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51|回复: 0

《红楼梦》中的禅宗文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8: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楼梦》中的禅宗文化
王巧林
中国佛教出现过许多派别,主要有八宗,可是,其中禅宗是八宗中影响最大的一宗。禅宗为我国汉传佛教主导宗派,创始于北朝时祖师菩提达摩。相传达摩从南印度到达北魏,以《楞伽经》为教材,以简易的禅法代替当时流行的比较复杂的禅法。因其传播的地区不出嵩洛一带,故影响不大。禅宗真正形成为一大宗派,是从唐代开始的。严格地说,禅宗应该是起于唐蕲州的四祖道信,兴于五祖弘忍,盛于六祖慧能和北宗禅的神秀。道信禅师结合了楞伽宗的清净佛性说与牛头宗的中观看法,遂形成了中国独特的汉传佛教宗派——禅宗。中晚唐之后,禅宗成为汉传佛教的主流,也是汉传佛教最主要的象征之一。这个宗所传习的,不是古来传习的次第禅,而是直指心性顿悟的祖师禅。
学界都知道,隋唐时期的蕲州,在我国佛教史上有着首屈一指的地位。因为,它是我国佛教禅宗的发源地。在这块钟灵毓秀之地,为佛家诞生了禅宗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特别是五祖弘忍,唐贞观间,弘忍禅师从师父道信禅师获得衣钵后,也就成了中土禅宗的五祖,经过他的手培养出了一代宗师惠能和神秀,世称惠能为禅宗六祖和“南宗”,而神秀被称作“北宗禅”。无论是以惠能为代表的南宗禅,还是以神秀为代表的北宗禅,都是忠实地继承了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的东山法门,他们也都是从蕲州黄梅这块宝地走出去各自转向南北两地发展的著名佛教禅宗领袖人物。千百年来,蕲州地区被誉为东土禅宗的发祥地,在东南亚、东北亚的僧人眼中,乃一大佛教圣地,这也是迄今为止蕲州黄梅四祖寺、五祖寺一直香火不断之故。可以说,没有蕲州黄梅这方宝地,便没有后来的佛教禅宗。由此可以看出佛教禅宗与蕲州的渊源。
    《红楼梦》作为一部是“以情悟道”的书(第五回),是最彻底的禅宗。可以说,书中处处充满了机锋,回回存在着妙悟,从文学创作角度看,作者以佛教禅宗思想作为一条隐线,自始至终贯穿于故事情节的发展和人物命运之中,从第一回甄士隐听到跛足道人的《好了歌》后,心中禅机彻悟,于是当即为此作注,那疯跛道人听了,拍掌笑道:“解得切,解得切!”士隐便笑一声“走罢!”将道人肩上褡裢抢了过来背着,竟不回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多次写到主要人物贾宝玉谈禅、悟禅的情节,并在书的最后跟随一僧一道飘然而去,似乎都与禅有关。因而,书中说空空道人改为《情僧录》。略通一些佛学的学者都知道,禅宗是佛法的重心。太虚大师说过:“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虽然佛教宗派较多,但是,任何一宗均可汇归禅的精神。玉 山居士顾黄公作为一位知晓佛教禅宗的来龙去脉,以及精通佛家禅机,非但与当时大江南北的高僧多有交往,而且,其在明亡后无以解脱,常常出入佛门,他所极力推崇禅宗思想与先秦老庄思想颇有相似之处,故在其生平著作中,这种禅宗思想暴露无遗,因而,其在《红楼梦》一书中,更是大力宣扬禅宗,甚至对于谈禅、机锋的故事多有描述。例如,作者在第二十二回贾宝玉的《参禅偈》:“你证我证,心证意
