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82|回复: 0

红楼诸艳——顾景星夫妻的影子(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诸艳——顾景星夫妻的影子(2)
作者:王巧林
(二)林黛玉形象来源简析。
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宝玉曾经送她一个绰号“颦颦”(颦儿),大家戏谑她是“病西施”。可谓她是《红楼梦》中的头号女主角,被列为金陵十二钗之首。为四大家族贾家第四代贾敏与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之女,宝玉的姑表妹,贾母的亲外孙女。她幼年丧母,体弱多病,红颜薄命身世可怜。黛玉聪慧无比,琴棋诗画样样俱佳,尤其诗作更是在大观园中冠压群芳。是《红楼梦》里一位富有诗意美和理想色彩的悲剧形象。几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为她的悲剧命运洒下同情之泪,亦为她的艺术魅力心醉神迷。可见,这一艺术形象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是何其之大。
其实,林黛玉这一形象,是一个集合体。她像贾宝玉、薛宝钗等人一样,更是一个颇为复杂的一个人物形象,而不是像当今红学家所言的仅仅是一个多愁善感而好哭的贵族小姐。非但她有千古忠臣的影子,有明遗民楚人顾景星的影子,有明亡的影子,同时,更多的则是有顾景星妻子萧瑜生的影子。
说林黛玉有忠臣的影子,是因为“林”字,乃荆楚之“楚”的一个形象化的简称,意指楚人。我国古代有两个著名忠臣,他们是“亘古第一忠臣”比干与楚人“第一忠臣”卞和。楚人卞和的故事,便是贾宝玉名字的来源,而比干的故事则是林黛玉林姓的来源。比干,子姓,沫邑人(今卫辉市北)。生于殷武乙丙子之七祀(公元前1125年夏历四月初四日),卒于公元前1063年。比干一生忠君爱国,倡导“民本清议,士志于道。”为殷商贵族商王太丁之子。他幼年聪慧,勤奋好学,20岁就以太师高位辅佐帝乙,又受托孤重辅帝辛。从政40多年,主张减轻赋税徭股,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提倡冶炼铸造,富国强兵。比干是殷帝丁的次子,帝乙的弟弟,帝辛(即纣王)的叔父,官少师(丞相)。受其兄帝乙的嘱托,忠心辅佐侄儿——幼主纣王。商末纣王帝辛暴虐荒淫,横征暴敛,比干叹曰:“主过不谏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过则谏不用则死,忠之至也”。遂至摘星楼强谏三日不去。纣问何以自恃,比干曰:“恃善行仁义所以自恃”。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信有诸乎?”遂杀比干剖视其心,终年(公元前1063年)63岁。比 干夫人妫氏甫孕三月,恐祸及,逃出朝歌,于长林石室之中而生男,名坚(幼名泉)。后来周武王封比干留下铜盘铭:封轩辕王子比干垄,上报天神,下报地神。垄,即国神之意。屈原在《七谏·沉江》中吟道:“修往古以行恩兮,封比干之丘垄。”并赐其后代为林姓,故其子为林坚,传为比干之子林坚便是林姓始祖。顾景星在《红楼梦》中以“心比比干多一窍”来形容林黛玉。作者为何如此形容林黛玉呢?自然与顾景星忠心耿耿给南明弘光帝所上《敬呈四事疏》而未被采纳有关。此所谓林黛玉取林姓,乃大明忠臣顾景星影子之本也。
