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10|回复: 0

贾宝玉原型考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贾宝玉原型
王巧林
内容摘要:《红楼梦》一书最能反映贾宝玉思想性格特征的,当数第三回《嘲贾宝玉》 的二首《西江月》。今天,我们将《红楼梦》作者锁定为明末清初一代文学大家顾景星,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贾宝玉的原型就是顾景星自己,他们的性格个性特征有诸多相同之处。譬如说,他们同是因祖上积德感动玉皇大帝而赐,即同是有来历之人;他们一个小名宝玉,一个小名仙玉;他们同是封建社会的最大叛逆者;同是“生得好皮囊”的美少年;少时同是“愚顽怕读文章”,但又是才高八斗之人;同是“不通世务”之人;同是“富贵不知乐业”、“潦倒不通庶(世)务”和晚景“贫穷难耐凄凉”;同是顾长康一样的情种、痴儿;同是“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同是“最喜在内帏厮混”之人;同是“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之人。这就说明,《红楼梦》中贾宝玉,是顾景星根据其本人性格特征所描写而成的一个人物形象。
关键词:宝玉;仙玉;年少误诗书;壮志销蛾眉;莫效此儿行状;切莫多痴效虎头
贾宝玉,是《红楼梦》一书的主要人物,为荣国公冢孙,贾代善和贾母之孙,贾政与王夫人之子。别号怡红公子、绛洞花主、富贵闲人。由神瑛侍者脱胎而成,对绛珠仙草有灌溉之恩,因此有还泪一说,出生时口含一块玉,是贾府的宝贝,他曾说“女儿都是水做的骨肉”,从小在女孩儿堆里长大,喜欢亲近女孩儿,与有明朝影子的林黛玉的爱情是世间少有的纯洁之爱。他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生活。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贾宝玉生活中的故事原型,主要还是顾景星取材于自己的故事。其中“含玉而诞”,或许取材于他的爱妻萧瑜生的故事。
(一)“含玉而诞”故事雏形
    大家知道,贾宝玉的前身就是神瑛侍者,他出生时口含的通灵宝玉是传说中女娲补天时弃用的那块石头,故其乳名叫作宝玉。作者首先通过他人之口告诉贾宝玉是有来历之人。按照书中的宝玉,是由前身为“神瑛侍者”投胎到人间“含玉而诞”,而他胸前所佩的那块通灵玉,原本是大荒山上被娲皇氏补天所遗下的一块顽石,经过癞头僧“念咒书符,大展幻术”,“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这一切都昭示着贾宝玉是由神
仙转世。可是,若将顾景星锁定是《红楼梦》一书作者,则贾宝玉的前身必然与顾景星的“前身”颇有类似。那么,顾景星出生时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据蕲州人李炳然撰《顾黄公传》载:
公讳景星,字赤方,一字黄公……母明太君怀十三月而生。公生之夕,巨蛇互屋上,光色荧异。贞誉公梦星降于庭,形如半月。占曰:是谓景星。因以名焉……年三岁,尚不语。一日语,忽述弥月及前生事甚悉。(《湖北文征》)
按:景星为德星、帝星,帝星宿下凡,也就是寓意他是皇帝命,作为宝皇帝的贾宝玉不言而喻也是皇帝命。既然顾景星一开口说话,便说“弥月及前生事甚悉”,当然是一个有“来历”的人。更为蹊跷的是,其出生时一条大蟒蛇缠绕在屋梁上,双眼发出奇异的荧光,似乎更是要出“真龙天子”的吉兆!
作者在第三十九回里写刘姥姥给贾母讲故事时,说到“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岁了。他天天吃斋念佛,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来你该绝后的,如今奏了玉皇,给你个孙子’……”紧接着作者描写道:“这一夕话,实合了贾母王夫人的心事,连王夫人也都听住了。”显然,刘姥姥这个故事,是比附贾母虔心念佛感动了观音菩萨奏了玉皇大帝赐给她这个宝贝孙子的,故说“实合了贾母、王夫人的心事”。
按:关于刘姥姥所讲的这个故事,不是作者随便编织的,若参考顾景星出生前的故事,也是有据可稽的。据《神契略·南阳仙》载:
府君曰:“先君年四十尚无子,嫡母多产女,复聘吾母。又三年而母始娠,因叩仙,仙曰:‘是亦女胎也,吾因汝世德请于上帝,命携华山童子仙玉付汝,生时当以其名呼之。’其箕向空作符篆数十而退。母怀十三月而生,予生则发垂过额,瞑而不啼,家人竟呼仙玉,乃啼云。”(《耳提录》第33页)
大家知道,中国古代所说的“上帝”,即玉皇大帝。从书中刘姥姥所说故事可
以看出,这与顾景星出生前的故事简直如同一辙。因为,顾家的假母刘贞节一
生“所居香灯奉佛”,根据顾氏家传中的记载,顾景星的嫡母、生母,乃至所有家人,无一不是虔诚的佛教徒,而书中的贾母俨然是顾家假母刘贞节,王夫人也俨然是顾景星的母亲明氏,故作者写到“实合了贾母王夫人的心事”。这说明贾宝玉和顾景星的出生,都是因与他们家世代积德念佛感动上帝有关,也即同神仙赐与有关。或谓宝玉与景星一样都系神仙转世。所谓“仙玉”,原本也可称为“宝玉”,宝玉也可称仙玉。试想:经过神仙之手的石头变成的宝玉,自然也就是“仙玉”了,故贾府的公子乳名以宝玉命名。况且,刘姥姥所言“东边庄上”,也吻合顾家所在地理位置,即蕲州城东门外不远处东北方的一个“庄上”。还有,“有个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岁了”也吻合顾家假母刘贞节至作者著书时的延伸年龄。因为,刘贞节死于明崇祯癸未,死年74岁,如果将刘贞节卒年延续到明亡后顾景星写书的康熙初年,则正好吻合刘姥姥所言有个老奶奶子“九十多岁”。这也是我将贾母的原型锁定为顾家的假母刘贞节之故。况且,顾景星的乳母许秀年至九十余岁才死,是生活中的“老奶奶子”。
不仅如此,贾宝玉“含玉而诞”的故事灵感,或许与作者的爱妻萧瑜生出生时的故事有关联。若按萧瑜生诞生时“母梦菩萨贻玉”故事,以及从其名瑜生字幼佩来进行推演,大约其母仇氏生下她后到扬州或苏州某寺庙问佛解梦,想必在和尚口里又是另一番景象!那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有所不知,尔梦菩萨贻玉,实则是含玉而诞,我佛祖感尔行善积德,虔诚向佛,遂在小施主降生时以玉赐之!小施主日后必与我佛结缘方是正理。”甚至意欲渡这位小妮子出家,而原本香火不盛的萧家人又不忍心。这样一来,仇氏只好向和尚讨得一块玉作为女儿萧瑜生的护身符,于是,其家人让她将这块玉常年佩戴在身上,避邪除祟,故取名瑜生,以幼佩作为她的表字,以应和尚所言含玉(瑜)而生。否则,其父母何以给她取名瑜生表字幼佩?只是作者却将这个含玉而生的故事移植到主人公贾宝玉的身上而已。
