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61|回复: 0

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与神仙眷侣顾景星夫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与神仙眷侣顾景星夫妻
王巧林
世人都知道,《红楼梦》开篇除开写到一僧一道和警幻仙姑等以外,还写到两位神仙,他们便是“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也就是日后脱胎为人的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前身。作者采取浪漫主义笔法,塑造了这两个神仙形象。而考究这两位由神仙到凡人的人物形象,对于在考证出《红楼梦》作者是谁的问题上,乃至关重要的一环。当初,无论是以蔡元培为首的索隐派本事论也好,还是以胡适为首的考证派也好,他们无一不有附会之嫌,尤其是以胡适为首的考证派,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新红学,更是附会多多。所以,他们考证出一个与《红楼梦》作者实际相去甚远的满族旗人曹雪芹来,无异于南辕北辙。
小说开头,作者写赤霞宫神瑛侍者挟带着想历世的那块石头下凡,神瑛侍者即投胎为后来的贾宝玉,石头也就成了贾宝玉出生时口中所衔的扇坠般大小的另一块“宝玉”(通灵玉)了。程高本将石头和神瑛侍者合而为一,明显有删削,乃至纂改的痕迹。或许是他们不知道作者的真实用意,以为这样写过于繁杂,故大加删改。当然,程高本删改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因为由石头变作的“宝玉”,它和由神瑛侍者投胎的贾宝玉一样,都是“宝玉”嘛!因此,他们在删订该书时将这石头的“宝玉”(通灵玉)和乳名叫“贾宝玉”两者融合一体。关于此段文字,甲戌本与程高本迥然有别,红学家多有论证,无须赘述。书中说到赤霞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的绛珠草,“久延岁月,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是为绛珠仙子。谁都知道,这两位神仙是作者的虚构,那么,作者为什么会虚构这样的两个神仙呢?是完全出自作者的杜撰,还是有一定的依据作参照呢?殊不知他们的前生却与神仙眷侣顾景星夫妻有着直接的内在联系。何以见得?
《红楼梦》中最重要的两位神仙,莫过于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了。因为他们是书中现实生活中,也即令人们至为喜爱的两位情种主人公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前身。作者在第一回里写道:
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霞宫(按:甲戌本原作“赤瑕宫”,今据程甲本改)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只因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甲戌本)
作者为何写到这样的两位神仙呢?