我国历史进入北宋时期,出现著名的隐士“三林”,并非偶然。“三林”者,一是隐居于杭州的有“梅妻鹤子”之誉的林和靖,其有诗句云“月明林下美人来”;二是隐居《红楼梦》作者顾景星的故乡蕲州,也即当时江西诗派著名的代表人物林敏功、林敏修兄弟。顾景星曾经作有《咏三隐》诗,其中就有“二林”。可知,自称“山林老宾客”的顾景星,将黛玉取“林”姓,当有隐士之意。
说林黛玉有顾景星的影子,这在书中描写较多。如第三回写到: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
按:嫡亲孙女,犹言嫡亲孙子,顾景星寓焉。我在《贾母原型考辨》一文里,考证出贾母的原型,为顾家的假母,也即景星的姑妈刘贞节。那么,贾母的“外孙女”,当时孙子贾宝玉的委婉写法,只不过是作者将贾宝玉分离出一个林黛玉罢了。
说林黛玉有明亡的影子,道理在于她死后宝玉便当和尚去了。明亡后的一些热爱故国大明的士子,多弃家为僧、为道,或有寓焉。如第三十回黛玉道:“我死了呢?”宝玉道:“你死了,我作和尚。”死者,亡也。“你死了”,意即明亡。“我做和尚去”,即明亡了,我们这些士子当和尚去!有不愿效劳夷狄满清之意。研究明亡清初历史的学者都知道,明亡后,诸多热爱故国的明遗民为僧为道,在顾景星的友人中,如方以智、蒋虎臣、陈惺、陈云兴等。另外,林黛玉幼年“丧母”,而其所丧之母名叫贾敏(家明),当然也是隐喻明亡了。我们从书中的贾宝玉因林黛玉之死而出家,由此可以看出林黛玉为明亡的影子,如此写法,实乃作者之曲笔。这主要是反映出作者对于明亡的感叹。而“黛玉葬花”情节的描写,则是明遗民对于故国灭亡的悲悼。林黛玉的《葬花吟》有诗句“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从这些诗句来看,如运用杜鹃啼血之典,就像绛珠草一样,自然是“心较比干多一窍”的忠臣隐士“林黛玉”为国亡而哭所流下的血泪。如有研究者说多愁善感的贵族小姐林黛玉,思想感情十分脆弱,其主要原因是未能理解林黛玉为何葬花,为何哀伤而泪尽,同时认为《葬花吟》中表现出只是林黛玉消极颓伤情绪的一面,而不知这是一个明末遗士在国家灭亡后所作的哀音。林黛玉的这类诗作,还有第七十回的《桃花行》,如“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不少研究者以为这首《桃花行》,是专为命薄如桃花的林黛玉的夭亡预作象征性的暗示。作者描写宝玉读这首诗的感受说:“宝玉看了,并不称赞,却滚下泪来,便知出自黛玉。”为什么会有葬花情节?林黛玉为何作此哀音?其葬花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殊不知自古以来楚人爱国是有传统的,从屈原、王昭君到蕲州的历代隐士或爱国志士。尤其是生于明末异代之际的顾景星,其爱国思想在其平生诗作中多有反应。如《花落》写道:
月月有花开,月月有花落。何事独伤春,多情自愁着。若使花开长不落,苍梧云结英媓活。君不见昨日之日非今朝,今世之世非前朝。兴亡自古有递代,繁华不久成萧条。金乌玉兔日西逝,东流之水长滔滔。物故必有新,有新必有故。隧道澌泉台沼开,骊山宫殿牛羊路。劝君花下日进觞,仙人示我不死方。团团九野鞭三光,六鳌跛足立清浅,麻姑绿发入秋霜。(《白茅堂集》卷二十四)