(二)贾宝玉原型
贾宝玉是《红楼梦》一书里最核心的一个人物。研究该书作者,必须要考证贾宝玉的原型,考证贾宝玉的原型,则必须要找出这一形象在清初众多文人中究竟有谁的影子,此乃研究《红楼梦》作者至关重要的一环。因为,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出贾宝玉一定有作者的某些影子,这是毫无疑问的。换言之,能找出贾宝玉的影子之人,就知道作者是谁了。
按照书中的描述:贾宝玉生于一个“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因其叛逆,被作者写成“古今不肖无双”。又因其直率、纯真、多情,甚至还被警幻仙姑戏谑地称作“痴儿”。他的性格主要特征:“偏僻而乖张”,平等待人,尊重人的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生活。在他的眼中,人只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他是封建社会正统思想的叛逆者。他曾说“女儿都是水做的骨肉”,从小在女儿堆里长大,喜欢亲近女孩儿,与林黛玉的爱情是世间少有的纯洁之爱,这就是《红楼梦》一书作者为读者精心编制的一个多情的、“有时似傻如狂”的富家公子贾宝玉的形象。
尽管贾宝玉有政治层面的传国玺的寓意,但是,他又是以活生生人物为原型的。《红楼梦》一书最能反映贾宝玉思想性格特征的,当数第三回《嘲贾宝玉》二首《西江月》,词云:
      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袴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这两首词,是对于贾宝玉典型性格特征的一个高度概括。从这两首词中,可以窥见贾宝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作者笔下的贾宝玉,不仅仅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少年,而是一个少时不爱读书,行为偏僻乖张,老来穷愁潦倒,难耐凄凉,饱经风霜,我行我素,“那管世人诽谤”的狂人形象。旨在告诉读者,贾宝玉不仅是一个封建时代的叛逆者,更是一位正直孤傲、洁身自好的狷介之士,以及经历过太多世故的大侠士。
长久以来,我们的主流红学家,甚至早就看出书中贾宝玉为作者的影子。这样理解其实并没有什么错,错就错在他们将作者虚拟出的曹雪芹,说成是一个某人真实的姓名或别号,故将该书作者定论为一个满族旗人曹雪芹。然而,满族旗人何以能写出这样一部极具微言大义著作哉!只因我们的红学家缺乏深度思考,限于一些表象的伪信息,也就是他们主要依据乾隆以来的文人根据大量的讹传记录下来的、乃至有伪造之嫌的史料,作为立论的基础。原本没有一条史料是可靠的,或说是经得起检验的,故不少学者只好进行妄加推测、演绎,以致凭空杜撰出诸多关于满族旗人曹雪芹的故事来丰富他们的考证。这种近乎小说家创作敷衍故事的“论证”,实则杜撰的方式,自然经不起历史的验证。
如果说贾宝玉有《红楼梦》作者的某些影子,而将作者锁定为顾景星,则贾宝玉的性格特征必然出自顾景星无疑。事实上确实如此。这是因为,贾宝玉的主要性格,特别是他的“前世今生”故事,大多是来源于顾景星本人故事。如果我们将以上这两首嘲贾宝玉的《西江月》,与顾景星生平个性特征加以比较的话,则不难发现,贾宝玉的个性特征俨然一个顾景星!就是说,贾宝玉有顾景星的影子。现不妨将贾宝玉的性格特征与顾景星加以比较:
第一,他俩同是美少年。我们从“纵然生得好皮囊”,以及黛玉初进荣府时所看到的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继而写到宝玉换装打扮: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越显得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等等来看,可知贾宝玉的美貌出自顾景星。
按:“皮囊”,为佛家称人的躯体。“好皮囊”是指相貌生的好看。可知贾宝玉是一位美少年。林黛玉眼中的宝玉眉目生得甚好,尤其应该是眼角甚美之人。所谓“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就是说他的眼角极富魅力。换言之,作者曲折地说到贾宝玉为丹凤眼。因为古人言人的眼睛生得美,多以眼角上翘的丹凤眼来比附。所谓丹凤眼,是指眼角上翘并且狭长,类似传说中的丹凤之眼,故名。这样眼睛的人典型特征是内眼角朝下,外眼角朝上,极具美感和性感的那种类型。根据古代文人描述和历史流传下来画像、塑像,关羽、李白等应该是这样眼睛的人。
我们再来看顾景星,根据其所吟《八月七日维吾以降今岁越归老母以望夜燕月举酒竟醉赋五十二句志感》中的诗句:“忆昔儿童日,嬉游自岁时。争夸眉目好,共讶语言奇。”好一个风流少年!这说明顾景星少时,不仅是生得有一身“好皮囊”,而且眉目生的甚美,否则,为何说众人争夸他的眉目好呢?眉目好,就是相貌好、眼睛生的美。可以说,书中的贾宝玉不让焉。“共讶语言奇”,又如何不是令贾府众门客感到汗颜的贾宝玉呢?况且,从衣著打扮上来说,书中“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的贾宝玉,与少时“小袄山花绣”的顾景星,他们几乎也是相同的。如《答姬人问顾郎何如人》:“不惜千金骏,能弯弯八石弧。风流卫叔宝,妒极李君虞。”(《白茅堂集》卷之六)
按,卫叔宝即卫玠(286—312年),字叔宝,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北)人,古代四大美男之一。卫玠是魏晋之际著名清谈名士和玄学家,官至太子洗马。后迁至江夏(今武昌)。而李君虞,即唐代诗人李益。试想,以卫叔宝自况,那是何等样的美男啊!如果说这是他自夸的话,不妨请看其好友卢元昌在《顾子在茸城两月变成千秋忽赋骊句惘然话别聊叠三唱》之二有诗句“顾子风姿美且都,才情倾注洞庭湖。”就是说,顾景星风姿貌美潇洒是肯定的。而且,从卢元昌所吟诗句中,还可以窥见诗人藉此透露友人著有《红楼梦》一书。所谓“才情倾注洞庭湖”,如何不是说潇湘客(顾景星)的才情全部倾注在“潇湘妃子”林黛玉的身上呢?因为,书中有太多太多的湘文化元素。昔日顾景星在杭州,在闽中,在武昌,在其家乡蕲州,先后有多位美人、才女,乃至寡居的绝色命妇争着要嫁给他,猜想不仅仅是慕其高才,否则,一位生平未作官的白衣秀士,国亡后家境亦不富裕,晚年更是穷愁潦倒,一事无成,如何吸引众多美女、才女的眼球?相信有一半应该是心仪他生得风流倜傥、美而伟岸吧!
