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2801|回复: 0

《红楼梦》作者写作动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梦》作者写作动机
王巧林
一直以来,学界关于《红楼梦》作者为何要写这部书?也就是他的写作动机何在?众说纷纭。正如 鲁迅先生所言:“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就是说,在不同的人眼中,因视觉角度的不同有不同的《红楼梦》。如最普遍的说法是一部“感叹身世”的“情场忏悔”之作,也即主流红学家认为是满族旗人曹雪芹写自己的小传、家传。发生于晚清辛亥革命时期的一些进步的革命党人,深受《红楼梦》的影响,他们认为这是一部“排满”的政治小说。毛泽东认为这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封建社会百科全书”,甚至将贾宝玉说成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大革命家”。胡适说是一部“平淡无奇的自然主义著作”。蔡元培将其定性为是“清康熙朝政治小说”,潘重规则更进一步确切地定性为是“当代的信史”,是由明遗民“用民族血泪铸就的结晶品”。谁是谁非?显然,大家都说的有道理,可以肯定地说,《红楼梦》一书诞生于汉族受制于夷族的时代。可笑的是,惟有主流红学家的说法最无道理,因为,恰恰他们与作者所表达的意图相去甚远。
为什么潘重规将这部书定性为由明遗民“用民族血泪铸就的结晶品”呢?在我国历史上,所谓“遗民”,顾名思义是指亡国之民,甚至主要是指改朝换代后不仕新朝的人。一般在改朝换代时期,遗民主要是指对旧朝忠贞不渝的人们。但是,当朝代的交替维系着民族兴亡时,遗民既是旧朝的忠臣,也是民族的志士。我国最早的遗民当推伯夷、叔齐。据《史记·伯夷列传》载:“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明亡后,一些汉族遗民士人有着强烈地忧时救世精神,他们往往肩负起复兴故国的义举。对于明亡后的遗民来说,不少人就是属于这样具有爱国思想的仁人志士。他们在易代之际固守气节,或拒不降清,或拒不仕清。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清初遗民是汉族文化人格最典型也是最优秀的代表。处于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历史时刻,有一位汉人遗民被中华民族的历史浪潮推到时代的风口浪尖上,此人便是怀着一腔赤子之心的爱国士人顾景星!
如果说,顾景星是《红楼梦》作者,那么,他的写作动机何在?是什么样的强大动力驱使他来撰写《红楼梦》这样一部极具微言大义的民族主义精神著作?回答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因为,除书中所反映的历史背景与他们夫妻各自的家乡同明亡和满清有关联外,还有,顾景星作为汉民族文化人格最突出最杰出的遗民群体代表之一,加之他们顾家自古以来有着良好的爱国传统,他本人更是有过亲历两次屠城的悲惨经历,有过“繁华成空”的梦想,他有过“补天”未遂的经历,以致终生抱憾惭悔!他也有过为复兴故国而奔走呼号的经历,同时,他还有过为南宋郑思肖爱国主义遗著《心史》一书写序的经历!甚至也有过告贷无门乞食于人的经历……从而,顾景星将一腔怀才不遇和壮志难酬的独特感受一同倾泄于笔端,这也是今天我们读《红楼梦》稍微细心一点便能感受到的。而且,他是一位持民族主义爱国情怀甚挚的知识分子,他的知识至为渊博,且阅历极广,非常人所能及!在他看来,一个民族的灭亡,先是从她的文化消亡开始。同理,一个民族的复兴,也是从复兴文化开始。