“何事独伤春,多情自愁着”,所谓“伤春”,无异于“惜春”,难道不是元(原)迎(应)叹(探)息(惜)么?因此,作者借林黛玉吟出“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作者字里行间道出一个历史规律,那就是“兴亡自古有递代,繁华不久成萧条”,这也是书中的王熙凤梦秦可卿临死之前托梦给她所说的一番话的意思。同时,也是为何作者在红书中设置有黛玉葬花的情节,以及那首催人泪下的著名《葬花吟》之故。又如顾景星的《赏落花》:“满城新绿悟春阑,树底殷红树上残。便可邀欢重把酒,一番开谢两般看。”(卷二十四)可见作者对花开花落有独特的理解,所谓“一番开谢两般看”,这与林黛玉感叹的”花谢花飞飞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的意境是何其相似!无论是感叹“花落”,还是“赏落花”,抑或是“花外斜阳凭吊处”,均体现出作者通过赏花,得到花有开有落、事有盛有衰之理,暗喻大清朝必然象大明王朝一样,最终必然走向灭亡的下场,此与《红楼梦》宗旨相合。就是说,惟有像顾景星饱经丧乱流离之苦的人,方能写出《葬花吟》。不难看出,黛玉葬花乃是作者借葬花来哀悼明亡!而不是某些学者所言是为了男女爱情。这也是作者有感当年阮大铖造春灯谜《桃花笑》而江南亡,继而明亡所作的一番感慨一样。
顾景星晚年,遂将其第三子昌收集到的部分诗作拟为《白茅堂集》。他与前湖北布政使、
居住于武昌的好友徐子星往来最为密切。无论是《红楼梦》,还是《白茅堂集》,徐子星当是最早的读者之一,于是,让徐子星先睹为快。请看《白茅堂集》卷二十四中附录徐惺《读黄公茅堂诗集》一诗:
我读茅堂诗,中夜起三叹。作者固不易,读者良亦难。
一读秋月明,再读秋风寒。秋月照人目,秋风摧肺肝。
想其落笔时,感慨来无端。何以抒离忧,愿言劝加餐。
五车既已毕,毋令心力殚。灼灼百卉荣,不如九畹兰。
鸿雁满天宇,安得平生欢?回头送飞鸟,策杖看林峦。
徐子星读罢《白茅堂诗集》,感慨万端,唏嘘不已。在他的眼中,顾景星的诗作若秋风胆寒,催人肺肝。“中夜起三叹”,似乎他读的不是《白茅堂集》,而是读的《红楼梦》中林黛玉系列诗作。“灼灼百卉荣,不如九畹兰”,似乎也是读到贾府“荣极必衰”的旨意,《葬花吟》中的“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桃花行》中“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片片落花,滴滴血泪啊!“秋月照人目,秋风摧肺肝”,则似乎是读了《代别离·秋窗风雨夕》中“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的诗句;“回头送飞鸟,策杖看林峦”,似乎是读到潇湘妃子《问菊》中的“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可见,徐子星对于一代东方大隐好友顾景星平生用血泪、愁思凝聚的诗作深有感慨!书中林黛玉的“柳絮词”,缠绵悱恻,优美感人,语多双关,句句似咏柳絮。字字实在写已,抒发了她身世的漂泊与对“爱情”绝望的悲叹与愤慨。尤其是她的“菊花诗”,连咏三首,艺压群芳,一举夺魁。她的诗不仅“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而且写得情景交融,菊人合一,充分而深刻地表达了自己的思想感情,就是说,林黛玉的高才像薛宝钗一样是来源于顾景星。其中“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等诗句,写出了一位具有高洁品格和灵魂极端痛苦的隐士形象,而非闺阁女子的感受。此外,像林黛玉的《桃花行》、《秋窗风雨夕》和《题帕诗》等,都寄寓着深意,诗如其人,感人至深,可以说,这些都是寄托着顾景星的生平感慨!
