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65|回复: 0

“四大家族”原型及其姓氏命名意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大家族”原型及其姓氏命名意蕴
王巧林
《红楼梦》一书既是一部描写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史,同时也是明遗民顾景星遭受家破国亡的一部亡家血泪史。谁都知道,“四大家族”之谓为现代词汇,古时人们对于在地方上颇有影响的大家族往往称作名门或巨族。自古家国一体,如此可知《红楼梦》一书是隐喻末世大明朝兴衰亡国的故事。同时,也是预示满清王朝最终会走向终结的故事。虽然,这四大家族是作者的杜撰,但是,并非完全没有原型。那么,其根据在哪里呢?
被明代嘉靖朝著名高官文人、官至文渊阁大学士的松江华亭(今上海)人徐阶称为“蕲故多巨族”的蕲州,自明末之际,便有所谓“四大名门”之说。当然,这四大名门并非都是显赫已极的贵族,但在蕲黄乃至湖广之地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望族,历代进士及第不乏其人。据明清两朝《蕲州志》、《黄州府志》,以及当今的蕲春地方史志和学者关于李时珍的撰著的记载,这四大名门具体是:冯,即嘉靖朝刑部尚书冯天驭家族,也即顾景星外曾祖父冯氏家族;顾,即理学名家嘉靖朝大名士顾问、顾阙家族,也即晚明的顾景星家族;郝,指做过怀庆知府的郝守正和游历过京师、江淮诸多地方的名医郝守道家族;李,指世袭千户的李儒、李仲儒家族,即顾景星曾祖母李安人和嫡母娘家李氏家族。李氏祖上多出贤达之儒者。即便是到顾景星嫡母李氏的父亲这一代,依然还很兴盛。其嫡母李氏的父亲李承阳为蕲州学生;伯父李载阳,做过显皇帝的侍御史;季父李泰阳,为南京太学生。因这四大家族,历代以读书传世,多有取得进士及第或做官之人。例如,张慧剑的《李时珍》和“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之一的《李时珍评传》(唐明邦著)都曾说到蕲州冯顾郝李“四大乡绅”或“四大名门”。尽管他们在各自著作里对其称谓有异,但是,在历代蕲州人的心目中,他们就是四大望族,相当于今天人们称作的“四大家族”。《红楼梦》书中,实际上亦曾直接或间接委婉地写出了这冯顾郝李四大姓氏。如冯姓有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顾姓有贾府,因为书中贾府除有假府意思外,还应该有商贾之贾的意思。前面已叙,蕲州顾家来源于元末苏州地区的巨贾顾阿瑛;李姓有宝玉的乳母李嬷嬷家;惟郝姓说得颇为委婉,见于第九十三回中临安伯请客时贾政说到“郝家庄”这一地名。蕲州城所在地为安平乡,郝家为蕲州巨族之一,在南门外安平乡郝家围。临安伯,自然是取临安平乡或荆藩都城之意,如此可知隐含有郝姓。由此可知,蕲州冯顾郝李四大家族之间,历代多是互相联姻的,这也是《红楼梦》书中四大家族互有联姻之故。正如红书里所言,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也。
当然,这只能是作者写出“四大家族”灵感和用意的来源之一。然而,这四大家族的原型又是从何而来呢?我们知道,《红楼梦》中以贾府为代表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它像书中的金陵或都城一样,在具体地点上,同样是模糊的。即亦南亦北,而又非南非北。根据对蕲州顾家和荆王府的史料的研究,以贾府为核心的四大家族,它应该是作者将他们顾家与大明皇家荆王府粘合的一个集合体。何以见得?这是因为:
贾府和皇商薛家与顾家的关联。作者赋予这两大家族具有双重意蕴。先说第一重意蕴,也即一个真实的贾府和薛家。
按照书中的贾府之“贾”,一可读商贾之“贾”,古代有“行商坐贾”之说。即走动的买卖叫“商”,而开店铺做买卖叫“贾”。前文所述顾景星的先祖、元末名动天下的京城巨贾苏州地区的顾阿瑛,根据历史文献和顾家人闪烁其词的描述,其当年应该是“户部挂名行商者”,也即曾经同元廷做过买卖的地区巨贾。如此则可以将“贾府”解读成一个皇商府邸或家族。这是因为书中的两大皇商薛家和夏家,完全可以看作是皇商“贾家”,或谓都是从顾家分离出来的两大皇商。为什么这样说呢?举例来说,《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写到皇商薛家的薛藩遭到柳湘莲的毒打后,作者写道:
眼已到十月,因有各铺面伙计内有算年帐要回家的,少不得家内治酒饯行。内有一个张德辉,年过六十,自幼在薛家当铺内揽总,家内也有二三千金的过活,今岁也要回家,明春方来。
按:薛家的这个当铺内揽总、一个精于商道的张德辉,如何不是顾德辉(阿瑛,一名德辉)的化身呢?我国旧时言某人总是习惯说“张三”“李四”,自然这个“张”可以代作“顾”。况且,顾德辉也是年过六十才逝去。《明史·列传·文苑一》“顾德辉”条:“顾德辉,字仲瑛”。《明史》弃去顾瑛一名,而直接作“顾德辉”。还有,书中的《护官符》中的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中关于薛家的批语,应该也是从顾氏家事而出。甲戌本在薛家的这句打油诗后有一条侧批:“紫薇舍人薛公之后”。所谓“紫薇”,即紫微垣,天上星官之一。“舍人”,则是对豪门贵族门客或权贵子弟的一种敬称。按照顾家历代亦儒亦商亦农,在蕲州城岛经商也是存在的事实。就是说,此处所批的“紫薇舍人”,含蓄地指出顾景星的祖父顾微垣(详后文)。可知,书中的皇商薛家有顾家的影子。
不仅如此,书中描写的另一皇商“桂花夏家”,也同样来源于顾家的先祖、元朝的皇商顾德辉。我们知道,顾阿瑛自号“金粟道人”,这是当今研究中国文学和历史的学者人尽皆知的事情。按:“金粟”,为佛家之语,所谓“金粟如来”,意谓维摩居士前身。同时,还有“钱和粮谷”的意思。不仅如此,“金粟”还是桂花的别称。因其色黄如金,花小如粟,故称。宋范石湖《中秋后两日自上沙回闻千岩观下岩桂盛开复檥石湖留赏一日赋两绝》之一:“金粟枝头一夜开,故应全得小诗催。”明徐霖《绣襦记·闻信增悲》:“看繁英金粟乱开,美人玉纤轻折采。”清捧花生 《画舫馀谈》卷一:“不多金粟散天香,应共荷花斗靚妆。”清人张云敖《品桂》:“满觉陇旁金粟遍,天风吹堕万山秋。”可知,“金粟”为桂花的别称由来已久,可知书中的皇商夏家,同样是从顾氏家事中化来。然而,作者的意思远远不只是顾氏家事那么简单,而是将其赋予中华民族的兴亡内涵。所谓皇商“桂花夏家”,按古人将“花”通“华”,则“桂花夏家”乃“华夏”民族的象征,即用“桂花夏家”隐喻中国,故她出嫁后的“夫家”薛家,必是满清的象征。试想,书中有满清意蕴的薛家娶有华夏大明朝意蕴的“桂花夏家”小姐为妻,这与明崇祯十七年满清军入主北京城取代大明,从而宣告明朝的灭亡,当然有着必然的联系。这也是作者将夏金桂嫁至薛家时的年龄写作“十七岁”之故。
再来谈谈第二重意蕴。按照“贾府”,分作宁、荣二府。宁国府,由宁国公而来,历史上最早的宁国公有宋徽宗赵佶,还有死后获封的元代高智耀、高睿父子(死后封)和明代军事将领王真等。“宁”,作为南京的简称,即大明王朝开国之都城,自然有象征大明王朝的意蕴。荣国府,不言而喻是由荣国公而来,作为一种公爵殊荣,我国历史上真实的荣国公为数不少,像唐朝的樊兴、高满政,明朝的梅殷、张玉,都因为战功被封赐为“荣国公”。甚至还有以僧人身份获此殊荣的,如明朝永乐年间的道衍和尚姚广孝。但是,作者的用意,应该有将“荣国府”来隐喻满清的意蕴。《尔雅》:“木谓之华,草谓之荣。不荣而实者谓之秀,荣而不实者谓之英。”“荣”作为草本植物花的通称,与“满”为草字头有相通之处,有象征满清意蕴。作者将“荣”用来象征着满清王朝是理所当然的事,与象征明朝的宁国府之“宁”相对应。而所谓“贾府”即“假府”,也就是象征着满清是“伪政权”,我们从“贾政”隐含假政可知矣。
那么,作者何以会将有他们顾家影子的“贾府”,以及从顾家分离出来的两大皇商都用来隐喻满清呢?按照常规思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任何一个作家创作小说,不会将自己家庭写成“反面教材”。然而,这恐怕就是顾景星创作独特的高妙之处!比如说,他将荣国府象征满清,作者何以如此胆大呢?大约他可以辩解为源于他们家族系东晋时著名的骠骑将军苏州人顾荣之后。非但如此,书中任何一个反面人物,无论是象征满清的薛蟠,还是有汉人仕清之譬的伪朝官吏贾雨村,抑或是亦正亦反的人物王熙凤等,无一不有顾景星的影子。或许正是这样,故他在书中敢于不避家讳、国讳。因此,他在《嘲贾宝玉》的《西江月》中有“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之语。他让满清无法将《红楼梦》列入文网,即便有人看出端倪,甚至将其对号入座,他也有足够的证据来为自己辩解这完全是写顾氏家事。他的这种高超的写作技巧,实在是空前绝后。正如鲁迅所言:“自从《红楼梦》自问世以来,传统的写法都被打破了”(《中国小说史略》)