因而,这就确定了《红楼梦》这部民族主义巨著的写作动机在于:作者要让汉文化不至于就此湮灭、消亡,惟有以著书来展示汉文化的无穷魅力;他要让汉民族人种不至于就此消灭,惟有以著书来呼唤全民族的觉醒;他要让薪火相传的华夏民族精神火种不至于就此熄灭,同样是惟有以著书来布下足以能成燎燃之势的星火。从而,大江南北的遗民文人选择了他,中华民族选择了他,改朝易代的特殊历史选择了他!惟有他才是担当撰写赋予华夏民族文化深刻内涵的文学巨著《红楼梦》这一重任的最佳人选。具体说来,作者写作这部书的动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有感汉文化会湮灭、消亡的危险。满清定鼎后,清廷曾经图谋将汉文化进行全盘满化。虽然,满清是以文化比较落后的野蛮民族入主中原而取代大明的,但是,这对于深受几千年来儒家传统文化熏陶的广大汉人知识分子来说,是野蛮对文明的征服,是愚昧对文明的践踏,是恶魔对文明的吞噬!标志着传统的汉文明的沦丧。在广大汉人士子心目中,政权征服倒是次要的、暂时的,最重要也是最可怕的是在文化上的征服!清兵下江南之后屡次颁布和推行的对汉人男子实施的“剃发令”,即象征着一个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将被野蛮愚昧的满族文化被迅速全面满化、同化。当时江南人民几次重大的抗清事件便是起之于“剃发易服”之争,实行强权政治的清廷,多次发出一条高压政策,那就是“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强制措施。清廷规定军民要穿满族服装,禁穿汉服。先是对居住在江南广大地区的人民强制地实行剃发易服。他们让广大汉族男人头脑前面剃去一半,脑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猪尾巴”辫子,这对于几千年来习惯于将头发束在头顶上,而用簪子簪起来的汉族男人来说,简直是侮辱到了极点!从表象看,“剃发”似乎是一件小事,实际上却关乎着汉文化生态的破坏。因此,在文人士大夫看来,“剃发”成为投降伪朝的代名词。清廷不仅规定汉人由束发留辩改变民族习俗文化入手在精神上征服汉人,而且,他们还强调汉人学习满文满语。入关后曾把满文满语列为官方语言文字,要求新进的汉人翰苑名臣都要学习满语满文,召见时也以满语奏对。这是一个野蛮与文明的较量,这是落后的夷狄文化与先进的汉文化的空前较量!尽管当时汉族士子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也尽管他们倔强的不肯屈从,甚至拼死坚持抗争,但是,结果老百姓的头发最终还是被剃掉了,最终还是野蛮取代了文明,汉人士子们深感无可奈何。惟有女子的发型不变,这也是作者在《红楼梦》一书中借主人公贾宝玉之口说出“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因为,在作者看来,男人剃发易服是失节的象征,而女人未剃发易服,则是保持了民族气节的象征。不难知道,有作者影子的贾宝玉为何对于大观园里的女儿格外敬重有加。历经改朝换代剧痛的这些崇尚民族气节的文人,当抵抗失败以后,他们只好面对现实人生,即在剃发与屠刀之间,选择一种回避夷族屠杀的生存方式,于是他们想到了不殉国,则削发为僧或束发为道,或隐居不仕。此举不失为“避祸”之上策。这自然成为诸多遗民所选择的共同生存方式。如方以智、屈大均、朱耷、陈稚白、陈云林、王臣缙、张有誉等,举不胜举。然而,这一乱世社会的变态、扭曲,它像唐末、宋末一样,造就了清初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非常庞大的诗僧群体。虽然,明亡后深谙佛学的顾景星没有选择出家,而是选择隐居,但他以居士身份经常出入佛门,为了从佛家寻求解脱,他与众多高僧谈论禅机佛理,以誓不仕清保持了民族气节。这也是他在《红楼梦》中为何将有他本人影子的贾宝玉在考取乡魁后最终选择出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谁都知道,军事征服只是表层现象,而文化征服则是最深层的征服,也是至为可怕的一种征服。