此外,顾景星对于故国的忠诚、人民的热爱,在清初明遗民当中也是出了名的。如《述忧二首》诗句:“忧国非布衣,布衣耻忧国。我本山中氓,生理托稼穑。丁年血泪尽,半百减精力。”(《白茅堂集》卷十六)还有对于人民疾苦的诗作。如《寡妇叹》、《流民》之类诗作。又如《前缓声歌》有诗句“登云衢与天无极,亶愿我人民千万岁。”(《白茅堂集》卷之二)这恐怕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喊出人民万岁之人吧?因此,他能塑造出一个“心较比干多一窍”的忠臣林黛玉来。顾景星平生咏史怀古的诗作极多,如《列女偶咏八首》,包括《钩弋夫人》、《文君》、《冯婕妤》、《明妃》、《张孔贵嫔》、《太真》、《冼夫人》、《花蕊夫人》等,如《明妃》诗云:“陈平奇计詒阏支,故画娥眉急解围。道是阴谋终报却,真成薄命有明妃。”(《白茅堂集》卷十一)林黛玉的《五美吟》,其实就是吟咏“五列女”。《五美吟》写的都是关于死亡或别离的内容,有的还涉及事败或者获罪被拘系,这难道是偶然的么?当然不是。可见,林黛玉有顾景星本人的影子,乃至众多热爱故国明遗民的影子。
顾景星的妻子名瑜生,姓萧。萧者,艾草也。《说文》:“萧,艾蒿也。”所谓艾蒿,即指蕲艾。《本草纲目》说:“近代惟汤阳者谓之北艾,四明者谓之海艾,自成化以来,则以蕲州(蕲春旧称)者为胜,用充方物,天下重之,谓之蕲艾。”孟子说:“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孟子·离娄篇》)若按照孟子所言,在我国古针灸时代的人们心目中,蕲艾俨然属于一种仙草,顾景星《咏通灵台》有诗句“通灵风草总萧萧”(《《白茅堂集》卷十七)。深谙小学六书文字学的顾景星,由此得到灵感,他在《红楼梦》中创造了一种通灵的仙草——“绛珠草”。自古草木犹如一对孪生姐妹,由草到木,由木到林,隐士寓焉。这就是作者之所以将林黛玉取林姓的缘故。不难知道,林黛玉和薛宝钗一样,有以作者为代表明遗民隐士的影子。故《红楼梦》书中有“木石前盟”之说。为什么说林黛玉更有萧瑜生的影子呢?
我们不妨来看看下面这个履历表,将林黛玉与萧瑜生个人及家庭情况作一比较:
序号
      姓  名
类  别
萧 瑜 生
林 黛 玉
说   明
1
原名、曾用名、外号或别号
名瑜,字幼佩,好画眉,经历过艰苦百端的生活,大约顾景星有戏谑她为“颦儿”;因其姓萧,大约有“潇湘妃子”之称。从景星诗作可证。
乳名黛玉,一字颦颦(颦儿),别号“潇湘妃子”、外号“多病西施”
同为玉,别号也同
2
性  别
忽略不写
忽略不写
3
前  生
萧姓,萧为蕲艾,堪称仙草;名玉,母亲梦菩萨赠玉而生,死后尸解,
是为仙子
由绛珠草、绛珠仙子脱胎而成,与神仙和玉有关
各有来历
几乎相同
4
出  生
正月二十五日
二月十二日(由张献忠二次屠蕲州城日而来)
略异,月、日均相差一倍
5
籍  贯
扬州江都(祖籍或为苏州),因其父母死于苏州,葬于苏州
扬州,祖籍苏州,父亲死于扬州,但是,又模糊地写到死于苏州
几乎相同
6
父亲出身及官职
科第出身,武举第二名,相当于“探花”,将军,驻守苏州,后奉诏守镇江,武官
科第出身,第二名探花;兰台寺大夫钦点为江南巡盐御史(盐政),文官
科第等级相同,官职则完全相反
7
学  历
从家学(家塾)
从家学(家塾)
相同
8
有何特长
吟诗、通音律善琴,多才多艺
吟诗、通音律善琴,多才多艺
相同
9
宗教信仰
信佛
信佛
相同
10
是否会女红
不会
不会
相同
11
性格特征
多愁善感;好哭
多愁善感;好哭
相同
12
身体状况
欠佳
欠佳
相同
13
母亲情况
忽略不写
忽略不写
14
兄弟姐妹情况
独生女,假充男儿养
