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226|回复: 1

[转载]重新给“考证派新红学”定位 (z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呼吁学界,应该将考证派新红学重新定位为伪红学。真正的红学应该是以蔡元培、潘重规为首索引派!中国的历史,往往被某些学者人为地弄反了。悲夫!原文地址:重新给“考证派新红学”定位 (zt)作者:朱光东
重新给“考证派新红学”定位
——读克非《红坛伪学》随想
吴国柱
     辉煌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考证派新红学”,究竟是一门什么性质的“学问”呢?随着红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发展,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极其尖锐而又严肃地提到了红学研究家和广大读者面前。新近出版的克非先生的红学专著《红坛伪学——全面透析考证派新红学》,就针对这个问题发表了自己独特的惊世骇俗的看法。克非先生旗帜鲜明地指出:“这一历史已经快近百年的至今仍然很风光的学术门派,就整体说,其实没有学术的内容,没有学术的品质,没有学术的建树,没有足以使人受到启迪的思想辐射,没有可将红学研究在正确的道路上继续推向前进的阶段性的成就,没有可供继续向更深更广掘进的学术经验和‘掌子面’。这个学术门派缺少学理,缺乏正确的目标,打的旗帜是荒谬的,选择的方向是错误的,使用的方法更是大不得当。”所以,归根到底,“这个学派,不是什么真正的学派,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学派”;这种所谓“新红学”,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红学,而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不可救药的伪学”!
    将考证派新红学定位为“伪学”,克非这一学术结论的得出,必然会在社会上引起剧烈的震动,产生强烈的反响。首先是那些考证派新红学的中坚、干将们,会认为《红坛伪学》砸烂了他们的饭碗,揭露了他们的伪善,心中自是怒火燃烧,刻骨仇恨,如临大敌,非欲毁之灭之而后快。但是,由于他们的那一套学说早已不得人心,犹如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企图再次发动、掀起一场更大规模的“围剿”,看来似乎已是不太可能,因而他们恐怕只能将怒火深藏心底,表现为淡定、淡定、再淡定,故作高姿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让其自生自灭作罢。然而普通读者却与主流红学家的看法截然相反。《红坛伪学》刚一问世,网上便是密锣紧鼓,热浪喧腾;网友们纷纷称颂它是一部“惊天大论”,“旷世奇书”。认为它猛烈炮轰胡适考证派新红学为“歪道、恶道、魔道”,“揭去伪红学的面纱,还原红学的本来面目”,不愧为“全面颠覆考证派新红学的奠基之作,是投向红坛伪学的致命弹,是给红学读者提供的一部优秀读物”,“堪称红学革命的新的里程碑”!
    对立的看法如此悬殊,毁誉的反差这般尖锐,充分表明克非解剖考证派新红学之深刻透彻,扎扎实实击中了它的致命伤。洋洋五十余万言的《红坛伪学》,作者以恢弘磅礴的气势,缜密精确的思辨,犀利洒脱的文笔,全面痛斥考证派新红学的诸般荒唐谬误,成功揭示出其所以为伪红学的本质特征,让读者看清它的要害和危害。作者主要通过如下三个方面的精确论证,透析了考证派新红学的伪学真相。
    第一,《红坛伪学》全面透析考证派新红学“家史自传说”的错误,还原了“古典小说”《红楼梦》的本来面目。
    胡适1921年发布《红楼梦考证》,创建了红学史上著名的考证派新红学。胡适考证《红楼梦》的目的,是向人们倡导一种“治学方法”,即运用“考据学方法”去考证《红楼梦》。胡适通过对《红楼梦》作者与版本的考证,得出结论说,其前八十回为曹雪芹原著,内容则是叙述作者自己的“传记”和“家史”,并明确指出《红楼梦》是一部“隐去真事的自叙:里面的甄贾两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的化身;甄贾两府即是当日曹家的影子”,甚至说“贾政即是曹睿直τ窦词遣苎┣邸薄4哟恕凹沂纷源怠北愠晌潞煅傻暮诵墓勰睢=倌昀矗复髁骱煅Ъ依执瞬黄#ㄔ诤士吹摹凹沂纷源怠鄙洗笞鑫恼拢帐埂逗炻ッ巍烦晌飞稀安芤兰摇钡摹吧钍德肌保昂煅А币苍诜⒄刮跋匝А钡耐保鸾プ呦蛲岬馈⒍竦馈⒑湍У溃涑刹徽鄄豢鄣摹拔毖А薄