又如,作者在第二十九回里,写到张道士见到宝玉时对贾母说道:
“前日我在好几处看见哥儿写的字,作的诗,都好的了不得,怎么老爷还抱怨说哥儿不大喜欢念书呢?依小道看来,也就罢了。”又叹道:“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段,言谈举动,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说着两眼流下泪来。贾母听说,也由不得满脸泪痕,说道:“正是呢,我养这些儿子孙子,也没一个像他爷爷的,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
按:张道士对贾母说的一番话,主要说到三点:一是少年贾宝玉字、诗写得好,从好几处看到有人传抄宝玉的诗作;二是说宝玉形容身段、言谈举止,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三是贾母说“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可是这三点却吻合顾景星事。
先说第一点:张道士向贾母夸奖少年贾宝玉字、诗写得好,从好几处看到有人传抄宝玉的诗作。按,顾景星少时被不少名士称为“圣童”,非但儿时字写得漂亮,而且所作诗赋多被乡人传抄。如他的好友宝应人陶澄在《南渡集叙》中说:“黄公者,顾子别字。其儿时作,人间传录,间亦有焉。”(《白茅堂集》卷之一)又如《论诗文》载:
(府君)又曰:“予十三岁,州试《赋南楼怀古》有曰:‘太守不识吞舟鱼,故将鵌鼵同为居。君不见,玄螭在水水在谷,欲求春雾乘南陆,又不见鸑鷟在梧梧在山……’一时传播,至今村叟犹能诵之,而全篇已失。”(《耳提录》第19页)
书中张道士对贾母称赞宝玉的一番话,极相吻合顾景星儿时之事,而且是丝毫不隔。
再说第二点:张道士还向贾母夸奖宝玉形容身段、言谈举止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按,国公爷当指荣国公贾源,即史太君的公爹。从多种迹象可以看出,书中宁、荣二公有生活中顾景星的曾祖顾问、顾阙兄弟的某些影子。而“一个稿子”,等于说“一个模子”,形容二人相貌极为相像,为典型的楚蕲方言,如蕲春的乡下老农说某人孩子相貌、性格像父母,动辄说“一个稿子”。如果将贾宝玉对应顾景星,则“国公爷”对应的当可以对应他的曾祖顾桂岩。这是因为顾景星的形容身段和言谈举止极像他的曾祖桂岩公。根据顾氏家传《祖桂岩公》载:
(桂岩)公颀长,通眉修目,长瓜秀晢,如神仙,善啸……江陵张文忠公言于上,特召不起。廷臣荐者二十余疏,诏以通政司参议用,不拜。一时廉退,罕出其右。所著《五经发意通鉴》、《补意社仓社学议》、《诗文语录》、《诗话方外记》、《山海经补注》、《黄庭内景参同契》、《楞严楞伽解辨》等百数十卷,几精筮卜、天文风角,其学不传门人。私谥宣靖先生……(《白茅堂集》卷五十五第444、445 页)
顾景星的曾祖顾桂岩,作为嘉靖至万历间一代理学名家和不可多得的大儒,前文已述他与当朝的官僚文人王世贞、吴国伦、海瑞、耿定向等名卿钜公相交甚笃,加之,从其身材颀长、通眉修目等来看,可知桂岩公的形容身段、言谈举止不俗。而顾景星无论是他的身材相貌,还是他的言谈举止,都像他的曾祖桂岩公,因而,他借张道士之口说出有他本人影子的贾宝玉形容身段、言谈举止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
再说第三点:贾母说“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之语,并非泛泛写来,而更是出自顾氏家事。具体地说,乃出自顾景星像他爷爷薇垣公的故事。根据蕲州耆老传说,顾景星不仅少时作诗,人间传录,像他的爷爷,尤其是他博极群书和旷世才情,以及对于三教九流无一不有涉猎的嗜好,乃至叛逆个性和美貌也像其祖父,可以说,他的一切都深得其祖父遗风。那么,顾景星的祖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据顾氏家传《府君少桂公》载:
府君讳大训,字德蒙,号少桂,别号薇垣。凤目准耸,微须,容仪骏劭……年十七,即博学,盼睐成文,神捡精出……(《白茅堂集》卷四十五第451页)
按:薇垣,即紫薇(微)垣星,代称皇帝。为天上恒星中的三垣,紫薇垣居中央,太薇垣、天市垣分设两旁。古时候认为天皇应住在天宫里,故天宫又叫紫微宫。人间的皇帝自诩为天子,所以,紫薇星垣为帝星,用作代称皇帝。而顾黄公名景星字赤方,同样也是与帝星有关,《晋书·天文志中·瑞星》:“景星如半月,生于晦朔,助月为明。”或曰:“星大而中空。或曰,有三星,在赤方气,与青方气相连,黄星在赤方气中,亦名德星。”若按顾氏祖孙名号进行解读,他们均为帝星、瑞星、德星。用星象家命理学的话说,就是他们祖孙二人都是皇帝命,即他们的个人命运均与国家祥瑞联系在一起。按照书中的贾宝玉,除开具有玉玺的意蕴外,他的出生,当也是像顾景星一样从帝星星宿而来,而顾景星则是像他的祖父一样的皇帝命,故贾宝玉生病时贾母有祭星之说。否则,鸳鸯为何称他为宝天王、宝皇帝呢?贾母更不会说“就只这玉儿像他爷爷”的话来。特别是顾景星当年极具有助于南明转危为安、重振大明王朝的军事和政治谋略,可惜昏庸无道的弘光帝及其他的南明小王朝错过了这一大好机会!人们眼睁睁的看见它灭亡。况且,如此与帝星有关联的故事,惟有世代深谙天文的顾家人方能编出。此乃警幻仙姑所谓“意淫”是也。就是说,宝玉和景星同各自的爷爷属于帝星,一同也。