独生女,假充男儿养
相同
15
家族状况
亲族无人
亲族无人
相同
16
是否会家务
先不会,后逐渐学会
先不会,后逐渐学会
相同
我们从以上履历表十六栏中,可以看出林黛玉与萧瑜生的个人和家庭情况,忽略不写栏可以不去管它,除开出生月日略异,两人父亲官职相反外,其余均相近或完全相同。而林黛玉父亲官职是最敏感的问题,唯独相反,当是作者惟恐后来遭好事者对号入座,故反其道而行之,其生日前文里已经叙述,乃是从张献忠第二次屠蕲城日中化来。那么,是否有具体证据可参照呢?回答是肯定的。试举例说明:
第一,关于她们两人名号渊源关联。林黛玉,外号颦颦、颦儿,别号潇湘妃子。那么,这些外号、别号是如何来的呢?窃以为自幼熟读唐诗三百首的顾景星,取自于唐代诗人李群玉《黄陵庙》中的诗句:“犹如含颦望巡狩,九嶷如黛隔湘川。”此诗句说的是当年虞舜南巡,死于苍梧,葬于九嶷。有感明亡的顾景星,故给书中第一号女主人公林妹妹取名黛玉,外号颦颦、颦儿,别号潇湘妃子。当然,这只是历史上的一个典故,生活中的林黛玉——萧瑜生也是有典故的。清顺治五年,时年十八岁的江南美女萧瑜生与年二十八的琼玉顾景星结为美眷。江南文人一时传为美谈,被誉为“天下绝配”。虽然,《红楼梦》书中的林妹妹的大名忽略未写,黛玉只是乳名,但是,不难想象她的大名当是瑜生。所谓瑜,即瑾瑜。《说文》:“瑜瑜,美玉也。”与黛玉之“玉”字吻合。黛,是古代女子用来画眉的一种青黑色颜料,《释名》:“黛,代也。灭眉毛去之以此画其处也。”而扬州美女萧瑜生平素日极为爱美,喜爱画眉。如顾景星《安正君钗篦婢子旦夕陈之》诗云:“不分嫦娥偏耐老,蛾眉一月一回新。”(《白茅堂集》卷十七)我们从从“蛾眉一月一回新”诗句,可知萧瑜善画眉,而古代女子画眉的颜料为青黑色黛石。顾景星对于妻子的死去不胜眷恋,睹物思人,回忆萧瑜生生平既爱美,喜欢画眉,又漂亮,故将其比作嫦娥。故《红楼梦》里多将林黛玉比作嫦娥。顾景星夫妻真个是郎才女貌!萧瑜生,字幼佩,瑜是美玉,又善画眉,自然当有一个与林黛玉类似的乳名,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否则,其父母何以给她取字幼佩?幼时佩戴什么呢?自然是玉无疑。黛玉黛玉,或寓“代瑜”。
萧瑜生与顾景星结婚二十七年,共生有八子二女,患难与共。并且八子均为单名,而二女名字一名玉玖,一名玉藻,均取带玉字的双名,查遍《武陵蕲阳顾氏家谱》查不出“玉”字辈,由于此二女排行最末,且年最幼,正是顾景星刚刚开始撰写《石头记》或《红楼梦》一书之时,前面已经讲过,“玖”为黑色的玉石,玉玖与黛玉意思相同。这与顾景星夫妻俩名号琼玉(宝玉)、瑜(黛玉)生无不关系,故作者将书中主人公命名为贾宝玉、林黛玉。不难想象这两女为何从“玉”字取名。因为这是他们(“二玉”)俩爱情的结晶呀!同时,“玖”、“藻”二名,还隐含了《红楼梦》里“玉字辈”和“草字辈”,绝非巧合。
再看林黛玉的别号。《红楼梦》第三回宝玉给林黛玉送了一个外号颦颦、颦儿。颦者,皱眉也。实质上这与清初的战争、政治和天灾无不关系,源于萧瑜生与顾景星一起经历过寻常人所没有的坎坷。她来到顾家几乎没有过一天安定的日子,由于张献忠屠蕲城的缘故,赫赫顾家已经彻底衰落下来。他们客居昆山时,也是大故迭出,自从新妇三日洗手作羹汤起,便日子艰难,能不皱眉么?“庚寅三月妣见背时,予侍先子客钱塘,君亦归宁,闻变,脱珠绮质钱八十千,即日还昆,敛袭如礼。越旬,予奔自钱塘见,成服之具备焉。是年淫雨三月至五月,斗米七百钱。”所谓庚寅,也就是顺治七年(1650年),即萧瑜生与顾景星婚后的第三年,婆婆死时,时逢江南出现罕见的大水灾,“斗米七百钱”能不愁么?