    克非尖锐指出,新红学演变为“不可救药的伪学”,其关键就在于它认定《红楼梦》为“曹家家史”和“作者自传”这个“伪命题”上。胡适创立新红学,迎头痛击索隐派旧红学的荒谬,乃是他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但他却是以新的荒谬去否定旧的荒谬,用“曹寅家世说”去否定索隐派“他人家世说”,使得自己与索隐派“同途同归”。《红坛伪学》的名言是:“曹贾相连,百谬之源”。为此,作者不惜用大量篇幅,从各个方面去透视“曹贾相连”的荒唐。例如第七章“曹贾两家大世纪”,先列出历史上“江南曹氏家族的十件大事”,又列出《红楼梦》中“贾氏家族的十件大事”,两相对照,明显看出“曹、贾两家的存在和毁灭意义上的大有区别”,完全是“两个不同时代、全不相挨的家族”。第八章“漫说金陵十二钗”,作者指出她们是曹雪芹的“独创”,其源头在“太虚幻境”,有正、副、又副三册共三十六人,这显然是作家的“文学制品”,在曹氏家族中绝对找不到她们的“原型”和“影子”。而第九、十章“竭泽而渔”,则是“逐回细查红楼,寻找曹家踪影”。作者摊开《红楼梦》文本,将前八十回中每一回的情节布局和人物描写细加寻查和验证,究竟“贾曹”能否“相连”,结果大失所望,不仅“没有逮到一条鱼,连黄鳝、泥鳅也没抓住”。事实上曹贾两家根本就不是同一范畴上的存在。
    通过大量深入细致的层层解剖,克非终于为我们剥去“家史自传说”的华丽外衣,使其露出“伪红学”的本相。然而问题在于,考证派新红学的大师泰斗门,大都是博古通今的饱学之士,他们为何都将《红楼梦》当做“家史”、“传记”来研究呢?为什么偏要到文学作品中去“揭谜底”、“挖背后”、“查原型”、“捉影子”呢?克非指出其根源就是他们不懂小说创作,不懂作家与生活、作品之间的特殊关系。克非根据自己多年来从事小说创作和研究的实践经验,精辟指出:“世人共知,《红楼梦》是一部小说,一部文学艺术作品。它是作家曹雪芹广泛吸取生活、感受生活、熔铸生活后,虚构出来的,并不是纪实性的东西。从‘史’的层面上说,它里面根本无‘史’,无真事。”因此研究《红楼梦》,只能将它作为小说、作为文学作品来研究,而不能当做“史书”来解读。考据学方法是一种史学方法。对于文学作品来说,考据学方法只能用于对作品“著者、时代、版本”等史实还原问题的考证,不能用来解读文学作品的文本。而考证派新红学家们,当他们从事红学研究伊始,就在胡适设计的框架中运作,将《红楼梦》当做“曹寅家史”和“雪芹自传”解读,其结果必然是胡编乱造,捕风捉影,不仅不可能正确阐释《红楼梦》,反而使红学深深陷入“伪学”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第二,《红坛伪学》深刻揭示考证派新红学“高鹗续书说”的荒谬,捍卫了伟大名著《红楼梦》的艺术整体性。
    作为《红楼梦》重要组成部分的后四十回,究竟是谁的作品?自《红楼梦》问世以来,历代读者都将百二十回大书当做有机艺术整体看待,给予极高评价。但自胡适作“考证”,首次高举“腰斩”《红楼梦》的指挥刀,将《红楼梦》拦腰劈成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两截,硬说后四十回不是曹氏原著而是“高鹗续书”。从此《红楼梦》失落了艺术的整体美。克非指出,由于胡适认定《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叙传”,而后四十回却大写特写贾宝玉“中举”和“出家”,与曹雪芹的身世不符,故其绝对不是曹雪芹的原笔。在胡适的眼里,后四十回是“家史自传说”的“死敌”,可以说是“有你无我,有我无你”,“非得腰斩不可”。而要“砍杀”《红楼梦》,首先得从程伟元、高鹗的“序言”和“引言”开刀。程、高按目搜集整理出版《红楼梦》时,曾写有两篇“序言”和一篇“引言”,本是研究《红楼梦》的极其珍贵的第一手历史文献,胡适却无端断言它们是程、高“作伪的铁证”。然而程伟元的“序言”写得光明磊落,高鹗更没有承认过自己的后四十回“著作权”,那么要断言程、高二人“合伙作伪”,至少是应该提出比较坚实的证据的。可胡适并未提出任何直接的证据,便胡猜乱测程、高“作伪”,势必有凭空陷害之嫌。更何况续写后四十回,在当时乃是很“风光”、很“体面”的,并非“可耻”之事,程、高完全可以“光荣”地坦言自己的“著作权”,怎么反而“合伙作伪”,让出自己的“著作权”呢?这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当然,胡适提出后四十回“高鹗续书说”,自认为是有“明白证据”的,这便是张问陶的那句话:“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其中的“补”字,被胡适强释为“补作”,后四十回就成了货真价实的“高鹗续书”。