因为,在我们这个地球上是有案可查的,如昔日大不列颠帝国曾经将在东方的殖民地国家进行全盘西化,特别是语言文字和习俗,乃至宗教信仰。也难怪清人入关前曾顾虑重重,惟恐他们满族被强大的汉文化所同化。相反的是,广大汉族士人则更加忧虑文化深厚的汉文化被满文化同化或全盘满化,这意味着汉文化乃至中华文明要遭受灭顶之灾,也就是有湮灭或消亡的危险。深谙中国历史文化的顾景星,他要让汉文化不至于在满清政权统治下就此湮灭或消亡,于是,他就想到了著书,非但不让汉文化满化、湮灭或消亡,反而要让满文化汉化,从而达到汉文化的复兴!这样一来,以他广博的学识撰写一部体现汉文化艺术百科全书式的小说,全面展示汉文化的无穷魅力。因为,他深知,深厚的汉文化对于由女真人形成的满族一定会充满吸引力的!这是因为,满族的先人是有过先例的,如生活在金元之际的著名女真族文学家元好问就是汉体诗词写作的名家。如此等等,从而成为顾景星写作《红楼梦》一书的首要动机之一。
第二,有感汉民族种族灭绝的危险。满清军入主北京后的顺治初年,清廷一方面展开疯狂地屠城来灭绝汉族人种。可以分作三个方面:
一方面是通过屠城消灭人口。据统计,满清军入关后屠杀了数千万中国人。这是一个何等大的数目呀!从满清军的铁骑屠戮南明最重要的城池扬州城开始,根据史料记载,共屠戮80万军民,至今令人毛骨悚然。继而,满清军渡江至江南,对江南或东南广大地区,乃至全国展开大规模扫荡式的屠城,如嘉定三屠、苏州之屠、昆山之屠、嘉兴之屠、江阴之屠、海宁之屠、金华之屠、舟山之屠、厦门之屠、沅江之屠、湘潭之屠、广州之屠、潮州之屠,济南之屠、南昌之屠、赣州之屠、南雄之屠、泾县之屠、大同之屠、四川之屠……一座座城池被屠戮,一次次比一次疯狂,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倒下去,标志着征服者对负隅顽抗者的惩罚和镇压。特别是顾景星耳闻目睹了清兵下江南时,举行的一系列大屠杀,且强令奉行薙发、掠人为奴等诸多高压政策,对社会秩序和生产力造成了极大破坏,导致汉人极大骚动和不满。江南不少汉族知识分子大多都参加了抗清复明活动,顾景星也不例外,他们与官军一起来共同对付夷族满清军。后来,随着一些明军纷纷倒戈满清军后,由于是夷族统治中国,一群群柔弱的文人还宁死不屈,全国各地风起云涌地出现一些知识分子表示出极大地愤怒,他们的民族情感随之高涨起来,一些爱国士人的壮烈举动激励着广大遗民文人拿起手中如橼巨笔,或以犀利的诗作,或通过撰写檄文来揭露和声讨满清的罪行,并呼吁广大汉人同心协力,从事“反清复明”的大业。但是,对于刚刚统治中国的满清统治者来说,当然是不可以的,汉人必须服从满人!所谓“强者为王,败者为寇”。
一方面是满清朝廷采取大兴文字狱来杀戮无辜汉族士人,这样一来,满、汉矛盾和斗争却并未就此终止,而是依然处于一个冲突尖锐而激烈的历史时期。当时汉、满两个民族之间,显示出强烈地对立情绪,全国不少地方发生反清复明的事件,使得满清统治者面临着极大地威胁,于是,文字狱作为历朝统治者镇压人们思想的一种工具就这样地诞生了,其矛头主要针对汉人知识分子中的反满情绪,特别是有号召力和鼓动性的知识分子。于是,清廷便捕风捉影地开始大兴文字狱。据记载,顺治时期,清廷为了压制汉族士人发生兴多起文字狱。例如,发生于东南地区的“江南三大案”:“奏销案”、“哭庙案”和“通海案”,还有“丁酉科场案”等一系列残酷杀戮汉人的大案。特别是顺治四年广东和尚释函可的“变记”案。释函可身携一本纪录抗清志士悲壮事迹的史稿《变记》,被南京城门的清兵查获,在严刑折磨一年后,以私撰逆书的罪名流放沈阳。顺治五年有江阴人黄毓祺诗词案,其诗句“纵使逆天成底事,倒行日暮不知还”被指为意图反清复明,也是抄家灭门戮尸。康熙初年,主要有庄廷珑的“明史案”,凡作序、校阅及刻书、卖书、藏书者七十余人均被凌迟处死。同时,对于已死的主犯庄廷瓏按照大逆律剖棺戮尸,另有受牵连发配充军边疆者达数百人。