“辛卯归蕲,就全胜坊第故址,诛茅以居,败垣荜门,榛砾四塞,狐虎夜遶,鸱鸺尽飞,君不恇怖,岁洊凶,采草木根叶,君举箸恬然。”(《亡室安正君状并诔》)顺治九年,蕲州出现罕见的大旱灾,蕲州全境三至八月无雨,田禾枯死,夏秋两空,蕨薇、菱芡、莲藕采食殆尽,甚至以枸杞芽、榆树皮当食,以致州境的榆树被拔光了皮。如此一来,也难为这位江南美人了。如何不哭?如何不愁?又如何不颦?她同夫君顾景星一样,哭的国亡家失,愁的是战争不断,颦的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日子艰难!这既是萧瑜的感受,更是顾景星本人的感受。如顾景星《拜月新篇》(九月)诗句:“拜新月,新月可怜新。弯环眉共断,敛约态同颦。来伴闺中薄命妾,也应独照关山人。”(《白茅堂集》卷十七)又如《中秋病起侍大人率诸孙拜月是时江海戒严兼答汪大(蘅)》有诗句“恐照白衣红袖泣,不堪锦字翠眉颦。”(《白茅堂集》卷之十)没有体验过丧乱之痛和无米之炊之愁的人,当不会有“愁绪满怀无处诉”。 惟有如此,方能拟出一个外号“颦儿”来的。不难想象,作者为何将林黛玉写成一个多愁善感的形象。
又如林黛玉潇湘妃子之称谓,前面已述顾家有湘妃竹园,作者又经历过亡国之恨,加上妻子姓萧,他平素日或有戏谑妻子为“潇湘妃子”的事。如《新篁解箨声次调阳韵》诗句“想象湘夫人,鞙鞙佩长璲。”(《白茅堂集》卷之九)如《亡室安正君状并诔》末尾云:“从帝子兮,潇湘渚。”所谓“从帝子兮,潇湘渚”,就是说萧瑜生死后如今跟潇湘妃子于潇湘的水边去了。很明显,作者将其妻萧瑜生比作潇湘妃子。实际上,潇湘妃子还有“楚妃叹”之意。唐李白 《望夫石》诗:“有恨同湘女,无言类楚妃。”王琦注:“楚子灭息 ,以息嬀(guī)归,生堵敖及成王焉。未言,楚子问之,对曰:‘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勿能死,其又奚言?’”此指楚文王夫人息妫。故《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将同时有萧瑜生影子的袭人比作息妫,写到前人有桃花庙诗句“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而桃花庙在湖北的汉阳,为顾景星与友人所游之地,如《白茅堂集》卷二十一附录有顾景星的友人合阳王又旦《夜坐长歌奉怀》诗作为证:“市楼仍贮千蛾眉,金钱年少买歌笑。桃花庙畔乘斑骓,是夕明月天宇合。”“先生特谴长须换,提携百榼何淋漓。”王又旦(1636—1687)字幼华,号黄湄,郃阳(今陕西省合阳)人。清顺治十五年(1658)戊戌科进士,由湖北潜江知县历官户科给事中,户部都给事,为顾景星忘年交。王黄湄在此诗里,叙述他曾经与顾景星在桃花庙畔骑着斑骓游玩的故事。由此可以看出书中的潇湘妃子,隐喻明末遗士慨叹亡国之恨,从而有感而发塑造出一个林黛玉的形象来。
第二,关于她们的籍贯、家族等的相同或类似。萧瑜生为扬州江都人,父亲在前明时驻守苏州福山,当时,他们家在苏州另置有别业。根据玉山道人顾景星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载:“巡抚土国宝忌公,诬受贼贿,仓皇难起,予扁舟载君匿淀湖,先妣同起居,妹氏诡称阿姊,事定还苏(州),岁戊子冬合卺。”(《白茅堂集》卷四十六)所谓“事定还苏”,就是说,他们在苏州有家。又据顾景星撰《萧将军传》有云:“(萧将军)年八十三无疾逝。配仇恭人视含敛已,伏棺恸哭而绝。无子,一女,即先室人,远在蕲。有故人金相国介弟为治二丧,合葬苏州府吴县某山。”(《白茅堂集》卷之三十八)由此可知,不但其直系亲族无人,而且她的祖籍当也是苏州,因为古时人死谓之归宗,也就是死后是要归祖坟山的。