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515|回复: 0

清虚观、玄真观源于蕲州玄妙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虚观、玄真观源于蕲州玄妙观
王巧林
《红楼梦》一书,还写了两座与贾府关系密切近似家庙的道观,那就是清虚观和玄真观。看似清虚观与玄妙观是两座道观,毫无关涉,实则是同一座道观,也即蕲州玄妙观而出。而且,书中所讲故事,也吻合荆王和顾家的故事。
蕲州玄妙观,位于州城东门外的瓦屑坝,即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故居后面,且邻近顾家全胜坊老宅。昔日玄妙观占地数亩,殿宇宏伟,闻名遐迩。前为三清殿,后为玉皇殿。三清殿供奉的神祗自然是道家神仙三清。三清者,玉清元始天尊(盘古氏)、上清灵宝天尊(经宝)和太清道德天尊(老子)也,即道教对此三尊的合称。传说盘古氏在太元(宇宙)诞生之前便已存在,所以尊称他为元始。在无量劫数来临之时,用玄妙的天道来教化众生,故而尊称他为天尊。三清殿里的塑像为手执红色丹丸的元始天尊,左为手捧如意的灵宝天尊,右为手执蒲扇的道德天尊。至上世纪40年代,殿前的老子塑像已毁,取而代之的是一巨幅老子骑青牛过函谷关丝织品画像。昔日观内还建有钟鼓楼、飞仙阁、通明阁等建筑,因老子被尊为道教始祖,故玄妙观墙壁上还镌刻有老子《道德经》。为什么说清虚观和玄真观都是从蕲州玄妙观而来,以及与荆王家和顾家有关联呢?这是作者关于这两座道观的描写所决定的。
其一,从清虚观在道士的姓氏设置上和打醮等来看,它们与蕲州玄妙观的张天师、荆王家和顾家之间必有关联。按照清虚观之“清虚”二字,即清净虚无的意思,取自老子语录。老子曰:“清虚者天之明也,无为者治之常也。”(《文子·自然》)清虚观由老子的“清虚”(清净虚无)思想而出,而老子的思想又是从玄妙的天道而出,故清虚观是从玄妙观而出。实际上,清虚、玄妙这两座道观名虽有二而实则一。尽管书中没有描写清虚观是否属于全真教或正一教道观,但从书中所描写清虚观的张道士称作“张真人”“神仙”等来看,当属于南方正一道这一派无疑。因为,明清时期,张道士、张真人这个概念,一般都指的是张天师。而蕲州玄妙观的道士就是属于张天师这一派。据《蕲州志》载:
玄妙观,宋祥符间道士李可道创建麒山之麓。明洪武九年,道士王德荣迁建于东门外。天顺四年,荆靖王鼎建。正德年(间)荆王重修正殿,嘉靖二十一年,荆世子后修殿宇楼阁、行廊、月台,焕然一新。赀教柳道春督修。成化年间知府宋诚有记,嘉靖年间知府王俨有记,俱立碑石。今道正司在焉。(康熙《蕲州志·卷之四·建置志你·玄妙观》)
尽管州志没有记载道士姓名,但是根据蕲州耆老传说,千百年来,于蕲州玄妙观修道和炼丹的道士一直为正一道这一派,甚至是张天师本人亲自主理。这可是有根据的。因为,解放前夕的玄妙观,无论是该道观的道士,还是每逢旱灾、水灾、蝗灾或瘟疫而举行的为大众消灾免难打醮法事活动,大多是由张天师主持的。历代荆王及其世子为何不惜重金修建或增建玄妙观呢?这是由于自古帝王家追求长生不老,以祚天年,故历代荆王将此道观作为修炼的道场。这或许就是蕲州玄妙观多少年来备受帝王、高道和养生家青睐的主要原因。因而,荆王府还将玄妙观作为荆王家或州人打醮做法事的主要道场。所谓“打醮”,指道士设坛为人做法事求福禳灾的一种法事活动。按照《荆藩朱氏家谱》之《荆藩香火考》将玄妙观列入他们荆王家的香火,即视若家庙对待。可见,荆王家对此观的重视程度。故作者写了贾府众人到清虚观打醮消灾免难、祈求上苍赐福与庇佑的故事。
其二,从书中对于贾府出行阵容等的描写,可以看出与荆王家的关联。按照书中描写清虚观,主要是在第二十九回里写到在端阳节前夕,贾母率领宁、荣二府众人前往清虚观打醮的故事。书里写道:
贾母坐一乘八人大轿,李氏、凤姐儿、薛姨妈每人一乘四人轿,宝钗、黛玉二人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然后贾母的丫头鸳鸯、鹦鹉、琥珀、珍珠,林黛玉的丫头紫鹃、雪雁、春纤,宝钗的丫头莺儿、文杏,迎春的丫头司棋、绣桔,探春的丫头侍书、翠墨,惜春的丫头入画、彩屏,薛姨妈的丫头同喜、同贵,外带着香菱,香菱的丫头臻儿,李氏的丫头素云、碧月,凤姐儿的丫头平儿、丰儿、小红,并 王夫人两个丫头也要跟了凤姐儿去的金钏、彩云,奶子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另在一车,还有两个丫头,一共又连上各房的老嬷嬷奶娘并跟出门的家人媳妇子,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