所谓凤目准耸,就是丹凤眼、高鼻梁那种极具性感的美男子!顾景星与他的祖父比起来毫不逊色。非但他少时博极群书、才高可贾如同其祖父,且在美貌、叛逆的性情上亦一如其祖父。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根据顾氏家传记载,顾景星的祖母为嘉靖朝刑部尚书冯天驭之独生女,貌美贤淑,当时,权倾一时的大学士严嵩与冯天驭同僚共事时,曾经意欲聘此女为其爱子严世蕃作媳妇,可是,冯尚书早就看出此事,告之于夫人张氏依计行事,最终令严嵩没有得逞。这主要是严嵩后来变为奸佞之徒、口碑不好之故。可见,顾景星的祖母、祖父是难得的一对才貌双全之佳偶。因而,顾景星少时每每出行,乡人都惊为玉人!都是将他与他的祖父顾大训并论。难怪乎,他自己也曾自譬史上著名的美男子卫叔宝。可知,人类优生学的良好遗传基因组合,谁也不可否认。宝玉和景星貌美如同爷爷,二同也。
这就说明张道士对贾母夸奖宝玉和贾母在张道士面前夸奖宝玉,系出自顾氏家事,即顾景星儿时故事。至于“荣国公”,这并不是说书中的荣国公就是以作者的曾祖父为原型,只是作者将他小时候乡人将其比附他的曾祖和祖父的故事移植到书中罢了。这一切都说明“生得好皮囊”的贾宝玉,与众人“争夸眉目好”的顾景星同是美少年。而且,他们“形容身段,言谈举动”,都像各自的祖父,乃至曾祖父。
第二,他们同是“腹内原来草莽”、“愚顽怕读文章”之人,但又是
属于才高过人之列。
按:草莽,指杂草;也指偏僻的乡间或落后愚昧之地。泛指草野、民间,与“朝廷”、“廊庙”相对。语出《左传·昭公十二年》:“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为楚王典故,也用作谦辞,比喻平庸,轻贱。所谓“腹内原来草莽”,是说他肚子里没有儒家那套仕途经济学问,意思是说他是个“草包”。这主要是古人视做官与否作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的一竿标尺,而顾景星一生未作官,鄙视“仕途经济”,隐居乡里,像他的祖父那样涉猎广泛,平素日所学的东西,除经史百家外,还包括稗官野史传奇戏曲之类。可是,这在封建主流社会看来,他肚子里的东西就是属于“草莽”。“愚顽怕读文章”与“腹内原来草莽”互相映照,是说贾宝玉少时对封建统治阶级奉为金科玉律的儒家经典,也就是对猎取功名利禄的敲门砖的八股文毫无兴趣。贾宝玉反对孔孟之道、程朱理学,不喜欢读书,尤其是厌恶八股文,是一个从内心鄙视和抵触功名利禄的人物。书中写到黛玉亦常听得母亲说过,二舅母生的有个表兄,顽劣异常,极恶读书。按照贾宝玉的这些个性特征,无一不是源于顾景星。说贾宝玉不爱读书,顽劣异常源于顾景星是有根据的,如《六悔·有序》(六悔者,轻读书,妄作文,不力田,泛言贫,医则味(未),道未闻也。昔人望诗人救之意云尔。虽然终焉,于道奚有。癸亥闰六月四日倚榻书)其中有诗句云:“总角误受经,鲁莽老始悔”(《白茅堂集》卷第页)从《六悔》一诗可以窥见顾景星的少时的个性风貌,是一个“轻读书,妄作文”之人。
按,总角,指的是古代从十岁开始,也即未成年的人把头发扎成髻,借指童年。“受经”,是指从师学经,即学习四书五经之类。“总角误受经,鲁莽老始悔”,是指他童年时因调歪顽劣和贪玩耽误了受经,老来才感叹到少时的鲁莽。古代文人鲜有如此写自己的少年时代。可是书中这位“顽劣异常,极恶读书”的贾宝玉,如何不是一位“总角误受经”的少年顾景星呢?顾景星八九岁时便从一代才女、有“女圣”之称的姑妈和姐姐顾椐学习经史,尽管贪玩,但由于他聪慧超于常人,一学便能融会贯通,而不是像别人读死书,加之他的知识面较宽,博古通今,尤其是精通中国历史,明代以前的二十三史早已被他读的滚瓜烂熟,故每次考试必取第一,这从他早年所撰系列文章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可以看出其所学之博。顾景星曾经豪迈地自夸少时的故事说:“八叉矜易就,七步诩何为!”(同上,《白茅堂集》卷之六)所谓“八叉”,即温八叉。典出《北梦琐言》。说温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所以后人称其为“温八叉”。而“七步”则是众人皆知的曹子建七步成诗典故。能将温庭筠、曹子建来比附自己少时的人,可知他的才气何其高哉!书中的贾宝玉尽管轻视读四书五经,但是,他的才学可以说是他的父亲及众门客所不及的,从“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以及第一百十九回“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皇恩贾家延世泽”回目里的“中乡魁”可知矣。所谓“中乡魁”,即应该是指他乡试中第一。然而,作者为了迷惑人,却在正文中说他中的是第七名举人。看似与回目“中乡魁”相矛盾,但是,若是了解顾景星生平,则一点也不矛盾。因为,作者隐含的是他参加南明七省流寓贡生试取第一的故事。即将“第七名”隐喻“七省”,“中乡魁”即隐喻取第一。就是说,贾宝玉少时不喜欢读应制之书,而又是属于高才之列,且一参加考试便能夺魁,与顾景星形似一人。
第三,他们同是“富贵不知乐业”、“潦倒不通庶(世)务”和晚景“贫穷难耐凄凉”之人。书中的贾宝玉厌恶科举,鄙弃功名利禄。如第七十八回贾宝玉为写一篇《芙蓉女儿诔》,想道:“奈今人全惑于功名二字,尚古之风一洗皆尽,恐不合时宜,于功名有碍之故。我又不希罕那功名”等语,以及后来贾宝玉在家人的胁迫下参加乡试夺魁,他不为功名所动,最终弃家为僧。按:“富贵不知乐业”,是说贾宝玉不知道继承“祖业”,也即光宗耀祖的科举业。顾景星在崇祯乙卯乡试时,原本考中的是第一,只因其有意或无意间犯了主考官的名讳而最终被列为副榜。而且,在上文所言他参加南明七省流寓贡生试,当他被取第一授福州推官后,可他以侍奉父母为名毅然辞官回到昆山。满清定鼎后,更是屡召屡辞。例如,他在康熙己未参加博学宏词科辞归之时,在《诸子旗亭筵别》诗中吟有:“各保金石志,敢轻缨与簪。”(《白茅堂集》卷十八)。可见明遗民顾景星轻视做官如此!我们从其晚年刻有一枚“再登人主殿,三却进贤冠”的篆刻印章,也可以窥见此人胸臆。可见,贾宝玉在中乡魁后毅然出家,显然有隐明亡后诸多汉人士子不愿效劳满清而出家为僧、为道之意。贾宝玉如何不是顾景星崇尚的“大侠委弃称佛仙”而不仕清廷的一代大侠士呢?只是作者写得含蓄而已。