罪您老!”

被称为高郎中的中年男子见情形不对,只好咽了咽唾液,转身朝另一家烟馆走去。

那家烟馆里正巧走出几个吸得晕晕乎乎的人。高郎中趁看门的不注意,混了进去,溜进了一间上房中。一躺上烟床,他就迫不及待地端起烟枪,连连吸食起来。在烟雾缭绕中,他陶醉了,麻木了。

不知过了多久,高郎中吸食得心满意足了,他一边大踏步走出来一边神色自然地说:“账先挂着,下次一起付!”

老板干笑几声,“高郎中,您已经挂了八回账啦。今日我得给您算算总账。有钱,乖乖掏出来,没钱嘛,哼……”他接着招呼手下,“给我狠狠地打!”

高郎中早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他抱头蹲下,听凭老板的手下对自己拳打脚踢。

高郎中被打得皮开肉绽,老板还不解恨。他将高郎中拖出来绑在门前大树上示众,并在他胸前挂了个牌子,上面写着12个文绉绉的大字:“昔日蕲春名医,今日落魄白食”。

高郎中被绑在树上一天一夜,滴水滴米未进。行人个个对他指指点点的,脸上满是鄙夷。高郎中因为无钱,只是混食鸦片而已,哪想到会遭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好不容易挣脱绳索,高郎中万念俱灰,踉跄着走向蕲州城外龙峰山舍身崖,准备一死了之。

途中,近几年的遭遇一一涌现在眼前:高郎中叫高名清,是蕲州城内的中医。祖上曾是医圣李时珍的徒弟。到了他这一代,医术更加炉火纯青,加上开了一家中药铺,家境殷实,在蕲州地面上也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三年前,一时好奇吸食了鸦片。哪知那东西上瘾,吸起来一发不可收拾,遂无心行医,无心打点生意,整日里是“东不管西不管烟馆,兴也罢衰也罢吸吧”,那么大一份家业转眼间就吸空了,败光了。妻子苦劝不听,投河自尽。孩子卖给了别人,卖来的钱也被用来吸食鸦片。因多次白食白吸,无钱还账,个个烟馆老板见了他就把他赶得远远的。他也被人们视为“弟子戒”。

龙峰山上草木茂盛,道路难行。高名清好不容易爬上半山腰,忽然前面草丛一阵晃动,钻出一条黑质白花的蛇来。高名清只求速死,哪管什么蛇不蛇的,迎面朝着蛇走去。

那条蛇是与蕲龟、蕲竹、蕲艾并称为蕲春四宝的蕲蛇。蕲蛇为剧毒蛇,相传人被咬伤,不出五步即死,故称五步蛇。因全身黑质白花,故又名白花蛇。蕲蛇虽毒,却是名贵传统中药,明朝以前是进贡皇宫的珍品。它具有祛风湿,散风寒,舒筋活络,镇痉止痒等功能,还能强壮滋补和治疗跌打损伤,是治疗麻风病的特效药。医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作了详尽记载,还专门写了《白花蛇传》。蕲蛇为胎生,产子稀少,成长又慢,极为少见。高名清开药铺时,一年也难得买卖几条。

高名清心想自己死在蕲蛇毒牙之下,也不枉当了一辈子医生。蕲蛇见有人来,掉头就走。高名清见状紧紧追随。前面是一片陡壁,蕲蛇无路可退,它还以为高名清是来抓自己的,它死命地在高名清腿上咬了一口,然后掉转尾部的利钩,剖腹自杀。

毒性很快就发作了。高名清认为自己总算可以死去了,满足地笑了笑,歪倒在了地上。

一天后,一阵大雨浇醒了高名清,他很奇怪阎王为什么没有收留自己,他更奇怪自己竟然一点毒瘾也没有了。看看身边死去的蕲蛇,高名清恍然大悟,也许蕲蛇之毒正是鸦片毒瘾的克物。对鸦片恨之入骨的高名清决心用蕲蛇来拯救天下被鸦片毒害的人们。他捡起蕲蛇,精神饱满地走下了山。

路过县衙时,里面传来一阵哭叫声:“就让我吸吧,就让我吸吧,吸死了也不要你们管!”接着,一个年轻人跑了出来,后面跟着李县令和夫人及其他家人。不用说,高名清一看就知道,那个年轻人也是个受烟瘾折磨的大烟鬼。高名清想都没想,伸手将他抱住。

也是病急乱投医,县令夫人见是高名清,连连哀求道:“高郎中,救救我的儿子,救救我的儿子!”李县令见高名清神清气爽,不禁奇怪地问道:“你,你不也是……”

