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53|回复: 0

昆山——青埂峰和赤霞宫的假想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7:5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昆山——为青埂峰和赤霞宫的假想地
王巧林
《红楼梦》开篇便讲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赤霞宫等虚构的地名和宫殿名。这些名称看似虚构,其实这些地名、建筑名称,乃“通灵宝玉”及其前身“石头”和“绛珠仙子”及其前身“绛珠草”的假托之地,更是书中人物贾宝玉、林黛玉的前身“神瑛侍者”、“绛珠仙子”和他们成仙所居之地。
为什么作者要设置这样的一些名称呢?尽管这些看似是虚构而与现实生活不沾边,实则隐含了创作者与这些地名之间的特殊关联。那么,这种特殊关联究竟指的是哪里呢?它就是作者的祖籍昆山。
我国最古老最大也是最著名的神话系统为昆仑体系。它是中国神话的主体部分。昆仑山,又称昆仑虚、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由于其高耸挺拔,成为古代中国和西部之间的一道天然屏障,被古代中国人认为是世界的边缘。加上昆仑山的终年积雪,令中国古代以白色象征西方。传说中的昆仑山有一至九重天,能上至九重天者,乃大佛、大神、大圣。传昆仑山上有池名曰瑶池,王母娘娘居焉。另有九天玄女,她们均是九重天的大神。昆仑山下有不能浮起羽毛的弱水,外围还有生长持续燃烧不灭的神树的炎火山。昆仑山顶是黄帝的帝之下都,有开明兽守门。在《山海经》里,昆仑是一个有着特殊地位的神话体系中心,我国很多古老的神话,如西王母、夸父逐日、三青鸟等故事,都起源于这座昆仑山。在这个昆仑神话系统中,西王母的神话传说对后世有着极大的影响。传说她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在后来的历史传说中又为西王母配上一位“东王公”,并演化成天帝,即玉皇大帝的原型。历史典籍记载,西王母在昆仑山的宫阙十分富丽壮观,如“昆仑宫”、“阆风巅”、“琼华宫”、“悬圃宫”、“天墉城”、“碧玉堂”和“紫翠丹房”等。《史记·大宛列传论》:“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穆天子传》卷三:“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历代戏剧多以此为题材。例如,元代关汉卿《裴度还带》第四折:“瑶池谪降玉天仙,今夜高门招状元。”当今我国不少神话影视剧将昆仑山作为所表现的神话故事主要场景之一。而《红楼梦》作者则描写了一群神仙,有别于昆仑山之神。甚至将昆山作为昆仑山的一个影子,昆仑山即昆山,又称玉山,如今我国云南省的昆明市,人们往往不知其来历,其实,昆明一词同样来源于昆仑山。换一句话说,昆山也即昆明,昆明即大明,我们从《史记》中“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一句可知。《荀子·王霸》:“《诗》云:‘如霜雪之将将,如日月之光明。’”所谓光明,即明亮、大明的意思。原本这个“大明”与大明王朝并无关联,但是,因其从字面上有大明的意思。当时,献关降清的吴三桂手下的谋士不乏懂得汉文化的大儒,如方光琛、刘玄初等,他们深谙汉学,由此可知清军下江南屠城,昆山是不会被漏掉的。昆,上为日,下为比,日为为乾为太阳,天子的象征。比,指能够相匹之意,与太阳相匹者惟有月亮,合而有“明”之意。我在前面讲到明朝走向灭亡的导火索是由张献忠屠蕲城开始引起的,而清军下江南的首次屠城又是从扬州城开始的。满清军渡江过江南,则昆山注定是被屠的。如果是深谙汉文化的学者,应该都会知道昆山隐含有“大明”的意思。虽然,此大明非彼大明,但是,由于我国汉字太玄奥了。昆山乃昆仑山的尾瓒,与昆仑山一样又名玉山,自然被当时满清军的汉儒智囊视为神山了。况且,昆字本身既隐含了有大而又隐含有“明”的意思。这恐怕是昆山遭到南下清军屠戮的主要原因。有鉴于此,作者为何塑造了一个以泪还债的绛珠仙子的形象之故。因此,顾景星在《红楼梦》一书中的神话体系,含蓄地将其祖籍昆山作为神话之地的载体。
所谓无稽崖,为虚幻的山崖名,其意在于言此书无稽可考,实乃作者为了惑人耳目,姑且不论。所谓青埂峰,即“情根峰”。谁都知道,情根,是指爱情的根子。但是,《红楼梦》中的所要表达的这个情根,则不是指通常人们所说的男女爱情,而是对于故国的情愫。历史上的诗人吟到“情根”的较为少见,无须讳言,清初的文人也还是有的,不过是寥寥可数而已,如顾景星的好友李渔在《奈何天·调美》中有“提把绝命刀,斩断情根在这遭。”比顾景星稍晚的著名戏剧家孔尚任,在《桃花扇·栖真》里也有:“拿住情根死不松,赚他也做游仙梦。”但是,他们都是戏曲中言及,而且应该都是指男女爱情的根子。可是,顾景星笔下的“情根”则大不一样,如《《六悔·有序》》有诗句云:“情根似芳草,撩乱逐阳春。”虽然他们遣词相同,但所表达的意思有别。可知顾景星所言“情根”之意在于他写此书,乃对于灭亡后的故国大明痴情之根源所在。