首先,《红楼梦》中“神瑛侍者”是如何来的呢?《说文》:“瑛,玉光也。”即玉的光彩,或说像玉的美石:如瑛瑶、琼瑛。曹植《平原懿公主诔》:“于惟懿主,瑛瑶其质。”所谓“神瑛”,即成了神的玉石,也即宝玉。作者先写石头,继而写到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这两位神仙。玉是什么神圣之物呢?它是石头在经历亿万年的历炼形成的魂魄,它是聚集天地之气而形成的光洁而又神圣的一种灵物。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因此,《石头记》就是一部讲述宝玉的故事书。
那么,神瑛侍者从何而来的呢?窃以为“神瑛侍者”应该是源于顾景星从其先祖、也即元末那位名动天下的金粟道人顾瑛(阿瑛)的名字中化来。同时,顾阿瑛乃亦僧亦道之人,近乎一个神仙形象。
顾瑛(1310—1369)一名阿瑛,字仲瑛,又字德辉,号金粟道人,玉山居士,元代文学家。平江路昆山州(今属江苏)人。家业豪富,筑有玉山草堂,园池亭馆36处,建筑群总称为“玉山佳处”,声伎之盛,远近闻名。他轻财好客,以声伎广交四方宾客;玉山草堂遂成诗人游宴聚会场所。曾授会稽教谕,不就。其才性高旷,精于音律,擅长吹、拉、弹、唱。昆曲最早是昆山方言的吟唱,称之谓“昆山腔”。因此,顾阿瑛的玉山草堂是“昆山腔”形成的聚集地。年三十读书。购古书名画、彝鼎、秘玩,以会海内文士为乐,筑别业于茜泽西(今正仪镇东亭)“玉山草堂”成为当时文人雅士的聚集地,与其交往的文化人包括杨维桢、柯九思、郑元祐、张雨、袁华、王冕、倪瓒、郭翼、顾坚等。玉山草堂落成后,经常邀友饮酒赋诗题咏。而这些聚会被称为“玉山雅集”。它对中国的诗词、书法、绘画,以及戏曲、园艺等诸多方面的发展,作出了有益的贡献。顾阿瑛无论在文坛、艺坛,还是在商界都有一定的影响,他在元末这段历史中,起到了一个积极作用。顾瑛为南朝学者顾野王的后裔。于其祖茔处为身后修造生圹,名曰金粟冢。他不愿做官,常与杨维桢等诗酒唱和,风流豪爽。元朝末年,天下纷乱,他尽散家财,削发为在家僧,自称金粟道人。王世贞在《艺苑卮言》卷六云:“吾昆山顾阿瑛,无锡倪云林,俱以猗卓之资,更挟才藻,风流豪赏,为东南之冠。”
我们从顾阿瑛的生平,可以看出此人乃亦儒亦僧亦道之人,风流豪迈,性交社会名流,顾景星的性格及其经历与他的先祖顾瑛极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当时江南名士均将顾景星比作金粟道人顾阿瑛再世,故景星自号玉山道人、又号后玉山金粟居士。所谓侍者,为僧职名称,乃指佛门中侍候长老或师父之侧,听从其令的随从僧徒服侍者。也指长老的衣钵或法席的传承者。如果将顾景星的风流豪迈的个性特征与他的这位先祖做一比较,则不难看出他是顾阿瑛的翻版,同是亦儒亦僧亦道之人。当年顾景星的好友、华亭(今属上海)人沈麟在《跋顾黄公集》中说顾景星“风流豪迈,一似仲瑛”。顾景星第三子昌在《皇清征君前授参军顾公黄翁府君行略》亦云:“仲瑛公文采风流,照耀江左,遭世变,祝发儒衣,号‘金粟道人’。以故府君尝自称‘后玉山金粟居士’云。”再看顾景星《哀叶訒庵寄九来道子渊发蕃九》诗句:“招魂那忍赋,飞梦玉山旁。”这里的“玉山”,指的就是其先祖顾阿瑛,“飞梦玉山旁”就是说他在梦中飞到玉山公顾阿瑛身边,这个“飞梦玉山旁”的顾景星,自然也就是书中的神瑛侍者了。可见,顾景星与其先祖顾阿瑛神交久矣。所以,神瑛侍者,自然是作者隐喻其本人的了,也即他是其先祖顾阿瑛的侍者。