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林黛玉续:“无立足境,方是干净。”
    按,故事的起因是湘云说出演戏的女孩子“倒像林妺妺的模样儿”。林黛玉说拿她比戏子取笑。宝玉生怕黛玉恼怒,马上使眼色,结果却惹恼了湘云。宝玉即忙去解释,又被黛玉听到,也向宝玉发脾气。宝玉如“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觉得庄子的消极无为的思想有道理,联想到自己也如《水浒》戏中《寄生草》曲中所说“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十分颓伤,便参究禅理,题了一偈和下面一支《寄生草》曲。第二天黛玉看了,说偈末二句“还末尽善”,便又续了两句。于是,就引发了众人宝说黛玉的偈语才是悟彻,笑宝玉钝愚,以此阻止他参禅。其实,作者借参禅引出史湘云奚落黛玉像演戏的是一句机锋,意思是借用来影射汉人仕清者如戏子。
又如,作者在 “纵淫心宝蟾工设计  布疑阵宝玉妄谈禅”回中写到:
黛玉乘此机会说道:“我便问你一句话,你如何回答?”宝玉盘着腿,合着手,闭着眼,嘘着嘴道:“讲来。”黛玉道:“宝姐姐和你好你怎么样?宝姐姐不和你好你怎么样?宝姐姐前儿和你好,如今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今儿和你好,后来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你和他好他偏不和你好你怎么样?你不和他好他偏要和你好你怎么样?”宝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黛玉道:“瓢之漂水奈何?”宝玉道:“非瓢漂水,水自流,瓢自漂耳!”黛玉道:“水止珠沉,奈何?”宝玉道:“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黛玉道:“禅门第一戒是不打诳语的。”宝玉道:“有如三宝。”黛玉低头不语。(第九十一回)
从此,男女之间信誓旦旦就开始用“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套话了。但是,这可是佛家的禅语呀!
不妨再列举书中两个发生或关涉到他的家乡蕲州的禅宗和机锋的经典故事,以示作者对于家乡禅宗文化的熟悉。哪两个故事呢?
一是作者在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写到众人入园抬头忽见山上有镜面白石一块,后贾宝玉说过一句著名的佛家禅宗机锋的典故——“曲径通幽处”。原文如下:
原来众客心中早知贾政要试宝玉的功业进益何如,只将些俗套来敷衍。宝玉亦料定此意。贾政听了,便回头命宝玉拟来。宝玉道:“尝闻古人有云:‘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况此处并非主山正景,原无可题之处,不过是探景一进步耳。莫如直书‘曲径通幽处’这旧句旧诗在上,倒还大方气派。”
按照“曲径通幽处”,出自唐代诗人常建的一首题壁诗《题破山寺后禅院》,因其中有一联云:“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全唐诗》卷一四四)。此联句乃唐诗中的名句,历代广为传诵。论诗者以为此诗句中语带禅机,意思是说了佛家的道理,即一个人要到达能领悟妙道的至高境界或成就,不会仅仅是坦途,先得走过一段曲折坎坷的小路。当今学者通常将常建这首诗注解为是诗人为江苏常熟兴福寺而题,论者以为,极有可能是一种误判。按照“破山寺”,当是从当时蕲州黄梅的“破山寺”而来。