这是作者对以贾母为首的在五月初一到清虚观打醮的一段描写,阵容浩大,俨然皇家气派。书中写贾母诸人坐轿子、宝玉骑马,可知这座清虚观在都城外。即便是贾敬炼丹之地的玄真观,更是在城外。而蕲州玄妙观就是在城外。尤其是写到宝钗、黛玉二人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这“八宝车”、“华盖车”荆王府便有。因为,昔日荆王和元妃出行便是乘坐此车,非皇宫或王府而无此车。例如,据嘉靖《蕲州志·藩王》条记载,当时荆府设有仪卫司仪正、仪副各一员,典杖六员。今蕲春《荆藩朱氏家乘·荆藩仪仗考》里便记载有“红绣伞”、“曲盖”(即曲柄华盖)、“方伞”之类的“华盖”。就是说,贾母等人出行使用的车盖阵容,应该是作者根据荆藩国荆王出行阵容而来的。作为生长于蕲州,且与荆王家有世交之谊和结有秦晋之好的顾家公子顾景星,少时当见过荆王偕同元妃出行时的盛大场面,所以,他在《红楼梦》一书里能写出“八宝车”和“华盖车”来。尤其是写到贾母一行将至观前,“只听钟鸣鼓响,早有张法官执香披衣,带领众道士在路旁迎接”之语,这与当年蕲州玄妙观建有钟鼓楼,以及以张天师为首的道士真人迎接荆王的故事完全相合。这也是《红楼梦》中贾母等人到清虚观后,接待他们一行前来打醮的为张道士张法师。因此,历代荆王将玄妙观与铁佛寺等庙宇一样当作荆府家庙。这也是蕲春《荆藩朱氏家乘·荆藩香火考》,将玄妙观与铁佛寺、武当行宫、四祖寺和昭化寺等一并收入“荆藩香火”之故。可见,《红楼梦》作者所言张道士的一段话是有根据的。
其三,宁府贾敬于玄真观修道和服食丹砂而亡的故事,吻合荆王家和顾家人于玄妙观炼丹和服食丹砂的故事。尽管全国不少地方有这样的一些同名道观,但像蕲州玄妙观历朝作为南方正一道“龙虎宗”传人张天师、荆王修炼道场和炼丹基地的不多。尤其是在明中叶以来深谙道术炼丹的张天师,无不深受天子宠爱。这也是书中写到曾经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是当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之故,这与帮助嘉靖帝和荆王炼丹的张天师被封为“真人”“神仙”如同一辙。例如,嘉靖朝正一派第四十九代天师张永绪,被嘉靖帝诰授“正一嗣教守玄养素遵范崇道大真人”,即便是嘉靖朝的著名道士陶仲文,更是籍贯蕲黄的黄冈人。传陶仲文原为蕲州黄梅县掾吏,时常来蕲州玄妙观师从张天师符水等法,后随世宗南巡,授“神霄保国宣教高士”,随即又封为“神霄保国弘烈宣教振法通真忠孝秉一真人”,领道教事。其一生位极人臣,屡屡加封。明嘉靖间蕲州的玄妙观,几成荆王、武昌楚王等诸王爷与顾家人炼丹养生的基地,他们于此修炼导气辟谷等长生之道,如此则不难知道嘉靖帝为何如此迷信丹药。即便后来若干年,这座玄妙观依然备受众王府青睐。如第六十三回贾敬死后,写到礼部代奏:
家下人说:“老爷天天修炼,定是功行圆满,升仙去了。”……命人先到玄真观将所有的道士都锁了起来,等大爷来家审问……素知贾敬导气之术总属虚诞,更至参星礼斗,守庚申,服灵砂,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的。如今虽死,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便向媳妇回说:“系玄教中吞金服砂,烧胀而殁。”众道士慌的回说:“原是老爷秘法新制的丹砂吃坏事,小道们也曾劝说‘功行未到且服不得’,不承望老爷于今夜守庚申时悄悄的服了下去,便升仙了。这恐是虔心得道,已出苦海,脱去皮囊,自了去也。”(第六十三回)
前文已述“北下之门进都”吻合蕲州北门地理特征,而在这段话中作者告诉读者贾敬是在玄真观修炼时“升仙”的,并说到贾敬懂得导气之术,以及说到贾敬死后“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甚至在同一回里还写到贾敬“常养静于都城之外玄真观”等语,非常吻合历代荆王和顾家祖先昔日修炼于荆藩王都城外玄妙观的故事。如果不是深谙炼丹或见过亲闻服食丹砂而亡的家族之人,何以能写出此等情节!