不难想见,他是借《红楼梦》一书在嘲讽那些仕清文人。如此一个有官不做,有荣华富贵不享,这也是作者为何将有自己影子的贾宝玉写成是一个“富贵不知乐业”之人。因此,作者在《红楼梦》一书中尖锐地讽刺那些热衷功名的人是“沽名钓誉之徒”、“国贼禄鬼之流”。而“潦倒不通世务”、“贫穷难耐凄凉”二句,应该是指贾宝玉中、晚年时的境况,而不是指少年的贾宝玉。只是作者在书中将老年贾宝玉穷愁潦倒景况隐去未写罢了。按照贾府败落后宝玉必有一段困苦不堪的生活经历,这应该是每个学者都能看得出来的。按照书中的描述,贾宝玉不仅是“潦倒不通世务”、“贫穷难耐凄凉”,而且,还是一位自叹终生“一事无成”的大忙人,故作者在开端就向读者真诚地告白:这个贾宝玉是一个“半生潦倒”、“风尘碌碌,一事无成”之辈,他的居所是“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甲戌本)。谁都知道,这些特征是北方所没有的,而只能是南方的建筑和物器。如顾景星所居的白茅堂即是“茅椽蓬牖”的建筑,而日常坐卧之具为“绳床瓦灶”。如《烛下留镇江钟惠中》:“今宵投辖亦何意,醉倒绳床即避秦。”(《白茅堂集》卷十一)所谓绳床,今也称绷床,即运用棕榈树上的棕榈毛编制而成的床,可坐可卧。旧时蕲州地区以生产棕榈著称,绳床、坐垫、蓑衣多以棕榈毛制成。可见,其坐卧的绳床,乃作者家里最寻常的睡具了。“瓦灶”,在楚蕲方言中俗称的“缸灶”,泛称“瓦灶”,为昔日蕲州管窑(今蕲春管窑镇)所产。明清时期,长江中下游的大江南北两岸一带千里地方多时兴这种节省柴火的灶具,且产地多为蕲州管窑陶器工场。可知,《红楼梦》作者的这种贫穷经历系出自其本人故事。他们一家自从崇祯癸未张献忠屠蕲城时起,其个人更是命如转蓬。明亡后,由于清廷屡召不仕,以致穷愁潦倒,苦不堪言,几乎都是靠朋友接济。已知的有徐惺给他送衣服、送碳,还用船给他送大米;施愚山给他送酒钱、做蚊帐等;至于其外甥曹寅偶尔也会给他送“杖头钱”的事。如《梅卧》:“科头惊老罢,谋口尚依人。”其在《复徐方伯》信的《附呈》中有过一段详细地描述:
顺治六年,丁母忧。扶柩还蕲,严亲亦逝。贫苦流连,奔走乞食,家无坟典,腹匪书橱。心已瘁于饥寒,力不遑于占毕……(同上,卷四十二第391、392页)
按:“贫苦流连,奔走乞食”,这就说明,他的中、晚年是极端穷困的。一个人到了向他人乞食的地步,可见到了何等贫困的程度!按照甲戌本第六回正文开头“标题诗”:“朝扣富儿门,富儿犹未足”,貌似是写刘姥姥为生计忍耻求助于贾府借贷,实则是隐写他自己有过“朝扣富儿门”的故事。所谓“贾雨村言”,即假托村妇的俗话骂出或说出之意。“朝叩”句典出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诗原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而顾景星《杂感》有诗句:“庄周与陶潜,千古号达生。或乞监河食,或叩富儿门。”(《白茅堂集》卷之八)监河食,典出《庄子·外物》中的“涸辙之鲋”故事。说的是庄周家境贫寒,就找监河的官去借粮。监河官说:“好,我将要得到封地的租金,那时我借给你三百钱,可以么?”庄周就用在干涸了的车辙沟里的鲫鱼打比方,比喻处于极度窘困境地、亟待救援的人。讽刺达官贵人漠视穷人的苦难。如《西窗》诗云:
人道狂夫老尚狂,不知狂老最悲凉。飞书屡责监河粟,得酒还胜辟谷方。花落杜鹃啼翠蔼,雨余土鸭乱方塘。闲谈往事深杯送,坐稳西窗八尺床。(同上,卷十七第6页)
这说明他有过庄子这样历史上的著名达人乞食于人的经历,只是作者采取曲笔而已。又如《十月七日晴暖百花正放,与儿辈拈得十四寒,偶拟天池体得百二十四句》有诗句:“紫荆冷落谁题凤?宾客来述想伏鸾。”(《白茅堂集》卷二十五)故作者在书中还描写了一个具有雄才大略而晚景凄凉的“凡鸟偏从末
世来”的王熙凤。如此可知贾宝玉“贫穷难耐凄凉”,抑或是擅长“齐家”(治国)之才的王熙凤,实乃顾景星中、晚年穷困生活的真实写照。
“不通世(一作庶)务”,是说贾宝玉在结交或应酬官僚、遵守礼教等方面一概不通,不符合封建正统的要求。顾景星一生不善于阿谀奉承,吹牛拍马,反而,是一朵美丽得令人喜爱,但又是一朵令人敬畏而戳手的“玫瑰花”,书中探春形象的塑造,或有寓焉。因此,与他相交的高官友人,无一不是勤政爱民、务实廉洁的清官。如明末清初时期从黄州府为官后直线上升的龚鼎孳、于成龙、徐惺、宋荦等。因为,顾景星素来极端厌恶那些无所作为而又鱼肉百姓的庸官、贪官,更不会与庸官、贪官为伍。这也是作者将贾宝玉写成不喜结交贪桩枉法、草菅人命的贾雨村之流缘故,意在此也。以致他对有丝毫过失的友人,动辄吟诗予以讽刺,所以,他的一些高官友人从不敢因其话中带讽刺而怠慢他、疏远他。相反,对他敬爱有加。也因此同他交往的官员多青云直上、官运亨通,当与他平素日的讽刺、告诫和褒奖宣传有关。可知这位白衣隐士顾景星的话,在当时的社会上具有何等影响力!乃至当朝天子以得到顾黄公这样的逸士高人片言只语的褒奖为荣。论理说,顾景星的诗对于当时清廷多有冲突,之所以康熙帝未杀他,是因为他的诗作多采取春秋笔法,以含蓄蕴藉闻名于当时。尤其是他在众多明遗民当中算得上是一位极具影响力的人物,若清廷杀顾景星,惟恐激起天下汉人士子公愤,故他未能因写诗得祸,而他的好友方杜茶村便曾因文字得祸。还有,他又是一个非常注重客观实际的人。如《述忧二首》中有诗句:“人言政不修,天心怒掊克。”“帝德胡不明,人言未为得。”(《白茅堂集》卷十六)从此诗句中可以看出,他对于清廷皇帝在德政上的大胆质疑毫不留情面,甚至说是全盘否定。谁人有如此胆量?惟有顾景星!而书中的贾宝玉也是一个注重客观的人,好则好,不好则不好,如其多次吟诗,屡屡在蘅芜君和潇湘妃子面前甘拜下风。就是说,作者将贾宝玉写成在结交或应酬官僚、遵守礼教等方面一概不通,也是从他个人性格中来的。