这里有一个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天帝的女儿爱上了在天宫御花园内放羊的一个牧羊倌,玉帝和王母娘娘知道后,以门户悬殊百般阻止。可是,他们羡慕人间男女自由相爱,于是私自下凡到人间。玉帝以他俩冒犯天规之罪派二郎神下凡捉拿他们俩,牧羊倌哪里是二郎神的对手,当被追赶至一处所在,牧羊倌便觉得体力不支,二郎神挥舞着锋利的大板斧,牧羊倌躲闪不及被劈破了头颅。顿时,这位牧羊倌倒在地上形成了一座大山,而被劈破的头颅则自然形成了两座山峰。从此人们称这座山叫破头山、破山或破额山。这就是今天我国禅宗发源地——黄梅的双峰山。昔日黄梅当地土人口语上习惯作“破山”或“破头山”,文人则往往写作“破额山”,当然,亦写作“破山”。寺因山名之,顺理成章。据《大正藏经》载:“信大师遥见蕲州黄梅破额山有紫云盖,信大师遂居此山,后改为双峰山”云云。四祖道信离开蕲州岛凤山寺于黄梅别建“幽居寺”,但是,当地土人和民间香客习惯称作“破山寺”。在道信禅师圆寂若干年后,该寺庙的僧人根据众人建议,将这座“破山”(破头山)易名为“双峰山”,从此,四祖卓锡的这座寺庙就多出了一个名字——双峰寺。但是,千百年来,在民间口语中,人们依然习惯称作“破山”或“破头山”,而且,依然称这座寺庙叫“破山寺”。比如说,与顾景星同时代的明末清初我国一位著名的佛门巨匠海明禅师,自号“破山”,就与黄梅的破山寺有关,故人称他为“破山禅师”。破山禅师(1597—1666),号海明,俗姓蹇,名栋宇,字懒愚,祖籍渝城(今重庆市),出生于竹阳(今四川大竹县)。父名蹇宏(弘),母徐氏。破山海明禅师,为临济宗第三十一世,是开法西南禅宗的领袖人物。明神宗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来到佛教圣地蕲州黄梅的破山寺参禅,在破头山结庐,清修苦行,阅读大量佛经和高僧著述。明亡后,因参禅的禅院山名俗称破山或破头山,以及千百年来人们习惯将该寺庙俗称为破山寺,加之有感于明代江山易主,山河破碎,故自号“破山”。(参见熊少华著《破山禅师评传》)而常熟兴福寺在虞山的北面,虞山本身与破山、破头山没有任何联系,仅仅是传说中因寺在破龙涧旁,故又称“破山寺”。无论真假与否,但是,常建去常熟的兴福寺的几率很小,而常建到蕲州黄梅的破山寺的几率远远超过常熟。不妨看看常建的生平。
常建(生卒年不详),唐代诗人,字号不详,大约是长安人,开元十五年(727年)与王昌龄同榜进士,由于仕宦不得意,往来山水名胜,长时期过着漫游生活。后移家隐居鄂渚(今鄂州市)西山。大历中,曾任盱眙尉。常建的诗现存不多,其中这首《题破山寺后禅院》较为著名。
按,在佛教盛行的唐代,蕲州黄梅的破山寺(四祖寺),可谓天下无人不知。按照常建晚年移家隐居楚地鄂渚的西山,之所以他能吟出赋予禅宗机锋的诗句,应该与他当时所在地的西山与蕲州仅仅一江之隔有关。既如此,他对于禅宗的发源地蕲州黄梅的破头山,当有过至昔日四祖卓锡传法之地坐禅的故事。尽管常建做过盱眙尉,但盱眙至常熟没有千里也有数百里路程,他问禅或坐禅去常熟的可能性极小,况且,没有任何证据他到过常熟,而黄梅不同,昔日道信时代,禅风一变,声名显赫的禅宗五祖弘忍便是从“破山寺”(双峰寺)走出去的一代高僧,双峰寺、东山寺都是声名很响的禅寺名刹,远非虞山兴福寺所能比拟。唐贞观中,太宗李世民慕道信禅师名,四度派使者诏其入宫,坚辞不去,被赐以紫衣。后传法于弘忍(禅宗五祖),于唐高宗永徽二年坐化。后被唐代宗谥为“大医禅师”。这就是说,常建的“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应该是诗人为蕲州黄梅破山寺所题。