况且,景星乃顾阿瑛的后裔,乳名仙玉,自称琼玉,与贾宝玉的乳名,以及出生时含玉而生,又是多么的相似!所谓琼玉,即宝玉。琼的本义,即赤色的玉、美玉,所谓红玉是也。古人有将华丽精美的神仙宫殿称作琼楼玉宇。自然书中赤霞宫乃赤玉砌成的宫殿。如此可知,神瑛侍者则是顾景星的化身了。一直以来,顾景星本人也认为自己便是先祖玉山金粟道人的化身,在其诗作中多次提到这位玉山公。书中既有“赤霞宫”,自然“赤霞宫”要有一帮神仙来守护这座宫殿才是。当然,这只是表层意思,前文已述,赤为南方色,既有大火的意思,还有赤子之心的意思,即赤霞宫中的众神仙对于故国大明的耿耿忠心,像贾瑞之流死后则不可以进入此宫。能进入此宫为神仙者,除警幻仙姑外,还有金陵十二钗诸人,以及晴雯、尤三姐、金钏、瑞珠、鸳鸯等。因此,书中第一百十八回里,有宝玉同宝钗关于“赤子之心”的一番论述。
  其次,绛珠仙子与顾景星夫妻对于明亡的感叹。不妨先看绛珠草和绛珠仙子的来历。根据书中的描述,绛珠仙子源于绛珠草,绛珠草与石头对应,绛珠仙子与神瑛侍者对应。那么,绛珠草究竟是一种什么草呢?过去不少红学家对此多有不解,皆不知此草为何物?于是大加猜测,有言人参,有言灵芝,有言珊瑚草,甚至有以为纯粹出于作者的杜撰。林黛玉说过“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可知绛珠既可称木,又可称草。所谓绛珠草,非为作者胡编,此草即楚蕲方言俗称的红玉草,只是作者将其变换一个名称而已。谁都知道,绛珠即血泪。例如,深谙楚蕲方言、且撰写过一部《蕲春话》(今藏武汉大学图书馆)著作的著名国学大师、语言文字学家兼一代情种的黄侃,其在《偶成》一诗中有诗句云:“愿得红玉草,一醉三百年”(《黄季刚诗文钞》)。
那么,红玉草又是什么样的草呢?其实,这红玉草不是草,而是蔓生荚果豆科植物,其果实就是形如椭圆的相思子,红玉草不过是一种俗称罢了。何谓相思子?广义地讲,它就是相思豆。唐代诗人王维在《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温飞卿有艳词云:“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未知”。狭义地讲,红豆和相思子是有区别的。当今植物学里将红豆和相思子分为同科不同族的两类植物。按植物志分类,红豆被列在豆科蝶形花亚科槐族中,我国分布35属;相思子则被列在豆科蝶形花亚科相思子族中,在我国分布4属。红豆是木本植物,大部分属类为乔木,少部分为小乔木或灌木。乔木中有一部分为高档园林绿化和用材树种,尤其较高纬度地区自然分布的属类。相思子多为藤本植物,有少部分为攀援灌木或灌木。通常人们把红豆种子和相思子的种子都统称为红豆或相思豆。人们之所以把它们混为一谈的起因,是因为可能人们缘于上面王维那首著名的“红豆诗”,即把“红豆”和“相思”联系在了一起。这两族植物的种子中,有的属类的种子色泽华美,红艳持久,质地坚硬,很多人都用来做装饰品,这也很容易使人们将红豆和相思子混淆为一种植物。
为什么说绛珠草即红玉草,红玉草即相思子呢?这是有根据的。据《本草纲目》木部第三十五卷“相思子”条“红豆”【释名】载:
时珍曰:“按《古今诗话》云:相思子园而红。故老言:昔有人殁于边,其妻思之,哭于树下而卒,因以名之。”……
【集解】时珍曰:“相思子生岭南。树高丈余,白色。其叶似槐,其花似皂荚,其荚似扁豆,其子大如小豆,半截红色,半截黑色,彼人以嵌首饰。有通九窍、去心腹邪气、止闷热头痛之功。段公路《北户录》言有蔓生,用子收龙脑香相宜,令香不耗也。”