第四,他们同是“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之人。贾宝玉对封建礼教的反抗精神,也集中体现在这两句话里,他最主要最可贵的性格,也就在于此。按:所谓偏僻,是指个人行为偏激固执;乖张,则是性情有些古怪。这里说宝玉言行违背社会伦理,不合儒家的中庸之道。书中的贾宝玉,是一个对封建正统思想不满,具有反抗精神、追求自由的士子。而生活中的贾宝玉的原型顾景星,便是属于封建时代“大逆不道”一类的人。因为,他素来有离经叛道的个性,他的观点往往多与常人看法有异。如其在《述忧二首》有诗句云:“忧国非布衣,布衣耻忧国。”(《白茅堂集》卷十六)他的意思是说,为国家担忧的不是老百姓,而应该是那些拿着朝廷俸禄的官僚应该考虑的事情。乍看起来,这两句诗似乎是与他的昆山同宗顾炎武的经典名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意思有些抵牾,但是,这并不等于说他不“忧国”,言外之意是说国家真正到了让老百姓担忧的时候就有些晚了。他比常人看问题要更加超前,就像作者在书中关于“文死战,武死谏”的一段论述,其见解有违常人。能说出“忧国非布衣,布衣耻忧国”一番论述者,方能写出“文死战,武死谏”的一段妙语。顾景星还在《小像自赞》中说:
而于古人,摉瑕剔疵,惟恐弗获”“读书鱼猎,未尝专门,学博而不精,文驳而不纯,跌宕经史,脱略公卿,以誉为辱,以毁为荣者邪。(同上,卷四十三第399页)   
顾景星少时便敢于对古人“摉瑕剔疵”,“以誉为辱,以毁为荣”,如此行为举止怪异,见解独特,这与明代李卓吾的叛逆性格,以及在《藏书》、《续藏书》等著作中敢于挑战传统儒家学说,而客观地臧否历史人物的性格是何其相似!他的思想自然也像李贽一样,被封建统治阶级视为“异端”。而这种“异端”思想又是从李贽忧国忧民的民本思想而来。如《留别徐公子星》有诗句:“发缘忧国白,狂任众人嗤。”(《白茅堂集》卷之十八)是说他头发白的缘故是由于忧国,疏狂一任众人讥笑。明亡后,顾景星屡召不仕,这样一个有官不做,甘于淡泊清贫,也不愿接受清廷的施舍!如此之人,能不称得上是乖张古怪么?又如何不是“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呢?由此可知,顾景星也好,贾宝玉也罢,他们同为“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的狂人。而能写出此语者,非明末清初时期极具“异端”思想,以及对于故国大明的“情根”难以斩断的叛逆者顾景星不可为!
第五,他们同是“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之人。而且,他们又同是风流豪迈,嗜酒如命之人。可是,贾宝玉的这些怪异的举动,无一不是源于顾景星的故国情结。
按:“无故寻愁觅恨”,若按照书中“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有如此之多的美女和才女像众星捧月一般的贾宝玉,似乎有些讲不通。因为,他若想见他心仪的林妹妹,时刻都可以见,何来“无故寻愁觅恨”呢?可是,若将贾宝玉放在一个特定年代,也即将他放在经历过铭心刻骨的明亡这场大灾难之中,则一切令人恍然大悟。否则,他何以无端地“寻愁觅恨”呢?这从贾宝玉与红楼诸艳吟春灯谜诗多悲哀之音可以看出。可见,书中贾宝玉的命运与作者经历丧乱,也即屠城避难和明亡有关,乃至与天灾有关。当然,寻愁觅恨的重心在于明亡。如《龚公招登孝侯台…》诗云:
伤心故国高楼夜,对语寒花漫草中。莫唱隔江商女曲,暮烟何处六朝宫?(同上,卷之九第687页)
此诗写于明亡后他受感恩知己龚鼎孳之邀再游金陵招登孝侯台之时。诗中所透露出对于故国兴亡之感的意蕴可见。《樊海逋参军话旧》有诗句:“莫话江东事,还堪泪满衣。”《白茅堂集》卷十一)《付愿云禅师寄吴梅村》:“伤心南渡事,莫赋永和宫。”(《白茅堂集》卷十四)《春色》:“新诗成枕上,旧恨满花前。”(白茅堂集)卷十七)《中秋病起侍大人率诸孙拜月》有诗句:“恐照白衣红袖泣,不堪锦字翠眉颦。”(《白茅堂集》卷之十)我们从喜着素衣、居“雪洞”的薛宝钗和蹙眉的颦儿林黛玉两形象可见矣。如《太息》:“夫子亦何欢?浮生空自伤。”(《白茅堂集》卷二十六)《梦醒》:“梦里惜年少,醒来暗自流。乱离驱我老,江草换春愁。”(《白茅堂集》卷十二)《梦后》:“少年心事不知愁,把酒看花醉即休。不道年来苦憔悴,吾多惆怅五更头。”(《白茅堂集》卷十三)在《白茅堂集》里,此类浮生“寻愁觅恨”“空自伤”的诗作,简直如恒河沙数,说明顾景星的记忆中有太多的旧恨新愁难以消除,因而,他将贾宝玉写成一个“无故寻愁觅恨”之人。然而,这一切又都是建立于作者在明亡前后所经历过屠城、明亡等一系列触目惊心的大事件上,以及加上天灾带来的生活拮据。如甲戌本书中“盐焗枸杞芽儿”、“荷叶尖儿汤”的故事,在顾景星《野菜赞四十四首》中也能找到答案。就是说,书中的“寻愁觅恨”的贾宝玉和“颦儿”等形象的塑造不是偶然的,而是顾景星夫妻对于明亡、对于天灾所带来的生活拮据一番感慨。正如作者在第一回所言“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能写出此语者,他只能是经历过悲欢离合、兴衰际遇,以及食过草根野蔬这样的明遗老顾景星。
自古以来,一个极具创造力的大才子,大都是属于豪放不羁和不拘礼法的疏狂个性之列,这似乎是一个通例。且这样类型的人,多为旷达狂放,如庄子、屈原、嵇康、阮籍、李白、唐寅、李贽等,就属于这样类型的狂人,尤其是他们中若遭受过乱离或异代鼎革的现实,都有一腔儒家的济世情怀,往往体现出他们具有对于新朝采取不合作态度这样一个共同的特征,故只好以借酒浇愁的疏狂来打发时光。顾景星生活于明末清初这样的一个历史大动荡时期,自少有济世之才的他,自诩为管(仲)、葛(诸葛亮),甚至自譬前生是黄石公一流人物。及长,经历过明亡的他,深受魏晋间阮籍、嵇康、陶潜等人的影响,以遁世逃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史上这类放荡不羁的人物,往往又多与酒结缘,也就成为他们借酒浇愁愁更愁,以及诗文创作灵感的源泉。如《赠盱眙邓山人》:“常醉山公酒,能吟阮藉诗。”(《白茅堂集》卷之五),《阮嗣宗咏怀诗注自序》:“籍以世乱逃于酒,为放诞之行礼法士,疾恶如仇……”(《白茅堂集》卷十七)《答庐陵赵国子原韵二首》:“阮籍不狂人不识,坐中白眼最分明。”(《白茅堂集》卷四十三)《潘江如(陆)出示时贤诗》:“百鬲已付石头瀬,四本谁掷嵇康墙?”(《白茅堂集》卷十一)这些都体现了顾景星崇尚阮籍、嵇康疏狂的个性。又如《李因兄…》有诗句“笑傲看谁敌?疏狂老未休。”(《白茅堂集》卷二十三)又如《坚儒》:“江湖一坚儒,贫贱老狂夫。六十无闻见,行藏敢漫诬。”“性因宜草泽,梦不到金门。”(《白茅堂集》卷之十九)