因为,盛唐之时,由于蕲州黄梅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的缘故,天下僧人无不长途跋涉往禅宗的发源地取经,当时远近僧人趋之若鹜;近者,特别是东南地区的僧人,远者有韩国、日本等地的僧人。而常熟虞山的兴福寺,尽管是一座古寺,但在常建生活的盛唐,无论是该庙的僧人,还是兴福寺本身的知名度,远远不及禅宗四祖道信曾经驻锡的蕲州黄梅的破山寺有名。可见,常建笔下的破山寺是黄梅的四祖曾经卓锡之地的破山寺。
再者,对于顾景星来说,破山寺,可谓熟悉不过。例如,他在康熙己未(1679年)赴京参加博学鸿儒科前,即绕道黄梅这座破山寺问禅,有《再奉召十月二日过黄梅双峰寺》诗为证:
“诏书趋北阙,乘暇入招提”“路转青山合,桥穿碧玉流”“归来梅子熟,消息问枝头。”(《白茅堂集》卷之十九第39页)
诗人在诗题后注:“花桥下有柳公权‘碧玉流’三大字及柳子厚破额山诗,有石鱼头尾形略具,跃跃欲上。”其又在从京城归来的《到山园口占示儿》中吟道:“双峰寺下题诗客,载酒还须纵老狂。”并自注云:“去冬北行迂道双峰,有‘归来梅子熟,消息问枝头’之句,今年果于梅熟出都。”在“而今无限潇湘兴,欲采苹花不自由”诗后又自注:“柳子厚破额山诗:‘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而今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白茅堂集》卷之二十第63页)素来有炼字习惯的他,易柳诗中的“意”为“兴”,含义更加韵味无穷。可知,破额山,即破头山或破山的另一种称谓。因此,作者将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中的经典名句写入书中,毫不奇怪。
即便常熟,也是顾景星多次游历之地,康熙五年的春节,顾景星与当时苏松粮储的卢澹岩便是在海虞(常熟)过的。而且,他在海虞还为卢澹岩编纂的《蕲州志》作跋。话说回来,即便“曲径通幽处”这个典故真的是常建为常熟的兴福寺后禅院所题,也不妨碍作者在书中写出如此极显机锋之语。当然,谁是常建笔下的“曲径通幽处”的破山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红楼梦》作者在书中阐述的禅宗思想。
二是作者在书中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中借宝钗之口,对于家乡蕲州先贤黄梅的五祖禅宗弘忍欲求法嗣以偈语选择接班人的故事,推崇备至。书中写道:
宝钗道:“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宏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徒弟诸生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舂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云:“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他。今而这偈语,亦同此意了。只是方才这句机锋,尚未完全了结,这便撒开手不成?