一案比一案残酷,令人怵目惊心。这些案件,令多少无辜的汉族士人削掉了脑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短暂的一生。而这些案件攸关汉族人种灭绝之大事,至于后来的雍、乾时期一桩桩耸人听闻的文字狱就更不用说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另一方面是通过自然灾害来消灭人口。顺治时期,到处闻有兵变,战争连连,生灵涂炭,特别是徭役赋税加重,更增加了汉民族人们对满清的仇恨。尤其是地处长江之滨的蕲黄之地,无论是战争,还是频繁的旱涝天灾,都关涉到这一地区。顺治八年(1651年),顾家人从崇祯癸未南渡避难祖籍昆山后,甫从江南回到故乡蕲州,眼前所见,到处是断垣残壁,满目疮痍,适逢大旱灾,老百姓穷困至极,经历过两次屠城而一无所有的顾家人以采草根、剥树皮为食。一时间,饿殍遍地,到处有逃难的难民,而朝廷视而不见,没有丝毫赈济灾民的迹象。朝廷视人民如草芥,任意践踏人民的生存权利,几乎是不把人民放在眼中。或许是满清为了迅速占领全国一座座城池,也无暇顾及赈灾。大难不死的顾景星,他们一大家人生命一度受到极大地威胁。在自然灾害面前,他亲历了满清统治者罔顾人民的死活,也体验到人的生命是如此脆弱。这些无一不令他感触良深!这一切都是源于国家灭亡了呀!奈何夷族图谋灭绝我汉族人种乎!如此怎么不叫他憎恨满清朝廷呢?以致令他在汉人有灭绝之势时,大胆地发出人民高于天子之上的感叹!如其在乐府诗《前缓声歌》中大声呼喊“但愿我人民千万岁!”(《白茅堂集》卷之二,第557页)观此诗句,无异于在为濒于灭绝危险的中国人民祈祷!这应该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喊出“人民千万岁”的文人。岂不是将人民凌驾于皇帝之上么?这在封建王朝时期惟有“吾皇万岁”的社会里,堪称大逆不道。从中可以窥见顾景星具有写作《红楼梦》一书之胆量!使他深深感受到满清若不推翻,广大汉人非但没有好日子过,而且必将有千千万万个汉族士子倒入刽子手的屠刀之下,或者让农人渔樵贩夫走卒在灾害来袭时自然死亡。然而,手无寸铁的一介书生与清廷硬拼显然是行不通的,必须具备高超的智慧才行。这也是《红楼梦》一书运用委婉的春秋笔法之故。成为他写作《红楼梦》一书的又一大动机。
第三,有感汉民族精神的丧失。所谓民族精神的丧失,是指当时一些人甘当亡国奴!举例来说,满清入主中原后,为了笼络汉人士子,于是沿袭明朝科举制度,于顺治三年(1646年)开始开科取士,也就是开始吸纳汉人做官。一些寒窗苦读的士子经不起地方有司地游说,于是不少人都参加了清廷的科举考试。如是年丙戌科的状元为山东聊城人傅以渐,他是满清定鼎以来的第一个状元。一些通过科举做官屈节仕清的士子,在顾景星看来,是丧失了民族气节。如顺治六年的状元、黄冈人刘子壮,原本为顾景星家乡的好友,正因为其仕清,顾景星南渡归蕲州后,刘子壮闻讯专门至蕲州拜访他,传说顾景星得报,坚决闭门拒见,刘好不尴尬!顾景星吟诗一首作答,诗中多有讽刺,令刘扫兴而归。顾景星眼看愈来愈多的汉族士子效劳满清,甘当夷狄满族人的奴才,有的甚至与满族人一同鱼肉百姓,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位中国人、忘记国耻,实在是可恨可叹又可悲!这也是作者在《红楼梦》一书里塑造了不少有仕清之譬的“妾”,以及对妾没有什么好感之故。
在这紧要的历史关头,他的耳边回响起南宋爱国主义诗人郑思肖在《心史》中提出的那激昂而振奋人心的“一心中国梦”!《石头记》一书之所以又命名为《红楼梦》,是因为红楼梦就是作者心中的中国梦!就像《心史》是郑思肖的中国梦一样。崇祯十三年(1641年),在苏州承天寺井中发现的我国南宋时期的民族主义著作《心史》,应该是催生作者著《红楼梦》一书的主要灵感来源。甚至可以说是最早令作者萌生著《红楼梦》这样一部极具爱国情怀巨著的强大动力。