按:此诗写于康熙己未赴京参加博学鸿儒科之时。行藏,指一个人的行止。漫诬,虚妄夸诞。漫,通谩。此处是说他敢于毁谤、谩骂的意思。金门,即帝都。他性宜草泽,甘当隐士,做梦从未梦到帝都。史载考试时间为三月朔,康熙帝赐坐、赐茶、赐馔,顾景星被授检讨,但他还是托病辞官还乡。他是一位行为疏狂放诞、拒不仕清的东方大隐。俨然是阮籍、嵇康一流人物。可知顾景星非但嗜酒如命,而且大有魏晋士人遗风,真乃风流豪迈的狂狷之士!再举一个例子。有一次,他在杭州友人丁勖庵的家里饮酒,饮至兴致处,狂呼大叫,令丁家一童子受到惊吓,以致头触屏风,幸而抢救及时而无大碍。而书中贾宝玉也是一个嗜酒如命之人,兴致时也发狂,故作者说贾宝玉“有时似傻如狂”!显而易见,也是将贾宝玉写成嵇康、阮籍,尤其是像顾景星本人这样不愿意效劳新朝的疏狂之态的文人形象。
第六,他们同是“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之人。这句话是说贾宝玉是天下最无能,古往今来没有再不肖的了。意思是不听从封建统治者对他循规蹈矩的要求,所以在常人眼中,贾宝玉是属于“无能”、“不肖”之类,而且是天下第一。
按:不肖,即逆子,指不像祖先的子孙。作者为何在总结宝玉的词作里,将有他本人影子的贾宝玉说成是“古今不肖无双”呢?简直令人不可思议!举例来说,我国古代最讲究避讳,君王或尊亲、师长为了显示威严,规定人们在日常说话中避免直呼其名,在行文中也避免直书其名,而以别的字相代替,或写成缺点少捺。如果犯了,那就是叫犯讳。如林黛玉读书时遇到与她母亲的名字“敏”,往往采取缺撇少捺,或索性读别音。而顾景星就是这样的“古今不肖无双”的子孙。例如,明崇祯十二年(1639)己卯,他参加了由江西人万元吉主考的乡试,根据试卷他毫无悬念地获得了第一,但是,就因为犯老师名讳而被列入副榜。要知道古代科举考试,考生以主考官门生自居,而相应地称主考官为恩师。那么,顾景星如何不知道避恩师之名讳呢?是他的粗心么?不是,窃以为反而极有可能是故意为之。在科举时代犯考官名讳的事也是有的,但是,大多是疏忽大意造成的,像顾景星刻意犯讳的事恐怕是较少见到的。因为,他平素日作诗,就连他的父亲,乃至祖上名讳也从来不避,这就是他的个性!如他的父亲名天锡,可是,他在平时作诗文屡屡出现“锡”字,如《莲池》:“远公飞锡大江边,偏向风巅种白莲”(《白茅堂集》卷二十六),又如《祭李太淑人文》:“帝用锡之裘马”(《白茅堂集》卷四十),而在《红楼梦》书中第十八回贾妃省亲时贾政的《上贾妃启》中有“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之语;顾瑛是他的先祖一个名字,书里开篇特地来个“神瑛侍者”;其高祖名敦,书中来个“贾敦”;其曾祖父名阙,号桂岩,而《书募簰埠桥册子》:“神鞭鞭石石流血,谁能驱石补天阙”(《白茅堂集》卷十一),书中却来个“甄应嘉蒙恩还玉阙”,且有“素女约于桂岩”之语;其祖父名大训,书中来个“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以《白茅堂集》诗文而论,这种不避家讳的例子,可谓数不胜数。这些都是他不避师讳、家讳的最好例证。之所以他不避家讳,或许还有另一大原因,那就是他们顾家的人取名,多与皇帝、天道或星象有关,出门头顶蓝天,脚踏大地,如何能避开呢?尤其是在那漫长的农耕社会里,人们见面开口说话时,便要说到天气如何如何,因而,顾景星只好忤逆不避家讳。这恐怕是他小时就形成了不避家讳的习惯。要知道,在封建时代,一个学生或儿子不避老师或父亲、祖上名讳,那可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可以说是极少见到的。然而,生活中的顾景星就是不讲究“这个”。
还有,顾景星出生于一个理学世家,自然他幼时对父亲、姑姑他们处处以理学世家的戒条来约束他,当然有些不满,产生叛逆性格乃必然,如此遭骂挨打的事当然是不可避免的。根据顾景星自己所透露的,他自幼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被乡人称作顽劣的孩童,用书中所用楚蕲方言称之,叫作“调歪”,而且是属于特别“调歪”的那种。正因为如此,他在怀念岳父萧将军诗里,吟道“苦爱清狂顾野王”!即便是他的第三子昌儿,也在《皇清征君前授参军顾公黄翁府君行略》结尾处评述道:
府君天性肫挚,与物无竞。虽横逆,终无怒詈。暮年语及君父,盖未尝不呜咽沾巾……(同上,卷前《行述》第636页)
按:“天性肫挚”,是说他的父亲是一位天性真挚诚恳的人;“与物无竞”,则是指与世无争。而接着的“虽横逆”三字则有违常情了。天下有谁个儿子在父亲死后的行状里这样评价呢?父亲横逆轮到作儿子说么?不说绝无仅有,至少极为罕见。顾昌写此语想要告诉读者的是什么?难道不是要告诉人们书中这个“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的贾宝玉,便是他的父亲顾黄公先生以其自身为雏形的么?否则,顾昌为何写上如此忤逆之语。从中可以看出顾景星少时顽劣横逆超过普通孩子。所以,作者在《西江月二首》之二的结尾处,向富贵子弟发出警示:“寄言纨袴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