所谓死者,归也,便是这个道理。否则,萧瑜生的父母死后为什么会葬在苏州呢?虽然书中林黛玉父母之死有明亡、扬州沦陷的影子,但是,其故事生活中蓝本是根据萧瑜生家的故事。书中林黛玉籍贯苏州、家在扬州、族中无人等,很明显是作者根据萧瑜生及萧家的故事写成的。论理说,林黛玉家在扬州,其父死后为什么会葬至苏州呢?似乎于理不合。如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同一回又说“苏州去的昭儿来了”、“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爷的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又如第五十七回,紫鹃笑道:“那些顽话都是我编的。林家实没了人口,纵有也是极远的。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各省流寓不定。纵有人来接,老太太必不放去的。”此两段话中,说出了林如海死在扬州,葬于苏州,而且说到林家“实没了人口”、“族中也都不在苏州住”,这与扬州萧家族中人也都不在苏州住、实没了人口等,又是何其相似!况且,萧瑜生与顾景星所生的第六子名叫昭儿,或许其父母死时,因顾景星外出游历未归,萧瑜生有过偕同其六子昭儿一同前往苏州探视父母灵柩的故事,亦未可知。否则,书中为何写到一个昭儿偕同贾琏、黛玉前往苏州呢?因此,顾景星将业经完成的《红楼梦》书稿,对于林如海死时的情节,后来索性改作葬于苏州。即便是紫鹃提到“各省流寓不定”,也是指明末各省文人流寓到江南的事,而非乾隆时代之事。例如,顾景星曾经携父亲,以及江南名士周钟等流寓到苏州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并写有《春日阊门》等诸多诗作。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作者为了惑人耳目,故意将林黛玉的家乡和祖籍来个颠倒,即将萧家原本祖籍扬州,家在苏州,反写成家在扬州,祖籍苏州,惟恐好事者将其对号入座。从上面履历表可知,林黛玉的父亲与萧瑜生的父亲同为科第出身,一个为武举第二,一个为进士第二,即都是“探花”。所不同的是,只因林黛玉的个人及家庭情况最为敏感,故作者将林黛玉的父亲官职设计成与萧瑜生父亲萧将军完全相反,一个是文官,一个是武将。还有,她们同是独生女。《亡室安正君状并诔》说:“振寰公无子,惟生君,年十四犹称曰郎。”可知生活中的萧瑜生是独生女,自幼女当男养。而第二回说林黛玉“不过假充养子之意,聊解膝下荒凉之叹”。即都有“假充养子”的经历。可见,林黛玉与萧瑜生一样均是无兄弟姊妹的独生女。即便是王熙凤也属于此类。总之,林家的故事出自于萧家的故事,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第三,她们二人举止谨慎相同。顾家作为蕲州一大望族,又是有着繁琐礼节的理学世家,故顾家的假母刘贞节被称为“礼宗”。因此,萧瑜生嫁到顾家后,初来乍到,当然处处要小心。自然有如寄人篱下之感,所以不得不“敛袭如礼”。林黛玉初来贾府想起母亲的遗言:“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因而她“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这与萧瑜生当初嫁入顾家的情况,可谓如同一辙。