但张问陶所说的“补”,其本意分明是“修补”、“补缀”的“补”,是“细加厘剔,截长补短”的“补”,胡适却偏引申为“补作”的“补”。如果按胡适这样使用“证据”,我们甚至可以说整部《红楼梦》都是高鹗“创作”的了。例如铁珊《增订太上感应篇图说》明言“高兰墅撰《红楼》,终身困阨”;震钧《天咫偶闻》则说“世行小说《红楼梦》一书,即兰墅所为”,这不可以确认整部《红楼梦》都是高鹗“撰著”的吗?诚然,胡适很明白,即便释“补”为“作”,还是难以成为“高鹗续书”的硬证,所以他只能说“推想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做的”。不料自胡适提出后四十回“高鹗续书说”以后,经过几代学人的轮番演绎,特别是周汝昌先生“高鹗伪续论”的确立,终使查无实据的“高续说”成为“定论”,成为“颠扑不破的真理”。于是,主流红学家纷纷卷进“腰斩”《红楼梦》的漩涡,恶毒攻击、诋毁和辱骂后四十回,掀起一股又一股声势浩大的“反《红楼梦》”的狂潮,恶搞“贬程、诬高、谤曹、毁红”的罪恶勾当,将红学推向“伪学”的深渊,成为“反《红楼梦》”的学问。克非严肃指出:“在《红楼梦》的传播史上,程伟元、高鹗是大功臣。他们在乾隆辛亥(1791)年,搜集整理出版的一百二十回本子,是现存《红楼梦》各种版本中,唯一最全、最可靠、最可信的本子;两百多年来,在社会上流行的《红楼梦》本子,都是由程、高本直接或间接繁殖而来的。没有程伟元和高鹗,便不会有程本;没有程本,后代的人,就不可能读到《红楼梦》的全本;换句话说,要没有程伟元和高鹗,《红楼梦》——这部中华民族引以为骄傲的瑰宝就不会是如今天这样完整的全璧。”然而主流红学家们却不顾这一历史事实的真实可靠性,偏要将程高全璧本无端打成“伪本”和“假书”,一口咬死程伟元“作伪”、高鹗“撒谎”,硬说后四十回是“高鹗伪续”,即便不是高鹗续的,也必定是另外一个“无名氏”所续,总而言之不是好东西。可见,主流红学家必定会想方设法将后四十回的著作权与曹雪芹断开,否则他们便不能继续蒙骗群众,肆无忌惮地搞他们那一套臭名远扬的、“反《红楼梦》”的“伪红学”。而广大读者的当务之急,则是全面揭穿考证派新红学“腰斩《红楼梦》”的“伪学”本质,旗帜鲜明地为捍卫《红楼梦》的艺术完整性而论争。
    第三,《红坛伪学》尖锐批判“三脂”——脂本脂批脂砚斋之伪劣,确立了程高全璧本《红楼梦》的真本地位。
    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中,提出前八十回“家史自传说”和后四十回“高鹗续书说”,确立了《红楼梦》“曹著高续”的新红学模式,当时证据并不充分,尚属于“大胆假设”阶段,不成气候,故相信的人不多。但自1927年突然出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情况迅即发生了根本变化。胡适得到甲戌本,如获至宝,只“看了一遍”,便确认它是“乾隆十九年甲戌”的批本,是什么“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胡适当时并未对甲戌本这样的所谓“出土文物”做过必要的最起码的版本鉴定,为什么竟会如此轻率地不问来历、不拿证据,就确指其为“乾隆旧抄”、甚至就是曹雪芹的“原本”呢!原来是本子上的不少脂砚斋批语,全面证实了胡适的“大胆假设”,为胡适考证的“红楼二说”——“家史自传说”和“高鹗续书说”提供了坚实的“好证据”。随后己卯本、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又相继出笼,三脂本便成为新红学派的版本基础和理论基石,受到几代主流红学家们的狂热追捧。
    新红学家长期以来将残缺不全的三脂本树为《红楼梦》的“真本”,而深受历代读者欢迎的程高本则被打成“假书”,这一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红学歪道、恶道和魔道,早就引起克非先生的强烈不满。二十多年来,克非潜心于红学研究,连续推出《红楼雾瘴》、《红学末路》和《红坛伪学》三部重量级的红学专著,其总目标就是全面深入地揭露脂本脂批脂砚斋之伪劣。“批脂”成为贯穿克非“红学三书”的一根红线,一个总主题。在克非的笔下,脂本是来路不明的、货真价实的伪本。为此,克非将《红楼梦》从写作到传播初期的九十年历史(1724,雍正二年甲辰——1814,嘉庆十九年甲戌),划分为四个“时空段”,逐一进行查证核实,反复强调指出,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年代,不可能存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曹雪芹逝世前后,明义、永忠等人读到的都是题名《红楼梦》的全璧抄本,整个这一“时空段”均无《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存在记录。