前文所述,顾景星一家于崇祯癸未张献忠屠蕲城后,南下祖籍昆山避难,长达七年之久。此间,他见证了满清军屠扬州城、屠嘉定、屠昆山等,以及于此见证了南明最终的灭亡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特别是满清军屠昆山事件,更是令其难以忘怀。据史料记载,因南直隶昆山县绅民在原郧阳抚院王永祚等爱国官吏的人倡议下,起兵反清。顾炎武、归庄等爱国志士都积极参与义举。导致南明弘光元年(1645年)七月初六日,以满清吴淞总兵李成栋、刑部侍郎李延龄所率清军攻陷昆山后,大肆屠城。此次屠城,昆山县死难人数约40,000余人。顾家再次经历过避难。而且,这位发起昆山抵抗满清军的王永祚还是他的恩师,后来也死于与清军对峙的吴淞之战。顾景星曾经撰有《愍国殇》一赋。就是说,他当年在昆山期间,他有太多太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有太多太多欲哭无泪的感慨。例如,(《白茅堂集》•卷十四)附录有他的好友、华亭(今上海)人卢文子(元昌)在《顾子在葺城两月便成千秋忽赋骊驹惘然话别聊叠三唱》一诗中云:
潇湘客子夜登舟,驿路萧萧雨雪稠。计到玉山回首处,停云片片落江楼。
这位“潇湘客子”顾景星,自然也是书中哭干了眼泪的潇湘妃子林黛玉的影子,因为,林黛玉的形象的塑造,乃顾景星夫妻的影子。所谓“计到玉山回首处,停云片片落江楼”,诗人已经明确地道出好友顾景星撰写《红楼梦》一书,乃回顾昆山避难期间明亡之事。为什么这样说呢?或许有人不知道,古人“江”、“红”二字是互通的,所谓“江楼”即“红楼”也。据顾景星撰《黄公说字》之“红”条云:
(红)又与江通。《琅琊代醉编》宋翌云 曲江国府君碑,江字皆作红。《古字简》故以红为江。《正字通》云,《水经》曲水作曲红。《苍麓碑》江夏作红夏,皆转写之误。……以江作红,古读皆音工,亦音近而借耳。(《黄公说字》未集卷廿四·糸)
若以“江楼”而论,似乎有些说不通,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指“船”。顾景星不可能乘坐“楼船”。而以“红楼”则完全可解。卢元昌为何不直接写成“红楼”呢?显然,这里面大有文章。他要告诉读者,友人顾景星撰《红楼梦》一书,而且是作者主要回顾其在昆山避难时期所经历之事。但是,他又不能写得太直露,故只能含蓄地说出。因此,“青埂峰”臆想中的地点乃是昆山。
再说书中一座神仙所居宫殿“赤霞宫”。按照早期抄本甲戌本写作“赤瑕宫”,当也是先前的原著文字。因为,符合顾景星的叛逆性格,且其自称“琼玉”。甲戌眉批:“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以此命名恰极。”而按照程伟元、高鹗最早刊刻本程甲本,则改作“赤霞宫”,应该也是原著如此,不过是作者修改后的宫殿名而已。道理在于第五十回湘云联句中有“霞城隐赤标”。霞城,即赤城霞的简称。然而,这样的名胜却在诗人的笔下又与楚地关联。如李白《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有诗句“赤城霞气苍梧烟,洞庭潇湘意渺绵”。唐五代欧阳炯《大游仙诗》有诗句“赤城霞起武陵春”。显然,“赤霞宫”,是顾景星是化用李白、欧阳炯的诗句。于是,他要塑造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两位神仙形象角色服务,必须又关合到前人所吟关联家乡楚地的诗句,而又不能让人看出是与他的祖籍昆山有关联。既令人莫辨而又似乎于史有据。例如,顾景星《题某山人壁》诗云:
    山人家住赤城霞,自注黄庭研紫砂。书罢猿偷石床笔,窗开鸟啄胆瓶花。(《白茅堂集》
卷之七)
以此足见书中的这座赤霞宫,乃诗人笔下的仙人居所。那么,这座神仙宫殿的具体地点究竟在哪里呢?虽然是虚构,但是,从书中前后的描写,可知这些名称,归根结底,皆是隐喻其祖籍昆山。何以见得?这是因为,《红楼梦》作者与昆山关系密切。为何作者不直接将其写作“玉山宫”呢?如此则太露骨了,而只能采取一种假想的委婉笔法。那么,如何说赤霞宫也是在昆山呢?这是有根据的。例如,程甲本《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贾宝玉出家后的日子,贾政扶贾母灵柩途中,作者写道:
一日,行到昆陆驿地方,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个清净去处。贾政打发众人上岸投帖,辞谢朋友,总说即刻开船,都不敢劳动。船中只留一个小厮伺候,自己在船中写家书,先要打发人起早到家。写到宝玉的事,便停笔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尚未认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问他是谁。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来打了个问讯。贾政才要还揖,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贾政吃一大惊,忙问道:“可是宝玉么?”那人只不言语,似喜似悲。贾政又问道:“你若是宝玉,如何这样打扮,跑到这里?”宝玉未及回言,只见舡头上来了两人,一僧一道,夹住宝玉说道:“俗缘已毕,还不快走!”说着,三个人飘然登岸而去。贾政不顾地滑,疾忙来赶。见那三人在前,那里赶得上。只听得他们三人口中不知是那个作歌曰: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游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此根据欧阳建、曲沫等注解的程甲本百二十回《红楼梦》尾部注释中的提示,原程甲本作“昆陆驿”,今注解的程甲本依据程乙本改作“毗陵驿”。我们从这段文字可知,贾宝玉形质归一的地点是在大荒山无稽崖的青埂峰。尽管书中结尾处省略了赤霞宫,但是,完全可以看出它们应该是同一地点,那就是这一切都是指作者的祖籍昆山。这是因为:贾政是在昆陆驿见到贾宝玉的。所谓昆陆驿,也就是昆山驿,难道不是作者含蓄地表达么?谁都知道,陆地有别于水,当然可代指“山”了,故言昆陆驿即昆山驿。昆山驿大约设于明成化年间或之前。我们从这个特定的“昆陆驿”可以看出,乃作者含蓄地说出其祖籍昆山无疑。乾隆五十六年程甲本百二十回全璧《红楼梦》乃最早刊刻本,它和甲戌系统本一样,基本上保持了作者所写故事原貌,而莫名其妙的是,程伟元、高鹗在同一年接着刊刻第二版《红楼梦》(程乙本)时,不知何故改作毗陵驿。是出于他们认为史上也从来没有这样的一个驿站之故,于是就将“昆陆驿”擅自妄改作“毗陵驿”,还是作者在后来的修改稿中惟恐将其对号入座而改作毗陵驿呢?今不得而知。而毗陵驿在常州,设于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若没有读过程甲本之人,一定会被这第二版改定本所误导。当然,普通读者则无需关注这样的一些细节,
无关读《红楼梦》之大局。但是,对于研究《红楼梦》作者的学者来说,则不可不予以重视。如果忽视了这些细节,甚至我们今天很难还原这样的一个历史真相。作者先写到,当贾政见到宝玉之时,只见船头来了一僧一道,“说着,三个人飘然登岸而去”。继而,作者写他们三人不知是谁作歌。从这首骚体歌可以看出,作者将贾宝玉最终写成随一僧一道为仙去了。又将“通灵宝玉”最终还原成“石头”回归到大荒山无稽崖的青埂峰下。
    况且,贾政扶贾母灵柩到昆陆驿,与顾景星的姑姑死于崇祯癸未(1663年)去昆山避难途中的南京,后移其灵柩归昆山的故事也是相吻合的。据顾景星父亲顾天锡口述、由景星
执笔撰写的家传《恩姊旌表刘贞节》云:
旌表刘贞节,字永贞,天锡同母姊也。……(崇祯癸未)八月抵南京,寓上清河,疾作,以垩画壁曰:“昆山产良璧,瑶池集琼玑。鄙德比贞玉,形神同所归。”姊自孀居,不复作文字,临终始书此。呜呼,痛哉!寿七十四。……(崇祯)甲申十二月载榇如昆山,寄葬柏家灢,遗命合葬与公钺合墓,天锡服斩衰三年。景星比不扶期礼,以义起也。(《白茅堂集》卷四十六)
可知顾家的假母刘贞节的灵柩,于次年(即崇祯十七年)十二月,才由景星的父亲从南京用船载至昆山,葬于一个叫柏家灢的处所。这与贾政载贾母灵柩遇见贾宝玉,毫无例外的同是在一个“乍寒下雪”的季节,也是作者为何在书中第一百十六回回目有“送慈柩故乡全孝道”之语,以及写到贾政扶贾母灵柩到昆陆驿的故事,可以说是两者毫无二致。不仅如此,贾母的灵柩停在寺里,这与顾家的假母刘贞节的灵柩停在当时南京的承恩寺里后移柩昆山的故事也是相同的。即便是顾景星的母亲的灵柩,当年也是停柩于昆山的雨华庵,一年后,一家三十余口扶柩归蕲州的事也是如此相同。
   这就是说,《红楼梦》故事的起始点和终结点所设置的这个神话地点,与女娲补天的地点一样,均是特指他的祖籍昆山。同时,作者这样写,非但不易被人对号入座,反而又能藉此披上一层虚幻的外衣,更能增添浪漫主义色彩和可读性。从而,作者为了避免卷入康熙朝文网。这就是作者超出常人的高明之处。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