第七,作者在《西江月》二首之外,还赋予体现贾宝玉叛逆性格中的另一特征,那就是他“最喜在内帏厮混”。书中大观园的女儿,几乎都备受贾宝玉的宠爱,同时,他也备受众女儿的百般宠爱。非但他不好好读四书五经,同大观园里的姊妹们在酒席上吟诗行令,或口占、或限韵、或联诗。甚至还与优伶、妓女一起唱曲。而这些也是有本事可索的故事。
谁都知道,在我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上层建筑作出了一个有违人性的硬性规定,那就是规定“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等扭曲人性的封建伪道学教条。几千年来,男女在一起是不可以有拉手等肌肤之亲。贾宝玉与这群女孩子亲密得有些过头了,如果按照封建教条,贾宝玉的怪异举动有违封建道德的常理。可是,顾景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哪!如《五十二句志感》:“大家教曲礼,小婢诵新词。”(《白茅堂集》卷六)《送练三往浠川》(冬日)诗句:“年少误诗书,壮志销蛾眉。”(《白茅堂集》卷十一)蛾眉,即美女,“壮志销蛾眉”,就是说他一生将少时豪壮的志愿销毁在一帮美女身上。又如《鄞令席上赠营妓》:“谢卿白玉手,高举黄金杯。低头有底意,脉脉两眉开。”(《白茅堂集》卷七)尽管顾景星喜欢女孩子,追求真性情,但是,他又不是一见到美女就会失去理智而胡来的公子哥儿,而是充分尊重她们,呵护她们,堪称中华民族个性觉醒的先驱,书中的贾宝玉亦如此。如《杂记·闲色》载:
先妣尝云:“汝父在吾家尚未婚时,左右侍婢十余,皆有色技,汝父每饮,必征歌尽兴,数年而从不及乱。汝外祖恒叹为异人……(《耳提录》第44页)
从萧瑜生给第三子昌所讲述的故事中,可知顾景星年青时在苏州的岳父府邸里,成天与一堆能歌善舞的侍婢美女在一起饮酒征歌,以尽兴为止,而且,数年从不乱性,真个是令柳下惠亦汗颜哪!以致被她的父亲常常叹为异人。若是乱性,那太庸俗了,岂是君子所为!如此一位风流豪迈、坐怀不乱的儒雅文人,这在旧时难能可贵,即便是今天也是难得的。书中“最喜在内帏厮混”的贾宝玉,每喝酒,必须有美女联句,乃至有优伶或妓女唱曲助兴。可见,贾宝玉是一位像顾景星一样的情种,乃至情圣。他们二人生平个性两相比较,几乎毫发不爽。非偶然耶!
第八,他们的爱情双方都与“玉”有关。作者在对待宝黛钗爱情或婚姻上,除赋予有政治意蕴,也即虚拟的一面外,还有真实的一面,那就是展示他们对爱情的执著追求和自由向往。虽然作者以爱情题材作幌子来掩盖一个赤裸裸的政治主题,其中隐含有汉民族士人浓厚的民族主义情怀色彩,但是,并不排斥诸多红学大家所言的兼有反封建的主题。顾景星不愧是一代高才!活生生的一个狂放多情、风流豪迈的公子哥儿。可见,贾宝玉与顾景星都是典型的性情中人。倘若他们要是生在今天,自然也是众多女孩子所追求的偶像人物。书中贾宝玉与一般的贵族公子哥儿的放荡生活,有着明显的区别:他追求风月诗酒,而又对爱情的执著、坚贞,他对女性的尊重、特别是对奴婢的态度,具有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萌芽和“人性觉醒”的意味,这无疑是对等级森严的封建思想的公开宣战。而其中他们的爱情双方当事人有一个最显著的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双双男女的名字或号都与玉有关。自称琼玉的顾景星与爱妻萧瑜生如此,即便是顾景星与初恋情人卞梦珏亦如此!卞梦珏,为晚明金陵卞楚玉(琳)女,母吴岩子(山)亦为著名才女。顾、卞二人曾经在美丽的西子湖畔有过一段浪漫的“杵臼是求”的爱情故事。只因后来人事错迕,阴差阳错,顾景星与其失之交臂,最终却娶驻守苏州的扬州人萧将军之女萧瑜生为妻,而卞梦珏则嫁给扬州的才子、孝廉刘师俊,以致卞梦珏婚后郁郁寡欢而早卒。顾景星老来依然对这段情史不胜眷恋,并且作诗怀念与卞梦珏相处的那段美好时光。什么叫“珏”?《说文》:“二玉相合为一珏。徐铠曰:‘双玉曰珏。’”也就是指合在一起的两块玉。而萧瑜生、卞梦珏她们的名字与顾景星自号琼玉均与玉有关哪!此二女子,可以说是顾景星一生中至爱的两个女人,无论是萧瑜生,还是卞梦珏,都与他合成一珏。即便是萧、卞两位女子,也无异于是合在他心中的两块玉(珏)。而书中的情侣宝玉、黛玉的名字同样也是如此!由此看来,启发作者创作“二玉”爱情的灵感,当来源于他的本事。
第九,宝玉出家与赐封“文妙真人”,也应该与顾景星自身故事有关。顾景星自号后玉山居士和玉山道人,俨然维摩诘顾阿瑛一样的在家僧。甚至不排除他有过在明亡后出家为僧的念头,或许碍语其严父训诫而最终作罢。
书中宝玉出家后,被当朝天子封为“文妙真人”,与作者的才华大有关联。因为,能写出如此典雅的华章美文《红楼梦》,又如何不可以说成是“文妙”呢?最直接的证据是顾景星死后被乡达李炳然等私拟谥号为“文靖”。按,文者,堪称《红楼梦》也;靖者,安也,即祈盼《红楼梦》日后久而久之平安无事之意。按《黄公说字》云:
靖,《说文》在立部,立竫也……按,立竫,犹立安也。《说文》:“竫,亭女也。亦音静。”《吕览》曰:“竫,立安坐是也。”借为安治。《周书》:“嘉靖殷邦。”(《四库全书》经部第二〇二册《黄公说字》第538页)
试想,有多少人死后拟如此谥号?可知,其乡达友人替他所私拟谥号“文靖”,有祈盼未来《红楼梦》一书能平安地避开文网之意。可见,这是从有作者影子的贾宝玉被御封“文妙真人”衍生而来。
终上所述,贾宝玉少时不喜欢读书的叛逆性格,以及种种超出常人的疏狂性格特征,无一不是来源于顾景星。可以说,二人外貌丰神逼肖,性格亦形似一人。可见,贾宝玉这一形象是以作者自身为原形的。或者说,贾宝玉乃顾景星的影子。从而更进一步地说明顾景星为《红楼梦》的作者,应该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