事实上现存三脂本都是二十世纪才出现的,是“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产生的东西”。克非指出,“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考证派新红学的学者们,将三个脂本吹到天上。花了许多功夫去研究,去颂扬,去吹捧。不单拿来做诸多说道的实物证据,更当成自己学术的坚硬的基石。然而,对三脂本的真正来源,却从不去追索,一切都依照制造者脂砚斋在本子上的自题,自署,自标。脂砚斋说什么,就听什么,信什么。因为信之深,依之切,尊之甚,许多连脂砚斋也没敢虚造的东西,也凭着群体性的臆构而造了出来,再演变为‘学术’性的成就,定论”。克非的这些精彩评析,可以说是持之有据,鞭辟入里,深切透彻,让人不能不口服心服。
    为什么新红学家对那些来路不明、残缺不全、质量低俗的脂批抄本,给予那么高的估价呢?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将批书人脂砚斋误当成曹雪芹的“亲属”,甚至就是曹雪芹本人的代名词。胡适开始认定脂砚斋是作者“很亲的亲属”,后来干脆说“脂砚斋即曹雪芹”。嗣后的红学家对“脂砚即雪芹”说不感兴趣,又做出各种各样想入非非的主观臆测,脂砚斋的身份被猜出有七、八个之多,可惜都靠不住。最后只能形成“共识”:总而言之脂砚斋是曹雪芹的“亲朋密友”,是作者著书的“亲密合作者”和“创作指导员”;无论脂砚斋是什么身份,都是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人人敬仰的“图腾偶像”。克非对主流红学家们的这些“成说”、“定论”,展开全方位的剖析,从方方面面透视出脂砚斋与曹雪芹没有任何关系:他既不是曹家人,也不认识曹雪芹,对曹雪芹的生、老、病、死等等情况一无所知;而其批书则是东拉西扯,胡编乱造,睁眼说瞎话,根本就不懂《红楼梦》。在克非笔下,脂本是伪本,脂批是伪批,脂砚斋则是巧伪人,是个大骗子。克非指出,脂砚斋不过是个“土作坊”老板的化名,他“冒充曹家人”,“写批语、说假话、倒填年月、搞冒充、虚构史事、胡乱瞎扯”,制造了三个彻头彻尾的脂伪本。而这“三脂本自身的许多伪迹,证明了它们出笼的时间很晚,是化名为脂砚斋的恶劣书商,严重砍残程甲本,再加篡改,做其原料本。而后开设土作坊,以很少的工资,雇请低劣的抄手,先后制造出来的”。这样,三脂的滔天罪行终于被克非淋漓尽致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人们看清了脂本脂批脂砚斋的庐山真面目。从而更好地确认在《红楼梦》的所谓“两大版本系统”中,脂本是货真价实的伪本,只有程本才是唯一的真本。
    以上我们着重从三个方面,概述了克非《红坛伪学》所阐释的主要内容。这三个方面——“家史自传说”、“高鹗伪续论”和“脂本真本观”,乃是胡适考证《红楼梦》所确立的新红学模式的三个核心观念。百年红学就是紧紧围绕这三个核心观念,展开全方位的探讨,结果令人大失所望,不仅一个问题都没有解决,反而一误再误,越扯越玄,终使红学逐渐异化为“不可救药的伪学”。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胡适考证《红楼梦》,采用的是我国传统的考据学方法,这种方法的根本特点就是“证据决定一切”。胡适倡导的这些“大胆假设”,都是名副其实的“实证”问题,是必须“拿证据来”才能得出相应结论的。百年红学研究的实践证明,胡适提出的这些“大胆假设”,乃是一些“伪命题”,是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实的。最终必使这些“伪命题”成为谁都休想解开的“死结”。例如,按照“家史自传说”的逻辑,《红楼梦》是“作者自传”和“曹寅家史”,然而曹雪芹究竟是不是江南曹氏家族的人,是不是曹寅的儿子或孙子,本身就查无实据,“曹贾”怎么能够“相连”呢?即使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曹雪芹是曹寅的后代,作品中的贾家也与现实生活中的曹家风马牛不相及,又怎么能说虚构的文学形象贾家即是实际生活中的曹家呢?又如,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曾经“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分明是一部完整的文学作品,怎么能无端断言后四十回不是雪芹原著而是“高鹗续书”呢?