或许有人会问,虽然顾家是蕲州四大巨族之一,但是,并非贵族,可是书中的四大家族乃贵族呀!何以能将他们顾家与贾府、皇商薛家等同起来?可是,这在顾景星所熟悉的生活中贵族还是有的,那就是作者笔下另一个真实的“贾府”,即聚居于蕲州两百年的皇族荆王府。这从贾府日常生活中的排场可以看出有荆王府的影子。例如,从第五十三回写到宁府门下老庄头乌进孝春节置办的礼单中:
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个,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兔子各二百对,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榛、松、桃、杏穰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田胭脂米二石,碧糯五十斛,白糯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石,各色干菜一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之银共折银二千五百两。外门下孝敬哥儿姐儿顽意:活鹿两对,活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两对。
按:从这份礼单上所列大米、动物、食品和果品等来看,除少量海产品外,多是南方长江一带所出产的东西,如各种稀有大米,以及鹿、獐子、狍子等野兽等。特别是鲟鳇鱼更应该是长江所产。蕲州作为著名的鱼米之乡,境内湖波纵横,且濒临长江。过去,蕲州的渔民动辄就从长江里捕到鲟鱼、鳇鱼。尤其是鲟鱼的鳃乃美味无比的佳肴。若有渔民捕到这样的一些鱼类,则多是敬献给荆王享用。
古代哪个富贵人家有如此丰盛的年货呢?但是,荆王府就有。昔日的荆王府在全国数十个藩国当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富可敌国。荆王府的宫殿巍峨辉煌程度也几能比肩南北二京的紫禁城。当时,仅绝色的歌姬舞女就有上千,且宝藏丰富,闻名天下。这也是当年总督湖广的兵部尚书熊文灿将张献忠、一丈青等降军从谷城带至蕲州荆王府设宴犒劳之故,并且令其走马后宫,让众多美女嬉戏互动,从而令张献忠大开眼界,顿起叛心,导致此事件日后成为荆王府及蕲州城一同被屠戮的一大主因。
或许有人会问,蕲州如何有鹿、獐子、狍子等野兽?以致有不少学者以为这是吉林所贡之物,我们只能说是不知者不为怪。要知道,古代女真人向辽国和汉人进贡,所列贡品多是海东青(大雕或猎鹰)、黄金、珍珠、蜂蜜、松籽和人参之类。如康熙帝赞美海东青的诗句:“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就是说,若是吉林所贡,必有海东青。很明显,老庄头乌进孝的礼单所列物品,非吉林的特产。殊不知,旧时蕲州大别山区和蕲州城近郊的大泉山虎豹麋鹿獐狍豪猪成群,多而为患。可惜,大跃进时为炼钢铁大肆砍伐森林,加之打猎砍柴日众,一些野兽无处藏身而被猎或遁去,以致不少野兽在蕲春近乎绝迹。
这就是说,书中荣宁二府,不仅仅有顾家的影子,而且,还有荆王府的影子。
非但如此,书中《护官符》中“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更是从荆王府所出。王爷家如何不可以称作“王家”呢?当时的蕲州,乃大批旅蕲南京商人之地。书中的所谓金陵即蕲州城,乃当时所有蕲州人假想中的“金陵”。“金陵王”,自然也就是作者假想中的金陵(蕲州)的荆王了。所谓王家即皇家。“龙王”当然是指皇上,而明代的皇帝缺少东西,至蕲州荆王府来要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例如,第十六回写道:
赵嬷嬷道:“嗳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像倘海水似的!说起来……”凤姐忙接道:“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候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的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