第四,她们追求个性解放和爱情自由,品行修养相同。顾景星《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云:“安正君端雅、明慧、知书,振寰公难其配……先君子为更聘。振寰公曰:‘顾郎天下才,奈不就官?贫甚!’君(按:指萧瑜)徐曰:‘欲儿为孟德耀、桓少君乎?’公起舞曰:‘善’。遂许焉。”萧瑜生才色双绝,以致其父慨叹难以许人。而萧瑜生不以为然,她追求个性解放,向往自由的爱情。而书中的林黛玉与贾宝玉,他们极为欣赏《西厢记》中的张生和崔莺莺,《牡丹亭》中的柳梦梅和杜丽娘,他们在追求自己的爱情时是那样的大胆,那样的无视封建礼教的束缚,显然也是来自萧瑜生与丈夫顾景星的故事。“辛卯归蕲,就全胜坊第故址。诛茅以居,败垣荜门,榛砾四塞,狐虎夜遶,鸱鸺尽飞,君不恇怖,岁洊凶,采草木根叶,君举箸恬然。予戏曰:‘德耀少君不若是之甚。’君笑曰:‘禹稷、颜子易地则皆然。’”“为女若妇,孝且恭,为母慈,内外无间言,举止必中礼。”另据梅川(即今武穴市旧时广济县城所在地)张仁熙撰《安正君谥议》云:“吾友顾黄公,避寇南渡,择配广陵之萧氏女……肃雍静好,婉栾琴书,是时,黄公年少才丰,挟少君入嫏嬛二酉之室,而少君姗姗磨鄃,麋拂紫玉,佐黄公玄黄经纬,更或按部考词。”“予数过蕲诣黄公,黄公好客,尝尘甑,少君不惜脱江南佳丽服,佐客食饮,昔鲍宣妻鹿车归里,布裳出汲,以事舅姑,少君不让焉。”可见,萧瑜生不但追求爱情的自由,而且品行贤淑如孟德耀、桓少君等封建女性,书中林黛玉莫不如此。
第五,萧瑜生跟着顾景星一生受尽艰辛。顾景星宁可穷困潦倒,不食嗟来之食,从其所刻的“三却进贤冠”印章可知。她是最理解丈夫的人,顾景星隐居而不仕清廷,这与她多少年来一直支持丈夫所追求的隐士风范是分不开的。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萧瑜生也是有骨气的一代列女。否则,顾家也不至于如此穷困,顾景星本人更不会到如此潦倒的地步。而《红楼梦》一书,作者着意表现宝黛“爱情”共同的叛逆思想基础,在艺术上是独具匠心的。书中的林黛玉从来不同宝玉说“仕途经济”之类的“混账话”,才深得宝玉的敬重。很明显,这是萧瑜生与顾景星的故事。
第六,她们都是多才多艺的佳丽。萧瑜生非但是一位江南美女,而且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才女。她,天生丽质,气质优雅。而林黛玉,作者更是将其描写成一位气质优雅绝俗,内慧外秀,楚楚动人的美人。萧瑜生“(木夏)楚教之丹黄,能半夫子。”顾景星在《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中还说:“予为诗,或下语未安,辄能订易一二字,又识大体,说事多中。”如《雪夜粒如豆荆妻戏限十韵》有诗句:“光辉谁比洁,宛转最多情。”(《白茅堂集》卷之八)可见,萧瑜生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而林黛玉,更是具有“林下之风”的才貌俱佳的美人。顾景星在妻子的行状诔文中写道:
甲寅春,闻警巷无居人,初秋月皎,予勒诸儿乘艖吹笛,君瞻顾江山,泪出映睫,予窃疑之。十一月中旬微疾,察其神气有异,强之琴,一弄未终,明日痢血数斗,医谓血热,误投香连丸,血遂剧,诸儿跪诵《金刚》,普翦肉代香,肉从炉中爆出,捉入者三,以为不祥。(《《亡室安正君状并诔》》)
从这段文字可知萧瑜生是懂音律善琴的。顾景星本人更是精通音律,善琴笛。
由此可见,林黛玉非但有千古忠臣的影子,明亡的影子,明遗民顾景星的影子,更多的则是顾景星和萧瑜生夫妻的影子。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