众所周知,大明亡国与南宋亡国几乎毫无二致,尤其同是在夷狄入驻中原取代汉人上是如此的惊人相似!从某种意义上说,几乎是宋元之际那一慕历史悲剧的重演。南宋自南渡的起因都是因胡虏金人而起,最终以胡虏金、元先后取代宋朝,而大明最终亡国也是因胡虏,也即后金满清而起。就是说,作者之所以写《红楼梦》一书,更大的一个因素应该与南宋爱国志士郑思肖的《心史》有着密切地关联。那么,《心史》这部爱国主义著作是如何被发现的呢?说起来颇为离奇,顾景星在《重刻郑所南〈心史〉序》一文中记述过这部著作的来历。文曰:
崇祯十三年正月,苏州承天寺井,晨夕白气属天,或如飞帛,霑霑檐际。僧濬井得铁砧甚固,则宋郑忆翁思肖所著书也,名《心史》。思肖义节见史传。《集》说,尝著《锦钱集》、《大统志》,又别著《大无功十空经》一卷,皆诡言也。又自叙著书一百二十卷,不传。今井中书秘记史不载者十数条,诗文二百九十五首,泣鬼神,而贯金石。四百年泉土中物,一旦赫然,读者、闻者,绅士、妇女、贾傭、牧竖,莫不悲凉感激。继以抚  泣下,呜咽无声。嗟乎!孰思为是?当思肖著此书,藏之石室,锢以重泉,庶几他日精神见于山川。此思肖志也。思肖不能择时而使之,显也。而若或使之,思肖所能为也。宣和末,中原无事,汴京歌钟沸天,士大夫  衣谭不急之务,忽得范质《晋记》,述少帝  黄龙居建州十八年,苦甚,悉一时传诵唏嘘。至录藏秘阁……惟《心史》最奇,士大夫争传诵。年来渐罕有言者。友人惧其遂不传也,谋更梓,问序于不肖。夫书传不传,传之远不远,皆未可知。必也人心维持,然后槠墨,坚如金石。不然,虽山头羊公之碣,水底杜侯之碑,罕能举其文久矣。然则是书也,以晦而存,以显而亡,岂独是书也欤哉?!人心维持,如火不绝于阳燧,水不绝于鉴诸,庶几其不亡焉矣。崇祯岁次甲申嘉平月(《白茅堂集》卷三十三)
时年23岁的顾景星受苏州刊刻此书的友人之托,为这部书撰写序言。可见,顾景星当时的声名在江南地区的影响是何其之大!作者述说了这部奇书在枯井中沉埋达近四百年被发现的过程。当时,出水的《心史》被藏在一大铁盒子中,外写“大宋孤臣郑思肖百拜封”。所以,《心史》一出水就被称作是一部奇书,这给当时江南的士人极为震撼,尤其是给明末的广大汉族士人极大地鼓舞!《心史》一书刊刻后,光照千古,像一支号角再次吹醒了广大汉人同胞,成为当时以东林复社为核心的广大汉族士子一大精神支柱!特别是对明亡后的遗民士人,大大增强了他们匡复大明的信心。那么,郑思肖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郑思肖(1241—1318),南宋末诗人、画家。连江(今属福建)人。曾以太学上舍生应博学鸿词试。元军南侵时,曾向朝廷献抵御之策,未被采纳。以后客居吴下,寄食报国寺。原名不详,宋亡后改名思肖,表示思念赵宋,取“肖”从“赵”之意。字忆翁,表示不忘故国。宋宁宗嘉定十三年(1220),郑思肖的父亲郑菊山携眷出闽,来到南宋京城临安(今杭州)定居。南宋淳祐元年(1241),郑思肖诞生于杭州西子湖畔。宋理宗宝祐二年(1254),14岁的郑思肖随父举家徙至苏州,寓居苑桥,此年郑思肖考中秀才,遵父命开始了游学四方的人生旅程。今流传下来的有其遗著《心史》。
《心史》中的所有文字都饱含血泪,郑思肖讴歌了南宋的爱国志士,痈斥了奸臣佞徒,控诉了元军的暴行,充分表述了自己的爱国与忠诚。如在《过徐子方书塾》诗中说:“不知今日月,但梦宋山川”;在《八励》诗中说:“泪如江水流成海,恨似山峰插入天”,慷慨激越,足征忠肝义胆。难怪近代学者梁启超穷日夜之力读《心史》,每尽一篇辄热血“腾跃一度”,甚至深有感慨地说:“此书一日在天壤,则先生之精神与中国永无尽也”。又如《德佑二年岁旦》诗云:“力不胜于胆,逢人空泪垂。一心中国梦,万古下泉诗。日近望犹见,天高问岂知。朝朝向南拜,愿睹汉旌旗。”可知,《红楼梦》作者在书中塑造了一位为泪尽而逝的潇湘妃子林黛玉的形象。