后四十回“高鹗续书说”早已成为“定论”,风行了几十年,版权都归入高鹗名下,而今却因查无实据,不得人心,又将后四十回的著作权栽给“无名氏续”,这不更是天方夜谭吗?请问又有何根据?再如脂本脂批,原本就是二十世纪才突然出现于人间的伪劣产品,假冒文物,可是以胡适为开山祖师的新红学家,从未做过起码的版本鉴定,就凭空坐实其为“乾隆旧抄”,是什么“曹雪芹原稿本的过录本”;并盲目迷信脂砚斋是曹雪芹的“亲属”,硬说什么“作者一边写书,脂砚一边批书”,“二人合作著批《红楼梦》”,这就更是荒唐之极了。脂砚斋这个红坛怪物被红学大师泰斗们追捧了几十年,至今连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姓甚名谁,都一无所知,却把他当做“神圣”供奉起来,大搞尊脂崇脂,以脂证脂,这难道不是红学的悲哀和堕落吗?红学中所谓解不开的“死结”,其实并非什么“死结”,而是胡适考证派新红学家人为地制造出来的“伪命题”。百年来考证派新红学就在这些“伪命题”上纠缠不清,以致滑进“伪学”的深渊而不自知。
    长期以来,主流红学家们对红学中的这些“伪命题”,并非不知道。可是谁都不愿躬身反省,相反对提出质疑的学者反目相讥,总以为自己才是“一贯正确”,“绝对真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著名学者欧阳健、曲沐等先生,根据红学发展的历史事实,提出“程前脂后”等新说,不料遭到主流红学家的围追堵截,乃至人身攻击。这足以说明主流红学家自身陷入深深的危机而不能自省。但“程前脂后”等新说,却早已在读者中产生深远影响,从前那种脂本神圣不可侵犯的一统天下已经开始崩溃,越来越多的读者对脂本的真实可靠性已表示出根本性的怀疑。现在克非继《红楼雾瘴》和《红学末路》之后,又推出《红坛伪学》,再次发起给考证派新红学算总账,给新红学敲丧钟,更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广大读者应当迎难而上,重新给考证派新红学定位,深入揭发他们的伪学本质,促进红学事业健康发展。克非通过《红坛伪学》的撰著,破除了影响深远的、具有近百年历史的考证派新红学“家史自传说”、“高鹗伪续论”和“脂本真本观”这三大“伪命题”,还原了《红楼梦》作为伟大古典小说的本来面貌,确立了程高全璧本《红楼梦》的真本地位,捍卫了《红楼梦》的艺术完整性,这在红学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无疑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克非强调指出,程高全璧本《红楼梦》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是足以使我们引以为骄傲的民族文化瑰宝。而百年来考证派新红学却打着“显学”的旗号,大搞“反《红楼梦》”的罪恶勾当,企图将国宝打成“伪本”和“假书”,从而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这完全是对民族文化遗产的犯罪。克非说得好:考证派新红学的“所谓学术成就,可以一言蔽之:全是些荒唐、荒诞物的堆砌,几乎无一有根有据、又确实可靠的说道。这个学术门派的风行、风光、独大。在学术上,理论上,事物的判断上,黑白颠倒,真假易位;垃圾成了宝贝,骗子成了圣贤,功臣成了罪人,正确的倒成了该谴责的。在红学界,在读者中,在相联的学术领域,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实际上,在很早的时候,便已经形成了公害。”为此,我们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彻底清算他们“腰斩《红楼梦》”的罪行,糟蹋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的罪行,将红学从“伪学术”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使其走向健康发展的新征途。
(载《四川文学》2012年05期。)



发表于 2015-4-13 22: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有才!












电影论坛  http://www.xiubt.com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