薛宝钗所说的这个故事,为唐龙朔元年(公元661年),弘忍为挑选法嗣的故事。弘忍挑选法嗣的方法也很别致。所谓“法嗣”,即衣钵传人。一天,师父弘忍别出心裁地乃命门人各呈一偈,表明自己的悟境以显示他们对于佛的理解,从而显示出优劣。其时上座神秀呈偈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弘忍闻之,以为未见本性,未传衣法。惠能听说之后,亦作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弘忍将两偈进行比较,认为惠能的悟境高于神秀,所作偈能见本性,而神秀的悟性略逊一筹,所作偈未见本性,于是将惠能作为法嗣传承其衣钵,是谓禅宗六祖。弘忍并当即招惠能登堂入室为其宣讲《金刚经》,命他连夜南归韶州。弘忍这种选拔接班人的方法也很别致,深得楚人敢于创新的传统。而大弟子神秀卓锡于荆州当阳山的玉泉寺,大开禅法,声名远播,后创禅宗北派。故光绪《蕲州志》称:“南北之宗,皆寓于蕲。”这就是《红楼梦》书中薛宝钗所讲述弘忍以偈语选定法嗣故事的由来。
作者为什么设置这个故事情节呢?说明他对这个故事非常了解。结合
通部书看,显示出同《金瓶梅》一样的套路。《金瓶梅》作者也是端出家乡这个佛教禅宗掌故,《红楼梦》作者亦然。作者旨在含蓄地告诉读者他的禅宗思想,而且也是暗示《红楼梦》这部书的主要背景地是以蕲州为雏形的。因为,五祖弘忍选定法嗣的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他的家乡蕲州黄梅,昔日蕲州人可谓家喻户晓,即便是至今在蕲州城,抑或是黄梅和武穴的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无论读书与否,大多能背出这个五祖以偈语选法嗣的故事。可见,这个故事千百年来在蕲州地区一直盛传不衰。书中出现这个故事,这与顾景星深谙佛理机锋密不可分,难怪乎清初诸多高僧的著作里多有记载与顾黄公谈禅的故事。尽管《红楼梦》中没有直接言及五祖寺,而是通过薛宝钗之口轻松地说出五祖选法嗣的故事。据《新修增补大藏经》之《唐蕲州东山弘忍传》载:
释弘忍。姓周氏。家寓淮左浔阳。一云黄梅人也。王父暨考。皆干名不利。贲于丘园。其母始娠。移月而光照庭室。终夕若昼。其生也灼烁如初异香袭人。举家欣骇。迨能言辞气与邻儿弗类。既成童丱绝其游弄。厥父偏爱因令诵书。无记应阻其宿熏。真心早萌其成现。一旦出明徙倚间如有所待。时东山信禅师邂逅至焉。问之曰。何姓名乎。对问朗畅区别有归。理逐言分。声随响答。信师熟视之。叹曰。此非凡童也……父母欣然乃曰。禅师佛法大龙光被远迩。缁门俊秀归者如云。岂伊小騃那堪击训。若垂虚受因无留吝。时年七岁也。至双峰习乎僧业不逭艰辛。夜则敛容而坐。恬澹自居。洎受形俱戒检精厉。信每以顿渐之旨日省月试之。忍闻言察理触事忘情。哑正受尘渴方饮水如也。信知其可教。悉以其道授之……门弟子神秀等奉瘗全身于东山之冈也……(同前)
弘忍,蕲州黄梅人,他可是蕲州本土诞生的最早也是最著名的禅师之一。在唐代,佛教达到鼎盛时期。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对于我国佛教禅宗的发展,可谓功不可没。
按照明嘉靖《蕲州志》载,五祖获得四祖的衣钵后,于蕲州岛之东山辟山建寺,因名东山寺。弘忍驻锡蕲州东山寺期间,收了第一个徒弟,此人便是后来列为上座的大弟子神秀。据史籍记载,神秀少时,遍览经史,遇蕲州高僧弘忍于东山寺,以坐禅为业,乃叹伏说:“此真吾师也。”便往事弘忍,专以樵汲自役,以求其道。神秀既师事弘忍,弘忍深器异之,对他说:“吾度人多矣,至于悬解圆照,无先汝者。”由于后来蕲州信众愈来愈多,又因该寺建于水边,动辄遭到水淹,而寺址又窄隘,于是弘忍说:“斯地能著千年僧,却无千年粮。遗憾啊!”遂带着他的大弟子神秀一起,别建于蕲州辖内的黄梅冯茂山,安单接众,依然冠名蕲州东山寺,并将冯茂山易名为东山,故后世称其禅法为“东山法门”。多年后,弘忍还接收了一名极具慧性的弟子,此人便是从韶州来的、后来被称作南宗的六祖惠能。