虽然李时珍所说的相思子为乔木,也并未说相思子或红豆就是红玉草,但是,他说段公路在《北户录》里说有一种蔓生藤本灌木品种,《红楼梦》书中所言绛珠草被神瑛侍者“日以灌溉”,灌木方要灌溉,若真的是指草,则无需灌溉。岂不知杜甫诗有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么?可见草的生命力极强,何须灌溉?既是属于灌木,那为什么叫作红玉草呢?只因古代的楚蕲地区很少有人见过乔木相思子或红豆,而见过的则是蔓生品种,也即有藤蔓的相思子,故旧时楚蕲医家有将相思子称作“红玉草”的。我原来推测是楚豆,即棕褐色牡荆的果实,后来为了慎重起见,请教蕲州多位老中医,他们有说不知道为何物,有说“红玉草”就是相思子儿,也即王维诗句所言岭南的“红豆”。后来特地翻阅《本草纲目》,这才恍然大悟。可见,黄侃诗句中“愿得红玉草”是有来历的。就是说,绛珠草乃从楚蕲人红玉草一名而来。红玉草,既云相思子或相思豆,相思子的得名源于一女子因思念丈夫而哭,因哭而泪尽,最终而卒,难道不是《红楼梦》中所写用眼泪还债的绛珠草么?你看由绛珠草、绛珠仙子脱胎的林黛玉,最终结局也是因哭干了眼泪而卒,完全契合了相思子那段凄美的爱情传说,故《红楼梦》中宝玉丫头名叫红玉。研究红学的人似乎都知道,这位名叫红玉的丫鬟,非但姓林,而且其相貌一如林黛玉,贾宝玉见了她如见到黛玉一般。因此说,红玉乃林黛玉的影子。作者为何将她写成是林黛玉的影子呢?只因这惹人相思的红豆,其色状为半截黑色,半截红色,自然“黛玉”为黑色相思子的象征,而“红玉”则是红色相思子的象征,也即用黛玉、红玉二名隐喻相思子的两种颜色。非但如此,自称琼玉的顾景星,还将长女取名玉玖,同样也是隐含了红、黑两种颜色,只不过是两种玉石罢了,或许是取自《诗经卫风》:“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琼玉,即赤色玉;玖、玉玖,则是黑色玉石。《说文》:“玖,石之次玉黑色者。”如昔日人们称云南永昌产的黑玉作玖,磨光后作为镜子使用。然而,为何作者将红玉草(相思子)写成绛珠草呢?只要稍微有些头脑的人,都知道绛珠二字,有“血珠”、“血泪”之意,所谓以血泪还债是也。那么,其“绛珠”一词的灵感又是从何而来?这也是有典故的。而且,这个典故更是与蕲春和一代高僧五祖弘忍禅师的故事有关。据《新修增补大藏经·唐蕲州东山弘忍传》中记载说:
蕲春自唐季割属偏霸。暨开宝乙亥岁王师平江南之前。忍肉身堕泪如血珠焉。僧徒不测。乃李氏国亡之应也。今每岁孟冬州人邻邑奔集作忌斋。犹成繁盛矣。其讳日将近,必雨雾阴惨。不然,霰雪交霏,至日则晴朗焉。
唐朝末年,大唐李氏王朝大厦几近坍塌。弘忍真乃神仙也!其圆寂后近三百年,其肉身居然还能堕泪如血珠,能感应大唐亡国之兆,这可忙坏了蕲州及邻近地区的信众,他们于每年孟冬奔走至黄梅忌斋念佛。这也是历经过张献忠屠蕲城、屠蕲黄、屠湖广、屠四川,以及清军屠昆山、屠扬州城、屠嘉定和明亡的蕲春人顾景星,为何在《红楼梦》一书中描写了绛珠草以泪还债,以及那位因好哭而泪尽夭亡的林黛玉,其意自然是感叹明之亡国。所谓“以泪还债”,即崇尚中华传统美德的忠孝节义之士顾景星为明亡而哭。诸如书中“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等诗句,可以说,它和绛珠草以泪还债的方式来酬报神瑛侍者“灌溉之德”的灵感,既是来源于相思子凄美的传说,同时又是根据五祖弘忍肉身感应唐亡“堕泪如血珠”而来。可见,顾景星痴情于故国如此!因此,顾景星当年不仅刻有“长相思”的印章,而且,还写了数篇冠以“长相思”的诗词,可谓一语道破了玄机。这也是书中林黛玉为何相思、为何流泪的灵感来源。这应该是顾景星夫妻的共同感受,说具体一些,更是与五祖禅宗弘忍神交已久的顾景星个人感受!试想一下:如果不是相思故国,不是为明亡而哭,何来“以眼泪还债”之说?假如要是为男女爱情而哭的话,何须写成有血泪、血珠之寓的“绛珠草”呢?显然不可能。从中也可以看出,神瑛侍者也好,绛珠草、绛珠仙子也罢,非尽忠挽救明亡、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有过避难于江南昆山的经历,以及见证过明亡的明遗民楚蕲人顾景星不可以写出!