如果我们今天将顾景星与郑思肖二人来一个对比,就会发现他们有诸多共同点。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他们所处的历史大背景相同。郑思肖在居苏州的岁月里,正是南宋王朝偏安一隅、日见衰弱的时期,也是中国历史上的多事之秋。因战乱频仍,时局的艰危,家境的贫寒,使得郑思肖在苏州居无定所,屡屡搬迁。而顾景星所处的明崇祯末年,顾家于癸未张献忠屠蕲城后南下江南避难期间,也正是大明朝多事之秋,他们顾家不但屡次迁居,先是从蕲州迁至祖籍昆山,继而在清军屠昆山时又迁至泖淀湖,后又迁回昆山城,一直是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特别是顾景星也曾寓居苏州,动辄数月。而且,也是处于这样的一个王朝衰落和战乱频仍的时期。可见,当时的时局动荡与郑思肖所处的时代是如此相像。郑思肖的诗作,正是他在苏州数十年动荡生活的真实写照,而顾景星的不少诗作,特别是《红楼梦》一书的诸多情节,似乎也是他避难江南十年,尤其是他寓居苏州期间所经历的动荡生活的真实写照。从书中的开篇苏州阊门外的居住在甄士隐到曾经在玄墓山某寺庙待过的妙玉可知矣!
二是他们所处的奸佞弄权的时代相同。郑思肖所处宋理宗宝祐年间,内侍董宋臣弄权纳贿,无恶不作,人称“董阎罗”。郑思肖作为一个布衣,在南宋末年目睹了贾似道祸国害民的罪行,他沉痛于南宋正处在风雨飘摇的危机中,蒙古军队的铁蹄已经占领了襄阳,正在南下,国家处于危亡之中,他曾向朝廷献抵御之策,未被采纳,以后客居吴下。然后,就是蒙古军队占领了临安(杭州),闽、广、蜀等地还有南宋残余在抵抗,不久,国土全部沦丧了。同是布衣出身的顾景星,在避难江南期间,正是南明小王朝权高位重的马士英、阮大铖狼狈为奸之时,清军的铁骑正在声势浩大地直逼江南时期,他曾向南明弘光帝献策上了《敬呈四事疏》,他以犀利的眼光,提出了自己对于时局的看法,而未能引起南明朝廷的重视,最终导致了南明的灭亡和大明王朝永久的消亡。
三是他们坚定的态度和愿望相同。郑思肖是生活在南宋末年的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他在南宋灭亡前后写下了大量的爱国诗作和檄文,对蒙古人的烧杀抢掠南方人民的罪行予以谴责,他始终坚持作为一介匹夫,心关天下的精神,他坚信蒙古最终会失败,中国的儒家文化最终会战胜元蒙,不久,以朱元璋为首的汉人果然推翻了夷族元蒙。而顾景星在南渡后,创作了不少爱国诗作和文章,直接谴责了昏君、流寇作乱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甚至曲折地揭露满清在江南地区犯下的种种罪行。同时也坚信汉人、中国的儒家文化最终会战胜夷族满清。结果以楚地两湖人为首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
四是他们的著作同是用民族之魂铸就的。《心史》为郑思肖呕心沥血之作,是一本用血和泪写成的中华民族精神著作。而与郑思肖有同样感慨的顾景星,始终以匹夫文人自居,以天下为己任,忧国忧民,这从其一生的诗作中可以看出。崇祯甲申(1645)年十二月,正是顾景星以第一名贡士名噪江南之时,时寓居在苏州的他,其友人有感明之危局,正准备将《心史》这部爱国主义著作予以刊刻。这部著作的“出水”,令当时江南许多文人梦寐一见为快而不得见。然而,顾景星受友人之托替该书作序,有幸一睹《心史》这部著作的风采。对于郑思肖这部用血泪著成的书,给了顾景星莫大地鼓舞!他感触良深,每每到夜里难以成寐,原因是晚明与南宋具有太多的可比性,这两个王朝的悲剧太相似了!尤其是满清入主中原后,大肆杀戮和迫害汉族士子,草菅人命,官场腐败,民不聊生。我们从《红楼梦》中薛蟠打死人命到“护官符”等情节的描写,都反映了满清执政时期封建制度的顽固、野蛮、残酷和丑恶。明亡后,许多热爱故国的知识分子毅然肩负起汉文化救亡图存的重任,首先在人格上树起一座永不屈服的丰碑。尽管当时明朝已经早已不复存在,但是,顾景星对于亡国之耻的悲痛却始终没有忘怀,他以历代汉族士子的儒家济世情怀、肩负着铁肩担道义的重任,以期呼唤汉族士子振作起来,一齐推翻夷族满清!