赵嬷嬷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凤姐道:“常听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按:这一段话,往往被诸多学者所引用。他们用以来佐证曹寅当年接驾康熙事。事实上并非如此。先看“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之句,如何不是大明王朝的事儿呢?我们知道,明永乐年间朱棣派三宝太监郑和六下西洋在海上航行的大商船,哪一艘不是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的?所谓“甄(真)家”,当然有隐含大明之意。因为大明的“真家”原本就是在江南的南京。所谓甄家接驾四次,又如何不是隐含太祖朱元璋、建文帝、永乐帝和南明弘光帝在南京登基的故事呢?而作为太祖和朱棣的直系后裔荆王家的府邸,自然也可以看作是一个“贾府”。因为,赵嬷嬷和王熙凤所说的这些事情都是荆王朱家的事儿。这就说明,书中的王家同贾家一样有荆王家的意思。
再说书中的“史家”,也即贾母的娘家,或谓史鼎侯家。书中描写史家的《护官符》词是“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按:顾家的假母刘贞节,也即顾景星的姑姑,生于假金陵的蕲州,而又是在崇祯癸未避难江南途中,死于真金陵的南京承恩寺。所谓贾母生死之出处也。按照楚蕲方言,“史”读音“死”。崇祯癸未张献忠屠蕲城、屠戮荆王府时,被杀戮和殉难死者达数万人。当时,到处堆满了尸体,如何不是“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死)”的曲笔描写呢?可知顾景星是将他们顾家与荆王府粘合在一起,自然有他的道理。因为,顾家与荆王府的命运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荆王府兴盛则顾家兴盛,荆王家衰落则顾家也随之衰落。同时,荆王家和顾家兴盛或衰落与大明王朝是联系在一起的,也就是它们命运的好坏是一致的。就是说,《红楼梦》中的四大家族至少三家有顾家的影子。
由此看来,书中以贾府为代表的四大家族,乃顾家与荆王家的一个集合体。当然,作者用四大家族来隐喻满清的意蕴,则是另外一回事。正因为有他们顾氏家事和荆王爷家的故事作支撑,所以,他不惧清初的文网。作者的这种写法,源于《金瓶梅》的套路。《金瓶梅》作者在书中描写了一个兼有官僚、恶霸 、富商三种身份的封建时代市侩势力的代表人物西门庆及其家庭罪恶生活的描述,揭露了明代中叶社会的黑暗和腐败,而《红楼梦》作者在表现国家兴亡的同时,借此揭露清初社会的黑暗和腐败。这两部书有一大共同特点,那就是都有顾家的某些影子,尽管都有揭露“家庭的罪恶”的东西。如此将顾氏家事融入书中反面人物或封建大家庭中的奇特做法,可以轻松地逃脱当时的文网。足见顾家人的智慧超人一等。
那么,《红楼梦》作者为何将四大家族以“贾史王薛”作姓氏,而不用其他姓呢?这应该像化名曹雪芹三字一样,是有特别含意的。其深刻寓意在于:窃以为,所谓贾史王薛,错动来看便是“王(亡)贾(家)薛(血)史”。或说“薛(写)王(亡)贾(家)史”。所谓亡家,既是蕲州城荆藩王爷家和顾家这样的“小家”,又是指大明王朝这个“大家”,也即“家国”。因为,“小家”遭受过张献忠屠城之祸,“大家”遭受过李自成、张献忠两路所谓农民军的兵燹,特别是满清军的铁骑横扫全国令人发指恐惧的大屠杀。这就是说,作者暗喻此书为明末遗老的一部国破家亡的血泪史。故脂批云:“如把此书当作小说来看,便是糟蹋此书。”批书人告诉读者,言外之意是这部书不是单纯的小说。若按照过去胡适之等众多新红学的所谓满族旗人曹雪芹著书说,曹家即便衰落,即便被抄家,曹雪芹真的像不少学者虚构的那样穷困潦倒,也不至于说这部书是一部“亡家血史”或“写亡家史”呀!
由此可知,《红楼梦》这部书为明朝遗老的一部国亡家破的血泪史。所以说,非满族旗人所能经历,更非能体会得出来,自然满族旗人也虚拟不出这样极含政治含义的亡家血史“四大家族”来。即便是清初众多遗民文人也很难写出,因为他们没有一人历经过顾景星两遭屠城、三遭大火、数遇大险而不死的坎坷人生。在明亡后,顾景星宁愿过着艰苦百端、绳床瓦灶的穷愁潦倒生活,也不仕清。被友人称为一代东方大隐。“王贾薛史”四字所蕴含之义,显而易见,而又容易被读者所忽略。真亏得一代霸才顾景星想得出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