其三,贾宝玉与顾景星出世的相近。如作者在第二回中写道:
这政老爹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公子……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作宝玉。你道是新奇异事不是?
世上哪有如此神异之事呢?可是,顾景星母怀孕及出世时就有这样奇异的事。例如,顾昌在《耳提录•神契卷•南阳仙》中说:
府君(按:指顾景星)曰:“近世崇信箕书,然未有如南阳仙之神异者。南阳仙自云诸葛武侯,万历末,以梦授符予表叔。余长,心其神应百端,判予生平,甚验。”……府君曰:“先君年四十尚无子,嫡母多产女,复聘吾母。又三年而母始娠,因叩仙。”仙曰:“是亦女胎也,吾因汝世德请于上帝,命携华山童子仙玉付汝,生时当以其名呼之。”其箕向空作符篆数十而退。母怀十三月而生,予生则发垂过额,瞑而不啼,家人竟呼仙玉,乃啼云。
一个是神瑛侍者脱胎为人“含玉而生”,取乳名宝玉;一个是“上帝命携华山童子”转世,取乳名仙玉,且同为“神仙转世”。按照贾宝玉乃“含玉而生”,他的乳名称作“仙玉”比宝玉甚至更恰当,又有谁出生的来历和乳名的获得,如此像贾宝玉呢?惟有顾景星!可知贾宝玉与顾景星都是来历不浅之人。因此,《红楼梦》第三十九回中刘姥姥讲笑话时,说到“我们庄子东边庄上,有个老奶奶子,今年九十多岁了。他天天吃斋念佛,谁知就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来托梦说:‘你这样虔心,原来你该绝后的,如今奏了玉皇,给你个孙子’”的原因。可见,刘姥姥所讲的这个故事是顾景星根据本人的故事写入书中的。因而,他在写作《红楼梦》一书时,自然可以信手拈来。
其四,顾景星当年在昆山时,他与萧瑜生初次见面,一见如故。例如,玉山道人景星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中说:
安正君(按:指萧瑜生)端雅、明慧、知书,振寰公难其配,始,予有冯敬通之难。及避乱家昆山,而振寰公握兵驻苏,先君子为更聘。振寰公曰:“顾郎天下才,奈不就官,贫甚!”君徐曰:“欲儿为孟德耀、桓少君乎?”公起舞曰:“善。”遂许焉。(《白茅堂集》卷四十六)
崇祯十六年张献忠屠蕲城后,景星一家避难于昆山。此间,他先是辞去南明弘光元年秋九月参加七省流寓贡士试获第一,弘光帝授其福州推官一职。继而清军下江南,多罗贝勒土赖固山额真强致军中,命以原职,随征浙闽,他又以力辞养亲为由回到昆山。所谓“冯敬通之难”,主要还是指后者。冯敬通,即东汉初期的辞赋家冯衍之字,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自幼有才,博览群书。王莽时,辞不肯仕,后投刘秀。因遭人谗毁,怀才不遇,被废于家,闭门自保。一生著述赋、诔、铭、说、策等50篇。著名的有《显志赋》,赋中多用典故,骈偶对仗,用前代名人的遭际,抒发自己失官的感慨和愤懑。顾景星与冯敬通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尽管萧将军说他天下高才而不做官,但是,萧瑜生不以他贫穷,毅然选择了他,而且他们两人初次相见彼此之间似曾相识,属于一见钟情式的爱情。大家知道晴雯和红玉一样,也是林黛玉的影子。例如,《耳提录·述丧乱》载:
府君(按:指顾景星)曰:“少憩,贼复麏(音群)至,乃转奔郊外,呼隔湖老僧复初者,掉舟来迎佛幢,雪屋下暖汤濯足,剪纸招魂,居然从刀山地狱复睹莲花化身眷属也,相抱痛哭。”
张献忠屠蕲城,已而贼退,景星等拽着贞节姑下楼,踏尸而行,至全胜坊的家,则居第尽为灰烬。顾氏一家出城后,事后顾家人剪纸招魂之时,顾景星居然从“刀山地狱复睹莲花化身眷属”。当时,顾景星还没有结婚,甚至还未定亲,何来眷属?这个“眷属”是否就是隐喻后来的妻子萧瑜生呢?否则,他们为何一见如故?非但与书中第七十八回结尾和第七十九回开头,作者将芙蓉花使晴雯幻化成林黛玉的情节是何其相似!而且,也是书中第三回宝玉初见林黛玉也曾说过“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而在同一回里,林黛玉初次见到宝玉时,为何心下想道:“好生奇怪,倒象在那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甲戌侧批:正是想必在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曾见过。这就说明,书中类似情节并非空穴来风,显然是作者依据上面亲身经历的故事敷衍而成的。由此可见,无论是书中的贾宝玉与林黛玉,还是生活中的顾景星与萧瑜生,他们均有宿缘。所谓宿缘,佛家谓之前世因缘。
其五,顾景星的妻子萧瑜生,这位扬州美女,其父萧世忠为前明世袭将军,后仕清。母仇氏。其出生之时,母亲“梦菩萨贻玉而生”,因名瑜生,字幼佩。说明她一是前生便与佛家有缘,二是瑜即美玉,就是说,她自幼佩戴有一块美玉,按照推测,当是其母从和尚那里讨来,也就是某和尚赠给她的。这与黛玉之名都带有“玉”字。萧瑜生嫁到顾家后,不数年,随夫君一家扶婆母灵柩归蕲州,或许是受到母亲“梦菩萨贻玉而生”的影响,当然,也不排除受顾家的世交——荆王元妃削发为尼的影响,萧瑜生不仅带发修行,还取有法名“双修”。谁都知道,双修即道家崇尚的“性命双修”。其一生与顾景星生有八子二女,真正是旧时人们所说的“十子团圆”,按照佛家语,则是功德圆满之人方能获得上帝的恩赐,按照佛家崇尚的因果报应观点而论,当与顾家世代崇信积阴鸷和“性命双修”有关。萧瑜生当年与夫君一家人从江南昆山归蕲后,家里原本一直也很穷困,加之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出世,光养活这么多的孩子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可是,她还经常救济蕲州不少贫困人家。以致其死后,昔日得到她救济过的蕲州妇女,成群结队来给她烧香、念经。可见,萧瑜生是与顾景星一样,乃佛道双栖之人。萧瑜生母梦菩萨贻玉而生,这与书中说有顾景星影子的薛宝钗“和尚赠金锁”的故事如同一辙。一个是玉,一个是金锁,物相异而事相同。况且,书中薛姨妈说过“薛宝钗的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要有玉方能配成婚姻”云云。乳名仙玉的顾景星,顺治初年,先是在杭州与有玉的一代才女卞梦珏,曾经有过一段“相偕杵臼”的浪漫爱情故事,后因人事错迁未果。继而,他同这位也是有玉的扬州美女萧瑜生喜结连理的故事是如此吻合。反过来,萧瑜生与顾景星,岂不也是与“有玉的才配成婚姻”的么?顾景星的这个故事与薛宝钗的故事又是多么地相合!而《红楼梦》一书,貌似是讲“二玉”的爱情故事,这只是表层意思,深层意思不在此,实则是隐喻他们对于故国大明的“爱”和“情”。明亡后,荆藩国母元妃从京城赦还蕲州为尼,先是祝发蕲州宝月庵,继而披缁荆藩家庙铁槛寺,大约萧瑜生师从元妃学习佛法。其死后,夫君玉山道人顾景星在撰《亡室安正君状并诔》中说:
甲寅春,闻警巷无居人,初秋月皎,予勒诸儿乘艖吹笛,君瞻顾江山,泪出映睫,予窃疑之。十一月中旬微疾,察其神气有异,强之琴,一弄未终,明日痢血数斗,医谓血热,误投香连丸,血遂剧,诸儿跪诵《金刚》,普翦肉代香,肉从炉中爆出,捉入者三,以为不祥。诸儿抢地,额血凝面。君闻之曰:“儿休苦,时方多故,吾得正而毙焉。幸甚!”十二月初四日戌时,息微促,予曰:“气夺矣。”言语不乱,音声清婉,儿畅、晨跪而执烛,儿普、昌掖母坐,幼儿女伏足下,予高声诵《金刚》,君目而微笑,及曰:“好。”遂瞑。无一儿女子语喉间,亦不作声。明日申明侇敛,屑爪不青,厀腕指掌,屈伸开合,予启其手,偏摩儿顶,又捋予须,温软如生。伉俪二十七年,不知殆异人也。……诔曰:
察其生也,本无生。非徒无生,且无形,此荘叟之鼓盆。察其死也,非死也。噫乎!翩何其潇洒,此仙家之尸解。亲莫亲兮,羲合一身。而还其真兮,我犹为人。非我送汝兮,即汝送我。偶尔先后兮,何为不可。生不辱兮,死而哀御。灮乞兮,归复来珥。明星兮,佩华月赧。需幢兮,刿  节穷。碧落兮,历浩劫。宝不消兮,真固存形。泯泯兮,乞魂魂。揽纤阿兮,烛突冥。从帝子兮,潇湘渚。出飘风兮,入(上品下皋)雨。聪明正兮,神灵主。蜕墋黩兮,良胡尤在。玉为瑜兮,金则谬。二贞三淑兮,永千秋。
何谓仙家之尸解?道教认为,道士得道后可遗弃肉体而仙去,或不留遗体,只假托一物(如衣、杖、剑)遗世而升天,谓之尸解。《无上秘要》卷八十七云:“夫尸解者,形之化也,本真之练蜕也,躯质之遁变也。”(《道藏》第25册245页,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1988年)故又喻之为“蝉蜕”,“如蝉留皮换骨,保气固形于岩洞,然后飞升成于真仙。”(同前,第5册77页)但《洞真藏景灵形神经》又云:“尸解之法,有死而更生者;有头断已死,乃从旁出者;有死毕未殓而失骸者;有人形犹存而无复骨者;有衣在形去者;有发既脱而失形者。”(同前,第25册246页)可知失去骸骨或仅留骨或衣者,皆称尸解。尸解之说在汉代十分流行。东晋抱朴子葛洪说:“按《仙经》云:上士举形升虚,谓之天仙;中士游于名山,谓之地仙;下士先死后蜕,谓之尸解仙。今少君必尸解者也。”又称费长房、李意期“皆尸解者也”。(《抱朴子内篇校释》(增订本)19~20页,中华书局,1985年)古人称某人得道成仙,一般均称作尸解。这就是说,萧瑜生为尸解仙。世上哪有人死后次日,依然屑爪不青,厀腕指掌屈伸开合自如的呢?而且,顾景星拉起她的手,抚摩幼儿的头顶,又捋他的胡须,温软如生。就连顾景星本人,与她伉俪二十七年,不知她是异人。这不是神仙是什么呢?按照萧瑜生死于康熙乙卯(1675年),尽管此时,顾景星的《红楼梦》已经完成有四个年头了,但是,作为丈夫的顾景星,难道不知她也是“神仙”中人么?萧瑜生是《红楼梦》的第一读者,可以说,她死而无憾!或许,在她的心目中,就像林黛玉一样安心地到警幻仙姑赤霞宫那太虚幻境里报到去了。根据上面的“状诔”中所说的“从帝子兮,潇湘渚”之语来看,可知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是有根据的。否则,顾景星为何说她是从帝子湘妃娥皇、女英到湘水边去了呢?