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88|回复: 0

转载土默热红学:王巧林的“三无商榷”可以休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巧林的“三无商榷”可以休矣
    ——逄冠卿
今年10月3日至8日,有个居住在深圳的湖北籍自由撰稿人王巧林,宣称自己研究《红楼梦》作者为“顾虎头景星”,并立志打遍天下,对其它红学学术成果统统战而胜之。为此,在自己的博客上连发三篇《论土墨热红学》(后改名《土默热红学商榷》)的署名文章,对土默热教授的学术体系作出全面质疑,并断定土默热红学已经“破产”。
学术争鸣本是好事,但王巧林的辩驳似乎有点出格:首先是辩驳目的之无聊。自称遵循某老红学家教导的“不破不立”的原理,要想立住自己创立的“顾虎头景星”说,首先要拿当前红坛上“炽热”的洪昇说“冒犯”开刀,然后再把当代红坛所有学说逐一推翻。且不说其宏伟目标能否实现,借助攻击别人扩大自己影响似乎也有点心术不端。
其次是辩驳证据之无知。在王巧林的所谓辩驳文章中,几乎所有质疑都是无知的诡辩:我不懂得的就说你“错误”,我不知道的就说你“瞎编”,我不承认的就说你“作伪”。一切都以自己那千疮百孔的“顾虎头景星”说为真理标准,凡与此不合者均持反对态度。写文章又习惯于懒婆娘的裹脚布,令人不忍卒读,也无兴趣做出回复。
再次是辩驳态度之无理。也许是“盗亦有道”,或做贼心虚,王巧林在辩驳文章中,反复强调要“考验别人的气量”,要求被攻击的对方必须要有君子“度量”,要讲“学术风范”,只能忍气吞声听他喝斥,倘若反驳他就是“气量狭小”。不由得令人想起鲁迅先生的名言:“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土默热老师本是个谦谦君子,这些年遭受来自各方的无理攻击多了,向来淡然处之令其自消自灭,加之王巧林这样的“三无”文章,实在没有辩驳的价值,故一如既往不与之争鸣,也不屑去写辩驳文章。但我们这些土学门人认为,学术谦和不等于软弱,对那些非学术的无理取闹、无知妄说、无聊搅局,还应该廓清本相,以正视听。
土默热红学自创立以来,曾屡遭红学朝野两界的前后夹击,并反复被对方宣告“破产”。事实究竟如何呢?用国学大师刘梦溪的话说,土默热红学创立以来,已出现了“由一家之言向多家共言的趋势”,作家张世勤也认为土默热红学使“红学有望出现新拐点”。就连王巧林自己也不得不感慨红坛上“当今土墨(默)热红学之炽热”。
那么这些宣布土默热红学“破产”的人,连同他们的“学说”,当今的命运又怎么样呢?主流红学即曹学就不用说了,就连它的创始人俞平伯都宣称是“反《红楼梦》的”歪理邪说。至于草根红学中那些用“谐音倒读法”、“不破不立法”创立的所谓“学说”,只要看其臀部打着的“顾虎头景星”印记,人们便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学术上的事情,朋友间互相切磋,取长补短,本非坏事,无须对不同意见睚眦必较,有伤和气。百年红学雾障重重,正确解读《红楼梦》的路还很长,需要各界有识之士同心协力共赴光辉的顶点。只要有助于正确阐释和领悟《红楼梦》,草根红学各流派间不妨和平共处,和而不同,各安其位,“联合破曹”,共襄新时代红学盛举。
                            初稿于2012年10月17日
                             删改于2012年12月20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