惠能,南海新州(今广东新兴)人。惠能在进入黄梅东山寺的八十多
天里,天天充役为舂米做饭的火头僧。弘忍对禅宗发展颇有贡献。他在东山寺授徒时,不用传统的《楞伽经》,而破例改用《金刚般若经》。从此,这种传习法成为禅宗授徒的规定。
弘忍圆寂后,唐代宗御赐谥号“大满禅师”;南唐时加谥“地广禅师”;到了宋代,宋英宗以敕赐蕲州黄梅东山寺为“贞惠禅寺”,并御书“天下祖庭”。于是,蕲州、黄梅两地东山寺,同时易名为贞惠禅寺,俗称东山寺或五祖寺。特别是从东山法门走出去的高僧南宗惠能,其门下有南岳怀让、青原行思两系。后南岳怀让分为沩仰、临济两宗;青原行思分为曹洞、云门、法眼三宗,世称五宗;在临济下又有黄龙、扬岐两派,合称五宗七派。南宋以来,唯临济、曹洞两宗盛行,影响深远,且流传到日本,韩国等地,余均不传。至今黄梅的四祖寺、五祖寺,几乎每年都有接待来自日本、韩国等国的僧人前来寻根问祖和佛事交流。因而,东山法门在我国佛教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明嘉靖四年荆府永定王于蕲州贞惠寺增建了一座藏经阁,因寺庙年久失修,嘉靖丙午年,荆府全部折掉,重新在原址建造一座殿堂巍峨的寺庙。《红楼梦》作者熟悉五祖以偈语选定法嗣的故事,不但因为他是蕲州人,而且,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曾经替蕲州贞惠寺撰写过碑记。明亡后的清顺治十五年,虽然张献忠屠蕲城没有将该寺庙焚毁,但是此时年久失修已经破乱不堪了,时有僧海莲禅师募集资金再次重修,并迎一代高僧佛幢禅师主持,佛幢禅师邀请老友玉山居士顾景星为贞惠寺撰写了一篇《重修贞惠寺碑》的碑文,文曰:
蕲州东山大伽蓝,唐贞观中僧弘忍建。弘忍,隋末黄梅人。广德中赐号大满禅师,嗣四祖大医禅师法,所谓五祖。是寺初名贞惠,咸亨中,别建于冯茂之东,遂皆名东山。自达摩孤传,至是而五宗皆出。其后五宗,惟临济最盛。宋哲宗时,南岳下十三世演禅师、尝禅师,十四世自禅师青原下八世戒禅师,九世秀禅师,尝往来两山居之。佛幢华禅师者,临济下三十二世嗣,圣恩壁禅师止匡庐之归宗。岁丁酉,郡绅士迎居东山继演,老五公而起,则师也。此其源委,大略云:贞观时,蕲治去今西北五十里,宋景定三年,筑今城,先是荒山大江,无廛井城郭而寺之。在廛井城郭,近在五百年内耳。崇祯兵火,寺岿然在,僧海莲募修之。工稍集,年饥。予引范仲淹皇佑初治浙事讽当事,当事以为然……莲曰:“不碑,后恐愈没前事。”佥曰:“然。”砻石乞文为记……(《白茅堂集》卷三十七)
顾景星将蕲州东山寺(贞惠寺)与黄梅东山寺起因说得一清二楚,且说到高僧往来两山寺庙。数百年来,蕲州城岛上的四祖正觉禅寺和雨湖边上的东山贞惠寺,与迁徙至黄梅的破头山的双峰寺(四祖正觉寺),以及迁徙到冯茂山的五祖贞惠寺,千百年来一直香火并存,特别是历代五祖寺的高僧,他们不辞辛苦,往来两地寺庙传法,这也是至今黄梅五祖寺一直以“蕲州东山法门”或“蕲州五祖寺”相称之故,尤其是在涉外宗教活动中,更是以蕲州五祖寺称之。五祖禅师弘忍以偈语选择接班人,让大弟子神秀和二弟子惠能各出一偈,最终将传衣钵给弟子六祖的故事了如指掌。
由此可以看出,书中揭示出佛教禅宗文化与蕲州的渊源。更不难知道,顾景星为何在《红楼梦》一书中,不仅借宝玉参禅、悟禅的禅宗思想,表达自己的老庄哲学和禅宗思想。尽管有消极的一面,但是,作者主要用以揭露封建王朝末世的黑暗现实与世俗现实,揭示了封建社会必然走向崩溃的历史趋势,从而使《红楼梦》这部著作成为千古绝唱的名著。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