难道书中这个潇湘妃子林黛玉不是萧瑜生的化身么?作者的意思是说他的爱妻就像屈原投汨罗江一样,对于故国的失望,带着诸多遗憾和愤恨到潇湘妃子哪儿报到去了。其实,这是他自己的一番感受,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如此则不难知道,书中为何有绛珠草以眼泪还债,以及林黛玉泪尽之说?而顾景星本人死时,他自己更是有预知,临死一句“吾亦逝矣”,于是正枕、九叩齿而逝。堪称仙人驾鹤飞升去了那座他理想的芙蓉城。可知,他们夫妻一如书中贾宝玉和林黛玉为一对神仙眷侣无疑。
    其六,他们都是“情痴”。《红楼梦》书首回开场有诗句云:“更有情痴抱恨长。”空空道人对石头说,你那一段故事“也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作者所题一绝又有“都云作者痴”。这正是作者自己承认“时人多谓之痴”了。而那僧对甄士隐所说关于香菱的四句言词,头一句也是“惯养娇生笑你痴”。警幻仙姑说自己是“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世之女怨男痴”。太虚幻境的对联也指出“痴男怨女”的“情不尽”。配殿各司的头一个就题作“痴情司”。警幻仙姑评价宝玉的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宁荣二公之灵嘱托仙子的是“万望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红楼梦十二支》的末了一曲也说:“痴迷的枉送了性命。”第五回末之前总叙全书轮廓,这回末了一句话就说宝玉是“千古情人独我痴”。事实上,作者笔下的贾宝玉是“情痴”,甄宝玉是“情痴”,林黛玉也一样是“情痴”。所谓“情痴”,貌似痴情于男女爱情,实则是等于说是“楚情”。何谓楚情?指的是楚屈原遭放逐时那种无可奈何的忧怨心情。唐孟郊《下第东归留别长安知己》诗:“云归嵩之阳,身寄汉之滨。弃置复何道,楚情吟白苹。”也就是说,作者将书中人物对于故国大明灭亡所表现出的那种心情,写成一如当年屈原遭放逐时,眼看故国灭亡所表现出对于故国的忧怨之情。可以看出,这是作者的感受。非但如此,而且,生活中的顾景星和萧瑜生也是一对多情的情种,他们伉俪几十年,艰苦百端,依然相濡以沫,恩恩爱爱。萧瑜生的父亲作为军人,在清廷依然为将军保卫边疆,驻守浙闽。因此,她的娘家家境富裕,丫鬟成群,在顾家过着极为穷困的日子,然没有抛弃顾景星而去。而顾景星呢?无论是在爱妻萧瑜生的生前,还是在其死后,当年他在杭州、福建、苏州、武昌和蕲州等地,诸多美人、才女要替他作妾或续弦,他都拒绝人家的一番美意。可见,他们夫妻俩对于爱情的坚贞。尽管如此,书中的“情痴”,归根结底意思是痴情于故国大明,而非男女之情的“情痴”。正如《红楼梦》第百二十回末了的两句诗:“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正用一个“痴”字作结。顾景星自己也曾经吟过“切莫多痴笑虎头”的诗句。这也是作为《红楼梦》一书的最早读者之一的曹寅,也即顾虎头景星的外甥,为何吟出“虎头端底为情痴”的诗句来。因此,顾景星在《红楼梦》一书中明确地大声疾呼:“把金荣(满清)赶出去”!这是要何等智慧和胆量才能写出这样的语句呀!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