高名清深深鞠了一躬,说道:“老爷,小人已彻底戒除烟瘾。如果您信得过小人,就让小人来为公子医治吧!”李县令半信半疑,县令夫人急不可待,说:“就让高郎中试试吧!”高名清指挥大家把县令的儿子死死按住,掏出随身携带的蕲蛇,挤出蛇毒,然后在他的腿上划出一个小口子,把蛇毒挤了进去,最后,高名清小心的用纱布把伤口包好。不一小会儿,李公子就沉沉睡着了。

高名清心里并无多大把握,在李公子沉睡的那一天里,高名清和李县令他们一直紧张地守候在床边。整整过去了12个时辰,李公子才清醒过来,高名清心里的石头落下了地。说也奇怪,李公子自此之后,烟瘾彻底戒除了。

李县令大喜过望,亲笔书写了“神医再世,专治烟瘾”的条幅送给高名清,并安排他在李时珍当年悬壶济世的玄妙观里行医。高名清运用自己多年行医的经验与心得,将蛇毒与蕲春四宝之一的蕲艾等中草药按一定比例混合炮制,疗效非常好。高名清声名鹊起。一时间,临近的黄州、广济、黄梅、黄石等府县民众纷纷前来求医。高名清用蕲蛇不知拯救了多少被鸦片害惨的民众。李公子也跟着一起学着行医。李公子对医术悟性极高,加上极为谦虚勤奋,深得高名清的喜爱。

奇怪的是,烟馆的生意并未受什么影响,照样火爆。高名清渐渐有力不从心之感。这一是因为蕲蛇数量本就稀少,越来越难以捕捉到;二则是因为烟馆越开越多,烟鬼也越来越多。高名清整日忙得喘口气的工夫都没有,前来求医的病人依然是络绎不绝。如果照这样下去,只怕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也难以根绝吸毒者。

一天晚上,难得有了一点空闲,高名清向李县令诉苦道:“李老爷啊,小人的医术就是再神奇,也挽救不了越来越多的吸食鸦片者。您何不效法前湖广总督林则徐大人,禁绝鸦片。长此以往,果真如林大人所说,朝廷不仅几无充饷之银,而且几无御敌之兵啊!”

李县令叹了口气,说道:“救民于水火,是我等的职责,我何尝不想效法林大人!可你看看,林大人严禁鸦片,却被发配回疆。现今朝廷昏暗,一切唯洋人之意是从,洋人要土地就给土地,洋人要鸦片泛滥就听任鸦片泛滥,唯恐洋人有半点不高兴。谁若胆敢禁烟,只怕是小命不保啊。”他接着安慰高名清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我们只有勉为其难了!”

两人唏嘘了大半夜,奇怪的是,李公子竟然彻夜未归。第二天、第三天,李县令安排人在大街小巷四处寻找,均未找到。直到第五天,李公子才被人抬回家。原来,李公子禁受不住狐朋狗友和烟馆老板别有用心的诱惑,再次吸食了鸦片。李公子被抬回来时,已经奄奄一息。

高名清得信后,急得直跺脚,因为蛇毒已经用完了。他让李县令安排县衙仆人急忙前往龙峰山捕捉蕲蛇,自己和李县令一家人守候在李公子床前。李公子因吸食鸦片过量,生命垂危,非蛇毒挽救生命不可。仆人陆陆续续地回来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这几年,因用蕲蛇治病,蕲蛇已经被捕捉得绝了踪迹。高名清慌了手脚,用人参啊,蕲龟,鹿茸等等药物拼命挽救李公子的性命,可也无济于事。弥留之际,李公子断断续续地说:“是鸦片害死了我!到了阴间,我一定要杀死这些贩卖鸦片的坏人……”

县令夫人和其他家人号啕大哭起来。李县令气急败坏,连连大叫道:“快来人哪,给我把全县的烟馆全部关闭……”当衙役们一个个赶来后,李县令深深叹了口气,接着也扑在儿子身上号啕大哭起来,终于没有发出关闭烟馆的命令。

又一个年轻人倒在鸦片的淫威之下,高名清呆坐在一旁,暗暗垂泪。自己名为神医,即使有起死回生的医术,却也只能救人性命,至于走向末路的朝廷,已经病入膏肓,纵然医圣再世,也难医治啊。高名清越想越悲愤,他猛地将神医的锦幅撕了个粉碎。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广播台

精彩推荐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