有鉴于此,在清初的历史条件下,惟有靠汉文化来作为一条维系汉人人心的纽带。在这些遗民文人群中,以诗文含蓄浑厚而著称,且行事低调而又赋予高超智慧和胆大妄为者并不多见,他们将担当这一重任锁定到博学多才且骨子里充满浩然之气的顾景星的头上。当时,江南和江北的一些文人朋友寄予顾景星厚望是撰写一部汉文化精品的小说,作为彻底冲垮满族对汉人的精神封锁。他们认为顾景星无疑是作为具备创作和展示汉文化魅力的各项条件,也就是惟有他才能担当起反映明亡和寄予推翻满清这一著作重任的最佳人选。明亡后,清廷三次召他去做官,而他每次拒绝与清廷合作。所以,顾景星不负重托,为了逃避康熙时的重重禁网,故只好采取史家笔法,旨在反映民族微言大义。《心史》一书对于顾景星一生深受启发。因而,顾景星始终未能忘怀《心史》释放出的爱国主义光辉,有如一支催化剂催生了顾景星著《红楼梦》一书。或许他早在江南避难时,就萌生了著一部当代版的《心史》的想法。由于当时依然处于一个动荡时期,加之他的父亲对他的管制极严,奈何无法启动这项伟大的文化工程。在他四十一岁的那年,由于顺治帝驾崩,儿皇帝玄烨继位,此时,正是他的父亲昼夜静坐修道期间,再不管他的闲事之时。作为有良好爱国传统的乡邦文化的楚人顾景星,于是,责无旁贷地肩负起中华民族的历史使命,只好通过写书在书中留下一些凝聚中华民族的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火种。这也是267年后的辛亥革命的壮举,为何最终在顾景星的家乡湖北,由两湖人发起于武昌而获得成功的原因。或许当时辛亥革命组织者,正是从作者历经十载用血泪铸就的古典名著《红楼梦》一书中受到的启发——“把金荣(满清)赶出去”!正如鲁迅所言“革命家看到排满”。非偶然哉!
总而言之,之所以会诞生出《红楼梦》一书,是因为作者骨子里蕴涵了“忠君爱国,忧天悯人”的悲愤思想,欲藉此书一泄而快!于是,他历经了“十年辛苦不寻常”,饱含血泪撰写了《红楼梦》这样一部千古不朽的奇书。这部著作,堪称是继《心史》之后的另一部中华民族爱国主义经典之作。所不同的是用小说的方式而已,且相同的是都是用血和泪铸就的中华民族文化之魂不倒的精神长城。并且,顾景星是在经历过明末清初这样一个社会大动荡的文人,特别是经历过夷族满清系列屠城的惨痛。奈何大明气数已尽,非人力可以挽回。坚信满清最终一定会败亡,中国的儒家文化最终会战胜愚昧野蛮的夷族满清文化。这也是公元1791年,也即清乾隆五十六年,随着百二十回《红楼梦》刊本的面世,上至皇室,下至官僚士大夫文人家庭,无不以能读到或收藏到《红楼梦》一书为幸!甚至出现有不少穷酸文人,将手抄本拿出去卖钱度日。由此彰显出汉文化的魅力何其之大!实践证明,夷族满清文化无法与有着古老文明历史的汉文化相颉颃!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