明嘉靖、万历间,一代名医李言闻、李时珍父子曾租借玄妙观的通明阁设置医案为人治病,李氏父子对于炼丹和服食丹砂熟悉不过,因而,在《本草纲目》一书中对服食丹砂的害处多有批评。所谓成仙之说都是鬼话!上世纪50年代,作家张慧剑为了编写电影《李时珍》剧本,两度来蕲州采风,特地考察了李时珍父子为民治病的玄妙观,当时该庙宇建筑,如房屋、塑像、炼丹炉等大多保存完好。张慧剑通过对玄妙观实地实物考察,以及走访解放前夕曾经在该观里修炼的张天师传人及道士,在获得了第一手资料后,依据这些资料写了一部《李时珍》的电影文学剧本。另外,还专门写了一个小册子《李时珍》的传记。以致张慧剑将荆王、楚王与玄妙观的方士炼丹、以及服食丹砂中毒等情节写得栩栩如生。
而蕲州顾家炼丹和服食丹砂由来已久。例如,顾氏家传《鸿如公》载:
公讳宗儒,字鸿如,好道术,有妾八人,年且百岁。眉尽白而色理如壮时……(《白茅堂集》卷四十五)
如此描写顾家人好道炼丹或服食丹砂的不少,清代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编撰的《湖北通志检存稿》中的《三耿二顾张绪传》之“顾问顾阙传”里云:
祖宗儒有道术,多小妻,寿且百岁,眉白而颜丹……(问)好服食丹砂,寿八十一……又,于顾阙传后云:“顾景星撰其家传,于阙传后附阙生平招致诸客之传。盖明世宗好道,而士大夫家争延方士杂流,法所不禁也。”(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5月第1版第95—99页)
其实,顾景星曾伯祖顾问、曾祖父顾阙无不服食丹砂,以及精通辟谷、导气之术。至于他的父亲顾天锡,也是一个道教徒,也通辟谷、导气,临终之前的数年昼夜静坐,最终坐化登仙。顾景星少时或许同当年李时珍一样,对于玄妙观道士和他们顾家的祖宗炼丹和服食丹砂的过程了如指掌,故他能在《红楼梦》一书中,将贾敬于玄真观服食丹砂中毒死亡的情景,描述得如此详尽!非但顾家的男性知道辟谷、服气,甚至顾家的女性也深谙此道。如《从叔妣隐节朱孺人》载:“(孺人)寡饮食,少言语,日中夜半,正坐服气,能述古女仙自缑婉妗下百余人,雅俚不一。”(《白茅堂集》卷四十六)
如此可知,书中所言贾敬服食丹砂而亡,这同顾家人与历代荆王于玄妙观炼丹、服食丹砂和深谙导气的事情也是完全相合的。从中也可窥见《红楼梦》里这两座道观,应该是作者根据蕲州玄妙观的“玄教”特点,以及荆王家和顾家祖宗的故事敷衍而来。作者的用意在于为了转移清廷视线,给人感觉这是隐射明朝嘉靖帝的故事。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